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爆笑相声文集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七章 找死艺术家

章节字数:5668  更新时间:19-09-28 23: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找死艺术家

    张文墨陈开德上台

    甲;春风沉醉的夜晚,我们又相约在这浪漫迷人的夜晚。

    乙;就是说的有点过感觉,什么叫“春凤沉醉的夜晚”。

    甲;感觉像是在参加大型晚会对不对。

    乙;是啊。我们说相声的,这小剧场演出。

    甲;反正就是不管大型晚会还是在小剧场演出,我们的演出质量肯定是要保证的。

    乙;对,就是不能让各位票钱白花。

    甲;就是一定要让大家哈哈哈大笑,听过我们相声你要是不乐的,那怎么办?

    乙;你说怎么办?

    甲;票钱肯定不能退。

    乙;那肯定。

    甲;我们自己花钱补给你们也不太现实。

    乙;那是。

    甲;只有一个办法?

    乙;什么办法?

    甲;搬个电视机到这来播放郭德纲的相声。

    乙;嗨,这能行吗?侵权了知道吗?

    甲;要是实在不行,那就只有搬一根钢管上来。

    乙;干什么?

    甲;我给大家跳一段钢管舞。

    乙;啊、、、、

    甲;保证让你们乐疯了。

    乙;还催吐关键。

    甲;社会是一个大转盘,我们都是这个社会的一粒沙,就是大家安分守己各负其职,干好我们自己本份的事情,就够了。

    乙;是。

    甲;成不成那是天意。哦,你说你张文墨说相声,必须红,怎么可能。

    乙;一辈子不可能。

    甲;打击我,名字有文墨,就一定要靠文化才能生存吗?

    乙;那也未必,干什么不吃饭。

    甲;大家也都知道你墨哥我小学文化,算是一个双引号文盲。

    乙;什么双引号文盲,那就是文盲。

    甲;后来不经意间写起了相声,然后现在说相声,其实都是缘于爱好。

    乙;是,就是不忘初心。

    甲;我们当初拜师学相声也只是因为喜欢,能糊口就行了。

    乙;对。

    甲;人的一生,你能赚多少钱,你尽力了,就那样,那就是最好的结果。有些事情这一生就是已经注定了。

    乙;对。

    甲;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

    乙;嗯,说说看。

    甲;前几天我儿子家长会,人挺多,上了电梯。我们进了电梯,挤啊,电梯不停的叫啊。

    乙;超重了。

    甲;对啊,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想下去。我这个人有爱心啊,对不对。

    乙;你自己下来了。

    甲;没有。

    乙;那你怎么献爱心啊。

    甲;里面有一个死胖子,我推他下去啊。

    乙;这不叫献爱心,这叫“找死”知道吗?

    甲;不推不知道,一推吓一跳啊。

    乙;怎么了?

    甲;推不动啊。

    乙;那是够胖的了。

    甲;眼睛死死的看着我,还问我了(胖子)你有病啊,推我干什么?

    乙;啊。

    甲;既然说我有病,我能饶了他吗?

    乙;那又能怎么样了?

    甲;我是谁啊,我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啊,他这样跟我说话,他难道就没有考虑后果的严重性吗?

    乙;不用考虑,没有什么后果。

    甲;我做出了一个动作,所有人吓得退后好几毫米。

    乙;嚯、、、还好几毫米,那不等于没有退吗?

    甲;就是挤啊说明。

    乙;啊。做了什么动作了。

    甲;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鬼推门。

    乙;推不开。

    甲;可以的,我掏出一张钱,我在死胖子眼前晃了晃,我说,胖子,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吗?

    乙;认识啊,人民币。

    甲;对,你想不想要,你要是想要,很简单,我闭上眼,你拿钱下去,这五块钱就是你的了。

    乙;嚯、、不是,那个,等一下,就五块钱啊。

    甲;怎么了,你以为多少?

    乙;我以为一百。

    甲;废话,谁给我一百我爬着出去。

    乙;嗨,你这也是想钱想疯了。

    甲;死胖子一看这五块钱眼睛死死的看着我,我很自豪啊,你看,有钱就是好。

    乙;你这算什么有钱啊。

    甲;后来一看确实不算。

    乙;怎么了?

    甲;胖子掏出十块钱了。

    乙;啊,那你拿钱下去吧。

    甲;本来我也想算了,已经丢了面子了,拿钱我下去吧,大不了等下一趟电梯。

    乙;是啊!你这不还赚了十块钱。

    甲;可是我伸手准备拿钱的时候,胖子的钱故意丢在了地上,然后对我说了一句话。

    乙;什么话?

    甲;(胖子)要钱就低头下去捡啊。

    乙;可能是不小心的。

    甲;废话,我亲眼看见他把钱丢地上的。还“我低头下去捡”我已经抬头跟你说话了,我这身高,还要我低头,那不等于跪下了吗?

    乙;嚯、、这是要侮辱你像武大郎。

    甲;对啊,士可杀不可辱啊。怎么办?

    乙;怎么办?

    甲;我脱下裤子?

    乙;啊、、、又脱裤子。

    甲;给他看一下我性感浓密的腿毛。

    乙;嗨,你给他看这个干什么?

    甲;男人最重要的是面子,我得把面子争回来啊!

    乙;给他看腿毛,这个男人的面子就回来了。

    甲;不是,我拿钱吗?

    乙;拿钱。

    甲;我的私房钱不放我裤子里面的那口袋吗?

    乙;嗨、、、你这还争什么脸啊!男人的脸面全都被你丢光了。私房钱还。

    甲;我拿出我的私房钱,打开外面一层,再打开再打开再打开、、、

    乙;不是,你别打开了。

    甲;怎么了?

    乙;你这私房钱用布包裹了十几层是吗?

    甲;对啊,我就是怕丢。

    乙;嗨、你也是穷到家了。

    甲;终于打开了,一打开,所有人一看,都惊讶了。

    乙;很多钱?

    甲;一毛钱没有?

    乙;啊,那惊讶什么?

    甲;里面有一张女孩子的照片。

    乙;是嫂子。

    甲;章子怡。

    乙;啊,不是,你把子怡放那个,哎呀,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甲;哎呀,我记得里面放钱了呀,穿错裤子了。

    乙;嗨。

    甲;大家一眼就认出了章子怡了,那个胖子激动了(胖子)兄弟,你也喜欢章子怡。

    乙;哦,胖子也喜欢子怡。

    甲;对啊,我说我喜欢她十几年了,这些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了。我刚说完,胖子立马脱掉衣服,我们所有人都笑了。

    乙;怎么了?

    甲;胖子,脱掉衣服,那身上全是肉,那个,哎呀,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乙;不是,我现在还是不理解,胖子好端端的脱衣服干什么?

    甲;他喜欢章子怡,也是章子怡的忠实粉丝,他得证明一下啊?

    乙;怎么证明啊。

    甲;他那下垂的胸部纹着我爱章子怡五个字。

    乙;嚯,难怪全都笑了。

    甲;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骨灰级子怡粉丝,我得试一试真假。

    乙;怎么试。

    甲表情猥琐;上手摸一摸。

    乙;啊、、、、、

    甲;看看是不是真的吗?这手感、、、、

    乙;啊、、、

    甲;我一摸,哎呀,兄弟,你这个是在那个整容医院做的,跟真的一样?

    乙;嗨,别摸了。

    甲;弹性很好。

    乙;别说了。

    甲;不是纹身,我正摸着了,一个女的鄙视了我一眼,然后朝我吐口水。

    乙;啊、、、

    甲;吐口水就算了,然后对我说了一句话?

    乙;什么话?

    甲;老流氓。

    乙;嗨,你就是耍流氓。

    甲;耍什么流氓,子怡要是看到了肯定会很感动的。

    乙;汪峰看到就行了。

    甲;那个女的一出去,很好,电梯可以正常运行了。

    乙;不超重了。

    甲;我穿起裤子,兄弟,你也把衣服穿起来,子怡有一个电影马上就要上映了,到时候我们一起约电影院支持她去。我们正聊着子怡新电影,电梯往上走,突然。

    乙;怎么了?

    甲;灯暗了。再一看,电梯也失灵了。

    乙;电梯坏了。

    甲;对啊,拿出手机一看,没有信号,叫了半天也没有人回答。

    乙;啊。

    甲;所有人都乱作一团,害怕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

    乙;那肯定怕啊。

    甲;一句话说的好,艺术来自生活,但是高于生活。

    乙;是。

    甲;大家不要紧张,不要乱,听我说。

    乙;你说。

    甲;大家稍安勿躁,我问大家一个问题。

    乙;什么问题?

    甲;你们是坏人吗?

    乙;你这叫什么话。

    甲;你们有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有没有做过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

    乙;肯定没有?

    甲;嗯,你放心,这个世界,轮回皆有道,要是我们问心无愧,我敢打赌我们今天死不了。你要是相信你自己的为人跟做人的格局就把心给我放宽,我们会没事的。好人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

    乙;嗯。

    甲;我刚说完,一个男的跪了下来痛哭流涕嚎啕大哭啊。

    乙;怎么了?

    甲;肯定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乙;干了什么坏事了。

    甲;痛哭流涕的诉苦啊,(男)各位大哥大姐,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我做了一件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我觉的我不配做一个中国人。

    乙;他到底做了什么坏事?

    甲;他竟然,天啊,他竟然,偶买噶,他竟然,我的天啊。

    乙;他到底怎么了?

    甲;他竟然跑去日本去拍那个,拍那个?

    乙;拍什么啊。

    甲;就是拍那个,偶买噶,那个兄弟,加个微信呗,有机会希望可以探讨一下。

    乙;别加微信了,要点脸吗?

    甲;这只是我的心理活动,能加微信吗?

    乙;不能。

    甲;那我加你可以吗?

    乙;嗨、、、

    甲;反正在那嚎啕大哭,突然,电梯拼命往下掉,然后又停住,摇摇晃晃啊。

    乙;很危险啊。

    甲;是啊,把大家吓得啊,我说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我正在那继续给他们讲生命轮回世界观价值观的时候,一个人正在那用笔记我说的话,我很感动啊。

    乙;啊。

    甲;我说,大哥,你有前途,把我说的话都记住了,很给我面子,他回了我一句,我都想死。

    乙;说什么了?

    甲;我写遗书了。

    乙;啊。都开始写遗书了。

    甲;啪啪、、、电梯继续往下掉。咔,又摇摇晃晃停住了,我也感觉这次有点大难临头。

    乙;是。

    甲;我说大哥,你不写遗书吗?帮我也写一下不,我叫张文墨

    乙;嗯。

    甲;临死之前我得托付托付。

    乙;又开始托付了。

    甲;爸,妈,下辈子文墨还做您们的儿子。

    乙;是,说过几十次了。

    甲;师父,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您老人家。

    乙;知道了。

    甲;那个死胖子,你记住,我们今天要是谁没有死,以后有机会见到子怡帮我给她带句话。

    乙;什么话。

    甲;子怡啊,我想让你跟我,就是,那个,不好意思(捂脸)

    乙;嗨,你还害羞了。城墙厚的一张脸。

    甲;就是子怡,那个,我就是,想让你给我签个名?

    乙;嗨,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签名吗?

    甲;签在我心上。一辈子都离不开我。

    乙;嚯、、这是得捂脸。

    甲;所有人都说了临终遗言,那个人统统记下来了。

    乙;就等死了。

    甲;正在这时候,一个人拿出尺子正在量这个电梯。

    乙;干什么啊

    甲;我问他了,他说他是数字老师,他要算一下电梯的长宽度要计算一下我们在里面几个小时空气会呼吸完,然后还要再看一看这个电梯的材质,是什么样的,会不会甲醛超标之类的。

    乙;嗨,还关心这些干什么?

    甲;肯定要关心啊,要是不死,明天就要到物业那边去告他了,可以赔钱的。

    乙;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甲;然后拿出计算器正在算。那个速度快啊,我就看见一连串阿拉伯数字在那不停的跳。我好奇啊,我说,大哥,别算了,你这算什么了?

    乙;对啊,算什么了?

    甲;算他欠人家多少钱?

    乙;嗨。

    甲;后来一算欠人家五千多万。

    乙;啊。这么多。

    甲;对啊,算完之后扬天狂笑,把我气的啊!一脚过去,他立马昏过去、、、

    乙;不是你踢人家干什么?

    甲;我们都快死了,他还有心情在那乐,我能受的了。

    乙;也是,不能笑。

    甲;肯定的,突然,这时候电梯又往下掉,然后又卡住了摇摇晃晃啊,说真的,我还以为我这一次一辈子就这样了。

    乙;是啊。

    甲;人的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你看我,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给我们这个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带去了多少欢声笑语啊。

    乙;啊,我现在就很想笑。

    甲;像我这样一个为社会做出突出贡献的人。

    乙;腰椎间盘突出。

    甲;年级轻轻就这样死了,可以说是整个相声圈都会为我的离去而感到悲哀难过。

    乙;啊。

    甲;你看那个李小龙,张国荣,梅艳芳马三立侯耀文侯宝林等等一系列伟大的艺术家,他们虽然离开了,但是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乙;对。

    甲;我可以跟他们可以说是一个级别的。

    乙;也就你这样想。

    甲;我正在感慨我这一生差不多就这样的时候,你猜怎么着?

    乙;怎么了?

    甲;旁边一个大哥不停的在放屁,从我说开始就没有停过一直放。

    乙;合情合理啊。

    甲;把我气的啊,昏死好几个过去,我说大哥,你能别放了吗?你裤子都放炸黄了。

    乙;嗨,放鞭炮了。

    甲;我不说,他立马暂停了,我继续,我张文墨艺术家这一生啊,我一开始说,他就继续放屁,我一停,他就停,我一说,他就继续放、、、

    乙;那你就不要说啊。

    甲;算了,我也听出来了,大哥,你这是明显不给我面子啊,大哥,你是干什么的。

    乙;干什么职业的。

    甲;狗仔队。

    乙;哦。

    甲;我一听狗仔队啊,那你可以放屁,不怪你,反正你们除了放屁其他啥也干不了。就是以后少吃韭菜,那味不好闻。

    乙;这都闻出来了。

    甲;我不能就这样死。

    乙;那你打算怎么死。

    甲;要死的有尊严,像个男人一样的死,像个艺术家一样的结束自己这一生辉煌的生命。

    乙;啊,怎么死。

    甲;电梯掉下去,变成一团肉泥,死的太惨了,一个生前给无数观众朋友带去那么多欢声笑语的艺术家不能这样死。

    乙;是惨了点。

    甲;至少给我留个全尸对不对,给我一个做人最后的体面。

    乙;啊,那怎么办了?

    甲;我在电梯掉下去之前,我先死。

    乙;嚯、、

    甲;我咬舌自尽。

    乙;嚯、、

    甲;咬了半天,不行。不能咬舌自尽

    乙;怎么了?

    甲;咬舌自尽那是干了亏心事才咬舌自尽,电影都那么演,你说我生前那么伟大,不行。

    乙;啊,那怎么死?

    甲;你看过那个宫廷剧吗?

    乙;看过。

    甲;皇帝赐给那个妃子那一条白色哈达。

    乙;不是哈达,是围脖,悬梁自尽。

    甲;对,那个就是她就是被逼的,被皇帝逼的没有办法离开人世间。

    乙;啊,是。

    甲;我也是被逼的,我也不想离开这人世间。

    乙;你被谁逼的。

    甲;废话,电梯啊。

    乙;有道理。

    甲;就是性质是一样的,可以这样死。这样死比较有尊严比较男人。

    乙;嗯,那死吧。

    甲;解开裤腰带,捅开上面的顶,把皮带抛上去系好,打个死扣。

    乙;啊、、、

    甲;这时候电梯又往下掉,吓得我啊,我赶紧把脖子套进去,争取变成肉泥之前悬梁自尽。

    乙;啊、、

    甲;我正准备要撒开腿,周围几个人看不懂了。

    乙;废话,大家都在求生,你倒好先死一步。

    甲;这就是艺术家跟老百姓的区别。

    乙;你真是一个伟大的“找死艺术家”。

    甲;这个世界有些事情是科学也无法解释的。就好像那个埃及金字塔跟木乃伊跟兵马俑,你去偷一个看看会不会把你抓起来。

    乙;废话。

    甲;你跟他们解释我为什么要这样,他们肯定不理解说不定还会骂我是疯子。

    乙;肯定的。

    甲;不疯不魔不成活,既然理解不了,那就不要解释,尔等大艺术家,岂是你们尔等之辈能够理解的了。

    乙;是,那你就死吧。

    甲;我拿出子怡照片,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此时此刻我想吟诗一首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意见。

    乙;你快点的,别浪费时间。

    甲;啊啊啊啊、、、子怡啊。

    乙;放过子怡吧。人家现在在美国生孩子。

    甲伤心;孩子不是我的。

    乙;废话。

    甲伤心;啊啊啊、、、天下风云出我辈,一认子怡岁月催。相声行业谈笑中,不胜汪峰一场醉。

    乙;嗨,你这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汪峰看到了怎么办?

    甲;观众朋友们,来生再见了。

    乙;去死吧。

    甲;我刚想撒开腿,死胖子一脚踢开电梯门,吖,我们全部得救了。

    乙;嗨。死胖子太气人了。

    甲;你巴不得我死是吗?

    乙;胖子是干什么的,一脚把电梯都踢开了啊。

    甲;他是子怡的骨灰级粉丝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我刚刚那诗感动了子怡,子怡派他的粉丝来救我了,哎呀,子怡啊,天下风云出我辈,一认子怡岁月催、、、、

    乙;来人了,叫医生,没救了。

    甲;别走了,还没有说完了,回来。

    完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