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爆笑相声文集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二章 倒霉到家了

章节字数:3711  更新时间:19-09-23 1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倒霉到家了

    张文墨陈开德上台

    甲;哈哈哈、。。我们哥俩又来了。

    乙;是,又轮到我们继续给各位表演的时间段了。

    甲;可以说这几天啊,我是度日如年啊。

    乙;怎么了您?

    甲;前几天,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不开心的事情?

    乙;什么事情?

    甲;一句话总结一下?

    乙;说说

    甲;人要是倒霉啊,喝水都塞牙缝。

    乙;啊,塞牙缝了。

    甲;前几天,一大早,打算出去跑步。

    乙;是,墨哥平时都有这个跑步的爱好。

    甲;刚一出门,天空中飞来一把菜刀“歘”的一下,刚刚好落在我的身边,差一点一刀劈死我。

    乙;嚯,这谁丢的啊,这心也太大了。

    甲;对啊,我拔出菜刀,我望向楼上。我得批评批评他吧。高空抛物,属于犯法知道吗?

    乙;对,那肯定得批评一下。

    甲大叫;喂,我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张文墨是我、、、、

    乙;嗨,不是、、、你说这个干什么啊?

    甲;就是得让他知道一个艺术家差点因为一把菜刀离开这人世间,很可惜吗?

    乙;换了是别人也可惜。

    甲;我大叫;是谁,你们是谁丢的菜刀,是谁要差点砸到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啊。

    乙;嗨,不是,你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艺术家是吗?

    甲;反正就是借这个机会宣传一下自己吗?

    乙;这宣传过头了。

    甲;刚说完,一个老大爷探出头来。我说,老大爷,是你丢的菜刀啊。

    乙;是不是他啊。

    甲;反正离太远我也没有听到,我拿起菜刀“啾”一下,给抛了上去。

    乙;嚯,不是,你把菜刀丢回去啊。

    甲;对,我这个人做事恩怨分明,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乙;你抛了上去吗关键。

    甲;不管了,反正抛上去了,我正打算走了,一台冰箱“咔嚓”一下,重重的掉在了我身边,差点砸死著名相声、、、、

    乙;不是,你再著名我抽你,你信吗?

    甲;不是,阿德,你这脾气。我宣传我自己就是代表宣传你,我们是一个组合。

    乙;不用,都知道你很著名了,你咱还著名个没完没了。

    甲;好,那就不著名了,都承认我是艺术家就对了反正。

    乙;你接着往下说啊。

    甲;一个冰箱差点砸死我,我一抬头,一个年轻人气势汹汹看着我,还骂我。

    乙;骂你什么?

    甲;艺术家大哥,我在洗水间好好的蹲着马桶,你一把菜刀上来你差点劈死一个著名国际级钢琴表演艺术家你知道吗?

    乙;嗨,这艺术家也太多了。

    甲;我懒的跟他废话,赛有娜娜(泰语再见)古德拜(英文再见)你去死吧我走了,不送。

    乙;嗨。你这语言会的可够杂的。

    甲;跑步去吧,刚跑出去没有几步,看见一个美女朝我跑过来了还问我了,您是张文墨先生吗?

    乙;把你认出来了。

    甲;对啊,美女,我给你签个名吧。我正找钢笔了,哎呀,我这钢笔去哪了。放哪里去了。

    乙;你出门跑步你都带着钢笔。

    甲;废话,艺术家哪有不带钢笔的。

    乙;嗨、、

    甲;奇怪了,去哪了

    甲找身上,然后脱下裤子的动作

    乙;嚯,你这把裤子都脱了。

    甲;啪,给了我一巴掌,臭流氓。

    乙;是得骂你。

    甲;不跑了,一点心情都没有了。去吃个早餐吧。

    乙;是,肚子饿了。

    甲;到了那个路边摊,老板,给我来两根油条一碗稀饭再来一份豆浆还有一笼小笼包再来一份水饺还有一碗胡辣汤最后再来一碗绿豆汤就ok了,我就可以密西(日本话吃饭)了。

    乙;嗨,你这说的什么鸟语啊。

    甲;就是跟这个小哥开个玩笑逗逗他。

    乙;再说了,你点怎么多吃的完吗?

    甲;吃不完啊。

    乙;吃不完你点这么多?不浪费钱吗?

    甲;生活要有仪式感,我是名人我是艺术家,不能随便吃早餐。

    乙;那你还吃怎么多?

    甲;就是显的我是那么与众不同吗?我就是喜欢吃饭那种被人观看崇拜的眼神。

    乙;啊!

    甲;再说了我也不差钱。

    乙;那是?

    甲;早餐全部上来了,我掏出为的围巾系在了我的胸前,老板,把我那瓶存在你这里从法国(大声)赵薇酒庄弄来的那瓶1960年的葡萄酒给我满上。

    乙;嚯,赵薇这么倒霉。

    甲;周围那个群众都看傻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明星啊。

    乙;是啊。

    甲;满满一杯葡萄酒,我轻轻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大叫)啊、、、、、

    乙;不是,嗨,你这,你吓我一跳。

    甲;好酒,此时此刻,我心血来潮,我想吟诗一首,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意见?

    乙;请开始。

    甲;啊,今天的阳光很灿烂,微风轻轻的吹过我的发梢,正如我轻轻的来,也想我轻轻的去、、、、、

    乙;啊。

    甲;我正吟诗了,过来了一帮城管。

    乙;来城管了。

    甲;说(大声)时间到了,叫我们撤掉。

    乙;哦,就是早市时间,过了时间就要撤掉,不能影响交通啊。

    甲;我正在作诗了,被他们一打断,你说我生气不生气。

    乙;是挺气人,但是你也配合工作。

    甲;配合什么工作,他们配合我的工作了吗?你要让我搬走可以啊,你小声一点客气一点,要文明执法。

    乙;哦,他们非礼你了。

    甲;嗨,你这什么智商,什么非礼我了。

    乙;说错了,就是对你大呼大叫了。

    甲;稍微的大声了一点。

    乙;嗨,比你平时宣传自己艺术家的时候还大声。

    甲;我不管,我一生气我把一桌早餐全给掀了,把那帮人吓一跳啊。

    乙;是

    甲;我拿下围巾,老板,多少钱?

    乙;多少钱?

    甲;五十八块五毛钱。我不差钱,我掏出我身上一捆人民币。

    乙;嚯,你身上带着一捆钱。

    甲;对,我就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喜欢被他们围观那种爱好就是我们这些艺术家的通病。

    乙;对,你的确病的不轻。

    甲;我就是很有钱,抽出一张,来,老板给你,找我四十一块五。

    乙;嚯,你可是真有钱,还要找你钱,不用找了。

    甲;要找,就是前后形成反差,让他们猜不到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艺术家。

    乙;啊,的确想不到。

    甲;给我四十一五,我仔细看了看(对着天空看)

    乙;不是,你看什么了?

    甲;我看是不是假钞。

    乙;嚯,雷死人。

    甲;正所谓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乙;要去修头发。

    甲;到了一家高级理发店,进去之后,坐下,美女,给我这个头发稍微修短一点。

    乙;是。

    甲;那个美女看了看我,对我说了一句话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乙;啊,说什么了?

    甲;他说,你人长的这么丑,头发再怎么修都没有用,不会有人看上我的。

    乙;嚯,不是,你去理发。

    甲;对,我是顾客,我去消费,我是上帝。

    乙;他们还那样对你说话,是不是你听错了。

    甲;我也以为我听错了,我还让她再说一遍。

    乙;啊。

    甲;非常严肃认真的告诉我,你人长的这么丑,头发再怎么修都是丑八怪。

    乙;嚯,还有这样的理发店。

    甲;对啊,我都无语了,自问我张文墨这一生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但是那天的情况,说实话,平生第一次遇到。

    乙整理发型;是,我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的机会。

    甲;这个性质太严重了,说我丑,比说我掉头发还让我痛心。

    乙;是,你就是靠脸吃饭的。

    甲;你这叫什么话,我靠才华密西密西(日本话吃饭)ok

    乙(比ok手势);噎死。

    甲;我说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叫你们老板出来见我,就你这种态度,你今天要是不被开除,我是你孙子。

    乙;是。

    甲;后来老板出来了,我一看,嚯,这不上刚刚那个跑步摔我巴掌那美女吗?

    乙;嚯,难怪人家说你丑。

    甲;原来事情是这样,那我得解释一下。向他们证明一下我不是流氓我是艺术家。

    乙;你怎么证明啊。

    甲;美女,不要害怕,我不是流氓,误会了。我已经有妻子了,我不是流氓。

    乙;这能说明什么啊。

    甲;你看,这是我的钱包,你看这照片,我小姨子、、、、、

    乙;嚯,不是,你这还不是耍流氓。

    甲;你跟她们一样,太肤浅,不跟你们聊了,赛有娜娜(泰语再见)古德拜(英文再见)你去死吧我走了,不送。

    乙;嗨,说不过人家。

    甲;走着走着就在想啊,今天这么怎么倒霉啊,后来一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倒霉了。

    乙;为什么啊?

    甲;没有穿红内裤。

    乙;哦,今年是您本命年。

    甲;对啊,怎么办?

    乙;去买条裤衩不就行了吗?

    甲;有道理

    乙;嗨,这有什么道理。

    甲;到了服装店,进去之后,挑选了几条红色裤衩子,进了试衣间准备换。突然,仔细一想,不好?

    乙;怎么了?

    甲;你想啊,我是大明星,我来买内裤了。

    乙;对啊。

    甲;然后我在试衣间换。

    乙;没错。

    甲;那万一要是试衣间有针孔摄像机偷拍的那我不是跟陈冠希一样、演艺生涯就从此断送了呀!

    乙;嗨,你这想的也太多余了,谁看你啊。

    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弟。

    乙;人家陈冠希跟你也不一样。

    甲;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检查一遍,恩,没有偷拍的。

    乙;就是你想多了。

    甲;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得再加一份保险。

    乙;怎么保险啊。

    甲;把垃圾袋套头上。

    乙;嗨,不嫌脏啊。

    甲;这样就算下本身被拍了,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对不对。皇帝的太监这个故事你听过吗?

    乙;什么啊,那是皇帝的新衣。

    甲;穿上,恩,大小合适,就他了,准备出去付钱。一开门,一股强大的水流把我直接打到墙上了。

    乙;啊,什么情况。

    甲;不知道,反正周围乱糟糟的,身边全是消防员,衣服全部被烧了。

    乙;啊,起火了是吗?

    甲;对啊。

    乙;好家伙你在里面呆多久了,外面起火你不知道。

    甲;艺术家都是比较不食人间烟火。

    乙;什么人间烟火啊,就是傻知道吗?

    甲;你就说倒霉不倒霉吧。

    乙;是挺倒霉的。

    甲;衣服全湿了怎么办?

    乙;去再买一套就是了。

    甲;有道理。

    乙;有什么道理啊。

    甲;我那一捆钱也全湿了怎么办?

    乙;拿回家烘干啊。

    甲;你看,一句话就暴露你低级的智商。

    乙;不是。我怎么就低级了

    甲;钱湿了,不用烘。

    乙;怎么办?

    甲;存银行。

    乙;嗨,恩,对。

    甲;怎么样,被我这个智商征服了屁滚尿流吧。

    乙;你自己流吧。

    甲;换了衣服,到了银行,把钱放上柜台,小姐,我要存钱。

    乙;是。

    甲;刚准备把钱放进去,突然,冲进来一帮人。

    乙;啊。

    甲;头戴丝袜手拿枪的歹徒,对着天花板开了几枪仰天大叫“统统不许动”

    乙;嚯,碰到抢银行的了。

    甲;你就说我倒霉不倒霉吧。

    乙;真是倒霉到家了。

    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