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爆笑相声文集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八章 我要涨工资

章节字数:5520  更新时间:19-09-22 13: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要涨工资

    张文墨陈开德上台

    甲;谢谢,谢谢大家。(咳嗽)今天很有可能是我,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张文墨,最后一次在这里给大伙演出了。

    乙;墨哥,你这活的好好的,什么时候得了癌症。

    甲;去去去,乌鸦嘴。

    乙;那你这,最后一次给大家表演了,怎么了。

    甲;还怎么了,还不是因为王总。

    乙;王总欺负你了,怎么回事。

    甲委屈;他,他,他简直不是人?

    乙;他到底怎么欺负你了。

    甲腼腆;我不好意思说出口,我不是一个俗人,我是一个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

    乙;嗨,都虚名。艺术家也是人,快说说,王总这么欺负你了,让我们开心开心。

    甲推乙;你这什么人啊,还开心开心。

    乙;那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你这样一惊一乍的,朋友们还以为王总调戏良家妇女了。

    甲;怪就怪我当时没有看清楚合约,要不然能弄到现在这般田地吗?

    乙;我觉的挺好的啊在这,资源各个平台都挺好的啊。

    甲;你既然这样说,今天借着家人朋友们都在这,你们给我评评理,王总这次做的对不对?

    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胆的说吧。

    甲;大家都知道我这个人,平时比较腼腆,与世无争,助人为乐。对所有事都不爱斤斤计较,属于比较大度那种人,比较放得开的那种人,是个爷们。

    乙;反正就是很不要脸的意思。

    甲撒娇;讨厌。

    乙;注意用词。

    甲咳嗽几声粗;滚开。

    乙;这回对了,请继续。

    甲;但是啊,自从国家放开二胎之后我们家就多了几个孩子、、、、

    乙;不是,我拦你一句,你跟嫂子孩子都有了,还几个。

    甲;胡说八道什么?

    乙;不放开二胎你们家多了个孩子吗?

    甲;对,是我妈给我生了个三胞胎。

    乙;啊。你妈也真是太伟大了。

    甲;可不是吗?最主要就是怕我以后孤单。

    乙;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甲;正所谓、长兄为父,我的日常开销一下子就大起来了,那钞票哗啦啦哗、、、、、跟尿一样流出去了。

    乙咳嗽;请注意用词。

    甲;我的日常开销太吓人了,三个孩子,哎呀,苍天啊大地啊,我真是太幸福了,既然啊,老天爷把你们三个天使送到了我的身边成了我的弟弟妹妹,我就要对你们负责。

    乙;废话。

    甲;眼看着开销不够怎么办?我的脑浆就“啾啾啾啾”飞速旋转。

    乙;开始想主意了。

    甲;嗯,有了。我真是个天才,我一大早特地去市场买了大龙虾鲍鱼海参等等一系列名贵海产,敲了敲王总家门。

    乙;你想干什么?

    甲大叫;我要涨工资。

    乙;直接送钱不是更好,王总对海鲜过敏。

    甲;我喜欢吃啊。

    乙;你这明着是送礼,暗里是给自己预备的。

    甲;都是被生活给逼的,你想啊像我这样高风亮节的人,什么时候送过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我这三个弟弟,我这艺术家的脸,不要了。

    乙;你这脸前几年其实早就已经丢光了。

    甲;此话怎讲?

    乙;你都艺术家多少年了?

    甲;你放心吧,早晚会回来的,这个世界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算你再怎么强求都没有用,就好像我命中注定有三胞胎弟弟,不管我妈年级多大,该来的始终会来。而你命中注定现在还是个单身狗,放心吧,少林寺有你的位置,命中注定,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再说了,你这长相,一脸克夫、、、、、、、、

    乙捂住甲嘴;哥,我求你了,放过我吧。

    甲;跟我斗,你墓碑在哪里都不知道我跟你说。

    乙;是,我错了,你还是说你涨工资的事吧。

    甲;见我提着礼物来了,对我那个客气啊,又是倒茶又是嘘寒问暖的。

    乙;王总人就是好。

    甲;好什么好,肤浅。

    乙;怎么了。

    甲;一开始是挺好,当我一说到我要涨工资的时候,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朋友们,你们评评理,我张文墨,鞍前马后跟着他干了多少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以前生活过得去,我也没有什么话说,现在我的压力大了,就怎么一点要求,他都不满足我,你说我跟着这样的老板,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我(趴乙肩膀哭然后推开乙)滚一边去,你这个娘娘腔。

    乙;是谁娘娘腔,你还有理了。

    甲;他还振振有词,(模仿领导讲话)张文墨同志,您的为人处事我是知道地,在我们公司业务这方面也是很受肯定地,对我们公司做出的贡献,这些年我这个帮主也是看在眼里地,但是,现在我们公司上上下下几十号人,您说你要是开了口子,给你涨工资,那其他员工怎么办?你让我这个做大的很为难啊。

    乙;他们没有三胞胎啊关键。

    甲;张文墨同志,家家有本难练的经,生活本就不易,希望您能理解,你放心,等我们公司以后业务好了,保证第一个解决您的困难,只是眼下只能先委屈一下您这个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了,实在对不起了。

    乙;王总说话还是很有水平的。

    甲;本来我是非常生气的,但是一听他最后说出那句“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我想,算了吧。最起码在他眼里承认了我是艺术家了。

    乙;咦,啧啧啧啧啧、、、、

    甲;这可不是我自己说的,这可是王总亲口说的,而且他是发自肺腑说的这句话。

    乙;这你都看的出来。

    甲;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没有吐,就说明他是真心的。

    乙;有道理。

    甲;最后没有办法,考虑到大家,我就只能委屈我自己,暂时不涨工资了,大不了为了孩子,我戒烟戒酒。从那天开始我就发誓一定要节俭,所以我把带去的那些礼物都提回来了,你们不会笑话我吧,我这亲情、够伟大吧。

    乙;这个借口牛逼,没有人敢反驳你。

    甲;是吗?我真是个天才。后来,我把那些海产送回市场,以低于市场价格的百分之二十出手。

    乙;看来你真是打算开始节俭了。

    甲;必须的吗?后来一看,手里多了一瓶醋。哎,那里来的了。想起来了,家里缺醋了,刚才不小心从王总家里给带出来了,朋友们,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啊,是不小心,你懂吗?就是无意间没有留神就给拿了出来。

    乙;我们懂,这是亲情。

    甲;谢谢你理解我。我打算把这个醋给卖出去,转了半天没有人要,不行,必须把这个醋卖出去,能多两块是两块。

    乙;啊,不是,你这是穷疯了吧。

    甲;关你什么事?来了一个老板,老板,你行行好,就买了我这个醋吧,我家里三个孩子等着尿不湿了,你放心,不用进口的,国产尿不湿,我是中国人。

    乙;很励志的尿不湿。

    甲;说了半天还是不买我这醋,奇怪了,这些人难道都没有良心吧,我都这么惨了,就没有一个有同情心的救救我。

    乙;你这想象力,至于吗?

    甲;再仔细一看,哎呀,我搞错了。这醋用的都见底了。

    乙;嚯,空瓶子啊。

    甲;不,还有几滴。不能浪费了,说要节俭就必须行动起来。于是我买了饺子皮饺子馅韭菜等等追着公交车回到家,你看又剩了一块钱公交费。

    乙;追出租车不是省更多。

    甲;没有那个体力。回到家,立马开干,一会儿热腾腾饺子出锅了,老婆,快来尝尝我做的饺子。老婆出来吃了一个(老婆)真好吃,老公。你真棒。这是什么?(甲)我一看,是个剃须刀片。

    乙;怎么会有剃须刀片。

    甲;老婆,有没有割伤你,让老公看看,对不起,老婆,我为了节省,为了孩子,我看那韭菜丢垃圾桶可惜了,我没有控制住,对不起,老婆。

    乙;垃圾桶捡的啊。

    甲;没有办法,亲情逼我这么干的,在我看来,他超越了世上所有一切感情。你一个单身狗你是体会不到的,也许一生一世都不会有机会,羡慕我吧。

    乙;你说自己能不能不带上我,句句带刺,有意思吗?

    甲;我这一说完,把我老婆给感动的啊,一把公主抱,把我丢在了床上,拉下窗帘,天啊,老婆,你太霸道了,我喜欢,快拿那鞭子、、、、、、、、

    乙捂住甲嘴巴;你嘴能不能把点门。你说你弟弟啊。

    甲;那么好吧,我身上全是伤痕迷迷糊糊昏过去,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

    乙;梦见什么了。

    甲;这不是发哥吗?

    乙;梦见周润发了。

    甲;发哥,你好,大家都是艺术家。您看您一捐就是五十几亿,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收我弟弟做你干儿子,丢他个几千万,我要求不高,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你不吃亏。

    乙;你这想钱想疯了吧。

    甲;成龙,龙哥,你咋来了,哎呀妈啊,太好了,首先代表艺术家协会恭喜你成为那个,奥斯卡什么来着那个,反正就是为国争光那疙瘩。

    乙;“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甲;你今天算是来对了,你家小房子不太乖,喜欢吃白灰,不好。

    乙;嗨,这多少年前的事了,能不能放过他。

    甲;还有你那个女儿,也听不让人省心的,天天上头条。

    乙;成龙最近都老很多了,这个不提了。

    甲;来,龙哥,我这弟弟以后就跟你混了,以后就靠你教他功夫了,以后你就是他干爹了,大家自己人,请多多关照。有电影记得找我,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乙;你真敢梦。

    甲;杰哥,来人啊,放狗。

    乙;杰哥谁啊?

    甲;李连杰啊。

    乙;他来了,放狗干什么?

    甲;开玩笑,李连杰那功夫,我得试一下真假。

    乙;假的。

    甲;几十条狗出去,没有几下就被他统统打趴下了,我立马过去,跪下,英雄。请收我弟弟做您的干儿子吧,还有最后一个,不要犹豫了,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乙;你这推销货物了。

    甲;他没有说话,要走,我拼命扒住他的大腿,放生大哭,杰哥,求求你了,我的压力太大了,王总那小子也不给我涨工资啊,你说我一个大老爷们拉扯三个孩子,爹妈都已经六十多了。

    乙;六十多还能生孩子。

    甲;我太不容易了,可怜可怜我吧,你不吃亏,前面成龙发哥都答应了,知道您跟马云关系好,实在不行,介绍一下,大家认识认识吧,告诉马云,我想给他开车。

    乙;啊,你这个梦太吓人了。

    甲;别走,实在不行,你就帮我去教训一下王总顺带陈开德那小子,要不然让那个编剧给我洗脚也可以,写的什么破剧本啊,人设全玩完了。

    乙;让那个编剧也给我洗一洗,这什么相声啊,我都无语了。

    甲;帮我啊,杰哥。来,拿起这个鞭子,抽我,来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来吧,我喜欢、、、、、、

    乙捂住甲嘴巴;别说了,再说下去李连杰可就要真的来抽你了。

    甲;对不起,杰哥。在这里对周润发、成龙、李连杰、说一声对不起,相声都是假的,希望你们不要告我,我也没有钱跟你们打官司

    乙;你放心吧,他们没有时间告你。他们要是能知道你是谁,你就烧高香了。

    甲;是吗?我书读的少,你不要骗我这个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

    乙;放心吧,不会告你。

    甲;以上观点仅代表张文墨最真实的想法,与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张文墨本人统统有关。谢谢大家,希望发哥龙哥杰哥看到了,给我发个律师信,求求你们告我,我好上个头条,我需要钱,王总那小子也不给我涨工资,来吧,龙哥,来告我吧,来,拿起皮鞭,抽我吧,让暴风雨、、、、、、、、

    乙推甲;你够了没有?动不动就拿皮鞭,有完没完。

    甲;怎么了,我就这点爱好,怎么了呀。

    乙;你就贱(看表)时间快到了,你要喜欢,下台后我抽你。

    甲害羞像个女孩子腼腆;那么好吧。

    乙双手抱头;哎呀妈啊,我现在都想一脚蹦死你。

    甲;王总也说过这个话。

    乙;快说,我快受不了。

    甲;好吧,突然梦醒了,天空下起了雨(舌头舔了舔)味道不对啊,这雨怎么这么骚啊。

    乙;跟你一样,很正常。

    甲;我睁眼一看,我的三小孩子正对着我尿着了。天啊,我太感动了。

    乙;这有什么好感动的啊。

    甲;孩子们,你们终于长大了,你们终于能自己嘘嘘了,多少年了,成吨成吨的尿不湿都被你们消灭了,你们终于体会到哥哥赚钱不容易了,这是要给我剩尿不湿的节奏啊,来,弟弟,再尿几滴,加油,来,继续尿,哥哥给你打气,加油,加油。我要97的,这个多少钱。

    乙;嗨,不是加油站,串了。

    甲;在我眼里,我弟弟的尿就是汽油,是我人生中前进的动力,你一个单身狗你是不会明白的,现在你是不是隐隐约约听见了寺院的钟声,为你敲的。

    乙;真是受不了你。最后怎么样了。

    甲;幸福着了,怎么样。最后回到现实,不行,尿不湿解决了,以后上幼儿园,小学,大学,长大了成家立业。不行,我必须涨工资。

    乙;那再去找王总谈一谈呗,你这次啊,带着鞭子,说不定能成功。

    甲;不能带东西,我总结了上一次的经验,我得用行动来告诉他,我很需要钱,我很穷。

    乙;怎么行动。

    甲;我衣服都不要了,身上就挂一条裤衩。

    乙;丁字裤可以吗?

    甲;还是四角的吧,怕王总老婆爱上我,我不能破坏人家家庭不是。

    乙;在我们业内,哥,不要脸的境界,你是(竖大拇指)。

    甲;去去,你根本不懂爱情。然后我故意打扮的很丑。

    乙;这又是为何?

    甲;你想啊,王总自称全公司颜值最高,有我在,他就没有那么自信,对不对,你也知道我的气质,跟高晓攀不分上下,我得给他面子对不对。

    乙;您平常都不照镜子吗?

    甲;不,镜子一般都不敢看我,它怕伤自尊。

    乙;得了,请继续。

    甲;我一手一个背上背一个,脚穿人字拖身穿四角裤衩,红色的,比较性感,敲开了王总的房门。

    乙;无敌了反正、你。

    甲;王总,(抖腿)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自己看着办吧,这工资您是加还是不加。

    乙;王总这个人心软,那就加五十呗每个月。

    甲;五十,你想的倒美,一毛不拔。我算是灰心了。

    乙;三十也行啊。

    甲;他倒好,脱了衣服裤子,剩下裤衩也跟我一样拼上了。不过他是花裤衩,我看得可仔细了,有一朵玫瑰花。

    乙唱;无敌是多么,多么的寂寞。

    甲;最后我们二个裤衩对裤衩僵持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受不了,王总,你的花裤衩赢了,算你恨,这工资我不加了,我走。

    乙;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了现在。

    甲;要说这个王总就不是常人,想的就是跟我们不一样,为什么他能带领我们,这是有道理的,他的为人处事跟我们不一样,跟着这样的领导,我不服不行,所以我必须留下来跟着他一起打江山,我相信,在王总的带领下,我们“中墨影视公司”能够走向更辉煌的未来,早晚有一天会上市的。

    乙;王总用什么办法把你留下来了。

    甲;我说了,大伙可得给我保密,这个秘密要是外泄了,要不然到时候我们公司的人可都要穿着裤衩去敲王总房间了。

    乙;放心吧,大伙都自己人。

    甲;我正打算走,王总拍了拍我肩膀,我一回头,看着他手里拿着一捆钱,然后故意丢在了地上,他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感动至极,终身难忘,我张文墨下辈子跟你干了。

    乙;说什么了?

    甲;啧啧啧啧啧太感动了,他说,文墨,你的钱掉了。

    乙;哦,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甲;我当时还不明白。我说这是你的钱。(王总)不不,文墨,我亲眼看见从你裤衩掉出来的,快拿起来,回家好好过日子,千苦万苦,别苦了孩子。

    乙;看看,这就是我们的老大。

    甲;眼泪止不住流了,谢谢,你放心,来,这三个,你选一个做你干儿子,以后我每个月有空就过来捡钱。

    乙;啊,哥,你裤衩掉了。

    甲;去你的。

    完

    

    作者闲话:

    大家要是觉的有点意思,帮我宣传宣传,推荐收藏一下,这个系类会一直写下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