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时节又逢君(网王同人)

热门小说

恋の三重奏·第三奏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承调:若寻千百度,灯火阑珊处

章节字数:6560  更新时间:08-10-17 1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果生命仅仅是选择,我会选择轰轰烈烈的去爱。如果穿过拥挤的人群,灯火阑珊处可以寻到生命的方向和出口,在尽头里,我渴望彼此如水般的依偎。

    ——题记

    “笑红尘”一家私人CLUB,灯红酒绿中最耀眼的一隅,无所谓高贵与否,只求一息的放纵,换一夜的安眠,游走于尘世间忘情于滚滚红尘中,爱恨一笔勾销,对酒当歌只愿开心到老。

    在昏黄的灯光里,人影纷乱,觥槲交错,把酒当歌,人生几何。最里面的一桌甚至是热闹。

    坐在最外侧身着紫罗兰色的紧身套裙的女子,无疑是其中的亮点。乌黑亮丽的头发,随意的盘于脑后,调皮散落的几缕发丝,庸懒而随意,柔和的灯光勾勒出完美精致侧颜,一双如波斯猫般的碧绿色双眸,妩媚妖娆,一波才起万波流转,红润的唇边泛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白腻而线条优美的脖颈,窈窕而曼妙的身姿,足可以勾起人类最原始的欲望,纤纤细腰上艳丽的流苏腰带,炫目惹眼,裙摆下若隐若现的修长纤细的双腿,散发着别样的魅力。好一个媚尽世人,风情万种的人间尤物!

    “哗哗哗。”骰盅在那只纤纤玉手中,上下翻舞,“哗哗”作响,纤细的手腕上精致的施华洛世奇水晶手链,随着那优美的手势,如暗夜中的星,明亮耀眼。

    “好了,开!”随着一声娇喝,骰盅扣在桌上,全所有人都盯着那只骰盅,当它缓缓开揭开,里面露出三个一样的一点,众人发出一阵惊叹,其中一人却面色难看。

    “呐,不好意思呀,是全骰哟!又是本殿赢了!”娇媚的声音轻笑着,碧绿色的眼中闪着戏虐的光芒。

    “你……你、你一定出老千!”一个身材胖巴的男子额角斗大的汗珠流了出来,用胖胖的手指颤抖得指着桌上的骰子,说道。

    “呃?你说什么?”漂亮的柳叶眉微皱,碧绿色的双眸凝成一汪深潭,“哇靠!你这死肥猪,是不是脑袋里也长满了脂肪,肥肠?你哪只猪眼看见了?居然敢说本殿出老千?!你也不打听打听,本殿的尊号是什么?出老千这种不华丽的事,根本不值得本殿去做!”

    “尊、尊号?”胖男人没想到刚才还娴静妖娆的女子怎么突然就变成这般凶神恶煞,好像一枝有毒的曼陀罗,摇曳着她的美丽却又不能忽视它的恶毒。

    “她就是那个从未输过的骰子高手,‘R太子’——初华镜月。”身边有人轻声提醒道。

    “R、R……”

    “R你个头!本殿的名字也是你随便叫的吗?”眼睑微挑,精致的脸上隐隐有些怒气,“愿赌服输!本殿可等着看你的青蛙式裸奔呢!”初华说完,嘴角勾起一抹妖娆的笑意看上去,隐隐透着几分让发怵的惨忍。

    “初……初华小姐,”胖男人面色难看如猪肝一般,低低诺诺的神情远没有刚才的趾高气昂,瞄看初华脸上那一抹的不悦,急忙改口道,“啊……那个、那个太子殿下,赌注能不能,能不能就这样免了?今晚大家的所有开销,我全包了,全包了,怎么样?”诚慌诚恐得望着初华说道。

    唉,都怪自己好色,看到初华镜月这么漂亮的女人就把持不住,一想到可以把眼前这么娇媚的尤物抱上床就不禁的热血沸腾,无所畏惧。都说初华镜月是个妖女,但凡招惹她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下场,但对她相中的男人却是千娇百媚,百依百顺。可是谁也没说她除了恶整男人的BT10大酷刑外还是赌骰子的高手,连自己这个赌场老手都甘拜下风!难怪听到赌骰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想想她开出来的赌注,她输了就陪我一晚上,任我摆布;她要是赢了,我脱光的衣服绕着整个CLUB的内场用青蛙跳的姿势跳完一圈!这明明就是故意设计我的!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呀!

    “YADA!”初华不屑得白了那胖男人一眼,冷冷得拒绝道,“你是不是男人呀!在那罗哩八索,磨磨叽叽得烦不烦呀!本殿愿意看你那青蛙一样的身材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哈!”

    胖男人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好歹自己也是堂堂的一个社长,这事要是传出去了,自己以后还怎么混?

    “喂,肥猪佬,你听没听见?装死呀?”初华点燃了一支“LightSevenStar”,优雅得吐了个烟圈,翘起二郎,微眯的碧绿色眼中泛着鄙视。

    “对呀,对呀!愿赌服输!”

    “就是,有胆玩就有胆输了!”

    “别做输不起这种丢人的事呀!”

    旁边的人跟着起哄道。

    胖男人的脸色终于绷不住了,“霍”得一声站起身来,拍着桌子,指着初华,破口大骂道:“XXX,你个臭丫头片!你当老子我是吃素的!当年老子在外面混的时候,你丫的还不知道在哪吃奶呢!告诉你,今天这赌我就不认了,你能把我怎么地!!!”

    “我靠!”初华也不甘示弱得站起身来,“你TMD的有种再给本殿我说一遍试试!”说着一瓶82年的红酒很华丽的碎掉,另半截瓶子正被她握在手里,参差不齐的碎截面嚣张得冲对方狞笑着,红色的液体不断得流下来,画面变得异常诡异。

    “用不用本殿帮你呀?”初华手里拿着瓶子慢慢得走近胖男人,碧绿色的眼睛泛着阴冷的光,让人不由得发怵,碎酒瓶渐渐靠近胖男人的脸,“是要本殿帮你,还是你自己来,呃?昨天,本殿帮他脱衣服的那小子到现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呢,要不要送你去和他做伴呀,肥猪?”平淡的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语,一字一顿得吐出,透着刺骨的寒意。

    “初……初小姐?!”烟花看着眼前这一幕,瞪大眼张大嘴,眼前这个火暴的女人就是那天看到的初小姐?怎么相差这么大?不过,这个样子的她还真是别有一番魅力呢!

    一旁的白石则是无奈得摇着头,又是谁惹这个疯子发彪了,看样子又要拖到很晚了!

    白石发现初华用瓶子指着的那个胖男人上身已经全裸,现正要脱裤子,啊,脱裤子

    “非礼勿视!非礼勿礼!”说着他急忙捂住了烟花的眼。

    “啊——”身旁的烟花叫了起来,“小介,你干嘛捂我的眼嘛!”

    “少儿不宜的18禁呀!”白石皱着眉说道,真是个疯子,怎么偏偏今天演这一出。

    “18禁怎么了,我都已经23了!”烟花去打白石的手,18禁呀,不能错过。

    “哎呀,你要看,回家我演给你看!”白石急忙说道。

    “哇,白石LG,抱抱!”随着这声软软绵绵充满蚀骨魅力的声音,初华扑了过来。

    精神全放在烟花身上的白石毫无防备,就这样被她华丽丽得扑倒在地!

    “Wonderful!成功扑倒!”初华开心得做了个成功的手势,随即把头靠在白石的身上。

    由于惯性被一起扑倒的烟花,看到初华一脸幸福得趴在白石的身,不由得小宇宙开始燃烧,查克拉不断聚集中。你这狐狸精,觉……

    “白石LG,她是谁?你包的二奶吗?”然而初华先出招了,指着烟花,一脸懵懂的样子,娇滴滴得问道。

    “喂,你给我起来!”白石和烟花一起喊道。

    白石把像狗皮膏药一样粘在自己身上的初华推开,站起身来了,她真是疯子!要不是有事求她,死也不会惹她的。

    “什么二奶,我是正室呀!绝对的正版!你这死狐狸想做二奶,门都没有!”烟花瞪着初华气鼓鼓得说道。

    “烟花,白石!”一个充满磁性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喊道。

    “呃?阿修?!”烟花盯着眼前这个戴着棕色的渔夫帽,帽子下面半长不短的深棕色头发温柔得垂下,微微遮住右边的眼睛,嘴里叼着竹制的牙签,墨绿色的眼睛半眯着,一身松松垮垮的休闲装,整个人看上去懒懒散散的,却散发出一种别样的魅力,不由得想让人靠近。

    “阿修呀!你怎么才来!”白石整理一下刚才被初华弄乱的衣服,埋怨道,都30好几的人了,还和以前一样懒懒散散的,真是的!

    “哈哈,抱歉,抱歉,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了路!”修眯着眼笑起来,一副不好意思,其实不甚在意的表情。

    “切,我才不信呢!阿修一定是中途摸鱼去了!”烟花撇着嘴说道。

    “哈哈,白石呀,看样子,你的养成计划还需努力呀!”修向身边的白石眨眨眼道,“对了,你找我来这里干什么?”

    “啊,是想请阿修帮个忙了!”白石浅笑着,“来,阿修,向你介绍个人。”说着指了指站在一边的初华,“阿修,这位是初华镜月。”

    “噢,你好,初华小姐,我叫渡边修,是白石国中时的网球教练。”修向初华礼貌得打着招呼。

    眼前的男子让初华神情有那么一丝的恍忽,这个看上去懒懒散散,却又笑得如沐春风的男人,让自己的心里感到一阵温暖,这是以前所没有过的感觉。

    初华对着他扬起一抹露珠般美丽的笑容,碧绿色的眼眸,轻波荡漾,好似能流出万种风流,轻启朱唇道:“我叫初华镜月,请多多关照!”一只春葱般的纤纤玉手伸到了修的面前。

    修微愣,眼前这个女子散发着摄人心魄的魅力,尤其那一双碧绿色的眼睛明亮、深邃像是被正午阳光温暖着的湖水一般。握住眼前这只和人一样精致的手,细嫩滑腻,柔弱无骨,不由得心神荡漾,“请多多关照!”

    在初华把手抽回的那一瞬,修竟有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不禁失笑,自己这是怎么了,三十几岁的人了,居然被一个刚见面的小丫头弄得神魂巅倒,不过她真的很漂亮,不,很妩媚,就好像是春日的阳光一般,娇俏妩媚,明艳动人。

    “呐,小白,他就是你昨天说的人?”初华挑着眉问道。

    “嗯。”白石答道,然后对修说道,“她就是我昨天和你说的那个‘R太子’了。”

    “咦?‘R太子’是女人呀?真没想到呢!”修轻笑着,一直热忠于赌骰子的修,听说白石认识“BAR”场不败的骰子高手“R太子”顿时有了一较高低的兴致。

    “那就试试喽!”初华轻笑着做出邀请的动作。

    “好呀!荣幸直至。”修的脸上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

    “咦,小介,怎么回事?”烟花茫然看着这三个笑得奇怪的人问道。

    “看看就知道了。”白石冲烟花神秘得笑笑着。

    初华等人回到开始的那张桌子的时候,刚才的战场已经收拾干净,原本坐在那里的人,也已经都起身站在一旁,桌子放着两只骰盅,六枚骰子,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待众人坐定后,初华说道。“修さん,你先请吧。”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修把手放在左边的那只骰盅上,接着动作潇洒得将桌上三枚骰子收入盅内。

    “那这些就是我的了。”说着初华将另三枚骰子收入盅内,动作娴静优雅,好似弱风扶柳般轻盈,“玩哪一种?”

    “猜大小的吧。‘R太子’不是最拿手的不是这个吗?”修微调着眼睑说道,嘴角勾起一抹挑衅的笑容。

    “好呀!”初华轻笑着,看着修晃动骰盅的动作,不由昨赞叹道,“好俊的动作呀!”她第一次发现居然有男人把骰盅摇得这么艺术,他手里拿的好像不是骰盅而是一件艺术品。

    “呐,我好了。”修将骰盅扣在桌子上说道。

    “我也好了。”初华轻笑着,“谁先?”

    “我吧。”修轻轻得揭开了骰盅,六、六、四,共十六点。

    周围的人一阵唏嘘,这算大的了,看样子,“R太子”这下子是遇到对手了,除非她摇出十七点或是全骰,不然是赢不了的。

    初华脸上依旧是平静的笑容,没有丝毫的慌乱,轻轻得揭开骰盅,六、六、六!三个六,又是全骰!

    “呐,看样子是我险胜哟!”初华的脸上绽放灿烂的笑容,“修さん,你知道下注的规则了吧?”

    “嗯!”修微微点了下头,虽然白石和他说过,但真到这个时候,修心里还是有些打怵。

    “太好了!”刚才的优雅顿时全无,初华那张绝美的脸上露出了花痴的表情,一双红心眼盯着修,“我现在宣布渡边修从今天起就是我初华镜月的小修LG!”高亢的音调,愉快无比,说着一个飞扑冲向修。

    “啊?!”还未来得及做反映的修被初华结结实实得扑倒在沙发上,突然感到嘴唇好像有什么轻轻蹭过,有点凉,有点甜,还有点淡淡的烟草味,不会是亲上了吧?

    初华感到刚才好像蹭到了,软软的,滑腻腻的,自己喜欢的淡淡的烟草味,好像是亲上了?

    “啊!!”修和初华两个人同时叫了起来。

    修感到有什么东西滴到了脸上,抬头一看,两条鲜红的液体正从两眼变成红心的初华的鼻子里毫不松懈得流了出来。

    “喂,初华,你流鼻血了!”修晃着初华说道。

    “修……叔……小修……老公……”说着,初华又扑了上来,噢不,是华丽丽得晕到到过去……

    四天后,上野公园,第五棵樱花树下。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小介,这个时候又没有樱花,你约我来这干什么呀?”烟花不解得看着约自己来这的白石。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呀!烟花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白石看着眼前的人,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伸到西裤兜里的手紧紧握着那个小巧的盒子。

    “约定?什么约定?”烟花依旧不解的眨着眼问道。

    “就是……”

    “啊,白石,烟花!”一声惨烈的叫声打断了白石的话,他不由得皱了皱了眉,真是讨厌。

    “修?”烟花看着跑得呼呼带喘的修一脸的诧异,今天怎么每个人都这么奇怪。

    “烟花,白石,一会看到小R千万别告诉他我去哪了!”修双手合什得说道,“拜托啊!”

    “咦?修,你不是和初华小姐在交往吗?为什么不让她知道你去哪?”烟花问道。

    “哎呀,别提了,小R说为了庆祝我们已经交往整整100小时,要在喷水池边拥吻1小时!我的天哪,大街上接吻,而且、而且还是一小时呀!这不是要人命嘛!R就是个疯子!”修一脸痛苦得说道,谁让当自己就这么意志得不坚定,被她扑倒之后,就稀里糊涂得接受了她的告白,现在快被她折腾死了!

    “呃?”修的脸色微变,“不好,她追来了!我先走了,你们千万别说看到我了,拜托呀!”修说完,急匆匆得跑开,真想不到他这么大年龄居然也能跑得这么快。

    “修好可怜哟!”烟花一脸坏笑道,“咦,小介,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白石无奈得叹了口气,这家伙今天的反映怎么这么迟钝呀,难道她是那种需要蜇伏的生物吗?

    “我是说,我们当年约好了……”

    “烟花,小白……”一个媚惑的声音再次打断了白石的话,黑线,黑线,某人的额角上跳出了黑线!

    “初华呀,好巧呀!”烟花笑眯眯得说道,想到刚阿修的样子就不由得想笑,这两个人还真是绝配呢。

    “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我家修叔?”初华喘着气问道,没想这位大叔跑得还真快呀!

    “修呀,有呀!”烟花说道,“他往那跑了!”指向和修跑去的相反方向。

    “噢,那里呀!”初华看了看烟花指的方向,又看了看她的表情,这家伙笑得这么怪异,而且还么痛快,平常总是针对我,今天怎么这么好心,一定有鬼!哼,想骗我,没那么容易!

    “我知道了,谢谢了!”说着初华向着向反的方向追去。

    “呀,真不愧是‘R太子’呀,居然一下子就看出来我骗她了!”烟花说着笑得一脸灿烂,真想看看修和R在大街上拥吻一小时的样子,还有结束后个修的样子,一定会笑抽的!

    “烟花!”白石不爽得喊道,她怎么对别人的事那么聪明,自己的事就这么不见亮。

    “咦,小介,有事吗?”烟花问道。

    “当然了!”白石叹了口气,看来之前想的那些都没有用,还是直奔主题吧,“烟花,嫁给我吧!”说着将一个精致的小盒递到烟花的面前。

    “呃?怎么、怎么突然说这个,人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哎呀,会害羞了!”烟花嘴里说着没有准备,手却急忙得接过盒子。

    “哇,好漂亮呀!”一枚精致的钻戒出现在烟花的面前,白金做成如藤条交缠的指圈,在中间相交的部分好像绽放的花朵,花蕊就是那颗打磨成八面的钻石,在阳光下散发着七彩的光茫,而每一面又都折射出七彩的光,就好像是一簇绽放的烟花一般绚烂。

    “喜欢吗?”白石温柔得问道。

    “嗯,喜欢,好美呀!”

    “这是专门请R为你定做的世界独一无二的钻戒,它的名字就叫做烟花。”白石说道。

    “请R做的?”

    “初华镜月,初华珠宝最年轻最有才华的设计师,我当初找她就是请她设计给你的婚戒,不过代价就是要赌赢她。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烟花,所以送给你的也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白石微笑着说道,阳光在他的脸上映宠溺与温柔的流光飞舞。

    “小介……”烟花伸手接过白石手中的戒指,突然感到眼前有些朦胧,泪就这样不争气得流了下来。

    “烟、烟花,你怎么了?”白石有些惊慌得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戒指、戒指不喜欢吗?我可以换别的,别哭呀!”

    “不,我很喜欢,真的很喜欢,谢谢你,小介!”烟花感到自己真的是很幸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白石茫然得接过戒指,仔细一看,才发现在指环内侧写着:烟花,白石藏之介之妻。

    白石微笑着,这个R呀!有时候还真的挺不错的!

    “呐,你愿意吗,烟花?做白石藏之介之妻!”白石问道。

    “嗯,我愿意!”烟花好像一个幸福的人偶一般点着头,左手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叫做“烟花”的钻戒,如同对于她这一生幸福的男人一样,独一无二……

    春暖的花开带走冬天的感伤

    微风吹来浪漫的气息

    每一首情歌忽然充满意义

    我就在此刻突然见到你(taketheway)

    春暖的花香带走冬天的气寒

    微风吹来意外的爱情(it‘slove)

    鸟儿都高的拉近我们距离

    我就在此刻突然爱上你

    听我说手牵手跟我一起走

    创造幸福的生活

    昨天已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

    今天嫁给我好吗

    夏日的热情打动春天的懒散

    阳光照耀美满的家庭(yeahyeah)

    每一首情歌都会勾起回忆

    想当年我是怎么认识你(butyouknow)

    冬天的忧伤结束秋天的孤单

    微风吹来苦乐的思念(i‘mmissingyouyeah)

    鸟儿都高都唱着不要别离

    此刻我多么想要拥抱你

    听我说手牵手跟我一起走

    过着安定的生活

    昨天已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

    今天你要嫁给我

    听我说手牵手我们一起走

    把你一生交给我

    昨天不要回头明天要到白首

    今天你要嫁给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