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短暂的平静

章节字数:2228  更新时间:19-11-13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周元苟看着小乔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觉得好笑,他确实是没有心思。

    至于外面巨头,人家未必看得上这周家的人。

    何况他又是魔修,能低调行事,也是最好。

    可惜这些,不能同小乔道明。

    他顺便看了一下外面的天气,确实天朗气清:“小乔,今天这天气还挺不错的。”

    历战魔尊哈哈大笑起来:“臭小子,我要是像你这么聊天,肯定找不到妹子。”

    周元苟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一个老人家,小乔还是个姑娘,我可没有想打她主意的打算。”

    小乔一听,双目变得炯炯有神起来:“是啊,少爷,你打算出去走走了?”

    “不,我感觉体内的灵气充沛,继续在家修炼。”周元苟说完,小乔闷闷不乐地出去了。

    历战魔尊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笑得前翻后仰:“人家姑娘一片好心,你权当睁眼瞎子。”

    “哦,这不是瞎了才撞到你这么个不靠谱的师傅。”

    “臭小子,你说谁不靠谱,老子分明尽心尽心教你。”历战魔尊要不是没有实体,他肯定想要用一下狮吼功,摧残这臭小子的耳朵。

    “不过,小乔似乎是希望你能有好的机缘。”

    周元苟眸光一沉:“你难道不厉害,我还要找什么机缘,你不是就是我的机缘。”

    一番话说的历战魔尊十分受用,还算你小子有良心。

    小乔出去的时候,看到门外人影闪过,还以为是自己眼花。

    丘台府巨头来青州城游玩的事情,让许多青年才俊的内心蠢蠢欲动,他们不再好好在家修炼,而是跑出去想要同巨头有偶遇的机会。

    周元苟这段时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引起周元呈的注意,他派人去盯着他。

    上次比试的事情至今,他都心有余悸,要是这周元苟出门,他肯定又没能在巨头眼前一亮的的机会。

    “少爷,那狗东西不打算出门。”下人过来通报,周元呈十分高兴,不管自己身体恢复没有都要出门。

    他从床上爬起来,还是感觉体力不支,都是周元苟害的,害的他丢了面子,还要卧病在床多日。

    周元呈丝毫没有想起来,明明是他招惹在先,对方不过是正当防卫,他自己技不如人,又能怪的了谁。

    赵氏正好过来探望自家儿子,见他换了一身新装,眉头一皱:“怎么,伤刚好,就要出去蹦哒,好好在家不行?”

    “娘,现在可是一个大好时机。”

    周元呈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间心照不宣。

    这时候周元禾也过来了,她看到母亲来了,正觉得诧异,但是她是来看哥哥的。

    “呈哥,你好多了吧,那个狗东西周元苟,等过段时间,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周元禾咬牙切齿地说着,一边说一边过来坐过来贴着周元呈。

    赵氏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她只当是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深厚而已。

    一直到了晚上,周元苟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小乔已经趴在桌子边小睡。

    她细长的睫毛微微一颤,嘟哝着说着梦话:“少爷,你好多天不出门,会憋坏的。”

    桌子上的精致饭菜似乎已经凉了。

    周元苟轻轻笑了一下,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拿起一件外衫,刚披在小乔身上,她就醒了。

    刚醒来的小乔还有一点懵懵懂懂的感觉,十分惹人喜欢。

    “少爷,你醒了,我去热一下饭菜,你等会。”

    “小乔,不用……”周元苟话未说完,小乔已经把饭菜端了出去,身法比以前快了许多。

    他感到十分欣慰,如此一来,小乔没准日后不必再受欺负。

    有几日没去探望母亲,不知道她该如何了。

    “臭小子,你今天一天感觉如何。”历战魔尊这时候开了口,打断他的思绪。

    周元苟叹了一口气说:“似乎到了瓶颈期,这次比上次还要难突破。”

    他今天一天不断尝试用灵力逆转的方法,却总是感觉每次快要成功的时候,心里有强大的压力让他整个人喘不过气来。

    “嗯,是时候了,你该去魔山淬炼身体,如此一来,静脉皆通,自然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等明日,我去同母亲说一声,离开几日,也好安她的心。”

    “也好,周家除了小乔对你好,也就是你母亲了。”

    历战魔尊还是十分欣赏自己的这个徒弟,哪怕他口头上并未承认他是师傅,但是徒弟的人品,他还是十分认可的。

    相比那些名门正派,周元苟的心性比他们不知道纯良多少,但愿日后不要突生变故就好。

    想到这里,历战魔尊叹了口气。

    这声叹气,周元苟并未注意,因为小乔已经端着热好的饭菜进来了。

    自从周元苟的能力有了变化,周家的那些管事的,分配给周元苟的伙食也比以前好了不少。

    红色的烛光跳动着,照亮小半个房间,姬月今天一个人独守空房,她静静的坐在梳妆台前,手指摩挲着桌子上的木盒。

    周正谨今晚被她赶去赵氏房里去了,她今天拿出放在抽屉里好久没有打开过的精致木盒。

    木盒上雕刻着花纹,十分精致,花纹中央刻着一个姬字。

    盒子上面的点翠因为时间过久的原因,已经有些掉色。

    她将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的东西,是平时推演卦象的几十个竹片牌子。

    姬家曾说过,既然嫁了人,还是少推演一些比较好。

    但是最近儿子的事情,让她十分担忧,心里总是十分的不安定,总觉得有事情发生。

    姬月闭上眼睛,随便将竹片往桌子上一放,再看桌子上的卦象,惊得花容失色。

    她推算的是自己儿子的命运,卦象居然显示大凶,好在虽是大凶,却有的解。

    至于还有的其他意思,她没有看明白。

    这会,门外却多了敲门声。

    晚风微凉,透过门窗的缝隙吹了进来,她披上外套打算去开门。

    “夫人,你睡了吗?”周正瑾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她赶紧收了东西,把盒子往柜子里一放。

    “我今晚不是让你去赵氏那过夜,省得到时候她又心有妒忌。”

    周正谨直接走进去,拉着姬月的手坐到里面去。

    “我去到半路上,还是觉得回来合适,你不在身边,我睡不习惯。”

    周正谨唯独在姬月的面前,才会露出忸怩的神色,尽管他已经也算是一把年纪,步入中年的人。

    与其同时,在偏房的赵氏听自己丫鬟说周正谨折回去了,还是去找了姬月,气的她开始摔自己的东西。

    凭什么那个贱人可以得到老爷的宠爱,连同她的废物儿子都要骑在她们母子头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