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巅峰对决

章节字数:3071  更新时间:19-10-19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辅策马奔逃,铁震在后紧追不舍,二人奔行了十数里路,铁震此时离张辅不过数十丈远。铁震从马背上飞身而起,借着脚下一踩马背之力飞到半空三丈余高,展开轻功,连着向前跨步跳跃,待身子落在地上时,离张辅不过一丈之远。

    张辅眼见逃不脱了,亦飞身下的马来,前行数丈远,转身持枪杀向铁震。

    铁震空手夺过张辅刺来的长枪,将长枪向后掷出老远。

    张辅见自己的兵器一招间被对手夺去,骇得又是一身冷汗,他拼着一死出掌再次迎向铁震。

    铁震亦已右掌相迎,双方手掌相碰,张辅整个人被震出数丈远,他强自一个鲤鱼打挺而起身,只觉得口中咸咸,猛的张开嘴,吐出一大口鲜血。

    张辅暗自运劲,却感觉到力道不足平时的三成,这一对掌伤得他着实不轻。

    铁震道:“当日你为我所擒,铁某答应过不杀你,放你回去。今日你、我再在战场上相遇,那就休怪铁某手下无情了。”

    张辅道:“能在战场之上死在你铁大侠之手,我张辅何其幸运,死得其所,值了。铁大侠,你尽管出招吧。”

    铁震运足十成力道,逼向张辅,张辅哪还有还手之力,只闭目待死。

    铁震的掌风已让张辅感受到死神的逼近,在这生死一刻,张辅突感自己身后亦有一股强劲的掌风直逼而来,他索性甚么都不去想,前后受敌,一死而已。

    但也就在这一瞬间,突然的前后掌风止住,他张辅居然还安然的活着,张辅试着睁开眼来,见自己身前多了一人,而他见到此人,心里开始平静,暗自松了口气,他的性命总算是保住了。

    此时铁震正与来人双掌相抵,二人竟相持着,功力竟是不分伯仲。

    铁震见到来人,怒火涌起,道:“朱棣,是你?”

    来人正是永乐帝朱棣,朱棣道:“铁大侠,别来无恙?”

    铁震怒道:“废话少说,当日在皇宫大内未能取你性命,今日铁某要替天行道,杀了你这窃国篡位的逆贼。铁某要以你的人头来祭奠我大哥和方先生的在天之灵。”

    朱棣道:“朕乃是天命所归,顺我者生,逆我者亡。铁震,你的武功虽然是天下第一,但要想杀朕也不是那么容易,今天朕要再次领教下你的绝世武功。”

    当世两大绝顶高手再次正面相较,二人都不敢有半分轻敌之心,全神应战,都使出生平绝学,招招杀招,一招未完,另一招又使了出来,直斗得天昏地暗,飞沙满天。二人一会比斗掌法,一会又斗起剑法来,手中均无剑,却是心中都有剑,二人的剑术都已达登峰境界,已是人剑合一。

    二人又由地面打到半空中,在半空中又拆斗了数十招,却仍是不分伯仲。

    此时双方大军亦已杀到此地,混战在一起。

    朱棣见铁震越战越勇,他的武功实在是深不可测,而自己的内力明显感觉到在逐渐的消减,此刻虽未落败,但再战下去,势必会败象显现,破绽必露,只怕真的要死在铁震手上。他心想自己乃是大明的三军统帅,更是关乎整个大明江山的帝王,万万不能逞匹夫之勇与铁震斗个你死我活,当下思着如何全身而退。

    朱棣与铁震又拆了近百招,对铁震道:“你、我之战今日只怕难以分出胜负,贵我两军交战,伤亡都不小,再战下去也是两败俱伤。朕提议双方大军不如各自鸣金收兵,待双方都休整好,养足了精神再一决生死,如何?”

    铁震心知以朱棣的武功要在自己手里全身而退不是什么难事,而鞑靼大军与朱棣大军再战下去也占不了半点优势,今日一战,鞑靼大军元气大伤,损兵过多,也正要好好的整兵休养,当下言道:“好,你、我大军各自收兵回去,待他再战,我定取你性命。”

    朱棣与铁震同时收招,二人各自退开,令大军收兵回营休整。

    此战鞑靼大军伤亡惨重,主帅阿鲁台经此一战,更是惊魂难定,若惊弓之鸟。他死里逃生,再不敢轻言出战,只以大军需要休整为由缩在城内,一直不敢与明军一战。

    朱棣率大军回到营地休整,令大军守好营帐,不得让敌军有偷袭的机会,三军上下没有朕的旨令,不得擅自出营与鞑靼、瓦剌联军交战,胆敢违抗者,立斩不赦。朱棣又命军中的将领这段时间不要打扰惊动他,军中一切事务交由副帅张辅全权处置。

    朱棣传下军令便在自己的营帐内一直不出,将士们不敢胡乱揣摩圣意,只得按照旨意军令行事。

    如此足足过了一个月整,所幸鞑靼大军并没有来偷袭,或是前来叫阵。受伤的将士们也都养好了伤,所有军中将士都翘首以盼,等候皇上发出出战的旨令。

    然而这一个月来,朱棣却没有传出任何旨意,并且口谕交待了随侍的贴身太监,任何人都不得打扰朕,有事禀明张辅即可。

    诸位将军都是跟随皇帝征战多年,深知皇上的心性,那是真的杀人不眨眼的主,谁还敢违抗他的旨意,将军们只好请求副帅张辅领军出兵,言道如今战机成熟,此时不战,再拖下去恐会影响了士气。

    张辅何尝不想领兵出战,但皇上旨令说得清楚,胆敢擅自出营与鞑靼、瓦剌交战者,杀无赦。他虽为军中副帅,但又怎敢违逆圣意。

    眼见着又过了数日,张辅等人还是等不到皇上的旨意下来,大家都心急万分,求战心切。张辅在诸位将军的一再请求之下,不得已下定决心,冒死求见皇上,请随侍太监通传。

    不一会,随侍太监出来传达圣谕,命张辅进去面圣。

    张辅大喜,忙随太监进到营帐内。

    朱棣正坐在椅子上养神,见张辅来了,命太监在帐外守着。

    张辅跪下行过君臣大礼,方道:“末将冒死打扰皇上,恳请皇上下令发兵攻打鞑靼、瓦剌联军,三军将士都在等着皇上您的一声令下。”

    朱棣道:“张辅,你且先起来吧。”

    张辅起身站立一旁,等候朱棣的旨意。

    朱棣道:“你可知朕为何足足一个月不与将领们商谈军中大事?”

    张辅道:“末将愚笨,实在不知。”

    朱棣缓缓道:“朕自与铁震一战,已经深受内伤,这一个月来朕都在调息养伤,朕不能让自己受伤的事传到三军将士的耳边,这样会影响军心,也会让鞑靼与瓦剌乘机主动攻打我大军,那时我大军必将处于不利的局面。”

    张辅惊恐万分,道:“皇上您受伤了?铁震的武功竟有这么可怕?”

    朱棣道:“朕自与铁震一战,方知天外有天,此人的武功实在是深不可测,朕自问不是他的对手,当日若是与他再战下去,朕必有性命之危,所以朕才提议双方大军各自退兵而回。”

    张辅道:“鞑靼大军有铁震坐镇,我军当如何才能取胜?”

    朱棣道:“两军交战,比得是各自的兵力,以及用兵的谋略,铁震的武功固然是天下无敌,而他的领兵能力同样不在朕之下,但铁震在鞑靼大军中毕竟不是三军主帅,他还是得要听从阿鲁台的指挥,而阿鲁台经此一役,死里逃生,必然成了惊弓之鸟,畏惧与我一战,眼前他是再也不敢轻易出兵的了。”

    张辅听到朱棣的分析,联想到这一个月来鞑靼军并没有前来偷袭或是叫战,才明白原来是阿鲁台被打怕了,他对朱棣是万分的景仰,暗道:“皇上真乃一代战神,用兵神鬼莫测,张辅实在是望尘莫及啊!”

    张辅道:“阿鲁台虽不敢再轻易出兵,但长此耗下去,却是对我大军极为不利,我当如何寻求战机?”

    朱棣道:“用兵在谋,得改变之前的用兵策略,我军必须化被动为主动。阿鲁台既然守城不出,那我大军可以分兵派十数万人转而奔袭瓦剌边境。瓦剌主帅哈尔巴必然会率军回援瓦剌国,而我明军则可在半路设伏阻击哈尔巴,瓦刺与鞑靼既是盟军,瓦剌边境有危险,鞑靼国理应派兵救援。阿鲁台心中虽然不愿出兵相救,但以铁震与哈尔巴之间的交情,铁震必定会极力劝说阿鲁台出兵,阿鲁台一定会答应铁震率部分鞑靼兵增援瓦剌。这样我大军便可以逸待劳,将哈尔巴的十数万瓦刺军和赶来支援的鞑靼军逐一的歼灭,如此我大军便可牢牢把握住战争的主动权,最终将鞑靼与瓦刺国灭掉。”

    张辅道:“皇上真乃神人也,末将的眼前仿佛已经看到了鞑靼与瓦刺灭亡的景象。”说罢开心的笑了起来。

    朱棣道:“朕的伤势还需再调养十数日方可痊愈,出兵之事还是等朕的伤完全好了再做处置。你出去就同将士们讲,说朕正在苦思破敌之策,三军将士且静候朕的旨意便是,这十来天时间你要督促将士们抓紧练兵,尤其是骑兵将士,一定要训练好马上骑射的本事,提前做好突袭瓦剌边境的准备。”

    张辅心内疑虑尽去,欣喜的领命出了营帐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