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下)

章节字数:2390  更新时间:19-10-17 11: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可不是……”提起大学时代的老师,张悦呆板的眉目柔和了些,嘴角微微上弯,挂起一个似有若无的笑意,“何止我们,但凡上过顾老师课的人,没有不喜欢他的。顾老师人特别温和,上他的课永远不用担心尴尬,就算回答不上问题,他也会帮你圆过去——我记得有一回期末作业,他布置了一篇论文,有个女同学不知怎的忘交了,顾老师居然也给了一个不错的分数,等过了假期才让她补上来。”

    陈聿和丁建都是过来人,一看这妹子的表情就知道,她们对顾教授恐怕不止“崇拜”。

    想来也是,刚进大学的小女生,好不容易摆脱了“高考”和“家长”两重枷锁,正是情窦初开、放飞自我的时候,冷不防遇上一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成熟男性,自然而然会生出朦朦胧胧的好感,进而发展成一种对师长的爱恋之情。

    当然,这种“爱恋”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有什么结果,过了这个时期自然会慢慢淡化,等再过十几二十年回想起来,当事人多半会付之一笑,自己也觉得自己幼稚。

    然而张主任这种情况又有点特殊,因为她的“暗恋”对象并没被岁月这把杀猪刀磋磨得面目全非,而是在最好的年华里突然离世。

    这个突如其来的休止符让所有人猝不及防,年轻的女学生头一回知道“阴阳相隔”的含义,被斩断的情根非但没有戛然而止,反而随着时间推移在她心头扎根发芽,生出一丛锥心刺肺的荆棘来。

    陈聿忍不住叹了口气,把话题拽回正轨:“我听说,这位顾教授当年没有结婚,那他有其他的亲戚朋友吗?”

    “……我、我听唐兄提过一句,当初那位顾、顾掌门曾做过家教,机缘巧合之下,被那家的孩子知道了他会功夫,那孩子缠着他要学,他没办法,也是怕那孩子被人欺负了,就随便教了他一些。”

    小药店里,卓先生泡了一壶热茶,倒出一杯递给顾兰因:“已经时隔多年,我现在也说不好是不是他,但总归是一条线索,你可以顺着查查看。”

    顾兰因紧紧盯住他:“那孩子是什么人,您知道吗?”

    卓先生摇了摇头:“唐兄没细说,我也不大清楚……你回去翻翻你师父的遗物,说不定会有线索。”

    顾兰因先是下意识点头,点到一半,忽然发觉不对劲,猛地抬起头:“前辈是怎么知道我师父尚有遗物留存的?”

    卓先生:“……”

    他是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卓先生干咳一声,伸手扶了把面具:“我、我也只是猜想……你对你师父感情深厚,他的遗物,想来是舍不得丢的。”

    他这么解释倒也说得过去,可不知为何,顾兰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皱眉思忖片刻,没想出什么破绽,只能暂且搁下:“多谢前辈提点,我回去仔细找找。”

    她嘴上说着“回去”,人却没有挪窝的意思,反而懒洋洋地趴了下来,两条胳膊扒着饭桌,下巴垫住手背,眼睛一闭,不到两分钟,居然就着这个姿势睡着了。

    卓先生怎么也想不到,他不过是去厨房里切了一盘橙子,顾兰因已经撒着欢地奔入梦乡,等他出来时,就见这姑娘在饭桌边蜷缩成一团,小呼噜打得细细的,估摸着就算外头天打雷劈也听不见。

    卓先生站在餐厅门口怔愣片刻,突然反应过来,奔去里间取出一件外套,小心翼翼地披在顾兰因肩上,那只手却没舍得抽回来,在这姑娘鬓边停留片刻,手指颤动了下,似乎想抚上顾兰因的脸颊。

    然而他似乎顾虑着什么,那根手指分明只差一线,却终究没能挨上顾姑娘的面庞,只是轻挑起她散落鬓颊的一绺发丝,慢慢掖入耳后。

    说来也怪,顾小姐警惕性不差,却总是在卓先生跟前丢盔卸甲。好比眼下,和一个只见过三两面的男人共处一屋,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理负担,长发披散而落,遮住小半张面孔,眼睫勾出一道浓墨重彩的弧线,衬得那张脸白得近乎透明。

    她独自一人缩在饭桌边,整张脸埋在手臂里,肩膀蜷缩着,偶尔抽动一下,活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流浪猫。

    可怜巴巴的惹人怜惜。

    卓先生不觉失笑,那只手的落点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逆转,在她头顶轻拍了拍。

    “睡吧,”他低声说,“有……在,你什么也不用担心。”

    “……顾老师是孤儿,父母早亡,也没听说有别的亲人,”张悦仔细回忆片刻,微微一皱眉,“哦对了,我记得顾老师当年收养了一个小女孩,说是远方亲戚家的孩子,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顾老师看她可怜,一直带在身边,就跟自己的小妹妹一样,宠的不得了。”

    丁建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插了句嘴:“不是,你们怎么连顾教授收养小女孩的事都知道?这小道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哪用的到小道消息?”张悦笑了笑,“当初顾老师托了关系,把他家小丫头送到东海大学附属小学,因为离得近,平时也不用接送,有时小丫头放学早,就跑来顾老师上课的教室上自习。”

    “我到现在都记得,那小丫头长得跟雪团子似的,可爱乖巧得很,只是有点怕生,总是怯生生地躲在顾老师身后,也难怪顾老师那么宠她……当时,顾老师在前头上课,她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写作业,等下课了,顾老师冲她招一招手,小丫头就背着小书包跑过来,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出教学楼,那一大一小的背影,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张悦转头看向窗外,行政楼正对着一条绿树夹道的林荫路,阳光被密集的树叶滤掉大半,碎钻似的光斑铺落一地,这么一瞧,倒和多年前的景象微妙地重叠在一起,让人有种“红尘不扰、岁月静好”的感慨。

    只除了……那一大一小的身影,已经被飞逝而过的光阴冲刷得面目全非。

    物是人非。

    陈聿感慨道:“顾老师那么年轻就要带着一个孩子,当年一定很辛苦吧?”

    “能不辛苦吗?”张悦眼睛里浮起某种悠远的神色,“那时顾老师还没评上教授,他一个人,又要做研究,又要照顾孩子,还打了好几份工,每天都得疲于奔命。有时我去办公室,看他累得趴在办公桌上打盹,听到敲门声才被惊醒。”

    她叹了口气,忽然意识到什么,略带歉意地看向陈聿和丁建:“这话一扯就扯远了,不好意思……对了,两位问这个做什么?”

    丁建偷偷扫了眼陈聿,只见陈警官脸色凝重,毫无预兆地问道:“张主任,您觉得顾教授当年真是‘意外身故’吗?”

    张悦的脸颊骤然绷紧了。

    陈聿不动声色地打量她,只见这女人眼角微微抽搐,旋即恢复如常,只是在一低头间,挂起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陈警官这是什么意思?顾老师当初‘意外身故’的结论,不是你们警方亲口定下的吗?”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