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下)

章节字数:2065  更新时间:19-10-19 11: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悦额头上的青筋跳了又跳,循环往复了一会儿,不知怎的,居然逐渐平复下来。良久,她轻声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对,是我……我们帮她疏通了关系,她毕竟是顾老师唯一的遗孤,我们做这点事也是应当应份的吧?陈警官,你今天兴师动众地跑过来,就为了问这个?不过是送点礼物,托个人情,犯了哪门子法律?”

    “没有犯法,”陈聿说,“我只是想知道,她出院后去了哪里?这些年又去了什么地方?”

    “不知道,”张悦很干脆地说,“那孩子脾气古怪,不喜欢跟别人说自己的事,我只知道她后来离开了东海市,不知去向。这几年,我们也试着联系过她,但是一直没找到。”

    “其实想想也是,她当年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突然遭遇这种变故,失去了唯一的亲人,换谁都不会乐意回到这个伤心地……”

    陈聿截口打断她:“她回来了。”

    张悦不仅眼皮跳,眼角也疯狂跳动起来:“……你说什么?”

    陈聿把她的表情变化收入眼中,声音压得极低:“她已经回到东海市了……这女孩失踪整整八年,突然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东海市,您觉得她是为了什么?”

    张悦没吭声。

    陈聿:“如果我没猜错,她十有八九是想替她师父查清当年的旧案……”

    张悦再也忍不住,冷哼一声:“你们警方当初糊涂结案,她想替顾老师查明真相不是很正常?这又犯哪条王法了?”

    “如果只是查当年的旧案,当然不犯法,可你知道她这些年都干了什么?”陈聿咬紧牙关,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硬挤出来的,“半年前,她孤身一人去了中缅边境,非法出境还是小意思,她一个小姑娘,什么武器都没有,就敢跟那帮穷凶极恶的毒贩当面杠上!”

    张悦的脸色忽然白了。

    “这也算了……她自打回了东海市,就没消停过,从私闯民宅到夜探网戒中心,干的这些破事都在打法律的擦边球。再这么下去,杀人放火只是迟早的事!”

    陈聿目光如炬,似是要化作两把锥子扎进这女人心底,语速飞快地说:“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和挂在悬崖边上没什么分别,顾教授已经死了,只剩这么一个遗孤,你想看着她被逮进监狱里不成?”

    张悦的喉咙干涩地滑动了下。

    顾兰因一睡就是一整个上午,醒来时已经日近中天,脖子都落枕了。她保持着半身不遂的姿势,艰难地起身向卓先生告辞:“前辈,今天打扰了,等唐伯伯回来,我再登门造访。”

    卓先生似有意似无意地扫过她眼底乌青,眉头微微一皱:“快回去吧,今天别再往外跑了。”

    顾小姐大概是没睡醒,含混地应了声,眼角还挂着泪花。她一边咬着腮帮,把一个哈欠强憋回去,一边把泪花揉掉,拖着脚步往外走。

    卓先生看着她的背影,那肩膀单薄的似一片剪影,一把就能捏断似的,不知怎的,突然追上去两步:“兰……顾姑娘。”

    顾兰因挂着一脸没睡醒的困倦,回头问道:“前辈还有什么事吗?”

    卓先生心头忽悠一下,只觉得似是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赶紧把那道闸门拉下,用最自然的语气叮咛道:“我知道你想查当年的旧案,我不拦你,但你一定要小心行事,别让自己受到伤害。”

    他想了想,大概是觉得自己分量不够,又补充了一句:“你师父若是在天有灵,也一定希望你能好好的。”

    顾兰因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盯着他看了好半天,直瞧得卓先生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快出来了。他不由稍稍偏过脸,避开她的注视:“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什么,”顾兰因摇摇头,视线依然没有挪窝的意思,“就是觉得,前辈说话的神态,和我的一位故人十分相似。”

    卓先生一只右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只能背在身后,用左手死死掐住:“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人有相似也是正常的。”

    顾兰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算是信了卓先生的说法,转身走出小药店。

    顾姑娘吃了个肚子浑圆,又睡了一上午,总算稍稍解了昨晚奔波一宿的疲惫,从小巷里出来时,脚步都轻快了不少。她本想随便找辆公交回去,谁知还没走到公交站,忽听“嗤啦”一声,一辆轿车不知从哪里窜出来,那骚蓝色的外壳看着还挺眼熟。

    顾兰因心头微动,忽然觉得不太妙,正打算脚底抹油,就见车门猛地被人推开,陈聿大步流星地冲了过来。

    礼貌起见,顾兰因觉得自己应该上前主动打个招呼,可没等她想好说辞,陈聿已经一把攥住她手腕,连句寒暄也没有,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句:“你昨晚去哪了?”

    顾兰因原本还有点小歉疚,被他当头一冲,火气嗖的窜了起来,一句“干你屁事”差点脱口而出。

    好在这姑娘睡了一觉,理智已经回笼,忍了又忍,总算把心底那头蠢蠢欲动的小野兽强行关回笼子里。她把仅剩的那只自由之手插回衣兜,漫不经心地说:“没什么……跟了一路,把人跟丢了,又饿又累,跑来找点东西吃。”

    陈聿一看她那没心没肺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能拧着她耳朵大吼大叫一通。他好不容易把上头的火气压下去,咬着牙问道:“你昨晚为什么去网戒中心?”

    顾兰因不易察觉地一夹眉头,夹出一丝隐约的不耐:“去找一位故人叙叙旧。”

    陈聿:“你说的这位故人,是网戒中心校长杨久诚吗?”

    顾兰因的耐心在告罄边缘来回打转,语气显而易见地冷下来:“这似乎跟陈警官没关系,怎么,如今的人民警察都这么爱打听八卦吗?”

    陈聿把后槽牙咬得咯吱作响,心知跟这死丫头继续兜圈子下去,非被她带进马里亚诺海沟里不可,思忖再三,还是决定单刀直入:“你找杨久诚,是想为自己报仇,还是为了……顾琢?”

    顾兰因的脸色忽然变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