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章节字数:4586  更新时间:20-02-17 15: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修炼之路是艰难万险,没有什么捷径,什么资源、什么天赋都只是修炼的条件罢了,没有一往直前的决心,是没有什么成就的,要么是一往直前踏破万险,达到更高的境界,要么是原地踏步,无法前进半步,甚至是心境倒退。

    “二叔,我明白了,希望在我陨落之时能帮助一下,我的那几个后辈们!”

    王泰坚毅的望着王树涛道:“谢谢,而是能让我明白这个道理。”

    “是吗?你就不怕在你真的陨落之时,他在你的背后下黑手吗?”

    一个身穿着黑色劲装身材高挑的女子,突然的出现在王树涛的身边道:“他或许不会哦!但我会呢?”

    “别以为他放过了你们,就以为没有事了,这事可是没完呢?”

    听到女子的话语,王泰怒从心生,而他看到女子和王树涛十分亲密的样子,怒气消失了大半,他看出这个有着绝世容颜的女子,可能就是自己二婶了,完美的身材,高雅的气质,让人无地自容的美艳。

    他也是明白呢?自己父亲对二叔做的事情,给二叔带来怎样的伤害。但是,他会替父亲还的。

    ......

    ......

    “二叔,这是我二婶吗?”王泰用羡慕的眼神向王树涛问道:“二婶您真是仙女下凡,您的美貌可说是世间绝有,我对父亲对您做出的事情感到抱歉?”

    但是,我希望您有什么能对我出,我无话可说。

    “你这老头真有眼光啊?”上官霜得意洋洋的看向王泰道:“我会在这里打好招呼,让他们好好的招待你的,让你每天都能快快乐乐的度过的!”

    王泰听到上官霜的话,一开始还是挺高兴的,可以听到最后时,就明白了自己这个二婶的意思。怕是自己进去之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吧?

    你看看还不如一个老头有眼光呢?放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不管,每天都是在修炼。我的那些小辈们都有好几个孙子了,我们连一个孩子都没呢?你也不知道着急呢?

    “霜儿啊,你在说什么啊,这种话你怎么也不分什么场合的说,这还有一个小辈呢?你让我还怎么见人呢?”王树涛脸色难堪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上官霜想到这里还有王泰这个电灯泡,该死的,怎么把这人给忘了,她连忙放开王树涛的手臂气呼呼的直视着他道:“都被你这个坏老头给带偏了,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一下。”

    “我去,明明是你们夫妻的原因啊?怎么还怨上我了啊?你们不带这么玩的啊?”王泰心中无比的郁闷呢?

    告诉你啊?刚刚说的话,可是认真的哦?上官霜郑重其事的道:“我可不是给你开玩笑呢?想当初要不是王树明这个该死的家伙,对我家的阿涛做出那些事情,他会变成这样吗?耗费数十年的时间,用来恢复自己的样子吗?”

    数十年的时间对一个天才来说,以为这什么吗?现在的他明明可以达到”元婴”期的修为的,甚至可以达到更高的,却是因为你父亲,变得一生再无机会了。

    你或许不知道力量对我们说是什么,那是我们能活下来的希望,没有绝对的力量,有谁知道下一次能不能活着啊?

    每次的“魔族”的来袭,我们就有不知道有多少的同袍回不来,而我们却要默默地坚守着,给你们这种人又个安稳的环境,想想就来气啊?

    国家给我们安稳和谐的社会,可是却又总是想搞些事情,来破坏这个来之不易的环境呢?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战士们在前线浴血奋战,艰难的抵抗着侵略者的发动的战争,每日都有无数的人血洒疆场,只为了身后的家人能有一个安全的家。

    “为什么就是有人不珍惜呢?这个问题就怕是没有能回答了吧?”

    对不起,我父亲对您在的事情,我深感抱歉。王泰明白父亲曾经对二叔王树涛做的事情给他带来的伤害是极大的,也明白一个修士在年轻时的潜力是巨大,而二叔却是耗费了数十年的时间来恢复,他所损失的是什么。

    王树涛看着自己的这个侄子,表达出的诚意。他也明白这只是王树明的做的事情,而自己却让这个毫不知情的侄子来背负,他父亲,和他的父亲又有什么区别呢?

    “霜儿,现在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我不是已经好了吗?”王树涛心中也是极其的不是滋味啊?

    一边是对自己有着“再造之恩”的妻子,一边是自己无辜的侄子,他可是极其的难受的。

    王树涛看着在内疚的王泰道:“你去历练吧?王家的事情,我会处理的,就安心的去见识这个世界吧?”

    看着二叔和二婶两人在闹着别扭,王泰都明白啊,却是什么没有说啊,依然的转身踏入身后的横断山脉,在没有获得力量之前他将不会出来的,当他出来之时,他已不是那个为了力量和利益可以放弃任何东西的王泰。

    我知道我这些年对你些冷淡了,这次我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去魔渊了,我会好好的陪你,争取能让你完成做妈妈的心愿,两人深情的拥抱在一起,不由得想去了,那时经历的一切啊?

    “一段美好的回忆啊?”

    当年的王树涛在厌倦了世俗的琐事,还要被亲人暗杀他真的是对这个无情的世界,没有丝毫的留恋了,在一人在江湖中游历着,不断的寻找着危险之地冒险。

    一边躲避着自己大哥对自己的暗杀,一边历练着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再一次暗杀中,自己的这个大哥却动用了家族中的顶尖的修士来杀自己,三名炼气期的修士来刺杀自己,而那次王树涛他真的是陷入绝境了,他还是天阶巅峰的实力,有什么力量去对抗三名修士的暗杀呢?在他濒死之时一个可爱迷人的身影出现了,那个迷人的身影,哪怕是现在的王树涛也是为之痴迷。

    可是,少女的实力也不是三名修士的对手啊,在少女战败之时,王树涛他却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量,竟然强行带着少女逃离绝境了,或许是他常年在少林寺中锤炼身体的原因吧?让他有着异于常人的体魄。可是,修士的实力可不是异能者可比的,哪怕是王树涛能将少女带离险境,却是无法逃出他们追杀啊?

    你疯了,现在的你能活着都是万幸,还不将我放下,带着我你的话,你会被拖死的。少女看着这个伤痕累累的青年,心中却也懊恼,少女稚嫩的内心却是被王树涛的行为感动,自己想要将人却没有救成,翻到是被一个深受重伤的人给救了。

    你们这帮该死的老家伙,我师傅就在附近呢,等他老来了。就是你们的死期,我师父可是金丹期的修士,你们还不赶紧的给本小姐道歉,我还能给你们求求情呢,不然的话你们就等着我师傅的疯狂报复。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啊?无故的得罪了一位金丹的修士,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其中人骂道:吴老着怎么办啊?我的实力可是不是能承受一个金丹修士的报复。

    “不用怕,着小妮子在胡扯呢?”

    吴老开口道:“要是她的师傅在附近的话,早就出来能让我们在他的眼皮底下把他的徒弟,伤的怎么重。他们的伤可是都很重的,没有几个月的时间都无法恢复。

    听到老者的话,少女的脸色一变,都不知说什么了。

    只要我们把他们都给做了,没有人知道我们做的啊?到时我们在将他们处理干净的话,我就不信他的师傅会施展“召魂术!”

    要知道招魂术可是极难施展的法术呢?不是对灵魂精通之人,没人愿意用的,还要打上大半的灵气,甚至是会修为倒退。

    你们这些该死的老不死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少女绝望的看着,这着个看不清长相的青年道:“没想我,本小姐第一次拔刀相助会是这种的结果啊,但愿你不是丑八鬼,不然的话!我在黄泉路上也会郁闷死的。

    这时的王树涛艰难的道:“姑娘是我连累你,要是没有我的话,你也不会被人追杀的。

    我就是看不惯他们欺负人,还是三个人打一个。本姑娘就是看不惯啊?说着便陷入昏迷了。

    王树涛他也是疲惫不堪,身上的伤也越来越重,他却没有放弃呢?高速的奔驰将的身体拖垮了,身体却是变得沉重不堪,意识变得模糊了,他的速度却也没有减速,脑中的意识却是猛然的清醒了,想到了一处可以逃脱当方法,来到一处万丈深渊处。

    就在那三名修士击中王树涛他们之时,王树涛没有丝毫的停顿,依然的跳入其中,在空中他艰难的扭动的身体将女孩子搂在怀中,此时的他没有什么退路了,不选择跳崖他们是没有活路的,跳下去还有一丝的希望,他们二人或许能有一个人能活下去呢?

    这个女孩子是因为自己才被连累的,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她活着。哪怕是用自己的命去换取她的安全,自己本就是一个小人物生死无惧,有什么好怕的。这便是王树涛当时的想法。

    “真的希望这个女孩子能活下来啊?”

    随着不断地下落着,王树涛渐渐地失去,意识彻底的陷入了昏迷中,不知道是老天的眷顾,还是他们而人的运气爆棚呢?

    在悬崖之中竟然有一个天然的泉眼,他们坠入泉眼之时神奇的被一股力量给接住了,让他们二人就这样奇迹的活下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重伤昏迷的上官霜居然醒来了,便发现自己被那个男孩子抱在怀中,是他用自己的背部救了自己吗?她从王树涛的身上无力的掰开,那双楼住自己的双手,强撑着虚弱得我身体看着,已经死去多时的王树涛。

    却是说不出的伤感啊,明明是自己想要救他的,上官霜此时异常的难过啊,要不是自己的出现连累了他的话,想必他是可以套图的吧。

    就在上官霜难过之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有什么好难过的,他的身体在以透支严重,他能在危机关头来到这里也是你的运气罢了,也是他的选择的因所致。

    上官霜看着远处说话的人,是一个长相俊俏的男子,却是让人有一个中从心中感到可怕,那是一个种说不出的威视,就连在她的师傅身上都没有感受过的威压呢?想必是一个神秘的绝世高人。

    坐在远处的的神秘人,是一个看不清楚长相的年轻人,但周身却是在无形中笼罩着一股乌黑的能量,让人时刻感到危险的气息,仿佛是在修炼一般似的,没有特别的关注上官霜二人,只是在深思着什么。

    前辈,不知道您能不能救他一命,上官霜无助的望着神秘人。她却是期待着神秘人能救一下,被自己连累的王树涛。

    神秘人久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们,“想要救他可以啊,告诉我你胸前的吊坠是谁给你的,我就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哦?”

    她诧异的望着自己胸前的吊坠,自己的吊坠不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装饰品吗?有什么特殊的用处吗?

    回前辈,这个吊坠是我家传的一个”象征”而已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自己的母亲告诉自己这个吊坠的来历,它是自己外祖母给我母亲的礼物,而外祖母是从她的母亲手中得到礼物,自己的母亲有将着吊坠给了自己,自己都带来十几年了,没感觉着吊坠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难道它还有什么奇特之处吗?前辈想要的话,我可以将她送给前辈的,只是希望前辈能救活他。说着,上官霜就将吊坠取下欲将这吊坠送给他。

    神秘人不知用了什么法术,吊坠自己就飞到了他的手中。神秘人却是仔细的揣摩着吊坠,便陷入了深情的深思中。

    “哈哈哈哈哈,多少年了啊,你终于出现了!”

    本魔尊都等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了,终于有线索了,不知道”善”这个家伙,会在时候出现呢?神秘人疯狂的大笑着道:“想要救其实很简单的,将他放入着泉眼中他就能活了,但是他也只能做一个普通人,了却此生。他的潜力与天赋都早已被榨干了,哪怕是这“天灵池”也没有能力,将一个没有潜力而已经死亡的人再次激发而出?”

    “这天灵池是世间罕见的灵物,有能恢复伤势治疗的之奇效,哪怕是一死之人也能救话的,却没有能力在将的潜力恢复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但是,你可以在天灵池中浸泡可以对你的伤势有好处哦,它还能变相的对你的天赋,进行淬炼让你能走的更高。

    你要知道一个人的天赋可以决定,你的修炼之路能走多远呢?当然还要其他的因素。

    当上官霜听到神秘人的话,连忙将王树涛放入天灵池中,她可不想他死呢?

    当王树涛的身体浸泡在天灵池,就能见他那伤痕满布的身体,正在慢慢的痊愈着,看到这一幕上官霜就在心中松了一口。

    而她却没有在天灵池中疗伤,便向神秘人感激道:“多谢前辈的告知,不知道前辈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吗?”

    神秘人没有说话,只是将吊坠送到她的手中,看着天空中神秘莫测的白云。

    这吊坠还给你,我要你去保护一个人,她不能受到一丝伤害,当你将这吊坠送出之时,你就知道那人是谁了。神秘人说着,就不见踪迹了,空中还在回荡着他话语。

    “这本书也送你了,想必也会想要的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