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下)

章节字数:2314  更新时间:19-10-15 1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卓先生察言观色,眼神中流露出关切:“怎么,不方便说吗?”

    “那倒不是,”顾兰因用筷子搅了搅面条,犹豫了一下——按说这是他们意剑一门的秘辛,不该说给旁人知道,可也许是因为卓先生是唐老板的朋友,唐老板又是她师父生前的世交,这么一等量代换,也算是半个“自己人”,又或许是因为卓先生身上有种似曾相识的气质,总让她恍惚间想起某位故人,那铜墙铁壁般的心防便“咔嚓”一下,开了一条通天彻地的裂痕。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唐伯伯跟我师父认识多年,我就是想问问他,我师父除了我,还有没有别的徒弟?”

    卓先生飞快地掀了下眼帘:“我听说意剑一门从来一脉单传,为什么这么问?”

    话匣子一旦打开就合不上了,顾兰因吃了一大口面,腮帮子鼓起一个大包:“我昨晚碰到一个神秘人,还跟他交了手,如果没认错,他用的应该是我意剑一门的招式……”

    卓先生的瞳孔微微一缩。

    他拈着筷子的手悬停了一拍,指节被自己捏得微微泛白,好不容易压抑住语气里的异样:“你是你师父一手带大的,他有没有别的徒弟,你不知道吗?”

    顾兰因咬了口小青菜,鲜嫩的汁水喷溅而出,她舔了舔嘴角,眉头却没舒展开:“我那时年纪小不懂事,我师父很多事都没告诉过我……要是我再懂事点,他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卓先生动了动手指,手腕抬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尴不尬地拐了个弯,推了把面具,意味深长地说:“小姑娘长成大姑娘了……你师父要是听到你这句话,一定很欣慰。”

    正当顾姑娘躲在唐老板的药店里吃吃喝喝时,陈警官已经回到警局。他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大步流星地上了三楼,一把推开监控室的门:“怎么样?那老小子说实话了吗?”

    坐在监控屏前的小警察打了个噤声的手势,把音量调大了些,只听审讯室中,秦副队问道:“有证人看到你昨晚被人挟持,知道是些什么人吗?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缩了缩脖子——他要是挺胸抬头,本也能勉强迈入“相貌堂堂”的阵列,可他偏要做出一副畏首畏尾的模样,登时从“相貌堂堂”来了个三级跳,直接跳进“形容猥琐”的行列。

    “挟持?啊对,是有这么回事……不过那就是个误会,后来他发现认错人,就把我放回来了。”

    秦副队:“……”

    监控屏前的陈警官:“……”

    这两位性格迥异,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南辕北辙,然而这一刻,他俩的脑回路奇迹般地并了轨,有志一同地跳出一个念头:你特么是瞎扯淡呢吧?

    秦副队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艰难地确认道:“等等,你是说,那个神秘人劫持你……是因为认错人了?”

    杨久诚一定确定以及肯定地点了点头。

    秦副队:“那他到底是什么人?后来又去哪了?”

    杨久诚茫然地摇摇头:“他脸上戴着面具,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后来去哪了。”

    秦副队阅人无数,什么样的奇葩没见识过?仅凭他的表情已经看出这老小子是在睁眼说瞎话。然而这事也太离谱了——受害人不仅隐瞒绑匪身份,还编瞎话替他开脱,这货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他想了想,又问道:“你被那个戴面具的人劫持后,有一个年轻女人也跟了出去,你见到她了吗?她后来去哪了?”

    杨久诚眼皮微微一跳,额角开始往外冒冷汗:“女、女人?什么女人?没,我没看见啊。”

    秦副队微微一皱眉,不动声色地抬起头,隔着监控屏幕和陈聿互相看了眼。

    陈警官当然看得出这老小子是睁眼说瞎话,虽然不明白姓杨的为什么帮顾兰因隐瞒,但他没把顾小姐牵扯进来,总算让陈聿松了一口气。

    然而现在有一个更迫在眉睫的问题:“那女人为什么找你?你之前认识她吗?她后来又去了哪?”

    杨久诚被他一气追问,终于有点不耐烦了:“说了不知道……那女人一直戴着口罩,我怎么知道她是谁?”

    他打定主意不开口,警方总不能对他严刑逼供,陈聿听了半天,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只得拎起手机,第N次拨通顾兰因的手机。

    不出意料,那姑娘关了机,没拨通。

    陈聿仿佛被困在蒸笼里的耗子一样,火急火燎地转了两圈,忽然想到什么,转身抓住监控屏前的小警察:“你帮我个忙。”

    顾兰因吃完一碗汤面,摸摸肚子,惬意地打了个饱嗝:“多谢前辈,我吃饱了。”

    卓先生笑了笑,把空碗收拾进水槽。时值夏末,东海市的气温依然闷热,屋外知了声嘶力竭,他却穿了一件长袖衬衫,衣扣扣得严丝合缝,衣袖挽起半截,露出一段苍白的手腕。

    顾兰因从方才就注意到,这男人不论下厨还是洗碗都用的左手,如果不是天生的左撇子,那就是右手受过重创。

    她的视线就跟被吸铁石吸引住的铁丝一般,不由自主地围着那人右手打转,恨不能将目光化作两把小钩子,掀开那人半垂的衣袖,看个究竟。

    卓先生恍若未觉,他可能是身体不好,或者脊椎受过伤,总有点挺不直腰板,肩膀微微佝偻着,看起来有点颓。

    然而不知怎的,顾兰因并不觉得他丧,反而有种莫名的怜惜。

    “前辈,”她忍不住轻唤道,等卓先生回过头时,她喉头却又一梗,有点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没话找话,“您……您这些年都是自己一个人吗?”

    卓先生洗碗的动作定格一拍,不动声色地放回碗架,冲她笑了笑:“还好,习惯了。”

    顾兰因不怎么讲究的用手背抹了把嘴角:“您都……没想过找个伴吗?”

    卓先生温和的目光从面具后射出,落在顾兰因脸上,似一汪流动的温水:“我脸上有伤,摘下面具怪吓人的,又何必耽误旁人?”

    顾兰因:“那您脸上的伤又是怎么来的?”

    卓先生用抹布擦干净桌子,随口含糊道:“不小心烫的,过了这么多年,已经没大碍了,不用担心。”

    顾兰因却不肯放过他,不依不饶地追问道:“蜀中唐门不仅擅长用毒,医术也是出神入化,都这么多年了还不能除去疤痕,可见伤痕不浅,您……”

    顾姑娘人不见得多聪明,却有一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拗,既然打定主意要探卓先生的底细,便只有一条路走到黑的份。

    卓先生默叹了口气,心知这回没法善了,只能抛出鱼饵转移视线:“对了,你刚才问,你师父生前是否另收弟子,这事我倒是听唐兄提过一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