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还珠、梅花齐登场  第一百一十一章:孝期失贞

章节字数:2362  更新时间:20-01-12 1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时此刻,皓恪是一肚子的着急和烦躁啊,现在,又揉合了一股油然而生的心痛,立刻就爆发了:“这个家什么地方没帮你打点好?你说!”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白吟霜惊跳了一下,顿时,脸色就更白了呢。

    “吃的用的穿的,我哪一样漏了?就算漏了,你尽管叫常妈或是香绮出去买,你自己跑出去做什么?就算是你非自己去不可,也该早去早回。在外面逗留这么久,天下雨了也不回来,天黑了也不回来,万一再遇上坏人,再发生多隆欺负你的事件,你预备怎么办?老天不会再给你一个皓恪来搭救你的!你知不知道?明不明白?”富察皓恪很是自以为是的这样说道,他就像是那连珠炮似的,一口气咆哮着。

    “是!是!”白吟霜急切的点着头,那眼里充满了怨毒之色。

    该死的,要不是为了今后那荣华富贵的生活,她白吟霜又何须要这样的忍气吞声呢。

    “就算你嫌家里气闷,你要出去逛逛,也最好等我在的时候,有人陪着才好,是不是?何况你热孝在身,一身缟素,出了门总是引人注意的,最好就待在家里……有事没事的,少出门去闲逛,毕竟,现在不是跟着你爹,在跑江湖呀……”

    “嗯……嗯……我知道了,刚才我是……去裱书店了,就是裱这个绡屏,因为老板嫌麻烦,不肯裱,我跟他好说歹说,求了半天人家才答应的。而我又不放心……把东西留在那儿,所以就硬是要盯着人家做!这才等了那么久,这才淋了雨,到现在才回来……”白吟霜忧伤的解释道,该死的,居然连一个缘由,他都不问问清楚,劈头盖脸的就咆哮她了。

    皓恪惊讶的看着手中的那个绡屏,顿时怔住了,只见那绡屏上,绡着一只白色的狐狸,尾巴高扬着,白毛闪闪发光。扬着四蹄,正在奔跑。一面奔跑,一面却回眸凝视,眼睛乌溜溜的,脉脉含情。

    这一刻,皓恪的心脏,“咚”的猛然跳动,白狐!俨然就是当初的那只白狐呀!连身上的那毛,都栩栩如生呐!他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了呢,缓缓抬起了头。

    这时,香绮又抢着说:“自从贝勒爷留下了那个玉珮,就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睡觉,你没瞧见她眼圈都发黑了吗?人都熬瘦了吗?她用白狐狸毛,掺和着白丝犀日夜赶上,亲手绡了这个绡屏,说是要送给贝勒爷……好不容易绡完了,又赶着去配框……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哪儿还有闲情逸致,出门逛街?”

    皓恪凝视着吟霜,吟霜也扬起睫毛,静静的瞅着皓恪了。一时间,皓恪只觉得一股热血,在嘴唇……猝然门,所有的矜持全部瓦解,他放下了绡屏,冲了过去,忘形的张开了双臂,把她紧拥入怀,一叠连声的说道:“哦……我的吟霜!吟霜!从来没有一个时刻,我这样期望自己不是贵族之后,但愿是一个平凡的人,但愿能够过平凡的日子,这帽儿的胡同,这小四合院,就是我的天堂!吟霜,早已紧紧的、紧紧的拴住我这颗心了!”

    此时,白吟霜紧紧的依偎在了他的怀里,泪,不受控制的滚滚而下了,然而,她的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呢。

    远处的小寇子和阿克丹面面相觑,看着窗外夜色已深,听着雨打芭蕉,不知道今夕何夕?只知道逃不掉的,就是逃不掉。那一夜,皓恪并没有回到王府。

    在吟霜的卧房之中,罗帐低垂,一灯如豆,皓恪深情地拥着白吟霜,无法抗拒的吻着她的眉,她的眼,她翘翘的鼻尖,她温软的唇,她细腻的颈项,她柔软的胸房……啊,吟霜,吟霜,心中千回百转,激荡着她的名字。啊,吟霜,吟霜,怀中软玉温存,蠕动着她的青春。皓恪完全忘我了,什么名誉、地位、兰馨格格、王府、顾忌……都离他远去,什么都可以丢弃,什么都可以失去,什么都可以忘记,什么都可以割舍……他只要白吟霜。白吟霜,是生命中的一切,是感情上的一切,是一切中的一切。

    他轻轻地褪去了她的衣衫,吻,细腻的辗过那一寸一寸的肌肤。忽然间,他愣了一愣,手指触到她右边后肩上的一个疤痕,一个圆圆的,像花朵似的疤痕,他小心地触摸着。

    “这是什么?”富察皓恪轻轻的问道。

    “我娘跟我说,打我出生时就有了。”白吟霜面含娇羞的说道。

    “那么,是个胎记喽……怎么会有凸出来的胎记……给我看看!”他转过了她的身子,移过灯来,细细看她的后肩,叹为观止啊。

    “你自己看不见,你一定不知道,它像一朵梅花!”富察皓恪满是赞美的说道。

    “是啊,我娘告诉过我,它像一朵梅花。”白吟霜害羞的缩了缩身子,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

    “啊……你肯定是梅花仙子下凡投胎的了,所以身上才会有这么一个像烙印似的记号,怪不得你仙风傲骨,飘逸出尘呢!原来,你是下凡的梅花仙子!你是我的梅花仙子!”富察皓恪放下了灯,再一次地拥住了她。

    随后,他的唇,热热的印在了那朵“梅花烙”上,辗过了每一片花瓣,他诚挚的、热情的、由衷的喊出了声来:“吟霜,你是我这一生最深的热爱,我,永不负你!”

    说完,他们两个,就缠绕着滚进床去了。

    在随后而来的日子里,可谓是一段旋乾转坤般的日子啊,皓恪的每一个黎明,都是充满着崭新的希望,见吟霜!每一个黑夜,都充满了最美丽的回忆,想吟霜!两人见面时,是数不清的狂欢,两人分离时,是剪不断的相思。这才了解,古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诗词,写相爱,写相忆,写相思。真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当然了,在这份刻骨之爱里,也有煎熬,也有痛楚;也有忧虑,也有担心。皓恪也深深的明白,这种“金屋藏娇”的情况,绝非长久之计。如果要一劳永逸,除非是把吟霜接进府里去,让父母都承认她的身分呢,但是……阿玛为人耿直,怎会容忍自己在王府外面,和吟霜这样的江湖女子,赁屋同居呢?

    额娘雪如呢……端庄高雅,平日里几乎就是足不出户,又怎么能够了解……自己这种近乎荒唐的行径呢?皓恪千思万想,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办法来。

    白吟霜看出了富察皓恪的意图以后,不由得是眼珠子一转,一个想法飞快的就在她的脑海里面划过了呢。

    “皓恪……你就让我住在这帽儿胡同,一切维持现状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是非常非常的满足了呢,我不在乎名分,不在乎地位,只在乎天长地久啊……我……你只要随时的抽空来看看我,我就别无所求了……”白吟霜眼睛一转,就来了一招以退为进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