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败逃而回

章节字数:4062  更新时间:19-10-11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鞑靼、瓦剌联军再次兵临城下,此时鞑靼军却抓获了上百名平民百姓,当中竟有老弱妇孺。这上百名百姓双手反缚着押在城楼之下,每名百姓由两名鞑靼士兵押着。

    阿鲁台对着城墙上的明军高喊:“快去传你们的主帅张辅过来,他若是还要当缩头乌龟,闭城不出战,就休怪本帅无情,杀了这些明朝的百姓,这些人是死是活,可全在他张辅了。”

    守城将士忙去禀报元帅张辅,不一会张辅上了城楼,朝着城下的阿鲁台怒道:“阿鲁台,你还是人么,竟拿无辜百姓来要胁,算甚么英雄?”

    阿鲁台道:“本帅自不是甚么英雄,但却比你这缩头乌龟强上百倍,张辅,你听着,有胆的便开城与我一战,若是继续做你的缩头乌龟,本帅也只好当着你的面杀了这些百姓了。”

    鞑靼军阵中此时冲出来一人,正是副帅铁震,铁震对着阿鲁台怒道:“阿鲁台,快放了这些无辜的百姓。”此时铁震已然愤怒到极点。

    阿鲁台道:“铁将军,你放心,只要张辅答应开城与我一战,本帅绝不会伤害到一个百姓,但若是张辅自己都不顾他大明的百姓死活,本帅又何足惜?”

    铁震怒道:“谁敢伤害到他们一根毫发,休怪铁某剑下无情。”

    阿鲁台怒道:“铁震,你敢?不是本帅想杀这些百姓,而是他张辅不顾百姓的死活。你有本事便让张辅出城迎战,本帅这便放了这些人。”

    铁震朝着城楼上的张辅道:“张辅,你若还有半点男儿血性,便开城一战,不要让这些无辜的百姓受到牵连,白白丢了性命。”

    张辅朝着城下大声道:“铁震,枉江湖中人奉你为一代大侠,而今你却勾结外族,犯我大明,竟以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相要胁,你有何颜面存于天地之间?”

    铁震心如锥刺,张辅这话确实刺到了他内心最深处的痛和苦,铁震怒视着阿鲁台道:“放了这些无辜百姓。”

    阿鲁台见到铁震极愤怒的眼神,身子不由颤了下,却不再理会铁震,朝着张辅大声道:“我数三声,若不开城与我一战,我便杀一人,到第二遍时,便是杀十人,直到你张辅开城迎战为止。”说罢连数一、二,三。

    阿鲁台三声数毕,真的命手下将士将当中一名老汉杀之。

    押着那老汉的一名将士提刀便向老汉的脖子砍去,当此危急关头,那名将士身前闪过来一个人影,只一瞬间便将他手中的刀夺去,那将士惊吓得不轻,见夺他刀之人正是副帅铁震。

    铁震朝着那将士怒道:“还不滚了下去?”

    那将士和押着老汉的另一名将士吓得退后了数步。

    铁震将缚着老汉的绳子解开,大声朝着押着百姓的鞑靼将士们道:“快放了这些百姓,不要逼我出手。”

    阿鲁台怒道:“铁震,你要做什么,是要公然与我为敌么,还是要与我鞑靼为敌?别忘了你的皇帝还在我鞑靼汗廷。”

    铁震怒道:“我再说一遍,放了这些百姓。”

    阿鲁台大声道:“你们没有听到本帅的命令么?给我杀了这些明朝的百姓。”

    押着百姓的鞑靼将士们不敢不听从元帅的命令,朝着押着的百姓砍去。

    铁震忍无可忍,身形闪向了阿鲁台,阿鲁台不及防备,等他想躲避之时,铁震的剑尖已抵在他的肚子上。铁震怒道:“全都住手。”

    将士们听到喊声,又见到元帅阿鲁台被副帅铁震以剑抵住了肚子,都不敢再动手杀害押着的百姓。只有一名将士反应慢了点,手中的刀已然向押着的一名妇人砍去,那妇人被刀砍中了脖子,当场人头落地,鲜血四溢,场面实在不忍直视。

    铁震见此惨状,怒火难抑,咆哮道:“阿鲁台,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快命人放了这些百姓,否则今天便是你的死期。”剑尖已然刺进了阿鲁台肚皮稍许,阿鲁台已感到疼痛。

    阿鲁台道:“铁震,看来你是铁定与我鞑靼国为敌了,你真的不担心建文皇帝的安危?难道就不想复国了吗?”

    铁震道:“我建文皇帝深明大义,他若是也在场,宁可不能复国,也绝不允许你伤害我大明无辜的百姓。阿鲁台,我告诉你,铁某人早已看穿了你和本雅失里汗的野心和计谋,你们又岂会真心助我君臣复国?现在你们还没有攻下一城一池,便对我大明百姓大开杀戒,若真的被你攻破城池,那会有多少无辜百姓死在你们的手上?”

    阿鲁台身侧的哈尔巴见情势难以收拾,忙道:“铁贤弟,刀剑无眼,还是快收了你的剑吧,免得伤到了自己人。阿鲁台元帅,听我一言,便放了这些百姓,不要因此伤了你和铁将军的和气。”

    城楼上的张辅此时大声道:“说的好!铁大侠,是我误会你了。好,阿鲁台,你既要与我大军决战,本帅便如你所愿,先放了这些无辜的百姓。”

    阿鲁台见张辅答应决战,而自己又命在铁震之手,只好下令道:“放了这些百姓。”

    押着百姓的鞑靼将士听令将缚着的绳子解开,让百姓们回去。这些死里逃生的百姓们忙奔逃离去。

    铁震手中的剑已收了回来,入了剑鞘内。

    阿鲁台怒道:“铁震,你记着,你、我之间的恩怨待本帅大败了张辅,攻破了宣府镇再好好的算一算。”

    阿鲁台朝着张辅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张辅,你还不开城与我大军一战?”

    张辅笑道:“你真以为本帅怕了你不成?告诉你,你的死期到了。”张辅下令全军做好迎战准备,三军将士开城迎战。

    城门已开,明军与鞑靼、瓦剌联军在城下展开激烈的撕杀,双方大军战至天黑,这才各自鸣金收兵。

    到了第二日,天尚未明亮,明军却早早的开了城,大军在城下等候鞑靼和瓦剌联军的到来。

    阿鲁台和哈尔巴亲率联军来到城下,却见明军早已在城下列阵,大是吃惊。

    张辅和王彦在大军最前面,张辅对着迎面的阿鲁台道:“阿鲁台,没想到吧?本帅早已在城下等着你决战,今天便是你、我大军一决胜负的时候,好让你明白我大明军队威武,犯我大明者,虽远必诛。”

    阿鲁台笑道:“我蒙古铁骑更是战无不胜!好,今天我们便一决雌雄。”阿鲁台一声令下,命大军杀向对面的明军。

    张辅也在同时间命令明军杀向鞑靼、瓦剌联军。而他自己也纵马持枪杀向阿鲁台。

    双方大军再次展开拼死搏杀,张辅与阿鲁台骑在战马上杀向对方,二人骑着战马来回杀着数十合。

    正当双方大军杀得大酣之际,战场之上突然响起“呯,呯”巨响。上百鞑靼骑兵的战马突然的在同一时间上窜下蹦,马上的鞑靼和瓦剌骑兵猝不及防,从马上摔了下来,被乱蹦着向前的战马踩踏,很多鞑靼、瓦剌骑兵当场被踩死在马蹄下。

    鞑靼和瓦剌将士们惊惧无比,此时与他们交战的明军骑兵突然向后撤退,而明军骑兵身后却杀出来数千手持火铳的明军。

    这些明军前排数百名将士点燃了火药引线,对准了战马上的鞑靼与瓦剌骑兵,火药射出,随着“呯,呯”声响,数百名鞑靼、瓦剌骑兵被火药射中,当场摔下马来,就地几个打滚,便死去了。

    而前排的火铳军将士发射完火药便向后退去,换上后排已经上好火药的将士,引线点燃,又在瞬间向鞑靼、瓦剌骑兵射出火药,联军骑兵又倒下数百名将士。

    阿鲁台大惊不已,他早就听闻明军火铳军的厉害,从探子口中得知白莲教便是败于火铳军。今天他亲自领教了火铳军的厉害,才知火铳军实在太可怕了,这么打下去,只怕不要多时鞑靼、瓦剌联军便会大败。

    他当即命骑兵快速奔行,令火铳军无法对准目标发射出弹药。他这一招果然奏效,火铳军无法对准快速奔行的骑兵发射火药,火药连着发射出去,却只有数名鞑靼、瓦剌骑兵被射中栽倒马下。

    张辅当即令火铳军退后,明军骑兵再次从后方快速冲出,杀向鞑靼、瓦剌骑兵。

    明军骑兵与鞑靼、瓦剌联军骑兵展开殊死搏杀。双方兵器交错在一起,正当鞑靼、瓦剌骑兵与明军骑兵拼死搏杀之机,突然鞑靼、瓦剌骑兵的身前又传来”呯,呯“响声,正在交战的鞑靼、瓦剌骑兵应声坠马身亡。

    这样一来鞑靼、瓦剌骑兵便无法全心应战,这一分心,很多鞑靼、瓦剌将士便死在明军骑兵的长枪或大刀之下,或被火药射中身亡。

    阿鲁台见情势对联军极是不利,忙下令全军撤退而逃。

    张辅见鞑靼、瓦剌联军败逃,即命部分火铳军将士协同三万骑兵将士在后追击。而大部分兵马则稍作休息,再行行军追击鞑靼、瓦剌联军。

    回到宣府城内,张辅令全军将士尽快吃饱饭,稍作休息再全军追赶败逃敌军。

    张辅这时才得空与神机营大将军杜重喜会面交谈,张辅道:“杜将军的神机营将士果然是如天兵天将,此战能够大败鞑靼、瓦剌联军,全赖杜将军的神机营将士啊。”

    杜重喜忙道:“此战能够大败鞑靼、瓦剌联军,完全是元帅指挥有方,我神机营将士不过是听从元帅号令而已,末将可不敢居功。”

    张辅道:“杜将军谦虚了,此战能够大胜,杜将军和神机营的将士们当居首功,本帅一定如实奏请皇上,为杜将军和神机营将士请功。”

    杜重喜忙拱手谢道:“多谢元帅厚爱。”

    张辅道:“本帅现在终于明白了皇上要我退兵至宣府镇的原因了,皇上令我守着宣府镇,半个月内不得开城出战,原来皇上是安排了杜将军赶来助我,有杜将军和神机营将士们相助,本帅定能将来犯之鞑靼、瓦剌联军全歼,如此可以告慰淇国公和二十万阵亡漠北的将士的亡魂了。”

    明军主力急急吃过了饭,稍微休息了片刻,令二万将士守城,其余主力人马尽数赶去追击败逃的鞑靼、瓦剌联军。

    阿鲁台、哈尔巴领着联军快速后撤,明军尾随追赶的三万骑兵不敢迎上去与阿鲁台、哈尔巴主力交战,只是沿途留下记号,让后面的明军能够尽快赶来会合。

    阿鲁台、哈尔巴心知败局已定,短暂商议过后,决定全军尽速退回大漠,保存大军的实力。

    鞑靼、瓦剌联军快速行军奔逃,在奔逃途中与明军交战数场,又死伤了不少人。明军始终对鞑靼、瓦剌联军穷追不舍,联军北逃过了半月,军中粮草已然不济。阿鲁台刚要命人去催后方粮草何是运到军中,此时一名浑身是伤的鞑靼将领赶至大军之中,下了马来,急急的跑着来向阿鲁台禀报:“禀元帅,明军有两万骑兵突然杀至,将我运粮大军全部杀死,放火烧掉了所有粮草,末将是拼了一死,才杀出了敌兵包围,赶来向元帅禀报。”

    阿鲁台听闻粮草被敌军劫夺烧掉了,差点没当场气昏过去。待平定好情绪,忙下令全军加速行军,尽快退回漠北。

    张辅领着大军一路追击,而劫杀鞑靼军运粮大军的陈开德将军所率两万骑兵也在此时与败逃的鞑靼、瓦剌联军正面相遇。双方展开拼死搏杀,张辅大军也从后面赶上了鞑靼、瓦剌联军,明军两路大军前后夹击联军。

    鞑靼、瓦剌联军前后受敌,混战之下,又死伤不少,待冲出包围,继续北逃时,联军人马只剩下十五万不到,阵亡将士竟达过半。

    张辅率大军追赶二十余日,行军战线拉的过长,军中粮草渐难维持大军所需。而阿鲁台、哈尔巴所率联军已快逃回鞑靼边境。

    此时朱棣派来的朝中特使赶到张辅军中,宣读了圣旨,令张辅率大军退回到宣府镇休整待战。张辅当即令全军不再追击鞑靼、瓦剌联军,率大军退回到宣府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