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章节字数:6371  更新时间:20-05-15 11: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便是魔尊恐怖而有庞大的势力,那可是多年前的情况呢?谁知道这多年的时间中,他的势力会怎样的发展?”

    “这些还都是龙组中的绝密,一般普通人根本就无法得知呢?”

    老者想到这里就是感到麻烦,因为魔尊骇世的修为,所有关于他的消息都被各大势力给封存了,只在世间流传着魔尊的恐怖。

    尽管他们将魔尊的事迹给封杀了,可是每年都会有不知死活的人,寻找魔尊的。

    他们在魔尊的住处,以及关于魔尊一切的地方都派人驻守了,可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自己的”老窝里”有人把魔尊给惹闹,不竟如此,被魔尊给抓个正着,这不就惨兮兮了、

    还是把自己给连累了,这事弄得,他都不知怎么搞了,魔尊这个人仗着自己的恐怖修为,不知道坑了他们多少次了。

    这个”天灵池”,原本可是他们龙组拥有的修炼灵地,而池中的灵液,不知诞生了多少的天才......?

    可是,却被魔尊给盯上了,他便找了各种的由头,将这个他们守护了无数岁月的修炼圣地,给抢去了,他们却也没有什么法子。还好只是将这“天灵池”名誉上给抢去了,却没有限制他们在这里修炼的。但是这也不好受,一旦被魔尊给逮着,就是被他一顿的坑啊?

    想到这老者心中的极其恼怒,却是不敢将怒火发出呢?

    谁让他们没有能打得过他,只能有着他欺负呢?

    这时跟随老者的一个老妇人,注意到了,远处深坑中的上官霜两人,此时的两人都是满身的伤痕累累,上官霜还在艰难的爬了出呢?

    若不是上官霜听到,有人在交谈声,艰难的,一点一点的,从深坑中爬出来,他们甚至都没有去注意他们两人,因为魔尊在此他们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心思呢?

    众人丝毫没有发现大坑中会有其人,而”魔尊”在此有谁会留意其他的。

    没有人敢在魔尊的面前放肆......

    “天呢?霜儿你怎么受了怎么严重的伤啊!”众人中的一位老妇人,惊呼道。

    连忙来到上官霜的身边,和蔼的问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的伤,是怎么来的啊?”

    “师傅您来了,您快救救他,!”上官霜中心急切望着师傅,而心中却是没有忘记,昏迷不醒的王树涛,神情尤为激动的说道:“他的伤势比我严重的多了,您一定要救活他啊?”

    老妇人将上官霜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番后,才放心的将她放的一边,将还在深坑中的王树涛也给带来出来,检查了一遍他的伤势,不可以思议发现,他的伤势虽然是很重,却只是都一些皮肉之伤,看似濒临死亡,实则没有什么大碍呢?

    她心中却是很是差异,霜儿与那个男孩看上去伤势很重,其实,却都是外伤,根本就没有伤其根骨,以那三人的修为,虽说不是很高。

    但是,要是想给击杀他们两人,也是极其简单的,而他们却是奇迹般的活着了,还只是受到一点严重的外伤。

    “想必是”他”出手干预了吧?”

    不然的话,以自己爱徒的修为,与这个修为一般的年轻人,是可以抵挡的。

    魔尊出手的话,可不就是受伤那么简单了?

    这俩个小家伙,还是挺顽强的么?被这三人的全力一击,居然没有死,只是受了点重伤而已。

    看到两人被老妇人抱出出深坑,魔尊也是露出很是戏谑的神态道:“这两个小家伙的运气不错哦,他们的天赋也是很好呢?”

    我都有点心动了,不如让这个小丫头拜我为师吧?我很期待她长大后的模样呢?

    “什么吗?”

    您想收婉儿为徒,老妇人听到魔尊的话语,就明白了他是再打婉儿的注意,这怎么可以呢?我可是婉儿的师傅呢?

    老妇人内心中急切的看向大长老道:“大长老您说句话啊?不能让婉儿落入他的魔掌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其实,老者听到魔尊那很是欠揍的语气,还有他那猥琐的样子,他就知道了,魔尊根本就不是看上了婉儿的天赋,只怕是看上了上官霜的......!

    在老妇人注视下,他知道老妇人心中的想法,其实他也不会让婉儿去的,谁会知道魔尊会对婉儿做什么

    他怎么会将婉儿给毁了呢,他作为龙组的”领袖”。岂会用后辈的幸福,保全自己,哪怕是将魔尊给惹恼,他也会在所不惜。

    “魔尊的恶名可是名震江胡呢?有几人会不知道呢?”

    “尊敬的魔尊大人,这个小丫头是有师傅的,只怕是会辜负了您的好意了。”

    她的师傅便是我身边的这位妇人呢?我相信,我们”龙组”是有实力,将婉儿培育成才对的,辜负您老费心了?

    老者俯首表示歉意的说道。

    “这样啊,还是真是可惜,那我就不夺人之徒了。”

    魔尊挥了挥手,大度的说道:可是那样的话,你们要不能将我的花园处理好的,我可是会很生气的哦......!

    “一旦生气了,我可以不知道做什么?”

    魔尊大人,我们会将您的花园重建,让它恢复原来的美丽自然风光景色的,老者十分诚恳的道。

    可是,魔尊在一边却是不乐意了,只是重建吗?这个样子我可是不会满意的哦?

    思索了一番,开口道:“这样把我有一个能让我满意的想法,就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呢?”

    “魔尊大人,您有什么要求的话,我们一定照办的,老者心想这些惨了,不知道这个”老不死”的又会有什么样的敲诈呢?”

    其实,这也不愿老者的吐槽,只是,魔尊不止一次的敲诈他们,而魔尊只有俩个爱好呢,一个是吝啬贪图小便宜,尤其是喜欢敲诈他人,还有一个就是喜欢小丫头,一个“$@$@#$#$”的人物?

    这要是不熟悉魔尊的人,他一看到那些长相优美可爱的小姑娘,便会一各种理由,连哄带骗的,将那些俊俏的小丫头的,之后便在也不见了呢?

    这也是为什么听到他要收上官霜为徒之时,老者便委婉的拒接了。

    “这样吧!”

    我给你们一个法阵,你们将它给搞就好了,不然的话,我就去你们那里”喝喝茶”聊聊天了。

    老者将那个图纸看了看,十分为难的望着魔尊到,大人这个法阵可是不简单呢,以我们的能力很难完成的啊?

    这个可不是一般的法阵,而是极其庞大而又复杂的,阵中有三十六幻阵,七十二杀阵,组成的一个大阵,入者一步踏错而必死,哪怕是阵法大宗师,能破幻阵却是没有能力,将幻阵与杀阵一同破之的。

    可是,这个阵法的消耗也是极为恐怖的,哪怕是龙组这样的势力,也是很难承受的。

    大人这个阵法,我们可能无法建造成的,这个法阵的消耗太大了,老者无奈的说道:“大人,您也是知道的,魔渊的战事每年都会消耗大量的阵石与其他的资源,这个决定我们真的不能做的。”

    这个我就不管了,那是你们的事情了,再说了。我们的黑龙卫,可不是那么容易败得哦?

    “再说了,一帮蝼蚁罢了,他们也得有那个实力......!

    魔尊极其不屑的,望着众人道:“要是不能的话,就让哪个女娃娃,送给我当徒弟,这个法阵不是不可以商量哦?”

    神情色色的望着上官霜,满脸的不可描述的模样么!

    大长老却是坚毅的回答道,魔尊大人我们会将这个法阵,给建造好的,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了好了,你们既然怎么坚定的话,我就等着你们好消息的哦?

    魔尊大笑了一挥,一步踏入虚空,便离开了,留下满是无奈的众人。

    老者望着魔尊离开的天空,摇了摇头,抚摸这稀释的胡子,道:“看来,我们这次真的要难过了,这大阵的消耗......”

    走吧!去召集阵法师,将这个法阵给建造完成,老者忧郁的说着:“将我们的所有的阵石,全部的拿出来吧?”

    众人也是知道魔尊的秉性的,没有完成他给任务的,会什么样的后果。

    将这三人的家族中的修士全部,都给送到“御魔城”中,终生为除魔而战,直到战死。

    王家由此而落败了,家族中的修士无一例外的全部战死。但是,却有一些修士逃过这一劫呢?

    那就是支持王树涛的人,在王树涛离开王家之时,他们也宣布脱离了王家,而他们便是王家最后幸存的力量了。也是王树涛建立家族的基础呢?

    这也使得”帝都”中,诞生了另一个王家呢?

    一个曾经辉煌无比的王家,渐渐的走向衰败。一个新兴的王家,在平淡中迈入辉煌中。

    回到龙组总部中,一众人便详细的将上官霜与王树涛两人,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两人没有大碍之后,便放心了。

    众人便没有在却关注他们了,只是叮嘱两人好好的休息。

    他们便开始了,调集所有的力量,筹备各种物资,准备建造这个阵法。

    而当他们请来建造法阵方面的顶尖人员时,他们却没有一人可以建造的,因为他们完全看不懂这个法阵的原理,就连”原始”的阵文,都没有能力制作呢?

    龙组的诸位听到个消息后,满是疑问呢?他们的阵法大师们告诉他们看不懂、不会建造这个法阵。他们可是龙组中最顶尖的阵法大师呐,丝毫不亚于名声在外的大师们。

    “竟然,无法完成建造,就连最基本的阵文都做不出。在听了他们的解释后,他们就明白了,这个阵法的原始阵文是用一种”奇特”的手法完成的?

    哪怕是他们有图纸,没有刻画的手法也是没有用的。他们也是尝试了许多次,却是无一例外的失败了,不是他们不能建造而是他们不会那种特殊的手法。

    阵法他们是可以完成的,没有什么难度的,单是”原始阵文”他们却是不会做出的。

    一个阵法的最基础的便是这个阵文,若是连基础都无法完成的话,更别说是建造了。

    让他们也是无奈啊?尝试诸多的法子,还是没有结果,将阵文改变的话,也是可以将大阵建造完成的,这样的话大阵的威力,不知会减少多少呢?

    “这样的改动他们是没有权利的,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这些的阵石可是就报废了,这可不是他们能承担的。”

    就在众人陷入了深思中时,其中一人道:“或许有一人可以解决这个难题呢?”

    “张胜天大法师或许可以,他在阵法上的研究可以无人能及,有他的出手参与的话,想必这个便不是难题了吧?”

    其实,也是有人想到了他的,可以是他的脾气极其的古怪呢?一生只对阵法有着痴迷的相望,而他也是对那些远古、上古时期的阵法有情趣,若是没有什么难度的阵法,根本就见不他本人的,便会让他的弟子打发了。

    而他一生中几乎是没有任何建造法阵的。但是在百年前,他却将”御魔城”中的那些庞大的大阵全部的给更换过,让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呢?而他这一举动彻底的奠基了他在阵法上的威望呢?

    大阵的恢复却是让人族的勇士们不再付出,没有必要的牺牲了。以往魔族袭来,只能依靠着人数死战,海量炮火的覆盖,在付出极大的伤亡,才能驻守那道唯一的战线呢?

    当大阵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它让人族的勇士们有了,一段来之不易的休息的时间呢?

    它可以完全抵御住魔族长达三天的狂暴的攻势呢?这三天中大阵没有一丝的崩坏的迹象呢?在第三天半后,大阵中有了一丝的崩塌痕迹,但是,却也是不影响其他的防御法阵,只不过失去了制空权罢了,这也不完全影响战事呢?在对魔族的战争中制空权人类就没有过呢?

    能有着样的成就,就很了不起了,以前的战争中人族只能依靠着城墙中的防御法阵,艰难的抵御这魔族的攻势,几乎是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呢?

    “这一战却让人族彻底的记住了,张胜天这个名字?”

    ··············

    这时大长老龙庆开口道;“我亲自去找张老,若是他知道这是”魔尊”的东西,想必他也不会有什么理由拒绝的吗?”

    毕竟,这可以是一个罕见的阵法呢?

    很快大长老龙庆,便来到了张胜天居住的农家小院。

    现在的张胜天早已不在御魔城中,他将自己一身的学识全部的传授给了自己的弟子,而他则是找了一个僻静的山谷,潜心研究那些失传的法阵。

    当大长老龙庆来到这里之时,在茅屋旁便见到这个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物。

    ......

    “老夫已经将我毕生的所学,全部交给了你们,希望尔等能将代替我完成这番重担,老夫都活了一百多年了,是时候该歇歇了,倘若尔等有心的话,就寻些罕见的阵法给老夫解解闷,研究阵法便是老夫最大乐趣了。”

    此时的张胜天还在晒着太阳在酣睡中,宛若一个普通的老人,他放弃了自己的本该有的美好晚年,来到这里过着平凡而又朴实生活。

    “张老,我是现任的龙组大长老龙庆,我知道您喜欢阵法,这里有一个大阵,想必您会有情趣的?”龙庆十分恭敬的。

    别看这现在这个老人模样,他可有巨大能量呢?他却不敢有半点的失礼呢?

    别说他是龙组的大长老,就是”半仙”之体的大能者,却也不敢有一点的嚣张之意。

    “嗯,将图纸拿来我看看,”老者起身迷迷糊糊的将龙庆的,拿起仔细的看着,说道;“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吗?不就是一个简单的杀阵,还是这种十分庞大的”幻杀一体”的大阵。”

    “难道,你身为龙组的长老不知道,阵石的珍贵么?”

    老者心中不悦道;“每年的开采出的阵石,都不够御魔城中的消耗的,尔等却想建造这种威力巨大的杀阵。”

    “尔等到底有没有脑子啊?”

    面对张老的呵斥,大长老龙庆也没有半点的反对之意,他也是明白张老的意思。

    可是,他也没有法子,不完成”魔尊”的要求的话,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他在接任大长老职位后,清楚的明白了魔尊到底是怎样的无赖呢?

    一旦没有达到他的要求,轻则将他们打一顿了事,重则每日来到他们的总部调戏自己的部下,还是无所不用其极,搞得他们满是无奈啊?

    “他们却是敢怒不敢言呢?只有达到他的目的才肯罢休?”

    可是,这是魔尊的要求啊,我们也没有办法。

    那也不行,难道你不知道这种法阵会消耗掉多少的阵石吗?来建这种没有意义的杀阵。若是这些阵石用在御魔城中,会有多少的将士,有活命的机会吗?

    “老夫哪怕是被魔尊给杀了,断然也不会出手建造的!”

    “我也会告知我的弟子们,你就别想了。”

    你用的不是阵石,而是前线将士命来建造的,还是这种毫无价值的东西。

    听到张老的话语,大长老龙庆也明白了,这也是他为没有去找张老的弟子的原因,他的那些弟子都对张老有特殊的感情,一旦有了什么罕见的法阵都会,让自己的师傅瞧瞧的。

    可是,魔尊那边不好交代啊?

    龙庆有事试探行的问了一下,却张老的态度依旧是强硬。他便不在说什么了,只是将完整的图纸留下,默默地离开了。

    在张老的极其强硬的态度,他便接受了现实了,准备接受来自”魔尊”的怒火了。

    “其实他也明白了张老的话,这可不是一般的资源呢?而是前线将士的生命的保障,他怎能这般的自私呢?”

    在大长老龙庆离开后,张胜天也是很好奇的,尤其是这是魔尊给的,将图纸拿起默默的仔仔细细的揣摩着,说到他还是对”魔尊”的东西感兴趣的。

    说到他也是明白”魔尊”有怎样的势力,也知道他给的阵法不定不凡,可是大阵的消耗,他却是无法接受的,哪怕是冒死惹怒他,也不会用前线将士的性命来见一个没有价值的大阵的。

    尤其是他在真正的见识到了,魔尊手下对阵法的深不可测的见解与运用,他便明白了,那些超越这个时代的知识,根本就不是他能明白的。

    哪怕是自己用了十年的时间为努力,换回的却也是一知半解呢?

    他在个神秘而充满危险的地方呆了十年,依旧没有真正的理解,每日都在忙里一天后认真的学习着,见识了许多的神奇的事物,见识了魔尊到底有怎样的势力。

    例如最常见的传送法阵,他在哪里呆了一个月后便可以完成建造了,阵法的原理没有什么难度的,却有一种独有的“空间石,”它却是建造传送法阵的关键,而他在华夏大地中却是没有见过的,或许是在华夏大地根本就没有空间石,这种神奇的东西呢?

    而他没有见过的各种奇异的灵物真的太多了,各种神奇的法阵。这还=只是“后勤部”的所见,他们只是负责各种后备支援。

    还有他没去过的,科技开发部,武器制造部,能源采集部,情报收集部,以及最重要的作战部与与远征部。

    只不过那些地方他是没有去过的,而他能去的只有后勤与能源部这两个地方而已。

    他在哪里却是没有得到太多的其他的信息,而他能带回只有他对阵法的见解了,在这里早已没有阵法这一词汇,而已一种能量。

    不过即便是如此,对他的阵法上的帮助也是巨大,在他的不懈的努力下,他的见识有了质的飞跃,当在次接触那些远古时期的法阵,却是手到擒来呢?

    但是,这也是让他累积了丰富的经验罢了,核心的技术他却没有学到呢?

    其实,不是他学不会,而是他根本就不明白这其中的原理罢了。

    当将他看到图纸中,最基础的阵文之时,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张老仰天大笑着,我终于知道了。

    这便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啊?

    “一花一草一世界?”

    “死物便是死物啊?其中的蕴涵的能量中有一日会耗尽,若何让其可以充能,这个难题困扰了我百年讷?”

    今日我终于解决了能源不足的问题,可以让那些尘封万年的上古法阵在再现昔日的威能了。

    那些威力惊人的法阵,可都是消耗极大。在如今的情况下,根本就无法实现,能建造一些防御法阵,都调集世间中近乎全部的阵石。

    “这便是”衍生之术,”有了它魔族在也休想在猖狂了。”

    有谁知道这是魔尊送给人族的珍贵的礼物?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授人以渔,不如授人以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