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离间之计

章节字数:3222  更新时间:19-10-16 22: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军上下口口相传“遇阿鲁台则打,逢铁震即避”的用兵策略传至鞑靼全军,阿鲁台气得怒火冲天,对铁震是又嫉又恨,他心里也清楚这是敌兵阵营的离间之计,但就事实而论,论个人武功,论带兵之能他确实都不如铁震,这点他是有自知之明的,正因此才让他更加的嫉恨铁震。

    铁震听到朱棣军营中散播出来的这个消息,忙赶来见过阿鲁台,说是此乃敌军离间之计,意在让元帅和我不和,万望元帅不可中了敌人的诡计。

    阿鲁台笑道:“敌军竟然使出这等低劣伎俩,想要离间你、我,未免太小看你、我了。”

    铁震道:“朱棣狗贼果然阴险狡诈,他使出这样的离间之计,你、我当然不会轻易中计,但此离间之计已对我军心产生影响,我大军当尽快消除此不良影响,今后更要小心提防朱棣的诡计。”

    阿鲁台道:“本帅心中倒有个计策,既然朱棣要离间你、我,我二人不妨将计就计,假意中了他的奸计,这样朱棣便会对用兵策略和战场形势做出错误的判断,如此局势便会对我们有利,最终胜利的一方将是我军。”

    铁震听他此言,从心里佩服阿鲁台的这一高明之见,心想阿鲁台果然不愧是帅才,铁震道:“元帅高见,好,那我们便将计就计,将朱棣引入彀中。”

    这日,明军副帅张辅亲自领兵在城下叫战,点明要阿鲁台出战。张辅大声道:“阿鲁台,败军之将,胆小怕死之辈,躲在城内不敢出来应战,是要做缩头乌龟吧?”

    阿鲁台站在城楼之上怒道:“张辅,休得张狂,要本帅亲自出战,那得朱棣老贼亲自来与我一战,凭你还不配。”

    张辅哈哈笑道:“阿鲁台,凭你也配与我皇帝一战?你连我都不是对手,我张辅都不屑与你一战,只是皇上有命,说你阿鲁台好歹也是鞑靼三军统帅,总要给你留点颜面,我张辅才勉为其难与你一战,算是看得起你了。”

    阿鲁台怒道:“黄口小儿,欺人太甚。来人,打开城门应战,本帅要亲手杀了这个狂妄小儿。”

    身后有人道:“且慢。”正是铁震。

    阿鲁台道:“铁将军,你有何话说?”

    铁震道:“张辅不过是朱棣军中副帅,何须元帅亲自动手,让末将去会会他。”

    城下的张辅见是铁震,大声道:“原来是铁大侠在此,我张辅自问不是你的对手,不敢与你一战,哈鲁台,你要还是男子汉,便出城与我一战。”

    铁震道:“元帅,莫要中了张辅的激将法,让末将去斩下他的人头。”

    阿鲁台朝着铁震大声怒道:“是不是连你也以为本帅不是张辅的对手,只有你铁震才天下无敌?难怪他们会说‘遇阿鲁台则打,逢铁震即避’,真是岂有此理。”

    铁震道:“这都是敌军的离间之计,元帅莫要中了他们的奸计。”

    阿鲁台怒道:“是不是奸计,本帅心中有数,用不着你来提醒。来人,开城,本帅要亲手杀了张辅。”

    阿鲁台不听铁震劝阻,城门打开,他亲率数万大军出城,与张辅大军展开交战。

    阿鲁台纵马杀向张辅,喝道:“张辅小儿,拿命来。”

    张辅见阿鲁台气势凶凶的杀来,不敢轻敌,忙持长枪迎向阿鲁台。

    二人的武功本就在伯仲之间,来回拼杀上百回合仍无法分出胜负。

    张辅见阿鲁台正处在愤怒之中,显然对他与铁震的离间已起作用,张辅的目的已经达到,知道再战下去也胜不了阿鲁台,故意卖个破绽,被阿鲁台的大刀伤到了左肩。

    阿鲁台见张辅受伤,更是加快了出刀速度。

    张辅渐渐难以招架,忙调转马头拍马而逃。明军将士见副帅逃离,也都边战边退。

    阿鲁台见张辅逃去,也不去追赶,下令鞑靼军撤回城内休战。

    阿鲁台此番与张辅交战,伤了张辅,心中大是高兴,总算是出了口恶气,一雪前次兵败宣府城下之耻。

    阿鲁台回到城内,即去见了铁震,笑道:“怎么样,铁将军,本帅在张辅面前所演的这出戏还好吧?”

    铁震道:“张辅看到你、我不和,一定以为你、我中计,殊不知是他自己中了我们的计。”

    阿鲁台道:“张辅回去一定会向朱棣禀明,这样朱棣便会以为我们中了他的奸计,看来朱棣要不得不进入我们的彀中了,哈,哈。”

    张辅回到军中,立马赶到中军大营见过朱棣,将自己如何使用离间计挑起阿鲁台和铁震之间的矛盾细细的道来。

    朱棣听罢,道:“看来阿鲁台已经对铁震心生嫉恨,我们的离间计成功了。”

    朱棣突然又问道:“张辅,你佯作败退之时,阿鲁台可有率军追赶?”

    张辅道:“我也为此事不解,照理说阿鲁台盛怒之下,见我败于他手,应该会令全军追击我大军。但他并没有率军追赶于我,而是退回了城内,是不是他担心冒然追击于我,会再遭我大军伏击,有前车之鉴,所以他才令鞑靼大军退回到城内?”

    朱棣道:“也许吧,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阿鲁台与铁震并没有中计,而是他二人合演的一出戏,他二人在城上的一番话都是故意说给你听的,其目的就是要让我们以为他们中了计,这样局势便会对他们有利。”

    张辅道:“如此说来我们的一番苦心不是白费了?”

    朱棣道:“不然,即便是阿鲁台识破了我们的计谋,他与铁震也会因此而貌合神离,早就不是同心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便是让瓦剌与鞑靼盟军互生猜疑,让阿鲁台与哈尔巴互不信任对方,逼使哈尔巴撤回大军。张辅,派谁去瓦剌营中见哈尔巴,这事便交给你去办了。”

    明军使臣秘密造访哈尔巴之事,很快便由军中密探传至阿鲁台耳中。

    阿鲁台难掩心中愤怒,喝道:“好你个哈尔巴,竟然背信弃义,暗中勾结朱棣,图谋对我不利,本帅要杀了你。”

    阿鲁台心想:“哈尔巴既生异心,留着他必然会后患无穷,倘若真的让他与朱棣合谋,一起对付我鞑靼,我鞑靼国可就亡了。眼下得设法将他骗入我军营,然后将他杀之,如此才无后顾之忧。”

    阿鲁台转念又想:“哈尔巴若是死在我军中,瓦剌大军及瓦剌国必然会对我鞑靼兴师问罪,如此一来两国结盟之事便化作乌有,而我鞑靼国将要面对的是朱棣与瓦剌的联手,看来哈尔巴还是杀不得,那该如何是好?”

    阿鲁台正自为难,有士兵进来禀报,说是副帅铁将军和瓦剌主帅哈尔巴一同来了,要面见元帅,商议事情。

    阿鲁台惊道:“甚么?铁将军和哈尔巴一同来了?”

    那士兵道:“他们正在营外候着,让我进来通传元帅。”

    阿鲁台强压心中怒火,道:“快快有请。”

    那士兵出了帐外通传,铁震与哈尔巴一同进到阿鲁台营帐内。

    阿鲁台见到哈尔巴,装作高兴的样子,笑道:“哈尔巴大元帅亲临我大营,阿鲁台未能远迎,实在是报歉得很。”

    哈尔巴道:“严重了,今天哈尔巴是不请自来,实在是因为有要事相商,这才赶来见过阿鲁台元帅。”

    阿鲁台道:“哦?是甚么事竟然劳驾哈尔巴元帅亲自过来?”

    哈尔巴道:“昨夜朱棣贼子竟然派他的使臣来我军中见我,意在分化离间我瓦剌与鞑靼联军,哈尔巴本要当场杀了那贼厮,但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哈尔巴便让他滚了回去。”

    阿鲁台故作惊疑道:“竟有这等事?此乃贵军机密之事,元帅为何要告知阿鲁台知道?”

    哈尔巴道:“贵、我两军既已结盟,共同抵御朱棣大军,当同心同德,你、我两军之间没甚么机密要藏着的。我想朱棣贼子派使臣前来见我的目的,无非是借此分化、挑拨你、我两军的关系,哈尔巴岂能教他的阴谋得逞?”

    阿鲁台道:“难得哈尔巴元帅如此深明大义,阿鲁台感激不尽。”

    哈尔巴拱手道:“哈尔巴也要感谢元帅您的信任,此事既已说清楚了,我军中尚有些事情要处理,就此告辞了。”

    阿鲁台也拱手回礼,道:“既是你军中有要事,阿鲁台便不留你了,待他日我联军大败朱棣之时,你、我再好好的把酒尽兴。”

    阿鲁台与铁震将哈尔巴送出大营,这才回到营内。

    这夜,阿鲁台一直难眠,阿鲁台在想,哈尔巴既然敢只身前来我大营,说明他内心坦荡,是一心要与我结盟,共同对抗朱棣,我实在不应该怀疑他。这定是朱棣奸贼所使的离间计。他先是要让我与铁震不和,再让我与哈尔巴决裂,如此一来,他便可轻而易举的击败我大军,好狠毒的计谋啊!

    阿鲁台正要安下心来入睡,脑中又闪过一个念头:“哈尔巴既已知道朱棣派使臣来见他的目的是要离间鞑靼与瓦剌联军,那他为何不表明结盟之诚心,而杀了朱棣派来的使臣,将使臣的人头提来见我?倘若哈尔巴暗地里与朱棣达成了共识,表面上是与我鞑靼结盟,共抗朱棣,以此麻痹于我,待我鞑靼大军对他哈尔巴疏于防犯,他瓦剌大军在背后临阵倒戈,给我鞑靼军以致命一击,那我鞑靼国便亡矣。本帅到底该当如何才好?是相信他哈尔巴呢,还是要提防着瓦剌军的背后反戈?”

    阿鲁台思前想后,实难抉择,不觉间营外已经慢慢的变的亮了,已然天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