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破除谣言

章节字数:3323  更新时间:19-10-22 18: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朱棣眼见铁震将阿鲁台救走,气得是怒火冲天,他知道鞑靼和瓦剌联军主力马上便会赶来增援,到时便是敌众我寡,战局又将对自己不利,今日一战几乎全歼了鞑靼两万骑兵,又重创阿鲁台,已经打出了明军的军威和士气,当要见好即收,乘着鞑靼与瓦剌主力还未赶到,赶忙下令命全军集合,火速行军与另一路明军主力合兵。

    朱棣大军快速行军一日,终于在第二日早上与另一路明军主力会合。

    而赶来救援的鞑靼大军将被明军围困的鞑靼骑兵救回,在没有得到主帅的将令下,也不敢擅自追击朱棣大军,只有留在原地等待鞑靼、瓦剌联军主力的到来。

    鞑靼全军在铁震的主持下操办阿鲁台的后事,铁震亲自拟定祭文,颂扬阿鲁台生平的功绩。

    阿鲁台在鞑靼军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一直以来深受将士们的尊敬和爱戴,此番将星殒落,将士们个个哭的稀里哗啦,都发下誓言要为元帅报仇血恨。

    阿鲁台贵为鞑靼国太师,三军统帅,鞑靼国的自次王,在鞑靼国内的地位仅在大汗本雅失里之下,他既身死,自然不能草草安葬,铁震命人备好上好棺木,又由两百名将士押运灵柩回鞑靼国,由大汗和阿鲁台的亲属安排下葬事宜。

    朱棣得闻阿鲁台伤重不治的消息,大喜过望,命犒赏三军将士,设下丰盛的酒席,令将士们敞开了肚子好吃好喝。

    席间,将军们都称颂皇上用兵如神,鞑靼主帅一死,群龙无首,鞑靼国不日可破,众将军中唯有张辅脸上没有过多的喜悦,似欲言又止。

    朱棣留意到了张辅的神情,问道:“张将军是不是有甚么话要说?但说无妨。”

    张辅道:“鞑靼主帅阿鲁台阵亡,于我大军实乃天大的喜事,末将不想说些扫兴的话,怕扰了诸位将军和将士们的酒兴。”

    朱棣道:“胜而不骄,居安而思危,如此一个国家才不致灭亡,一支军队才能成为常胜之师,你既有话要说,就只管说出来。”

    张辅道:“那末将就斗胆妄言了,阿鲁台阵亡,既是喜事,亦是一件坏事,对我明军今后与鞑靼大军交战未必一定有利。”

    朱棣也难免吃惊,道:“此话怎讲?”

    在场众将军们听到副帅张辅此番言论,不敢再大肆喝酒畅谈,都静了下来听张辅说下去。

    张辅接着道:“阿鲁台一死,鞑靼大军将由铁震统军,以他与瓦剌主帅哈尔巴的关系,哈尔巴对他可说是言听计从,事实上铁震已是鞑靼、瓦剌联军的真正主帅,铁震此人用兵神鬼莫测,非阿鲁台所能比,此人实为我大军最可怕的对手,我大军今后用兵得慎之又慎了。”

    朱棣道:“张将军所言极是,诸位将军有何高见,如何才能击败这当世第一高手铁震?”

    朱棣在众将军面前对铁震如此推崇,足见他内心对铁震的钦佩,正如他对自己同样的欣赏。当今世上,在他朱棣眼里,也唯有铁震才能配得上做他的对手。

    众将军很多人都在战场上亲眼见到过铁震高深莫测,让人恐惧的武功,亦领教过他不可捉摸的战术,用兵之神比这他高深的武功还要让人害怕。众将军此刻甚至感觉铁震就在身侧,不由得一阵心惊胆颤。

    朱棣见众将军表情沉重,有些沮丧,如此实不利军心,他当即大笑道:“诸位将军不必担忧,朕自有对付铁震的办法。”

    众将军转忧为喜,他们深知他们的皇帝用兵如神,计谋百出,皇上既有办法对付铁震,那便自然有。

    朱棣为打消众将军心里的疑虑,接着道:“铁震此人的确很会用兵,但他指挥的是一群鞑靼人,他毕竟是外族人,在军中一定有相当一部分将领和将士不服铁震的指挥,阿鲁台活着的时候,以他的威望和多年来的赫赫战功,当然能令所有的鞑靼将士心甘情愿的听令,而这正是铁震所不及阿鲁台的地方。我们正好可以利用铁震和部分将领、士兵之间的嫌隙来做文章,以达到分化鞑靼军,使他们内部生乱,那时我大军便可乘机一举歼之。”

    众将军连同张辅听到朱棣的这番话都连连点头,人人从心里敬仰佩服他们的皇帝,心想皇上真是人中之龙,天神下凡。

    阿鲁台伤重不治不过数日,军中便有人谣言,说道元帅本不会丧命,皆因副帅铁震没有即时救援,实有意为之。阿鲁台一死,铁震自然顺理成章的成为鞑靼三军主帅,数十万鞑靼军将是他实现复国大计的工具。

    谣言如瘟疫般传开,也传到了铁震的耳里,铁震请来瓦剌主帅哈尔巴商议,哈尔巴道:“此定是朱棣派在军中的奸细故意传播此谣言,意在分化我大军,更可怕的是要动摇你铁元帅在军中的地位和威信。朱棣真是用心险恶,当下刻不容缓之事,就是要将传谣者抓起来砍了,杀一儆百,以立军威。”

    铁震道:“制造谣言和传谣者当然要抓,但谣言已经传遍整个军营,如何杀一儆百,所有传谣者都要军法处置吗?这样做虽然可以堵住将士们的嘴,但却无法阻止他们心里怎么想,这样做只会让将士们认为是我铁震害死了阿鲁台元帅,鞑靼军将从此军心不稳、人心不齐,将不攻自破。”

    哈尔巴道:“那你可有对策?”

    铁震道:“铁某人问心无愧,自问对得起阿鲁台元帅,将士们心里有疑惑,可以当面与铁某对质,黑就是黑,白就是白,颠倒不了。”

    哈尔巴道:“不错,铁元帅光明磊落,坦荡胸怀,又何惧谣言?任何事情只有当面辩认,才会清晰,真相才会大白。”

    很快,鞑靼军中的那些主要的造谣、传谣的将士即被查出来抓捕。

    铁震命全军所有人都到练兵场集合,他要当着所有将士们的面公审这些造谣、传谣的将士。

    数百名造谣、传谣将士都被反手缚着押到铁震面前跪下。铁震命人将他们都松了绑,并命他们起身。铁震当着这数百名造谣、传谣将士道:“你们都说阿鲁台元帅是我害死的,那今天就当着我所有鞑靼将士的面说清楚,本帅究竟是如何害死阿鲁台元帅的?”

    这些造谣、传谣的将士们无人敢言,铁震道:“你们都不用害怕,只管说出来,本帅保证不杀你们。”

    当中一人迟疑了一会,才大着胆道:“阿鲁台元帅就是你害死的,所有人都知道,你铁元帅武功盖世,在万军之中都能如入无人之地,要救元帅那是轻而易举之事,为何要等到元帅重伤难治才去救他,分明是你故意借敌军之手,害死阿鲁台元帅,这样你便可名正言顺的成为我鞑靼三军主帅,我鞑靼数十万将士从此要听你调令,为你复国大业卖命,洒热血,抛头颅,成为你复国的工具。”

    铁震道:“这话想必是有人早早的教你这么说的吧?那么本帅倒想问问,本帅是如何的故意不去救援阿鲁台元帅的?阿鲁台元帅亲自领着二万骑兵先行追击朱棣,命本帅指挥着后面的主力紧随其后,这里有我十数万将士在此,请问在场的将士们,本帅这一路之上可有耽搁半分行程?”

    在场的将士们都大声道:“铁元帅命我们快速行军,途中不敢有半分耽搁,我等均可作证。”

    铁震道:“阿鲁台元帅不幸中了朱棣奸贼的大军包围,本帅正因为担心阿鲁台元帅的安危,才会领着部分将士先行快马赶去与阿鲁台元帅会合,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这里有随本帅一起去营救阿鲁台元帅的骑兵将士,请问你们,本帅途中可有故意的迟慢半分?”

    下面的将士们高声道:“铁元帅带着我们马不停蹄的赶去营救阿鲁台元帅,未敢耽误半分,我等均可作证。”

    铁震道:“阿鲁台元帅一世英明,本帅若是要谋害于他,他又怎么会在临终之时,当着众位将军的面将统兵大权交托于本帅?你们可以不信我,但总该相信阿鲁台元帅吧?军中之所以传出这些谣言,都是朱棣贼军故意散播出来的,其目的就是要借此分化我鞑靼军,造成我军心不稳,人心不齐,这样我大军将不攻自破,鞑靼国也将有亡国之危,这一切都是朱棣的阴谋。”

    将士们都明白过来,知道这是敌军的阴谋,齐声道:“我等誓死遵从阿鲁台元帅遗命,誓死听从铁元帅号令。”

    将士们都大声要求杀了这数百名造谣、传谣士兵,以正军纪。

    铁震道:“本帅念你们也是受人蛊惑,今且饶你们一命,希望你们能够在战场上戴罪立功,奋死杀敌。”

    数百名造谣、传谣的士兵都跪下磕头谢过不杀之恩,这才退回到各自所属营队。

    铁震此时突然命令那名当面指责他,谋害阿鲁台的士兵留下。

    那士兵吓得两腿直发抖,颤声道:“元帅说过我说出来会饶我一命的。”

    铁震厉声道:“军中这些造谣、传谣的将士都是因为受了你的唆使,挑拨,你当本帅不知?你暗地里为朱棣贼军收买,得了好处,是要本帅命人去搜出赃物来么?”

    那士兵吓得忙跪下磕头,求饶道:“元帅饶命,元帅饶命,只怪小的一时利欲熏心,接受了贼军的五百两银子,这才做出诬陷元帅的蠢事,元帅您一言九鼎,求您开恩,饶过小的一命,小的愿意战死在沙场,以死赎罪。”

    铁震怒道:“本帅言出必行,既答应过不杀你,便会饶你一条狗命,但对你这种贪心忘义,不忠之人,如此害群之马,鞑靼军营岂能再容你?你给我滚出军营去。”

    那士兵死里逃生,那敢再停留半刻,忙起身灰溜溜的离开了军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