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天赋真是个好东西啊?

章节字数:4366  更新时间:20-02-10 17: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风此时却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全部都被艾丽娅听到了。

    艾丽娅心中说不想出的感动,她心底数万年的积累,那一瞬间倾然而泄,都不知是喜还是忧。

    我就知道在你的心中怎么会没有我呢?放心我会帮你的,不就是一个小女孩吗?我爱丽娅没有那么小肚鸡肠呢?

    “既然你心中有顾虑,那我便让它彻底的消失,给你一个决定的机会?”

    说着,韩如雪小手一招,一个黑影在角落而出,分恭敬地说道“首领,有何吩咐!”

    去查一下这个人的家族势力,我要关于这个小女孩的全部的消息。另外,通知”无名”来见我。

    是,首领,属下马上去办。

    让我看看这个家族都有什么实力呢?

    此时的回到家中的林风,简单的吃了点泡面,别说以前的林风早已不用食物来补充能量,他拥有绝顶的实力之后,吃饭就变成一件无趣的事情,渐渐就忘了人还要吃饭的事情。

    “那是他有必须要做得事情呢?怎会做些没有意义的事呢?”

    其实啊,要不是小林风的身体没有达到辟谷的实力,需要吃饭的,俗话说的好,吃饱饭好干活啊?没有力气怎么滴出力气吗呢?

    时间已是晚上八点了,有到了和她聊天的时间了。

    这几天林风和一直都游戏中和她聊天,陪着玩,说说话!

    当林风看到游戏的记录时,就明白了小林风一直以来的支柱便是此,唯一的愿望啊?

    他们却轻而易举的将其击碎了,让他有了轻生的念头,却将给就活了,送到一个不知名的山林中,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我林风命大奇迹的活了下来,让我有颠覆这个世界的能力。

    流光亦汎:在吗?你怎么不上线了?

    林风看着电脑屏幕,呆呆地望着时间飞快的流逝着,半个小时过去了,她依旧没有什么消息。

    游戏没有上线,消息也没有回。林风就心中诧异不已:“怎么回事啊,一起前没有过。以往的消息都是秒回的,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什么动静。

    流光亦汎:你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吗?

    流光亦汎:好吧!今天你有事情就算了吧

    就在林风发完消息后,感应到窗外传来细微而又异样的声响。

    “来都来了,何必再躲藏呢?

    你说啊,我林风就是一个小人物,没有什么背景想杀我的话,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啊?

    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人想要杀我吗?我还真好奇呢?林风没有转身,依旧看着电脑屏幕,不由得笑道:“就是不知道你一个连修士都不是的人,能不能杀了我呢?

    想必你的主子调查了我的背景,知道我是一个小人物,却可以送出一件极其珍贵而又”神秘的防御灵器”,让你这个”天阶异能”者探我的底,而你却知道我必定不是你能招惹的人物。在没有一击的必杀机会,不敢轻易出手。

    “阁下说的不错,我的来意阁下都说对。”那人从容的走向林风,他却是不敢出手,面对未知的危险,谁都不敢冒失的动手的,一旦动手的话死的那人,必定是他无疑?

    “说实话,我也不明白族长为何,会这般作为呢?为了一纸婚约去得罪一位神秘的强者。

    可是,我明白族长这样做是为了家族的兴旺,“为了家族的延续!”为了家族我可以牺牲一切的?

    “阁下,看招吧?”

    那人此时已明白了他,今日必死无疑了。一切都是为了家族死不足惜?

    眼神中坚毅的目光,明知必死。却还是用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招式,拼死一战。

    林风没有出手,也没有转身依旧望着电脑屏幕,用自己的肉身硬扛了,那人的全力一拳。

    他知道这人的攻击是没有什么用的,不足以让他有何作为的。

    撞击瞬间产生出强大的气流,不断的向四周扩散着,将周围的物品击落,而林风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仿佛击中的不是他一般。

    “怎么可能啊?拳头仿佛击中的不是后背,而是一座巨山似的是怎么的坚硬,是怎么的无力,无法撼动之物。这是就是人与修士的差距吗?宛若鸿沟一般难以跨域?

    动手吧?我认栽了,死在你的手中不屈。那人呆滞的神色望着林风道:“希望你来日能放过他们,给我的家族留下一点火种。”

    “哈哈哈哈!他们的生死,我没有兴趣管呢?我是在乎她安危,何人敢让他们受一点伤害,一丝一滴的委屈,我会让生不如死地。”

    “你走吧?像你这种弱小无比的人,还不值得我出手呢?”林风淡淡的说道:“做错了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

    “多谢阁下手下留情,晚辈告辞。”

    当那人离开之后,林风还是坐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依旧看着电脑的屏幕道:“还好当日送给她一件小东西呢?不然的话就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来,我还有许多的事情不知啊?王家还真是深藏不露啊?日后只怕不会消停了啊?

    望着满天的星空,繁多的星星环绕着,不停流转着。

    “人呢!就不能消停一会吗?非要不停的作死吗?”

    太可怕了,这个年轻人没有出手,只是简单的防御着。我便身受重伤了,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恢复,是不能用异能了。

    说着,一口鲜血喷出,倒地不起了。

    远处的几个高手,看到这一幕急忙的将那人扶起,没有一丝的停顿,便消失在夜幕中。

    一处的王家府邸中,几个中年人与一个年迈的老者围坐一起,凌厉的神色看着一名少女,旁边上哭泣着妇人,楠楠自语说着什么?

    丫头啊,这都是你在逼爷爷啊!爷爷也不想怎么做的啊,老者威严的面孔注视着少女道:“本来,爷爷只是想将那少年教训一顿就算了,没有打算取他命的。

    可是,你却想用自己的命威胁爷爷,让爷爷放过他。这也什人之常情啊,爷爷怎么会看着你伤心难过呢?

    你千不该万不该,在林家面前放肆,还在林家少主面前说,什么他要是死了,你便随他而去。

    丫头啊,爷爷在你的心中就是这般不堪吗?老者极其无奈的揉着额头,语气变得暴躁起来的道:“你是我的亲孙女啊,我会害你吗?”

    “你们不知道,这个林家是什么背景的,我知道啊。你们不知道这个林家有怎样的势力,我知道啊?

    尔等难道不知,我王家几十年前是怎样的情况吗?没有他们的相助,我们能怎么快的起家吗?

    几十年前,我王家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家,做点小生意勉强可以丰衣足食。那时的我们家只有我父亲是一名”异能者”?其实力不高,只有“玄阶”的修为,能护佑我们一脉已是不易了。

    人在江湖行走,谁能没有几个仇家啊?

    不幸的是我们家人天赋都不高啊,而我仅仅是一个刚刚修炼黄阶的异能者,根本就没有能力。

    在你太爷爷去世之时,我便散尽家财换得一时安全,可他人岂会如意呢?时不时对我们家打压,生活艰难无比。

    “那是的王家,你们还有谁记得啊,还有你们两个废柴,还真的以为你老子是无敌了,这几年中你们干的好事,老子还没有找你们算账呢?

    老者越说越气,起身指着自己两个儿子打骂起来了,要是没有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在,你们都不知道死多少遍了?

    “父亲啊?我们没有说话啊?”

    您怎么将矛头对向我和三弟了,今日都是”小凤”惹的祸啊?那个中年人开口反对道:“要不是小凤她今天着魔了似的,有怎么会撞见林家少主呢?”

    老者无力的瘫坐椅子上,让你怎么一闹他比死无疑,本还想着留他一命,现在看来也没有机会了。

    林家的人一旦得知了,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必定会亲自出手,抹去这个污点的。

    林家的修士多如牛毛啊?想要杀一个人太简单,哪怕他也是修士,也会死的很惨的啊?

    丫头啊!我知道你是想护他周全,可是你这样做只会让他死更惨而已啊?

    “怎么会这样啊?”

    听到爷爷的话,王筱凤她便彻底的绝望了,自己这样没有能够自己的爱人,却给引来更强大的敌人。

    就在王筱凤懊恼之时,一个神秘的身影的出现,打破这一场尴尬的场面。

    “王泰,你就是身为族长的做法吗?”

    没想到我王家,会沦落到了般的地步了。要用牺牲儿女的幸福来换取家族的安慰了吗?这就是你作为家族领袖的行为吗?

    难道没有什么天赋,没有什么实力,就可以怨天尤人了?

    看来,你和我的好大哥好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一样的没有什么血性,没有天赋有能怎样,没有实力又能如何,我还有烂命一条命,我敢拼命你敢吗?

    “你们敢拼命吗?”

    老者怒视着王泰等人,严厉的问道:“想当年我王家是何等的风光啊,在整个帝都中是何等的地位,那是无人敢与之为敌?

    可是,在你父亲这个无耻小人,坐上了家族族长之时,都干了什么呢?短短的几年间就将家族的搞得破败不堪,族中的高手被那个购日打压的纷纷的离开,那些效忠那个废物的却也没有什么好的下场,无一不是惨死啊?

    想当初我与称你父亲不和,不屑于他为伍,便带着我的一脉脱离王家,远走他乡过着隐姓埋命的生活,不至于王家彻底的没落。

    王泰心中震惊:“这人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父亲的事情呢?

    这人说的事情都是真的,那是的他还小,知道自己的父亲做那些事情,导致王家的衰败,可以是那是自己父亲,自己能说什么。

    而父亲他后来也不是改了吗?也努力过了啊?想要恢复当年的辉煌。可是树敌太多了,已无力回天。

    “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会是我们王家之人呢?我父亲为何曾为提起,我甚至都没有印象呢!”

    那中年人大笑着道:“我王树涛乃是”金丹修士”岂后骗你一个连修士都不是的废物呢?”

    你就是帝都中城王家的,那个极其神秘上代来家主。

    “金丹修士啊!王泰心中宛如重击一般的震惊啊,我的叔叔竟然是一个修士,还是一个顶级的修士,那种让人无法触及的高度啊?他们这些凡人仰视的存在啊”

    【注释;现在的等级,黄阶、玄阶、地阶、天阶为异能者。修士为练气、锻体、筑基、金丹、元婴,大乘期、化神期。】

    废话就不说了,这丫头的事情,你没有资格管了。现在你也不在是王家的族长,明日会有人来接管你们的产业的,和这个见证我王家辉煌历史的祖宅的,你们都没有资格住在这里的。

    “明日,尔等都给滚出这里,这份祖业将有我来守护着?”

    王泰和他的几个儿子都知道,眼前的这人想必就是族谱中那个被划掉的名字的人吧?

    他们对自己的这个消失数十年、而又极其神秘二爷爷,可以点都不了解啊?但是王树涛可是十分的了解啊?

    在数十年前凭一己之力完成了,龙组中最艰难的考核,成为龙组中最年轻的长老。

    想要挑战这个考核,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先打败使用天罡战阵的”暗龙卫”!

    这个“天罡战阵”乃是用于战争战阵,在战场上天罡战阵的人数越多其威力变越强。它会让人变得十分无畏的,敢于冲锋陷阵的,以伤换伤。可以说它是为了杀戮而诞生的阵法?

    而用它的人实力越强,它的威力变是以几何数的递增的。而暗龙卫的实力,那是龙组中最强的大一帮人,他们都是修士组成的,他们的实力可是最顶尖的存在啊?能在他们手中活着的人都不多呢?更别说是用了天罡战阵的暗龙卫,几乎就没有人能活着打败了他们呢?

    王树涛他却做到了,战胜了十名使用”天罡战阵”的暗龙卫呢?而后就又完成了,那个号称是是死亡之路的“天启”考核呢?

    “死亡之路,第一关便是刀山火海。它会让人完美的体验出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绝境,刀刀入骨,焚遍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那种痛是无法描述的。那是因为体验过的人,都是九死一生,能活着的人,没有一人愿回忆的。

    只是第一关呢!至于第二关与第三关,是没有人知道是什么的,那是因为到了第二关,只有完成全部的关卡,才能活着出来呢?

    没有知道王树涛他是怎样完成的,也没有人知道他之后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而他却不是这百年中第一个,去挑战的人,却是这百年中第一完成的。

    王树涛一度成为一代豪杰呢?成为强者口中论点呢?

    此时的王泰他知道了,这是二叔对父亲的惩罚啊?是对爷爷的不满啊?

    而着这次王家却陷入一个深渊呢?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