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兵不厌诈

章节字数:3204  更新时间:19-10-18 2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鲁台率鞑靼主力开城与朱棣大军正面展开生死拼杀。此时明军虽然在兵力上远多于鞑靼,但因为近来士气极是低落,将士们毫无斗志,而鞑靼大军在城内憋足了怒气,士气正旺,鞑靼兵又善于骑射,双方主力交战数个时辰,明军便已现败迹,整个大军乱作一团,被鞑靼大军杀得是人仰马翻,连连败退。

    阿鲁台身先士卒,冲杀在最前面奋勇杀敌,勇猛无比。

    又拼杀得一个多时辰,明军将士已是尸横遍野,鲜血染红了枯草,浸润了沙土,这时明军完全丧失了战斗力,纷纷的丢盔弃甲,拼了命的败逃。

    阿鲁台骑着战马率领着数万精锐骑兵奋勇追杀败逃的明军,一路上横冲直撞,左劈右砍,杀得好不痛快,不知不觉已追出数十里路。

    就在此时,败逃的明军突然有序的调过头来向阿鲁台这边冲杀而来,瞬间的变得斗志高昂,喊杀声震天。

    阿鲁台正自吃惊,突听得身后也是杀声一片,回头一看后面,不知从何处杀出来数不尽的明军,这时前后两路明军喊杀之声相互呼应,阿鲁台数万精骑已被明军前后阻截。

    此时阿鲁台才想到了自己又犯了孤军深入的兵家大忌,后悔自己被眼前的胜利假象冲昏了头脑,这才明白朱棣军中逃兵不断,士气低落,朱棣甚至差点军前斩将,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目的就是引自己中计,开城一战,他后悔没有听从铁震的意见,还要对他有所猜疑,心中愧意顿生。

    阿鲁台始终是征战多年的将帅之材,临危而不乱,他当即命所有骑兵向一个方向拼死冲杀,想要杀开一条血路与鞑靼主力会合。

    明军清楚阿鲁台的意图,阿鲁台冲杀的方向明军不断的增多,有如层层挣不破的网将阿鲁台大军死死缠住,阿鲁台领着数万骑兵奋死冲杀,然寡不敌众,战不到一个时辰,鞑靼骑兵便死伤过半。

    阿鲁台抱定一死决心,狠狠的抽打着马背,战马狂奔,冲向迎面的明军,他手中的大刀所到之处倒下一大片明军将士。鲜血染红了阿鲁台的战袍,此刻他已杀红了双眼,正自杀得性起,身后突然一股劲风袭来,他本能的侧身避过,那物击中身前的一明军将士,那明军将士当场倒下毙命。

    阿鲁台看清了那是明军神机营将士所发射出的火药,当下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来。

    此时他的战马突然的向前栽倒,一声凄厉的嘶鸣,阿鲁台飞身而起,飘落在地,回身看时,战马已然中了火药倒毙。他惊怒异常,上前夺过身前一名明军将士的手中长矛,将长矛狠狠的直抛向身后向他开火的神机营将士,那手持火铳的士兵离阿鲁台十丈余远,长矛飞行速度甚快,那士兵闪避不及,竟为长矛刺穿了肚子,当即身亡。

    阿鲁台提刀又奋死砍杀了半个多时辰,身上受了不少的伤。

    此时鞑靼骑兵已剩下不足五千人,眼看即要全军阵亡,这时明军阵中让开一条小道来,只见一人身穿战甲,披黑色战袍,年纪不过三十,走到了明军前方,所有明军将士都对他投以尊敬、服从的眼神。

    阿鲁台见到此人就在身前,离他不过两丈远,此人正是明军副帅张辅。

    张辅大声道:“阿鲁台大元帅,你、我又见面了。马上你就要成为我大军的俘虏了,你数番败在我的手上,可有心服口服?”

    阿鲁台怒道:“卑鄙小人,就知道使用诡计,有本事你、我双方大军光明正大的来一场生死决斗,用这阴招,本帅岂能服你?”

    张辅大声道:“阿鲁台,枉你还是三军统帅,难道不懂兵不厌诈吗?我是该说你蠢呢,还是说你不长记性为好?之前你已中过我一次诱敌之计,若不是铁震即时赶来相救,你焉能活到今天?如今你再次因为贪功冒进,而孤军犯险,又中了我皇帝的妙计,你还有何话好说?说到卑鄙、无耻,毫无信用,你阿鲁台当属第一人。我大明数万降兵被你一夜之间用毒酒毒杀,这岂是正人君子所为?以我看来,你阿鲁台实是天下最无耻,最狠毒的小人,今天教你落在我的手里,正是天道长存,报应不爽,今天我张辅便以你的人头来祭我大明二十万阵亡将士的在天之灵。”

    阿鲁台大声道:“本帅自知难逃一死,为将者马革裹尸,战死沙场,那是最好的归宿。但本帅一世英明,不想死在无名小辈之手,张将军可敢与本帅做个生死一战?本帅若是死在你的手里,也算死而无憾。”

    张辅道:“有何不敢,你以为凭你真的能胜的了我?之前我不过是故意败在你手,今天我便与你分个高下,管教你命丧我手。”

    张辅令大军停止交战,阿鲁台也令鞑靼骑兵退后,双方大军让开一块场地给双方主帅一决高下。

    张辅手持长枪与阿鲁台的大刀相交在一起,兵器相交,擦出火花来,二人的动作都快如脱兔,转瞬间已拆斗了数十招,双方势均力敌,从地上打到半空,直斗了半个多时辰,也看不出谁强谁弱来。

    这时阿鲁台胸前突然露出破绽来,张辅看得清楚,长枪直刺向他的胸口,去势极快,阿鲁台向左避开,手中大刀横着挡住枪头,阿鲁台微一后退数步便化解了长枪刺来的力道。

    阿鲁台出左掌隔空向张辅击去,张辅以掌相迎。

    两方掌力将各自震开,二人停稳脚步,又变动招数攻向对手。

    不觉中比斗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仍是难分胜负。

    阿鲁台心里佩服对手的武功,心想这张辅不愧是张玉之子,武功已尽得张玉真传,年纪轻轻修为已不在自己之下,能够死在他的手上,亦不算丢人。

    张辅更是对面前的对手肃然起敬,心想:“阿鲁台真不愧是鞑靼国第一高手,我张辅仗着年轻力壮,而他却有伤在身,我竟与他拆了数百余招而不能取胜,看来我与他一战,要弄个两败俱伤。我与他之战关乎大明声威,张辅缘分然是战至最后一口气,也要让他先倒下。”

    张辅加快了出枪速度,招招是杀招,阿鲁台沉着应对,见招拆招,硬是让张辅占不了半点便宜。

    二人又战了半个时辰,阿鲁台渐渐体力难支,此时已是勉强招架张辅的长枪。

    张辅见对手已现败迹,更是越战越勇,又拆了十数招,长枪刺中了阿鲁台的右肩上。

    阿鲁台的右肩顿时血流不止,手中大刀也脱手掉在地上。

    张辅奋力拔出长枪,待要再刺向阿鲁台时,突然间围着观战的大军身后传来喊杀声。张辅见迎面一人踩着将士们的脑袋飞奔而来,只一瞬间便到了跟前。

    张辅奋力向身前的阿鲁台再次刺出一枪,阿鲁台赤手空拳,无法招架,只有闭目待死。

    等阿鲁台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安然无恙,而张辅正与一人交手,竟被对手杀得是连连后退。阿鲁台看着来人的背影,惊喜地道:“铁将军,是你?”

    与张辅交战之人正是铁震,原来铁震一直觉得朱棣军中出现逃兵,传出军心不稳,朱棣甚至要斩杀大将,这都是假的,是朱棣设计好的计谋,铁震在城内左思右想多时,担心阿鲁台遭到不测,这才决定留下部分鞑靼将士守好城门,自己则同瓦剌主帅哈尔巴率十数万大军赶来增援。

    铁震和哈尔巴率军一路撕杀,好不容易才将被明军打散掉的鞑靼军集在一起,领着主力大军赶来营救孤军深入的阿鲁台。

    铁震边与张辅相斗,边对阿鲁台道:“元帅可还安好?”

    阿鲁台道:“多亏了铁将军再次即时赶到,铁将军若是迟来半步,见到的便是本帅的尸首了。”

    明军将士见到副帅张辅被对手杀得连连败退,忙围上来相助张辅。

    张辅乘势退后,明军将士掩护着张辅到了大军阵内。张辅这才缓过一口气来,暗自后悔自己不该逞一时之英雄,与阿鲁台单打独斗,不然阿鲁台此时早已毙命,他手下的数万骑兵也会全部阵亡。

    如今铁震率大军赶来,要杀阿鲁台是不可能了,而眼前战场的局势变得反而对自己不利。再与鞑靼、瓦剌联军拼斗,恐明军会伤亡惨重。张辅当即下令全军退兵回去。

    铁震见到张辅大军边打边有序的撤出战斗,知道了张辅的意图。心想擒贼先擒王,只要擒住了张辅,张辅大军便会大乱。想罢,奋起杀向张辅。

    张辅由将士们层层的保护着。铁震手中的长剑左右挥动,只见一道耀眼的寒光不停的左右来回闪动着,阻着铁震去路的明军将士纷纷掉落了手中的兵器。这些将士们都“啊哟”痛叫着,右手手腕处的筋脉处都被割伤,血流不止。

    张辅也算是难得的高手,见此情景也不由得骇出一身冷汗来,铁震的长剑伤的都是这些将士的右手腕,很显然铁震要是想取这些将士的性命更是轻而易举。他的剑法已到了随心所欲的化境。

    张辅见铁震向自己逼来,必是要擒住自己,甚至是要取自己的性命,他自己的个人生死是小,而一旦自己为铁震生擒甚至是杀死,明军必会大乱,那将会有全军阵亡的可能。张辅飞身骑上了一匹战马,拍马奔逃。

    铁震驾着轻功直追张辅,半道上夺过迎面而来的一名明军骑兵的战马,拍着马背紧追张辅不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