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互有计策

章节字数:3249  更新时间:19-10-15 20: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朱棣大军经过三天行军,终于抵达了鞑靼国边境。

    阿鲁台从大军之中挑选出一万精锐将士迎战朱棣的先锋大军,意在给朱棣首战痛击,杀杀朱棣大军的锐气,鼓舞下鞑靼将士的士气。

    朱棣的先锋军也正是全军最精锐,兵威正盛的神机营将士,由先锋大将军杜重喜亲自指挥。

    鞑靼大军早在宣府镇便领教过神机营火铳的厉害,鞑靼一万先锋军虽全是精锐,但面前的对手是神机营将士,尚未交战,鞑靼将士的胆便先怯了。

    杜重喜一声令下,神机营将士手中的火铳对准了鞑靼军发射,鞑靼军的弓箭也在同时间向神机营将士射出。

    火铳的威力,射程,精准都明显比弓箭要强上百倍,双方一开战,鞑靼先锋军便伤亡惨重,而神机营将士只有少数人被鞑靼兵的弓箭射中。

    交战不到半个时辰,鞑靼先锋军便被打的溃不成军,领兵将军见情势不妙,再战下去恐一万鞑靼精锐要尽数阵亡,忙下令全军后撤,退回到边境城门之内。

    阿鲁台首战便如此惨败,虽心知明军神机营火铳的厉害,但领军的先锋将军未得主帅军令,擅自下令退兵,令将士们军心不稳,实在罪无可恕,当即下令将那名先锋将军拉出去就地砍了,以正军纪。

    经此首战大败,阿鲁台苦闷难安,虽是恨透了明军的神机营,却是想不出怎么样才能对付明军神机营,再也不敢轻易的出兵。

    明军首战告捷,士气大振,将士们天天在城楼下叫战,而阿鲁台下令全军坚守不出。明军数番攻城,皆被守城的鞑靼将士拼死打退,明军一时间也无法攻破城门,只好在城下叫骂,骂阿鲁台是胆小鬼,贪生怕死,是缩头乌龟。

    阿鲁台气得几次想开城出战,但被哈尔巴和铁震劝住。

    阿鲁台毕竟是久经沙场的主帅,冷静下来,这骂人的激将之法对他便不管用了。他索性充耳不闻,只是召集军中的将领们商议如何才能对付神机营的火铳。

    铁震命随军军医验看那些被火铳射中而阵亡的鞑靼兵身上的伤口,发现火铳虽然厉害,但穿透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有些士兵的手臂上被火铳击中,也只是深入皮肉内稍许,并没有穿透骨头。

    铁震问阿鲁台:“元帅,不知敌兵的火器能否穿透一寸来厚的铁板?”

    阿鲁台思索了一会,道:“这火铳的威力应该没有这么厉害吧?以本帅看来,火铳无法穿透一寸来厚的铁板。”

    铁震道:“末将也是这么认为,如果我们命工匠们尽快打造出几百个这样厚的铁制盾牌,再由几百名军中大力士手持着盾牌挡在大军最前面,未知能否抵得住神机营的火铳?”

    阿鲁台大喜道:“不错,我大军以盾牌为抵挡,步步逼近明军,只要能够靠近明军,那么神机营的将士就无法及时点燃引线,将火药发射出去,火铳便难以发挥作用,我大军便可乘势击败神机营大军。”

    铁震道:“既然元帅认为可行,那就尽快请工匠们连夜打造铁盾,同时在大军之中挑选好几百名大力士作为执盾手。”

    阿鲁台发下命令,令召集工匠们即刻打造盾牌,同时命各营从中挑选出了五百名大力士出来做为执盾手。

    三日后,盾牌全部打造完工,每块盾牌重达两百余斤,如此沉重的盾牌也只有力大无穷之人方能拿得起。

    这日,神机营将士又在城下叫阵。阿鲁台命开城迎战,盾牌手手执铁盾将身体藏在盾牌之下,盾牌手身后藏着大量的鞑靼精锐将士,盾牌手们步步前移,逼近神机营将士。

    神机营将士点燃引线,火药发射而出,打在盾牌之上却无法穿透,伤不了盾牌下的鞑靼将士。如此一来,神机营将士先自慌了,鞑靼兵乘着神机营将士装上火药,点燃引线这段时间,瞬间逼近神机营将士,双方距离拉近到不足三丈。

    这时盾牌手们从两边分开,让出一条道来,盾牌手身后杀出一群如狼似虎的鞑靼精锐将士。

    这些鞑靼精锐身手敏捷,手中兵器使得更是凌厉霸道,神机营将士猝不及防,有人竟吓的忘记了反抗。

    经过这一番撕杀,神机营将士手中的火铳多被鞑靼将士砍为两断,伤亡亦已过半。

    杜重喜见自己一手成立的神机营竟败得如此之惨,如此狼狈不堪,心如刀割般痛。

    朱棣坐镇中军,见战局对己不利,再这么下去恐神机营会全军覆没,忙下令副帅张辅亲率精锐去支援神机营。

    张辅率万余精锐火速加入到战阵中,命杜重喜的神机营将士撤下去,以保存神机营的实力。

    张辅率军与鞑靼精锐将士展开殊死搏杀,双方混战成一团,战至天黑,才各自鸣金收兵而回。

    这一仗鞑靼军重创杜重喜的神机营,一雪多次败于神机营之耻。此仗鞑靼军虽死伤不少,但终于打赢了神机营,极大鼓舞了士气。

    阿鲁台令奖赏有功之人,工匠们和执盾手以及此仗参战的精锐将士都得到了不少奖赏,当晚,阿鲁台犒赏三军,将士们把酒庆祝。阿鲁台首先向铁震敬过酒,道:“此仗能够重创杜重喜的神机营,铁副帅当记头功。来,本帅敬你一杯,先干为敬。”说罢一饮而尽。

    铁震将杯中的酒饮尽,却完全感觉不到酒的醇香,只是觉得味道苦涩,心里更是矛盾痛苦:“我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阿鲁台和本雅失里会遵守承诺,不再食言吗?”

    杜重喜的神机营死伤过半,火铳更是毁坏怠尽,朱棣又怒又心痛,他知道此仗战败怪不得杜重喜指挥不当,而是鞑靼军找到了克制火铳的办法,他派去的探子回来禀报,鞑靼军的盾牌战术乃是鞑靼军副帅铁震所想出来的。

    朱棣恨得是咬牙切齿,怒道:“又是铁震,当日丘福二十万大军便是毁在他的手上,今天又是他,他的武功更是在朕之上,此人真是朕生平第一劲敌。朕原本以为杀了一个铁铉,战场之上再无对手,如今这铁震比之铁铉还有过之,朕从此不再寂寞。”

    朱棣命人去传副帅张辅和军中的主要将领过来中军大营商讨应敌之策。不一会,张辅等人便过来了,行过军中之礼,朱棣令他们依次坐下。

    朱棣道:“此仗我明军神机营受到重创,伤亡不小,大长了敌军士气,诸位将军可有破敌之良策?”

    杜重喜上前跪下,道:“是末将无能,以致我神机营大败,末将实在是愧对死去的神机营将士们,末将恳求皇上赐我一死。”

    朱棣道:“杜将军请起,你不用过于自责。朕同你一样心痛,但此仗战败非你之过,朕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杜重喜忐忑难安的心稍稍平复,起身谢道:“谢皇上不杀之恩,末将必将功折罪,奋死杀敌,万死不辞。”

    朱棣令他坐回原位,接着道:“诸位将军对鞑靼大军中的主要将领,还有鞑靼军在战场上的表现,有何看法?”

    众将领不敢妄言,生怕言多必失,惹怒了龙颜。

    朱棣见众将军不语,道:“诸位将军只管大胆直言,不管说的有没道理,朕都会认真听取,决不会怪罪你们。”

    张辅迟疑了好一会,终于开口道:“末将以为,鞑靼军主帅阿鲁台征战多年,素能用兵,但据末将与他几番交战下来所知,此人虽然骁勇能战,也颇通战阵之法,但此人为人自大,刚愎自用,心中实难容得下比他强之人,此人不足为虑。鞑靼军中最厉害的人物当属副帅铁震,此人用兵如神,武功更是高得深不可测,他才是我大军的头号劲敌。所幸他只是鞑靼军的副统帅,三军上下还是要听阿鲁台的命令。且铁震与阿鲁台之间尚有矛盾,在宣府镇城下,铁震为了救下被抓的无辜百姓,差点便要了阿鲁台的命,我们可以利用他们之间的嫌隙,挑起他们之间的不和,让他们之间互不信任,互相防犯,如此一来,我大军最终可以胜之。”

    朱棣笑道:“果然不愧是将门虎子,张玉啊,你有子如此,当可含笑九泉了。朕有你张辅这等良将,鞑靼军如何不败?”

    张辅忙道:“皇上抬举末将了,末将实在是诚惶诚恐。”

    朱棣道:“张辅,你不用过谦,朕与你所见略同,鞑靼大军看似强大,实则不然。此次鞑靼与瓦剌结盟抗击我大军,他们虽然号称同样有三十万大军,但他们内部人心不齐,且不说阿鲁台与铁震之间有矛盾,便是鞑靼与瓦剌也各有各的利益考量,我们正好可以好好的加以利用,令他们矛盾加深,互相猜忌,这样我明军便能轻易击败他们。”

    诸将领纷纷赞颂皇上用兵如神,正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朱棣令人去瓦剌军营面见哈尔巴,此行若能说动哈尔巴投靠我明军那是最好,不能说服也罢,只要设法让阿鲁台知道了哈尔巴与我使者见了面,便足矣,如此阿鲁台必会生疑。

    朱棣接着又道:“鞑靼军中最难对付的便是铁震,今后我军用兵如碰上铁震领兵便退而不战,遇阿鲁台亲自领兵出战,便给朕狠狠的打,这就叫避实击虚。传朕军令,三军用兵以后皆如此,将此令传到全军上下每一个将士口中,把这道军令也传到鞑靼军营中去。”

    诸将领都明白了皇上的用意,如此一来,阿鲁台在鞑靼军中将颜面无存,必恼羞成怒,对铁震心生嫉恨和猜忌,将、帅不和,鞑靼败局已定!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