正文  第七十六章 兵临宣府

章节字数:3173  更新时间:19-10-10 10: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鲁台却在此时道:“铁震,除了我们能帮助你完成复国大业,你以为你还有得选择吗?你可知大明境内最近发生了何事?”

    铁震道:“发生了何事?”

    阿鲁台道:“本帅知道你一心想着借助大明国内的白莲教势力,以此做为你们复国的力量,对吧?”

    铁震大惊道:“你如何会知道白莲教?”

    阿鲁台道:“我鞑靼国派在大明的细作遍布各地,大明发生了何事还没有我阿鲁台不知道的。”

    铁震道:“你提白莲教是何用意?”

    阿鲁台道:“本帅与大汗得知你与建文皇帝想要回到大明去,是要到山东白莲教去主持大局,对吧?倘若让你君臣等人如愿回到大明,那我鞑靼国这些年为你君臣所有的付出,岂不是没了半点功劳?所以大汗才不同意让建文皇帝随你一同出征,而是提前将建文皇帝接到汗廷之中,现在你明白了吧?”

    铁震心中愤怒无比,却还是强压下怒火,道:“你们将我皇帝软禁于汗廷,究竟意欲何为?”

    阿鲁台道:“你放心,我们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们好,既然大汗与你皇帝签下了盟约,要助你君臣复国,自然要兑现承诺。此番我鞑靼与瓦剌联军为的就是打到大明去,助你君臣复国,这点你是要相信我们的。”

    铁震冷笑道:“你们真的会有这么好的心?”

    阿鲁台道:“我鞑靼与瓦剌两国倾举国兵力助你们复国,需要耗费多少人力,财力,物力,当然不可能无偿助你,所以你们要复国当然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那就是将辽东地区及原大都划归我鞑靼国管治,将宣府镇归瓦剌管治,同时建文皇帝需向鞑靼和瓦剌称臣纳贡,每年需向我两国各纳贡白银五百万两,丝绸百万匹。这就是我们助你君臣复国的条件。”

    铁震道:“割地称臣,这与卖国何异?你以为铁某人和我皇帝会答应?”

    阿鲁台道:“适才我已说了,你们已别无选择,本帅便将大明境内所发生的事告诉你吧,你所寄予希望的白莲教已于半个多月前被朱棣派去的柳升剿匪大军所灭,白莲教已经完了。”

    铁震震惊万分,道:“你说甚么?”

    阿鲁台道:“白莲教弟子几乎全数被灭,据我鞑靼探子所得的消息,教中主要首领包括铁青,还有耿童儿,什么四大护法,十大统领全都死了,听说只有教主唐赛儿逃了出去,生死未明。”

    铁震听此噩耗,突感天旋地转,心痛如绞,颤抖着声音道:“青儿死了?耿童儿也死了?唐姑娘生死未卜······”

    哈尔巴见铁震神色悲伤,忙迎了上前,道:“贤弟,你没事吧?”

    铁震突然仰天“啊”的痛声大叫,泪水夺眶而出,叫道:“朱棣,我与你不共戴天,青儿,是叔叔没用,没能保护到你,竟让你惨死贼人之手,大哥,我对不起你啊······”

    哈尔巴道:“贤弟,你要结哀。为兄答应你,一定助你杀了朱棣,为死去的亲人报仇血恨。”

    铁震痛定之后,强自压下悲痛之心,暗道:“青儿,耿童儿,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阿鲁台道:“铁将军,你、我都有着共同的敌人,此时应该联手共同对付朱棣,你是聪明人,当知道如今唯有依靠我鞑靼和瓦剌的军队,才能完成复国大业,才能取下朱棣的人头,为我们枉死的亲人报仇。”

    铁震细思道:“报仇血恨固然重要,但在民族大义,天下苍生面前,却是微不足道。朱棣非杀不可,但我不能为了报仇,为了复国而去相助鞑靼与瓦剌侵犯我大明领土,置大明百姓的生死不顾。我若这么做,更无颜面对九泉之下的义兄和方先生。皇上临别时更是有言,宁可不能复国,也绝不做出卖大明之国贼。如今鞑靼与瓦剌已然达成协议,两军联兵打到我大明边境已势在必行,我当见机行事,先且假意答应他们,真到了我大明边境危机之时,铁某也只有以阿鲁台和哈尔巴的性命相逼,令他们退兵而回。”

    阿鲁台问道:“铁将军,你可有想清楚?”

    铁震又沉默了半晌,才道:“看来我已别无选择,也只能与你们合作了。”

    阿鲁台笑道:“这就对了,只有我们合作、联手,报仇才有希望,也才能完成你们的复国大业。”

    哈尔巴又上前抱住了铁震,笑道:“好兄弟。”

    张辅率军杀出鞑靼与瓦剌大军包围,待安好营,扎好寨,清点兵马之时,发现竟损兵达两万之众。

    张辅召集军中诸将领,商讨今日之战失败的原因。

    王彦道:“我大军本已稳操胜券,却不知为何鞑靼军哪来的那么多兵马,想来此事必有蹊跷。”

    一众将领都赞同王彦的说法,大家都以为鞑靼国举国之兵力也没有这么多的兵马,看来是有援军相助。

    张辅道:“若是本帅猜得不错,鞑靼援军必是瓦剌大军。”

    众将惊怒道:“是瓦剌军队?瓦剌人实在是罪该万死,我大明向来对他瓦剌国不薄,瓦剌国竟敢派兵增援鞑靼,攻打我大明军队,看来是要好好教训下瓦剌人了。”

    张辅道:“此战我军失利,吃了败仗,实是因为没有防备着敌军有援兵到来。我大明军队战无不胜,纵是鞑靼与瓦剌联手,也必教他们大败北逃。”

    一将领道:“元帅所言极是,我大明军队何惧鞑靼与瓦剌联手,只是我大军北征已有两月有余,军中所剩粮草无多,而后方押运粮草的大军仍然不知何时能至,只恐怕我大军无法打长久之战啊。”

    张辅一时无计,道:“粮草乃是三军之命脉所在,未知众将有何尽速破敌之计?”

    众将领都想不出好的破敌计策,人人语塞。

    此时王彦从怀中掏出又一个锦囊来,交与张辅,道:“此为皇上留给元帅的又一个锦囊,皇上吩咐我,在大军陷入危急之时可取出锦囊交与元帅,元帅依锦囊之中所写的计策行军便是。”

    张辅双手接过锦囊,取出锦囊中的信件仔细看罢,喜道:“皇上真是用兵如神,运筹帷幄,而决胜千里之外啊。”

    王彦问道:“不知皇上要我等如何用兵?”

    张辅道:“原来皇上早已料定鞑靼与瓦剌会联手,皇上命我大军撤回到宣府镇,与那里驻守的将士会合,再对鞑靼与瓦剌反击。”

    王彦道:“原来如此,请元帅发号将令。”

    张辅向众将依次传下命令,令众将率军且战且退往宣府镇,与敌交战,不得恋战,一路上要故意丢下些战旗和兵器、盔甲,以此诱惑敌兵,以为我军大败而逃。又令陈开德将军率两万骑兵火速绕到敌后,阻截鞑靼与瓦剌大军运粮兵马,断了鞑靼、瓦剌大军的粮草。

    张辅大军与鞑靼、瓦剌联军主力再次展开正面交战,双方杀得惨烈异常,张辅大军与敌交战四个多时辰,终于败下阵来,将士们纷纷败逃,一路上丢盔弃甲,死伤不少。

    阿鲁台令全军追击逃兵,张辅大军“败逃”至宣府镇,张辅率全军进入到宣府城内,与城中两万驻守将士会合,将城门紧闭,令三军不得开城应战。

    鞑靼、瓦剌联军兵临宣府镇城楼之下,阿鲁台下令全军攻城,城上的明军不停的向攻城的鞑靼,瓦剌联军放箭,投下巨石,攻城的联军将士死伤惨重,阿鲁台令全军撤回休整。

    两国联军攻城十数日,始终无法攻破城门,士气受挫,阿鲁台一时无计,只好召集诸将商议对策,将军们也无好的对策,阿鲁台问铁震:“铁将军向来用兵如神,未知可有计策破城?”

    铁震道:“宣府镇城楼如铜墙铁壁般结实,守城将士更是严阵以待,战斗力异常强悍,以末将看来,强攻是行不通的。我军劳师远征,久攻城门不下,时日久了,恐军心不稳,粮草也难以维持大军日常所需,所以末将以为还是尽早撤兵为是,否则一旦粮草断了,我军危矣。”

    阿鲁台怒道:“你这是动摇军心,铁震,你究竟是何意,是不是巴不得我大军大败而回?”

    铁震道:“末将言尽于此,元帅好自为之。”

    哈尔巴道:“当前我联军苦于无法与城中的明军展开正面主力大战,当想个办法迫使明军开城迎战才是。”

    阿鲁台道:“哈尔巴元帅所言极是,未知可有办法让明军主动开城与我一战?”

    这时军中一名将军道:“末将心中倒有一计,不知可行否?”

    阿鲁台道:“好啊,你快快说来。”

    那将军道:“这附近尚有不少的大明百姓散居于边关城下,我们只需将他们抓来,用以要胁明军开城出战,明军若是不顾他们百姓的死活,我们便当场杀了这些百姓,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铁震上前怒叱那将军道:“你敢?简直是丧心病狂,毫无半点人性,竟拿无辜百姓的性命来作要胁,谁敢动一动这些普通百姓,我必教他血溅当场。”

    阿鲁台忙喝道:“扎合里将军,还不闭嘴,你这是出的什么计策,想我大军乃是正义之师,岂能用此下三烂计策,众将可还有其他好的良策?”

    将军们想不出别的好办法,阿鲁台只好命将军们先回营歇着,有想到好的计策者再来商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