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爆笑相声文集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五章 恶作剧

章节字数:6712  更新时间:19-09-22 0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恶作剧

    张文墨陈开德上台

    甲;观众朋友们,哈哈哈哈哈,我想死你们了。

    乙;山东观众就是热情啊,那一笑起来就是不一样啊,张大了嘴可劲的乐啊。

    甲;典型的山东大汉。

    乙;嗯,你说我们都还没有开始说,你就乐这样,说明各位的生活在共产党的带领下非常幸福。

    甲;后面的朋友你们听的到吗?放眼过去,今天到场的观众没有一万也有九千吧。

    乙;别吹牛,没有那么多人,就五百多人,我们还没有火到那个境界。

    甲;这话没错,我们在相声圈来说,我们啥也不是。

    乙;我们还需要多多努力。

    甲;最近有很多粉丝到我的微博下面跟我说,墨哥,你说的相声我们大部分听不懂啊。

    乙;我们都说的这么低俗了还听不懂吗?

    甲;别胡说,什么叫低俗啊,难听。

    乙;那应该怎么叫?

    甲;通俗易懂。

    乙;我们也高雅不起来主要是。

    甲;后来我经过反思,我得对我的粉丝负责啊对不对,我前前后后看了我跟阿德的三十几段相声,的确,这个粉丝说的有道理,你知道为什么吗?

    乙;这是为何?

    甲;很简单,我们的名气还不够足于支撑让所有观众了解我们,就好像我们之前相声里面提起过你的姐夫,试问,谁知道你姐夫是个什么货色。

    乙;你这叫什么话?就是不知道我姐夫得了呗。

    甲;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一听就是春晚钉子户冯巩老师的经典名言。

    乙;所以您的意思就是我们以后说的相声要是说别人一定要说名人是吗?

    甲;那是必须的,就好像比如,你姐夫是郭得纲,你姐一米八,这样一说,观众就能想像的到小黑胖子跟你姐的最萌身高差。观众才乐的起来。

    乙;嗯。

    甲;所以我觉的有必要改变一下我们哥俩说相声的方式。

    乙;什么方式?

    甲;很简单,跟拍电影一样。比如,你现在是陈开德,但是你演于圈老师。

    乙;我知道了,你也不是阿墨,你扮演郭得纲,你用郭得纲的人设说相声。

    甲;对,这样一来,我保证各位观众听得懂而且更能出包袱。

    乙;嗯,我现在就是相声皇后了,母仪天下,喜欢抽烟喝酒烫头。

    甲;你别母了。

    乙;怎么了,不刚刚说的吗?

    甲;形象不匹配。

    乙;那我扮演谁?

    甲;阎喝翔。

    乙;您是郭期麟。

    甲;嗯。

    乙;那就更不匹配了,颜值对不上。我应该是郭期麟,您是阎喝翔。

    甲;滚,我都给人家当儿子了,你还要跟我争。实在不行,你嘴痒,我吃点亏,你叫我声爸,这个郭期麟晚上就让给你用。

    乙;你这说出去的话都让人容易想歪,什么就今夜让给我用。

    甲;春宵一刻值千金。

    乙;啊,用词不对啊,刚才幻想,现在对号入座了。

    甲叹气;总之啊,千金难买一爸爸,我也希望我是王思聪,对不对,子宫在世,身不由己,我们无法注定自己的出生。这辈子我注定是我爸爸妈妈的乖小胖儿子了,下辈子吧。

    乙;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甲;下辈子我也要带我的狗去做直升飞机。(比划乙)

    乙推开甲的手。

    甲;后面的演员还在等,今天晚上压场的是高晓攀尤宪超,时间得对上。相声圈的人可不能得罪,以后都是一家人。

    乙;你这得罪的已经够多了。

    甲;我们重新出场,重新上台。

    出画继续上台

    甲;让你们久等了,都是来听我的。

    乙;还有我。

    甲;你说这话的时候,心会不会有点不好意思,有点堵。

    乙;就允许你“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在那吹嘘自己,我捎带着吹一下我自己,你就有意见,这什么人啊这是。

    甲;你问问大伙,是不是来看我的。我这不是吹牛,实力摆在这了。

    乙;大伙面子都薄,哪像你。

    甲;你既然这样说,那我们用事实说话,我们二个人谁的脸大。

    乙;俩个人。不是“二”个人。

    甲;我是一、你是“二”没有错。

    乙;你骂人是不是?

    甲;你就回答我们的脸谁大。

    乙;我大行了吧。我都阎喝翔了,那大脸庞子。

    甲;此时无声胜有声。我们俩个谁不要脸,看脸见分晓。

    乙;你的意思谁脸大就谁就吹牛是吗?

    甲;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算你小子有良心。

    乙;我无语死,我承认什么了就承认了。

    甲;首先自我介绍一下,相声界里的颜值担当,郭期麟是我。

    乙;阎喝翔。

    甲乙鞠躬

    甲;既然刚才一开始我的二师兄啊已经开始吹牛了,那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吹牛”。

    乙;说的都是你。

    甲;首先啊!我个人觉得,吹牛你得有资格、你得有资本。打个简单的比喻,我开劳斯莱斯与阎喝翔开劳斯莱斯。可信度谁更强。

    乙;那肯定是你可信度比较强啊,新闻都上了,你郭期麟都买跑车了。

    甲;这是用事实说话,这些钱都是我自己赚的。

    乙;对,大风刮来的,你也捡不动。

    甲;你今天怎么了,这不是你风格啊平时。

    乙;我想开了,跟你斗没有好下场。

    甲;这就对了吗?首先再次隆重的向大家介绍,我郭期麟。相声界里的颜值担当,麒麟才子,德y社大哥,相声界里扛把子,吐口口水,都是金子的主。

    乙;是他,没有错。赶快拍照,错过了这个店,还有好几个村。

    甲;要说啊、我们“德y社”吹牛的还有一个人,不在你之下。那吹起来简直可以用四个字形容

    乙;那四个字?

    甲;“惨不忍睹”。

    乙;我们“德y社”几杯酒下去,没有一个是孙子的。

    甲;你这意思没有酒、就全部是孙子是吗?

    乙;这可是你说的。

    甲;你学的倒挺快啊。我说的这个人是烧饼。

    乙;这个烧饼外号就叫“喇叭”

    甲;那天我把烧饼的手机里我的电话号码备注改成爸爸。德y社开大会,我给烧饼去了一个短信。(父亲)儿子,快回家了,我中彩票了,一千万。

    乙;烧饼父亲平时喜欢玩点彩票。

    甲;我爸正在那主持会议,烧饼看了短信,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来了。所有人都傻了。我拼命控制住我自己。我说,烧饼,你怎么了。

    乙;太坏了你。

    甲;(烧饼)期麟啊,我的皮鞋脏了,你给我擦一擦。

    乙;那天我也在,我顺手拿着我的啤酒瓶准备干他。

    甲;对,小岳岳孙越越等等一大帮人都拿着手中的武器就等我爸一句话了。我师父于圈牵着一条狼狗叫个不停,随时准备放出去咬烧饼。

    乙;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甲;这时候还是我爸眼睛毒,一看我们要出手,马上挥手,我们都停住,静观事态发展。我一步一步走到了烧饼眼前,我拼命掐自己大腿、、、、

    乙;你掐自己大腿干什么?

    甲;我看着烧饼那一千万的脸,我控制不住了,我想笑。

    乙;这都什么人啊。

    甲;这叫委屈自己,成全别人。我过去对着烧饼恨恨的说;你刚才说什么?(烧饼)我的皮鞋脏了,给我擦一擦。(郭期麟)说完把人字拖翘在了椅子上?

    乙;不是皮鞋吗?怎么变人字拖了。

    甲;对啊烧饼,你穿的也不是皮鞋啊。(烧饼)你没有长眼睛吗?你看看四周。(郭期麟)我纵观德y社所有来开会的人,都是人字拖配西服领带。

    乙;我们“德y社”都是些什么人啊。

    甲;除了我爸郭得纲。整个房间静悄悄,连我师父牵着的那头狼狗都睡着了。烧大侠,你的意思是要我去把你师父郭得纲那双皮鞋给你穿上是吗?

    乙;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

    甲;不,非常严肃跟我说。(烧饼)我要你把那个小黑胖子的皮鞋给我拿过来,大爷我喜欢。

    乙;说实话,这话出来,孙越越都吓尿了。

    甲;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看见情况不是我想象的样子,我正要说出真相,这时候我爸鼓掌了(郭得纲)小黑胖子,好,期麟,儿子,过来。(郭期麟)我到了我爸身边。我爸坐下脱下鞋子。(郭得纲)给烧饼送过去。(郭得麟)我送了过去。(烧饼)给我穿上。

    乙;他还叫你给他穿上。

    甲;可不是吗?小岳岳你来。(烧饼)不行,我就要你,郭期麟给我穿。(郭期麟)能给个理由吗?(烧饼)因为你是相声界里的颜值担当,期麟才子,德y社大哥,相声界里扛把子,吐口口水,都是金子的主。

    乙;这是挖苦你了。

    甲;我终于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我哈哈哈大笑起来了。烧饼都傻了。(烧饼)期麟,你都死到临头了你还有空笑。

    乙;烧饼说这话也有点太狂了。

    甲;我正想给烧饼解释这个事,其实就是个恶作剧。没有想到我爸说话了(郭得纲)来,孩子。你过来。(郭期麟)烧饼踢开凳子潇洒的走过去,站到我爸面前脸对脸。

    乙;比你爸高一个头你忘了说了。

    甲;(烧饼)怎么的,我过来了,你想干什么?小黑胖子。(郭期麟)当时我都傻眼了,所有人都害怕了。我看到小岳岳搬起椅子冲过去了要打烧饼。(郭得纲)不要动。(小岳岳)师父,这也太放肆了,不行,我今天非要劈了他。

    乙;我估计小岳岳是想拿椅子给烧饼坐。

    甲;我也猜到了,可惜我爸叫太早了。(郭得纲)这孩子肯定是精神受刺激了,期麟,赶快叫车,送精神病院。

    乙;赶快送走吧。

    甲;(烧饼)不用,我很好。你们不用送了、我走了。

    乙;那烧饼还真就走了。

    甲;大家都一头雾水,我赶紧给烧饼以他爹的名义又发过去一个短信(父亲)搞错了,儿子。你继续在“德y社”好好说相声吧。

    乙;烧饼被你玩完了。

    甲;我们继续开会,我给大伙说出了这个事,大伙乐的啊。

    乙;对,我乐的牙都要掉了。

    甲;突然,门被踢开,烧饼垂头丧气进来了,我们非常严肃的看着他。我拼命掐自己,小岳岳控制不住自己都用刀叉插自己大腿了我看。

    乙;最后于老师终于控制不住哈哈哈大笑的离开了。

    甲;我爸故意过去了(郭得纲)孩子,家里出啥事了,刚才不好好的吗?现在这么这个熊样。(郭期麟)烧饼一听,放生大哭。重重的跪在地上。(烧饼)师父,我错了。我刚才好像梦游了。

    乙;这个借口还是不错的。

    甲;烧饼,你没有梦游,我们都看到了,你叫师父“小黑胖子”,然后还穿了我爸的鞋,然后叫我爸去走独木桥,你要离开“德y社”。我们全部都听到了,你走吧。再晚就赶不上公共汽车了都。

    乙;烧饼这孩子也缺心眼。

    甲;(郭得纲)期麟,你不要说了,我知道烧饼想干什么。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里有五百块钱,以后我们师徒各走各的,缘分已尽。

    乙;当时看到那五百块钱,我也控制不住了。

    甲;烧饼傻眼了,双手发抖的拿着五百块钱。师父,十几年了,五百块钱,我的天啊。(郭得纲)孩子,别哭,这是你应该得的。别嫌多,孙越越、去厕所拿点卫生纸给烧饼擦一擦,你看这孩子。(烧饼)师父,刚才其实是跟你开个玩笑,天气这么炎热,人又这么枯燥,闹点笑话大家开心开心,来师父,把钱收回去,我演的还可以吧。

    乙;这理由我给一百分。

    甲;烧饼,原来你刚才是跟我们开玩笑了。(烧饼)你给我闭嘴,都是你给我惹的祸。(郭得纲)烧饼,假如这是真的,你会不会像刚才那样。

    乙;这话一出,杀气四起。

    甲;(烧饼)师父,我不可能有那个命,有那个命我就不说相声了。(郭得纲)你这摆明了看不起相声。(烧饼)不是那个意思,就算我真的有一千万,我也不可能离开你。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

    乙;烧饼给吓得啊,掏出口袋里所有钱。

    甲;总共就几百块钱(烧饼)师父,来、这些钱,全部给你。(郭得纲)你当我是要饭的吗?(郭期麟)烧饼一听这话,立马继续掏口袋又掏出二千块。(郭得纲)这点钱,你就想打发小黑胖子吗?

    乙;我师父说这话的时候我差点掏钱了。

    甲;最后烧饼穿着条裤衩,地上几千块钱。

    乙;烧饼掏的只剩下裤衩了,把我们几个给乐的啊。

    甲;(郭得纲)烧饼啊,你说你,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说相声的,你要自爱,自从你加入“德y社”第一天成为我的徒弟我就跟你说过,不能穿丁字裤,你看看你这身材,你要是真有一千万,第一件事情就是换条裤衩。

    乙乐;烧饼用手捂着我没有看清楚当时。

    甲严肃;(烧饼)是,师父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好好说相声。那今天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吧,大家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以吗?

    乙;后来师父看在丁字裤的布料上原谅了烧饼。

    甲;然后紧接着不知道咋回事进来一帮观众,看到烧饼这情况一个劲的拿手机拍摄。

    乙;那帮人是我请进去的。

    甲笑;太阴了你小子。我爸急眼了。(郭得纲)朋友们,我们在执行家法,你们都出去,不要拍。(郭期麟)有一个老太太拍的可专业了。(老太太)来,烧饼,把手拿开,摆个姿势。别害羞。(烧饼)我穿衣服的时候你们不拍,穿个裤衩你们拍的一头是劲,你们到底是不是冲相声来的啊。(郭期麟)最后人越来越多,场面都控制不住了,要说关键时候还是孙越越够义气。

    乙;他怎么了。

    甲;你没有看见吗?

    乙;我当时去外面叫人了没有看见。

    甲;孙越越那真是舍小家为大家,德y社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才,临危不乱。使劲拍桌子(孙越越)不要拍了,要拍就拍我吧。(郭期麟)所有人统统看向孙越越,穿个红裤衩站在桌边摆着茄子的手势。

    乙;完了、全完了、、、、

    甲;所有人都傻眼了,小岳岳都惊讶了(小岳岳)孙越越,你,你竟然,(哭)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不想活了。(郭期麟)把小岳岳给气走了。孙越越也追了出去。我爹给气的啊,用力一拍桌子,桌子都震碎了。所有人都看着我爸。

    乙;那桌子是黄花梨的啊,少说也几十万啊。

    甲;我爸生气了,你们要拍就拍我吧,放过烧饼。然后我爸在那脱衣服,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切”都不看啊我爸啊。

    乙;太伤自尊了,我当时要是在场肯定跟师父合个影。

    甲;所有人还在那拍烧饼,我爸都快脱光了都没有一个人拍。(郭得纲)期麟啊,爸爸,已经老了。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以后“德y社”就看你的了。我回去洗洗睡吧。(郭期麟)看着我爸远去的背影,我流下了我懂事的眼泪。爸,你为了相声、为了“德y社”你牺牲的已经够多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德y社交到我手里我必须扛起来。

    乙;对,你也赶快脱,让他们拍你。

    甲;我立马擦干眼泪,冲过去到了烧饼身边然后用手卡住烧饼的裤衩威胁“都给我让开,给我出去。再不出去我立马撤下裤衩,里面是什么东西,我想各位老少爷们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比我更清楚吧!

    乙;嚯、、、、你太有才了。

    甲;我这也是被逼的,但是烧饼傻了(烧饼)期麟,你小心一点,我还没有女朋友了。(郭期麟)关我鸟事。

    乙;是不关你“鸟”事。

    甲生气;统统给我出去,你还拍。我告诉你。不要逼我,把我逼急了我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最后我爸可能听说了,吓坏了赶紧跑过来我妈也来了。(郭得纲)期麟啊,千万不要干傻事啊,我们“德y社”以后还要上市的。(郭期麟)爸、妈。你们先回去,期麟大才子我、自有分寸。我数到10你们要是还不统统给我出去,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1、1、1/1

    、2。1、3、、、、、

    乙;你这样数到10啊。

    甲;最后那帮人都走了,就剩下我跟烧饼二个人,终于松了口气。(烧饼)期麟,今天这个事情都是你小子给害的。(郭期麟)我就是跟你闹着玩的,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你穿丁字裤啊。怪之能怪命运弄人,你我有缘无分。

    乙;我怎么听得一头雾水啊。

    甲;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观众能乐就行了呗。

    乙;是啊,现在我们这个相声已经以文字版本发布连城小说网站了,不知道读者看不看的懂啊?

    甲;你放心,观众还有读者都能看懂,在这里反正就是谢谢能看懂或者坚持看我们这个所谓三流相声文集的所有好朋友们。

    乙;嗯,必须得感谢。希望大家也都帮我们宣传宣传。

    甲;是,那就要靠我们继续搞笑了,你不搞笑,不给读者带去笑声,谁有空帮你宣传啊对不对。

    乙;有道理,那就继续搞吧。最好搞到德y社来告我们。

    甲;放心,郭得纲心胸比天还广阔,不会告我们。

    乙;别太有自信。

    甲;郭得纲这个人只要是为相声好,他肯定支持啊。你说我们这样发布相声剧本文集,也是等于间接性的支持相声了,你说我要是不喜欢相声不爱相声,我写毛相声文集啊,对不对。

    乙;对。那就大胆的搞吧。

    甲;刚刚搞到哪里了?

    乙;烧饼丁字裤。

    甲;我想想,对,是这里。烧饼说了(烧饼撒娇)期麟哥哥啊哥哥。

    乙;真恶心

    甲;就是想拍马屁,你了解的。缓解一下刚刚尴尬的气氛。

    乙;可以理解,毕竟德y社以后还得靠您。

    甲;(烧饼撒娇)麟麟啊麟麟、、、丁字裤以后是打死我也不敢穿了,但是今天我必须做一件事情,要是这一件事情我不做,我烧饼一辈子都抬不起来做人了。

    乙;什么事?

    甲;我也想问,但是已经来不及,烧饼一拳过来我已经昏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被他绑在床上。

    乙;你被他打昏了。

    甲;期麟被他打昏了,不是我。

    乙;知道。

    甲;烧饼拿着皮鞭一鞭子下去(烧饼)为什么找不到女朋友,快说。(郭期麟)都怪我太有才。又是一鞭子(烧饼)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你看师父师娘都急成什么样子了,为什么不找女朋友,师父想抱孙子都快要想疯了,说,什么时候能结婚,还不说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乙;烧饼有病吧,问你这些干什么?人家期麟有自己的想法。

    甲;你问我,我问谁去。我继续求饶,烧饼,对不起,都怪我太优秀了,所以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女朋友,都是我的错。(烧饼)还嘴硬,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乙;对,像你这种喜欢吹嘘自己的必须狠狠的抽你。

    甲;那么好吧,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承认了。其实我就是觉得事业要紧,现在正是“德y社”上升时期,我得以事业为重,所以儿女私情只要暂时先放一边,我要是想找女朋友,那不一大堆啊对不对,全是一线女人头、、、、

    乙;嚯、、、女人头、、

    甲;口误,一线女明星。

    乙;更离谱,继续抽。

    甲生气;你不要再抽了,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是谁啊!郭期麟是我啊。相声界里的颜值担当,期麟才子,德y社大哥,相声界里扛把子,吐口口水,都是金子的主。

    乙;给我狠狠的抽,抽死他。

    甲;别抽了,我承认,我找不到女朋友是因为我丑可以了吧。

    乙;你早说不就可以了吗?受这么多苦。

    甲;后来,烧饼把我放下来,我问他,你小子给我说实话,谁指示你干的。

    乙;还能有谁啊,你不结婚谁着急啊。

    甲;小黑胖子啊。

    乙;你就等着继续被抽吧。

    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