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爆笑相声文集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三章 超级奶爸

章节字数:5952  更新时间:19-10-01 07: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超级奶爸

    张文墨陈开德上台

    甲;谢谢大家送给我一个人的掌声。

    乙;那我这算什么?

    甲;你自己算。

    乙;什么就我自己算?

    甲;意思就是你自己想算个什么东西,你就是个什么东西。

    乙;你怎么骂人啊,掌声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甲;你这话说的,我得跟你理论理论,首先请问你,你学过相声没有?

    乙;废话,我不说相声,我整天上台上听相声来了。

    甲;在我眼里你何止上台听相声,你简直就是上台听相声兼职要饭来了。

    乙;不是?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要饭来了。

    甲;和你说了你也听不懂,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

    乙;不行,你今天必须说清楚,为什么说我是要饭的。

    甲;我是要饭的行了吧,掌声都是给你的可以了没有,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朋友们,这小屁孩虚荣心强,大伙给他点掌声。

    乙;不要,停。不要鼓掌,不要鼓掌。

    甲;他的意思就是“不要停”

    乙双手叉腰;你自己一个人说吧。

    甲;又耍小孩子脾气,别闹,(找身上口袋)叔叔今天没有带棒棒糖。

    乙;今天不说清楚这个事情,你就自己一个人说。

    甲;那么好吧,我问你,你现在吃、住、行哪里来的钱?最主要是吃。

    乙;我辛辛苦苦说相声赚来的。

    甲;好,既然你是靠说相声赚来的,最主要是吃。我们在台上给大伙说相声,观众朋友们都是好心人,相声的历史不就是街头杂耍演变到如今的吗?以前我们是下三流的戏子,现在碰到这个好时代,我们相声演员翻身了,但是,在面对给我们所有这一切的衣食父母,我们得谦虚,所以我间接性的比喻你是要饭的,请问这有没有错。

    乙;你这样说似乎也没有错。

    甲;你身上的猪肉都是观众朋友们你一口他一口从他们嘴里把你喂大的,你得感恩,你得为你这一身肉感到骄傲自豪,所以以后不要再跟我讲什么你要减肥什么乱七八糟的。

    乙;你啊,我说不过你,这个就算你对,那掌声一人一半有错吗?

    甲;大哥,你学了十几年相声,你还不如我们剧场那个扫地的阿姨。

    乙;你这话说的。

    甲;我问你,我们二个在台上话谁多。

    乙;你是逗哏,我是捧哏。那肯定你多啊。

    甲;这不就结了。

    乙;这个不能这样算。

    甲;来个更简单的,阿拉伯数字,卡扎菲知道吗?

    乙;萨达姆我都知道。再说了卡扎菲也不是阿拉伯的。

    甲;可以啊,小鬼。以前小看你了。

    乙;这就可以了,你玩我了。

    甲;听好了,阿拉伯数字10多还是0多。

    乙指着甲;欺人太甚,气死我了。这是问题吗?

    甲;请你严肃的回答我这个问题,请回答,请(河南英文说出来)

    乙看着观众无语摇头捂脸;10多。

    甲;可以啊,答对了,这样,我也退一步,要是按掌声的频率来算的话,你二我八。

    乙;不行,要是这样,我必须四六开。

    甲;不行,我做人是有原则的,看你年纪小不懂事,我最多再让一个点,你三我七。再谈就没有必要合作了。

    乙;3。5。最低,要是不答应,你自己一个人说。

    甲手指正在算;你小子,好,就给你3。5。我吃点亏。

    乙;这还差不多,现在可以开始了。

    甲;首先还是介绍一下我自己,相声界里的常青树,张文墨。墨哥就是在下。

    乙;陈开德

    甲乙鞠躬

    甲;既然刚刚提到了小孩子(摸乙头)那么今天我就来聊一聊小孩子。

    乙;手别乱动,我不是孩子。

    甲;大伙都知道我,国家放开二胎之后我爸我妈响应国家号召,辛辛苦苦给我生了三个三胞胎弟弟。

    乙;上期已经说过了,你母亲确实伟大。

    甲;那肯定的,我的妈能跟你的妈比的了你的妈吗?

    乙;你这绕口令了这。

    甲;其实在我妈怀孕第一个月的时候,我就能预感到三胞胎。

    乙;废话,现在科学这么先进发达,一查就知道了。

    甲;科学虽然先进,但是第一个月是查不出来的。

    乙;那你找哪个街头算命的算的。

    甲;那是迷信,更不可信。我是通过做了一个梦。

    乙;什么梦?

    甲;金刚葫芦娃。

    乙;啊,那还得再生四个。

    甲;对啊,这不我妈跟我爸正在努力,所以现在我跟我媳妇就义无反顾的接手我这三个弟弟。

    乙;你妈妈的任务还是很艰巨的。

    甲;我怎么感觉听着像骂人的。

    乙;你娘的任务还是很艰巨的。

    甲;啊,你别说了,反正你就是没有我这个命,这个就跟中彩票一样,你反正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乙;你就是想说你自己命好,你挖苦我干什么啊。

    甲;最主要是让你“羡慕嫉妒恨”

    乙;看你整天忙的跟狗一样,我怕都来不及。

    甲;你这个说的对,我跟我媳妇就当我们自己孩子养呗就是。三个啊,朋友们。太累了。但是累兼并快乐着。刚不说了吗,你兼职要饭,我也有兼职。

    乙;你是兼职什么非法买卖的。

    甲;好好说话,我手机铃声是警笛声待会要是万一响起来了,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乙;那你到底是兼职什么东西的?

    甲;还什么东西,告诉你,我是“超级奶爸”

    乙;你还有这功能,真看不出来。

    甲;想哪去了,我能违反人类自然法则吗?我说的是我帮着一起照顾我的三个弟弟吗。现在想起来都是泪啊。

    乙;那就说说吧。

    甲;首先就拿换尿布来说,我们家比较有钱,用的尿不湿。

    乙;进口的是吗?

    甲;废话。我是中国人,永远支持国货,你小子以后要是敢去日本买马桶,我非打断你的狗腿,听见没有。

    乙;放心,我没有钱。

    甲;韩国也不行,除非“萨德”撤了。

    乙;放心,我已经很帅了,不用整容。

    甲;你可以去泰国,机票我可以出,手术费我也可以跟你对半开,我就当扶贫了,怎么样?我对你很好吧。

    乙;要去你自己去。你快说尿不湿吧。

    甲;那简直就是一天到晚不停的换,换的我都郁闷了,说真的,我恨不得给自己来一个换的。

    乙;现在辛苦,等你老了以后就有享不尽的福了。以后,朋友们,轮到我们上场各位,不要再送花了,改送尿不湿,墨哥有这方面的需要。

    甲;也可以,奶粉就更好了。

    乙;不要进口的。

    甲;阿德,不错吗?小伙子。冲你刚才的表现,掌声六四开。

    乙;不用,你给我3。5我已经很知足了。等我以后表现好了再给吧。

    甲;很好,年轻人谦虚好。我看好你。那我接着开始了。

    乙;好的,你小心点,不要累着。

    甲;既然换尿布那就肯定要换衣服,我们家洗衣机可以说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运转,我手里抱一个,背上绑一个,把一件件衣服往洗衣机里丢、、、、、

    乙;墨哥,等一下,还有一个了。

    甲;哎呀,去哪了。仔细一看,正在洗衣机里游泳了。

    乙;啊,给丢洗衣机里了。

    甲;哎呀,我这弟弟长大了肯定是游泳冠军,中国的“飞鱼”弟弟,快游,赶快超过那条裤衩,快点,加油,后面那条内衣马上追上你了,快冲刺,弟弟,闭气,呼气,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耶,超过裤衩了,你是冠军。各位观众,这一届的奥运会、、、、、、、

    乙抢话;别奥了,赶快捞出来吧。

    甲;哦,对。当冠军太激动了。

    乙;拿个毛冠军啊就。

    甲;想多了,还有啊我们家去超市买衣服,那就不叫买衣服了。

    乙;收破烂。

    甲;像话吗?叫“批发”

    乙;清仓大处理,清仓大处理。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钱包,现在全部只卖二十块!统统二十块!!黄鹤王八蛋!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

    甲生气;停。

    乙;不好意思,说岔纰了。上次在街上听到这个,觉得挺励志,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甲;这还励志,价值观有问题。以后再教育你。朋友们,我们继续,我一进店非常气派,(手指)这一件,这一件,这一件,这一件,还有这一件,(指到乙头上)还有这一个什么玩意,统统不要。

    乙;你不要指干什么?

    甲;这样不显的财大气粗吗?男人吗,对不对。不能拖拖拉拉拉的。要干脆,你看我每次喝酒,是不是,霸气。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先自罚十瓶。

    乙;啊,你也太霸气了。

    甲;白酒。

    乙;牛,然后了。

    甲;什么然后?

    乙;罚完了就完事了?

    甲;百分之九十九。酒喝完就蹲在角落里哭。

    乙;我觉的你要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我觉的你不应该哭,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

    甲;那我应该怎么样。

    乙;我觉得你应该在女厕所哭,这样才是真男人。

    甲;哦,为什么?

    乙;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你看看,现在一口气能喝十瓶二锅头,是大瓶的吗?

    甲;那必须的啊,小二我根本看不起它,啤酒我看都不看,就茅台惹不起。

    乙;了解,现在这个社会,谁还能有您这样的气魄,古今中外我觉的只有“萧峰”丐帮帮主的酒量能过与你一较高下。

    甲;哦,就是会刷“降龙十八掌”那小子。

    乙;对,就是那孙子。

    甲;很好,冲你刚才这句话,六四开。

    乙;不用。

    甲;不行,必须六四开,你要不答应,我不会今天就别想活着离开这个舞台,我说到做到。

    乙;那么好吧。下台后我们继续喝。

    甲捂住乙嘴醉醉要吐;我们刚才也没有喝,对不对。

    乙;对,我们刚才不喝了五瓶二锅头。

    甲;我们继续。我告诉你,刚才我为什么那样、啧啧啧的吗?

    乙;你不说了吗?那服务员长得漂亮。

    甲;对,那是相当漂亮啊,我看到她我立马就后悔了。

    乙;悔恨什么?

    甲;结婚早了,要不然凭你墨哥、我的魅力,对不对。真是命运弄人(哭)我的心好痛啊,她还冲我微微一笑,天啊,我想世间多少美少男,都逃不过她的小酒窝。

    乙;墨哥,你喝醉了。我唱首歌给你听啊(唱)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虽然已经是百花开,哎,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轻轻拍了一下甲脸)、

    甲;刚才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好不好(抱拳)给我这个男子汉一点面子。

    乙;加上一个“超级奶爸”

    甲;谢谢大家了,继续,我问那个小姑娘,你知道我是谁吗?

    乙;他肯定知道啊,你酒喝的那么好。

    甲;她竟然不知道,天啊,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公平,还有没有礼义廉耻。我立马掏出我的手机指着我烧饼相片,看看,这个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郭德纲,认识吗?

    乙;你这样问,谁认识啊。

    甲开心;她认识郭德纲,不认识烧饼是谁,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的。

    乙;你这什么人啊,烧饼死的太惨了。

    甲;别不自足了,我还指着我丈母娘照片问,认识赵本山吗?

    乙;啊。

    甲;啊什么啊,我拿着你的照片?请问你有没有看过这头公猪出现在你们店里。

    乙;去去去,别拿我开涮。你们家个个是奇葩,上次我带着礼物好心去看望嫂子,刚好你不在,你丈母娘开的门,我说找张文墨。他硬是不让我进去?

    甲;可能是你礼物带少了。

    乙;不是,我想了半天又敲门,我说找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张文墨先生,这才让我进门的,这都什么人啊。

    甲;哦,这是我们家规。

    乙;我第一次见这么不要脸的家规。

    甲;比你姐夫强一点,门口放个镜子,进门之前先照照自己,太帅的就不要进门了。

    乙;为什么?

    甲;一山不容二虎吗?我能理解,我好几次带着礼物,都到了门口了,看着镜子里那个血气方刚帅气逼人的脸,我门铃都不好意思按,徒劳而返。

    乙;胡说八道,你可以打扮难看一点吗?

    甲;我做过了,打扮的“人不人鬼不鬼”一看镜子,哎呀,还是太帅,帅的掉渣,还是没有勇气按下门铃,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我张文墨是不会干的。

    乙;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

    甲;都过去了,岁月是一把杀猪刀,这些年硬是把我杀成了活脱脱一个“男神”

    乙;后面加“经病”很适合你。

    甲;转眼间,我的弟弟已经长大了,读幼儿园小小班,有一天回家哭哭滴滴的,我问他,谁欺负你了。

    乙;肯定是在那个被查封的幼儿园。

    甲;我们家没那么倒霉。是一个小孩子欺负他了。小孩子打打傻傻的很正常。

    乙;打打闹闹,打打杀杀那还得了。

    甲;打打傻傻,“大傻”那个“傻”打打傻傻。不是“打打杀杀”

    乙;哦,香港那个啊,知道了。你说清楚啊。

    甲;我丈母娘一听不干了,必须跟他去算账,非要拉着我老婆去给我弟弟讨回公道。

    乙;那个奇葩就是个祸害,你可千万不要听她的。

    甲;怎么说话了,再怎么说也是我丈母娘,虽然平时做人做事疯疯癫癫的,但是他爱我弟弟有错吗?

    乙;没错,我错了。最后咋样了。

    甲;我很多事情忙着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当我一问我弟弟,你跟打你那小子说了你哥哥是干什么的吗?

    乙;你啊,他一个小屁孩知道谁啊,郭得纲估计都不认识。

    甲;我弟弟天真的跟我说,就是跟他说了我哥是说相声的才打我的。

    乙;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出发吧全家。

    甲;我一听火冒三丈,欺人太甚,竟然不知道我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

    乙;墨哥,那小孩才四岁。

    甲;四岁怎么了四岁,他的父母难道就没有负责告诉他,我张文墨,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的义务吗?他这样做完全至国家法律法规于不顾。

    乙;哥,你是真喝多了,不要去。

    甲;没有喝多,开玩笑,关系到我的名誉,我已经打电话叫我的律师,叫那小屁孩准备收我的律师函吧,我会跟他打到底,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打赢这场官司。

    乙;喝多了,见笑了,朋友们。平时墨哥不是这样的。

    甲;我是那样的,我不这样。我说完背着我弟弟拿着棒球棍,带着我老婆还有丈母娘,我丈母娘牵着我们家那条大狼狗出发了。

    乙;准备看好戏吧。

    甲;到了幼儿园已经关门了,但是我弟弟认出来了,就是旁边那个小屁孩打他的。我一看,我无语了,那个小屁孩正在学走路,一颠一倒的。

    乙;四岁都不到,来都来了,赶快告诉他你是谁。

    甲;我还以为我看错了,我无语了。

    乙;哥,不光你一个人无语,所有人都无语了。

    甲;看着那个小屁孩走到了他的爸爸身边,那个爸爸长的太壮了,旁边还有一帮正在秀肌肉的,天啊,看来我今天的敌人有功夫底子。

    乙;那赶快撤吧。

    甲;我们几个人赶快躲进草丛中,老婆,今天这个事我看就算了吧。

    乙;你放心,你丈母娘肯定不肯。

    甲;对,叫我关键时候必须顶上。于是我哆哆嗦嗦的站起来,准备过去,然后立马回去。

    乙;回去干什么?上啊。

    甲;我怕,妈,我们一起上吧,一起威风威风呗。

    乙;她肯定不敢。

    甲;她说她还没有刷牙,口臭是很不礼貌的。然后他就在那刷牙了。

    乙;啊、、、、

    甲;我也觉的是,我一看我老婆,他正在洗头发,头皮屑太多也不好,你说了?

    乙;哪来的水了,洗头。

    甲;我弟弟的尿,水温刚好。

    乙;你可以洗个澡再去吗?

    甲;是,我正准备脱衣服了,我丈母娘抓住我,来回不停的扇我巴掌,然后递给我一片尿不湿叫我戴上。

    乙;你有这个需要,赶快戴上,别给我们相声界丢脸。

    甲;我仔细想了一下,不用戴。

    乙;为什么?

    甲;已经来不及了。

    乙;啊,已经尿了。

    甲;我老婆生气了抓住我继续来回不停扇我,然后递给我一瓶奶,鼓励我(老婆)老公,喝几口,壮壮胆,别给我丢脸,给你弟弟做个榜样。

    乙;我第一次听说喝奶能壮胆的。

    甲;我赶快吸几口。我还没有吸几口,我老婆又抓住我来回不停继续抽我。

    乙;这次又为什么?

    甲;我快喝完了,我得留点给我弟弟。

    乙;对,你跟你弟弟商量一下,四六开,实在不行就三七。

    甲;我鼻青脸肿,头有点昏,我跌跌撞撞过去了,看着他们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得意极了,各位朋友,今天天气不错啊,我就是想过来教训你,赶快给我跪下磕头认错,这事就算过去了。

    乙;说的好。

    甲;我没有说错啊,他们为什么抽我了。我老婆和我丈母娘看傻了。(妻子)妈,你说张文墨这是干什么了?(丈母娘)嗯,我女婿,果然是个人才,这是苦肉计。

    乙;你丈母娘不说相声可惜了。

    甲;最后他们打完,还往我身上丢钱,看来他们知道错了,这是赔我弟弟的精神损失费。那么好吧,我原谅你了。

    乙;赶快看看多少钱?

    甲;一千多了,我乐了。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觉的事情不对啊。我大叫,等一下,诸位。

    乙;肯定不对啊。

    甲笑;谢谢你们哦,有空来听相声。

    乙;啊,别挨骂了。

    完

    作者闲话:

    看看有没有周星驰的影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