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江山多娇,英雄折腰  第五十章 隐晦之事

章节字数:2502  更新时间:09-07-13 18: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翌邪,如果我不是你妹妹呢?你还会如此保护我吗?这话涌到嘴边,被我咽了回去。我清楚知道,我如果不是翌向晚,翌邪怕是对我根本就不屑一顾的。不过,我想这么多做撒,我现在不就是翌向晚吗?

    想到此,我不由莞尔。

    心情舒泰,人也轻松起来,这时,端木胤的身影毫无预兆的闯进了我的脑海。

    端木胤。。。。。。我不由得联想起送他归国那天的对话。。。。。。

    和翌煦相比,端木胤的举动才实属不正常。换做任何人,谁都不愿意放下大好前程去别国当地位卑下的质子,唯有他向我信誓旦旦的承诺他会前来南焱国。而说话时,那眼中分明还有几许期待,真真怪人一个!

    可是,那日湖畔的身影明明是真实的透露出他的不愿,可为何。。。。。。真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是隐隐觉得他的再次到来,其目的不会似表面的单纯。

    虽说我很成功的达到了留住端木胤的目的,其实,我心中还真有些想看见他为反抗来南焱国作出的反应,如果是他,他又会采取怎样的部署?

    可惜,我只能幻想。

    没等我意淫多久,大殿上的几处微妙的细节忽然横插了进来,占据了我的大脑,很快的,我便陷入了沉思。

    细细的一层一层盘剥下来,我似乎抓住了某一处疑窦的尾巴。

    难道……

    是我多心了吗?我也希望是我多心了。

    “嗐,你在想什么?”看我愣神,翌邪出声问我。回过神来的我,这才发现凤昭宫已经在眼前。我稍微一溜神,就过了这么长时间了?

    “我在想……”这时,我突然收住了口,谨慎地朝两边飞快的瞟了瞟,说道,“邪哥哥,此事,我们回凤昭宫再说。”

    揣测君心的事是君王大忌。这皇宫中到处都是眼线,被人听了去可不好,所以有些话还是回自己宫里去说比较保险。至少,比这里四处开放的地儿要保险的多。

    翌邪看到我正色的神情,意识到我接下来说的话肯定不适宜在外面说,于是心领神会的朝我一颔首后,加快了步子,很快的,我们三人便风速般回到了凤昭宫。

    然,这个过程中,我又抓到一个意外的发现——翌邪可能身怀武功。

    回到凤昭宫,我叫翌邪把我放在寝殿的贵妃榻上,顺带叫流炎也留下。这一举动,翌邪虽然面上没有明显表示,但是我看得出来他是想和我单独相处,因而心中不爽。

    “晚儿,要不要我先叫御医给你看看腿?”翌邪坐在我脚边的位置,看着我的腿有些担忧的问道。翌邪的话又让我一阵感动,看来朝中的事和我比较起来,他总是把我放在首位的。

    “不用了,腿麻了一会儿活血后就会好的。我们先说事情吧。”我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不行!”流炎和翌邪两个声音又是很有默契的同时响起,连语气的强硬和神情的固执都那么一致。今日里,他俩倒站在统一战线上了。

    我对天翻了个白眼,妥协了。

    之后,翌邪派小路子去了趟太医院把张太医给唤了过来为我诊治双腿。

    张太医背着药箱到来寝殿后,我看见翌邪和流炎手掌上的随意包缠的布料已然沁出一片血渍,赶紧的想叫张太医先为翌邪和流炎诊治受伤的手。没想到,却又一次引来了翌邪和流炎的一致反对,要张太医先看我的腿。

    我拗不过他们,只好答应。

    张太医的一番小心翼翼的检查,得到和我口中相近的回答,翌邪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让他们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我忙吩咐张太医快些为翌邪和流炎诊治受伤的手,看有没有伤到神经,会不会感染。要知道他们两人从受伤后到现在只是用布条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而已,并没经过任何处理,我真怕他们的伤口会引发感染。

    对于古时候的医疗水平我看了太多的小说电视,向来是没有多大的信心。经过张太医的一番处理治疗,得到明确回答没什么大碍后,我才放下心来。

    让写意送走了张太医,我、翌邪和流炎三人留在寝殿内开始继续谈论先前在苑外的那番中断的话。

    “晚儿,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翌邪一边问道,一边伸手为我按摩揉捏起腿来。他的动作很细心很温柔,那样子看起来想当自然,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这却让我和流炎在一旁惊讶得目瞪口呆:堂堂南焱国的邪王,竟然自顾自的作起小厮的事来!

    “邪。。。。。。邪哥哥,你。。。。。。你这是做什么啊?”我的脸不由得一烫,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声抗议着,下意识的想动动腿,想将腿从他的手中挣出,可奈何我偏生还是双腿无力。

    “别动,我给你揉揉。”翌邪抬眼看了我一下,他那颇具威严的目光让我产生些怵意,噤了口乖乖的任他伺候。

    这。。。。。。这就是日后南焱国帝王将具有的威慑力吗?翌邪一定是个比南焱帝更加厉害的角色。我心中暗想。就算直面南焱帝我也没有如此窝囊啊!

    “发傻呢?”翌邪朝我宠溺的笑笑,手下的动作没有停顿,说道,“说吧,你之前到底在想什么?”

    “我在想父皇在太极殿上的那几道眼神。”我将背靠向软榻,一想到南焱帝的那些眼神,我周身渐感无力。

    翌邪静静的看着我,眉头轻蹙。

    “有些我还没想明白,但是他收剑时看向翌煦的眼神中那道飞纵一逝的暗涌,让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我全身的力气像是就为支撑说完这句话似的,话音刚落,我只觉顿时疲惫不堪,连太阳穴都开始隐隐抽痛。

    “翌煦吗?”翌邪沉吟着说道,“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父皇为何就如此轻置了翌煦?他可是谋反之罪,即使贵为皇子也逃不离一个死字,最轻也是流放。”

    我轻笑出声,可也道尽了其中的无奈与心寒:“邪哥哥,这,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

    我怔怔的看向翌邪,认认真真的凝视了他很久,越发的悲哀缠胸。他俊朗邪魅却又不乏凛然威严的脸,他器宇轩昂的气质,他的文韬武略,此刻的一身戎装又是如此英姿飒爽。。。。。。在皇子中也是佼者奇葩,即使硬要和翌雅比起来哪一方面都毫不逊色,可为何。。。。。。

    唉,长长一叹,却叹不尽满心对他的不值,犹如长河滔滔绵绵不绝。

    “邪哥哥,经过今夜之事,父皇怕是对争储更是加重了警觉。如果他除去了翌煦,那争斗之事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你和翌雅之事,一山不容二虎,那形势只会更加的严峻与险恶;

    然而,留下翌煦,那形势就变成三足鼎立之势。你们三人相互掣肘,势力分为三派,自然争斗惨烈系数就会降低很多。父皇也自然会多腾一些时间出来暗中插手你们的争斗,培植和扶持他相中的上位者。这是其一。”

    *********************

    花花:明天小花的《一品》开始封推,亲亲可要支持花花哟,(*^__^*)嘻嘻……话说,我也很喜欢流炎的说。粉可爱的一个孩子O(∩_∩)O~

    PS:喜欢流炎的亲们可要爱屋及乌爱花花哦,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哟~~灭哈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