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还珠、梅花齐登场  第一百一十章:金屋藏娇

章节字数:2285  更新时间:20-01-11 14: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贝勒爷您想啊……这位白姑娘一身热孝,带进门可是犯了忌讳,叫白姑娘除去又不通情理,就算是您不在意,但是福晋知道了也能不在意吗?而且就这样贸贸然的带着白姑娘进府,不是会让福晋误会白姑娘不够矜持嘛。”小寇子忙解释道。

    “你……你说的也是啊,可不带吟霜回府,又能让吟霜去哪里呢?吟霜一个姑娘家家的,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啊。”富察皓恪左右一想,也是觉得小寇子说的确实有理,心中不禁暗骂自己考虑的不周全,万一让额娘误会了美好的吟霜,可如何是好呀。

    “有了……奴才的远亲正好有这么一栋空房子,空着也白空着,不如您把房子给租下来,先将白姑娘安置在那里,然后再请一个人过去照顾白姑娘,等过段日子再做安排如何?”小寇子连忙狗腿似的献计道。

    “这样好……”

    就这样,白胜龄入了土,安葬在了香山的公墓里头,而白吟霜则是搬进了东城帽儿胡同的一个小四合院里。

    小四合院是小寇子提供的,他的一门远亲,正好有这么一栋空房子,索性空着也是白空着,所以就租给了皓恪。房子不大,总共才八间,门窗也显得破旧了一些。但是,一时之间,这也找不到更合适,更好的房子了。皓恪虽不十分满意,也只得将就将就了。

    这四合院的地理位置非常的幽静,而帽儿胡同又是典型的老百姓住宅区,住在这儿,是再也不用担心多隆来闹事了呢。从办丧事,到迁入这帽儿胡同,一共就只花了三天的时间呢。速度之快,决定之快,行动之快,都不是皓恪自己所预料的呢。首先,是白老爹已咽气多日,实在是不宜再拖下去了,入土为安比黄道吉日更重要呢,所以,阿克丹安排好了墓地,就迅速的安葬了。然后,则是吟霜的去留问题,吟霜举目无亲,走投无路,即有多隆的后顾之忧,又有生活上的燃眉之急。皓恪在救人救到底的心情下,无从深思熟虑,知道有这么一栋房子,就立刻做了决定。吟霜迁入小四合院,皓恪要阿克丹找人清扫房子,要小寇子去买日用所需,忙得跟什么似的,忙完了,看来看去,觉得还有些不安,总不能让白吟霜一个人住在这四合院里吧。

    于是,小寇子的三婶儿常妈搬了进来,奉命的照顾白吟霜。又过了两天,常妈又找来了香绮丫头,一起侍候白吟霜。

    “吟霜,你暂时的就先住在这里吧,也实在是委屈你了呢。”这一天,富察皓恪是又过来了呢,他紧紧地搂着白吟霜深情的说道。

    “恩公处处都为奴婢安排的好好的,奴婢不委屈。”白吟霜用感动的眼神看着富察皓恪说道。

    “今后你别再自称奴婢了,我真的不求你的回报,如果你觉得想要报答我的话,不如为我再唱几曲,我真的很喜欢你的歌声。”看着白吟霜楚楚动人的模样,皓恪只觉得是心如擂鼓,面色微红。

    白吟霜点了点头,紧接着,她又拿起了自己的琵琶唱了起来:

    “弹起了弹起了我的月琴,

    唱一首《西江月》,你且细听;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

    红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笙歌散后酒微醒,深院月照人静!

    弹起了弹起了我的月琴,

    唱一首《西江月》,你且细听!”

    他听着这一首歌,并深深的凝视着她,长长久久的凝视着她,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中,自己唯一能看见的人了。这唱着唱着,白吟霜就又想起了自己和爹爹一起卖唱的日子,又是忍不住的滴下了泪来呢。

    “别伤心了,白老爹泉下有知,也不会愿意你这样的。你真的这么难过,就大声的哭出来,只是以后就不要再哭了吧。”富察皓恪的心微微一颤,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来将白吟霜搂进了怀里。

    白吟霜的身体一僵,但是又很快的放松了下来,她将脸埋进了富察皓恪的怀里,并默默的流泪了,富察皓恪怜惜的拍着她的后背,所以,他也就没有看见白吟霜脸上的嘲讽和痛恨了。

    在今后的所有日子里,白吟霜摇身的一变,从落魄江湖的卖唱歌女,俨然的变成了四合院里的主子了。而且,这富察皓恪呢,也是三天两天的就来一次,谈谈王府,谈谈皓忠,谈谈王爷和福晋,谈谈思想,谈谈看法,谈谈人生……

    而白吟霜也是谈谈自己,怎样自幼的随父母走江湖,怎样挨过许多苦难的岁月,怎样十岁丧母,和父亲相依为命……她的故事,和他的故事,是那么的天壤之别,那么的截然不同,两个人可谓都是听得津津有味呢。一时间,两个人都情不自禁的,去分担着对方的苦与乐,去探索着彼此的心灵。

    几天以后,富察皓恪再一次的来到帽儿胡同,他走进了小四合院,可是谁知道,一院子的冷冷清清,连吟霜也不见了踪影,这时,常妈迎了出来:“白姑娘带着香绮出去了呢。”

    “去哪儿了?”他连忙开口问道。

    “不知道啊,她们也没说。”

    “那么去多久了?”他再一次的逼问道。

    “吃过午饭就出去了,已经快两个时辰了!”常妈连忙说道。

    皓恪眉头一皱,怎么会去了那么久?能到哪里去呢?想到了这里,他踱进大厅,并坐了下来,决定要等吟霜。

    “既然人不在,咱们就早点回府吧!这两天府里也不安静呢,怕是王爷要找人的时候找不着……”阿克丹见吟霜不在,就催促着说道。

    “要回去你回去……我要在这儿坐等,我要等着吟霜回来。”皓恪对阿克丹一瞪眼,狠狠的说道。

    阿克丹闭上了嘴,不敢说话了,他和小寇子一起退到了偏房里,吹胡子瞪眼睛的生起了闷气。

    却不知,皓恪这一等,就又等了足足的两个时辰,他喝光了三壶茶,蹁了几千步的方步,看了几百次的天色……可是吟霜就是无影无踪。然后,天色也暗了下来,屋里也掌灯了。接着,窗外就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了。皓恪的这一生,都还没有尝过等待的滋味,看着雨滴沿着屋檐滴落,他又着急,又困惑。吟霜举目无亲的,还能够去什么地方?

    会不会是冤家路窄,又碰到那个多隆了?

    越想就越急,越急就越沉不住气……然后,吟霜终于回来了呢,和香绮两个,都淋得湿湿的了。一听说皓恪已经等了她好久,吟霜就急急的冲进了大厅,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怀里则是紧抱着一个蓝色的布包袱。皓恪瞪着她,看到她发梢淌着水,脸色苍白,形容憔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