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爆笑相声文集

热门小说

作品相关  为什么突然之间写相声了?

章节字数:9129  更新时间:19-10-11 16: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为什么突然之间写相声了

    张文墨陈开德上台

    甲;你看,这个掌声,这个欢呼声。

    乙;大伙太热情了。

    甲;何德何能啊诸位。啥也不说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朋友们再见。

    乙;嗨、、你这话说的。

    甲;就是感动的想哭,我怕我等一下说个相声一把鼻涕一把屎的不太好。

    乙;啊、、那要是这样,是该到此为止了。

    甲;口误,是一把鼻涕一把尿。

    乙;是,这样也行。

    甲;啊,这样都可以。

    乙;废话,都是你自己说的。

    甲;开个玩笑,就是反正多谢大伙对我们哥俩的捧。

    乙;是,没有各位衣食父母的捧,那可真是要一把鼻涕一把尿了。

    甲;好了,闲言碎语不要讲,下面进入正题。

    乙;是,今天打算聊点什么了?

    甲;随便聊聊,各位我这个人不像其他相声演员。

    乙;是,都知道,你病的比较严重。

    甲;什么上台之前还要准备一下我们今天说什么,然后背台词,对我来说根本不需要。

    乙;是,除非上春晚。

    甲;相声就是聊天,聊天你都要准备,那还聊个毛?

    乙;是,就是瞎聊。

    甲;家里人唠唠嗑,不需要准备,要做的就是我们要把聊天的内容稍微加工一下然后变成可笑的东西通过我们的嘴给吐出来,让观众朋友们接住就可以了。

    乙;嗨,你这脏不脏啊描述的。

    甲;打个很简单的比喻。

    乙;嗯。

    甲;张三今天早上坐动车去北京找工作去了。

    乙;是。

    甲;听起来是不是很正常。

    乙;你加工一下。

    甲;张三今天早上拉肚子卫生纸都没带就骑着自家的骡子打算去北京躺北京西站了。

    乙;嗨、、

    甲;能来听相声的各位爷都是会享受的主,想象力极其丰富,我们说什么您们各位脑子立刻就捕捉到那个画面。

    乙;对,也是要靠我们相声演员往那带。

    甲;你看电影听歌剧看京剧哪怕看小品都没有我们这个相声能够刺激你大脑的。

    乙;那是。

    甲;因为他们就是画面已经定死,没有可供各位爷想象的空间。

    乙;对。

    甲;再就小品,剧情已经定死,你怎么看他就是那个结局。

    乙;你改了他们就全乱套了。

    甲;京剧是个好东西,但是你可能看了半天你都不知道是谁演的唱的是什么?

    乙;这个有点夸张了。

    甲;我比较低俗,就是对京剧还不太了解。但是不可否认京剧确实是个好东西。

    乙;那肯定,那是国粹。

    甲;是,下辈子我们也干京剧。老郭现在就一天到晚身体力行支持京剧。

    乙;希望京剧的明天会更好。

    甲;我们还是聊相声,所以各位观众还有读者,想刺激大脑让自己想象力更加的丰满,来听相声来看我们这本书。

    乙;是,关于相声文集这些东西市面上其实也不少。

    甲;那个写的有点深奥了,我看不懂。你也知道我这个文化有限。

    乙;也是,你现在写的大部分读者也一脸蒙逼。

    甲;所以啊,我今天就是给各位读者还有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说一说怎么样来看我们这本书怎么样来刺激自己的大脑怎么样来让自己的业余生活得到一个全身心的放松。

    乙;是,你这书,还有这个疗效。

    甲;那就因人而异。就比如刚刚张三拉肚子骑着骡子去北京要饭,这时候读者就应该联想到张三这个人是不是有病?

    乙;肯定有病。

    甲;还有就是会联想到这个骡子。

    乙;骡子怎么了?

    甲;骡子到底是什么跟什么爱情的结晶。

    乙;嗨,你就让观众想到这些。

    甲;还有刚刚之前那个“躺北京西站“。到底是什么意思。

    乙;是。

    甲;有的观众跟读者一看就懂,这个是“要饭“的意思。

    乙;是。

    甲;你看我写的那些东西,虽然说啊,有时候写的很低俗,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所表达出来的意思那是肯定往正能量路上带的。

    乙;是。

    甲;还有就是很多认识我的朋友不太了解,我怎么突然之间就写这个了。

    乙;这个你得跟大伙解释一下。

    甲;其实之前我是主攻电影剧本这一块,一天到晚研究这个电影怎么弄,搞这个所谓的无厘头喜剧电影。

    乙;是,把自己搞奔溃了。

    甲;搞的头破血流,北京那帮骗子太厉害了,我被他们搞的真是我都无语了。

    乙;你就是太天真。

    甲;列位,不要笑,我讲一个真事,你就知道你墨哥有多天真有多二逼了。

    乙;说吧!

    甲;大家伙都知道我喜欢周星驰。

    乙;一生的挚爱。

    甲;小时候十五岁迷上的。十七岁当兵开始写我的第一个剧本,那时候天天写信给北京《面对面》栏目。

    乙;是,那时候《面对面》采访星爷。

    甲;写了五十几封信,写了我仰慕星爷如何如何的,我想写一个关于无厘头的喜剧电影剧本想给星爷看看。

    乙;是,后来全部给部队拦下来了。

    甲;因为当时还在服役是不能给电视台什么组织之类的写信。后来我就天天打电话给北京电视台,打的人家一听电话反问我,您是哪个周星驰的影迷是吗?

    乙;人家拿你当疯子了。

    甲;你说我幼稚不幼稚当年。

    乙;还好。

    甲;服役结束,带着我的喜剧剧本一大捆开始了我的梦想之旅。

    乙;是,现在不在部队可以自由发挥了。

    甲;一回到老家,可以说是“傻b”一个。

    乙;为什么这样说。

    甲;因为家乡变化太大,我去当兵那时候我还用bb机。回来之后他们全部都“大哥大”。

    乙;嗨,什么大哥大,那是手机。

    甲;好几个朋友都发大财了。自己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旅行袋中的一大堆电影剧本书稿了。

    乙;只剩下理想了。

    甲;怎么办?

    乙;怎么办?

    甲;继续写信。

    乙;还继续写。

    甲;对,那时候不敢让人知道,怕他们笑话我,偷偷写,寄出去几百封信,有写给电视台的,有写给小说杂志的,有写给周星驰本人签收的,反正就是乱写乱寄。

    乙;还可以这样。

    甲;我不傻吗?你还别说,后来一个大姐给我来电话了,我记的特别清楚。

    乙;哦,说什么了?

    甲;是《章回小说》里的一个大姐收到我的信了。说你这个梦想很好,但是你这个实现不了。

    乙;怎么实现不了。

    甲;错别字太多了。

    乙;嗨、、

    甲;然后叫我发表到网上试一试。

    乙;就是网络。

    甲;没错,报了个学习班,开始学习电脑。然后开始发表到网上,后来一个记者看到了我的事情。

    乙;开始采访您了。

    甲;在厦门帝豪大厦,我带着我的一大堆书稿去见那个记者了。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我把我这个电影剧本给他看,她就是觉的我写的这个太奇葩了,而且错别字太多,广电局根本不可能给审批。

    乙;你连电影需要审批都不知道。

    甲;对啊,叫我不要再执迷不悟,好好的找个工作。

    乙;是,你这个太遥远了。

    甲;哭的我整整一个晚上。后来我一想,星爷不是讲广东话吗?

    乙;对啊。

    甲;去广东碰一碰运气。

    乙;嗨、、你真是幼稚的可笑至极。

    甲;你还别说,去广东几个月,真有几个记者采访我了。

    乙;还真有记者采访你了。

    甲;对啊,从那时候我就觉的周星驰的电影是可以相信的,一个小人物在这个纷纷扰扰的社会上是有可能实现自己的理想的,只要你坚持住。

    乙;你这文化底蕴太差,你坚持不住。

    甲;后来报纸刊登出来了,我看到自己的事情被刊登出来我很兴奋,我觉的我可以实现自己理想了。

    乙;是,你到现在连理想的毛都没有碰到。

    甲;后来天天打电话给北京电影公司,什么公司都打。有一家公司就说了,你把电影剧本带过来我们见面聊聊,知道哪家电影公司吗?

    乙;哪家?

    甲;华谊兄弟。

    乙;那不错啊,那后来了。

    甲;后来我就找我朋友借了三千块钱风风火火上北京了。到了北京之后,我一个战友在保定,离北京不远,刚好坐动车过去看他。

    乙;感情肯定不错。

    甲;那肯定,一去之后去了他的住处,我感觉不对劲,然后假装去厕所要报警刚刚按下11,0,还没有按下去,警察破门进来了。

    乙;啊、、什么情况。

    甲;传销啊,我看他们住的跟狗窝一样,我一眼就发现不对劲了。

    乙;那后来怎么办?

    甲;后来他们全部被抓了,我也进去了,但是我没事,我手机有我要报警的记录然后我包里面有我一大堆剧本。警察相信我啊!保定那个警察局还是不错的,怕我冷还给我拿了好几床被子。

    乙;是。

    甲;但是很可惜,我那些剧本被他们传销组织给传销不见了。

    乙;怎么还不见了。

    甲;就是他们互相拿着看,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见了。警察审问半天都不知道去哪了。

    乙;是啊。

    甲;对啊,钱和衣服都在,就是剧本不见了。乐的我啊,我在警察局哈哈哈大笑乐了四个多小时,乐到我肚子痛的受不了我才睡觉的。

    乙;嗨,你这还乐的起来。

    甲;你想啊,我的钱跟衣服都在,就是剧本不见了,这说明什么?

    乙;说明什么?

    甲;说明我那个剧本还挺值钱的吗?

    乙;也是。

    甲;我那个战友跟他们那些同事见我乐成那样一个个都傻了。

    乙;是,谁见过这样的。

    甲;第二天,那个警察说了,我这个战友是初犯,给他一个机会,叫我把他带回去。

    乙;是,犯法的事不干。

    甲;我们到了保定火车站我那战友不走了。

    乙;怎么还不走了。

    甲;彻底被洗脑了。然后还信誓旦旦对我发誓“三年之内一定要开宝马回来见我”。

    乙;那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甲;现在在厦门开出租车。

    乙;也还不错。

    甲;后来那个回到北京,千方百计到了顺义到了华谊兄弟电影公司门口,我说什么都不让我进去,你看现在玩完了吧!

    乙;被你给诅咒的吧?

    甲;别瞎说。后来伤心的回到老家,突然有一天看报纸,说星爷经纪人知道了这个事,说有机会可以安排跟我见面。

    乙;这个可以有。

    甲;一下子给我信心了,我那时候在选矿厂上班,那个上班很无聊啊对不对,又不用干活,你只要坐在那就可以。

    乙;是。

    甲;我就拿起笔跟笔记本天天在那写,写了我另外一个电影剧本《喜剧之最》还有《一条裤衩闯天下》。

    乙;你听听这个倒霉名字?

    甲;后来有一天一个上海的叫阿星的给我打电话了。

    乙;这个阿星是谁啊!

    甲;这个阿星自称跟周星驰是好朋友,然后发过来照片我一看,哎呀,确实是跟周星驰还有成龙周润发等等的是好朋友。

    乙;是啊。

    甲;我们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也为我这样痴迷星爷而感到很自豪,然后时不时的给我打电话,说刚刚跟星爷一起吃饭了跟他说你这个事。

    乙;星爷知道了。

    甲;对啊,我太激动了。然后他跟我说,急需用钱,要五百块钱,过几天还我,我说这个可以,我立马请假骑着我的摩托车去银行给他汇钱了。

    乙;啊,跟周星驰在一起吃饭还差五百是吧!

    甲;那时候不傻吗?太天真的了。后来过几天还我了。

    乙;还还你钱了。

    甲;对啊,但是就是说他二个月之后啊要用一万块钱,要我先借他一下。

    乙;给他没有?

    甲;我说我没有那么多钱,那时候08年,我一个月工资才二千块差不多。

    乙;是。

    甲;我说三个月可以吗?

    乙;肯定可以啊。

    甲;对,那三个月我跟狗一样拼命加班,终于凑齐一万块钱给他汇过去了。后来你猜怎么着?

    乙;阿星消失不见了。

    甲;对,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个阿星真名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汇款的那个名字我永远不会忘记叫“蓝翠蓝”。还是什么的“萃”。我也不记的是那个字。

    乙;最好把这个事给忘了。

    甲;那是血的教训啊,能忘的了吗?我一气之下把我那些剧本全部烧了,整整烧了四个小时。

    乙;啊,那是写的够多的了。

    甲;后来找人一问,帮我看看这个和星爷的合影是怎么回事?

    乙;对啊,怎么回事?

    甲;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PS。

    乙;嗨,你这个真是无语了。

    甲;现在要是让我看到这个所谓的阿星啊!

    乙;你肯定想干死他。

    甲;我会好好谢谢他。

    乙;啊,还要谢谢他。

    甲;没错,那时候整天和我聊天,星爷想拍这个想拍那个,我就天天上班写,然后每天跟打了鸡血一样,我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追求理想最快乐的一段时间。

    乙;是,我能理解。

    甲;后来有一个电影公司又给我打电话了,也是北京的。

    乙;找你干什么?

    甲;看上我一个电影剧本就是那个《喜剧之最》问是不是我写的。

    乙;是你写的。

    甲;没错,是我写的。叫我去北京见他。

    乙;哦,那就去吧,是个机会。

    甲;这次我学聪明了,要不然又跟上次一样去了连门口都不让我进还把我当神经病这就出丑了。

    乙;对啊!

    甲;后来我说了,要我去可以,先给我钱。

    乙;对,给钱就不是骗子了。

    甲;给我二千块钱了。

    乙;啊,这个是真的了。

    甲;对啊,一路高高兴兴去北京实现理想去吧。

    乙;然后了。

    甲;我那时候北京有个朋友,我不懂去他公司,陪我一块去的,一进那个公司我那个朋友就说了,哎呀,你这个老板做的很大啊!

    乙;怎么看出来的。

    甲;他的办公室对面直接就是中央电视台。

    乙;啊,那确实可以。

    甲;进来之后跟我聊了一会儿,说他们是拍电影的,然后带我参观了一下他们公司,最后坐下来聊天,叫我把《喜剧之最》全部写完再给我二万。

    乙;那不错啊。

    甲;后来我跟我朋友走的时候,我朋友叫我把二千块钱还给人家。

    乙;这是为什么了?

    甲;他说你这个老板看上去不像搞文化做电影的像是一个黑道大哥。

    乙;啊、、怎么看出来的。

    甲;纹身到处都是,然后理个光头,说话大大咧咧。东北人脾气都火爆,到时候万一写出来不满意砍死我都有可能。

    乙;嚯、、那真不一定啊。

    甲;对啊,后来,有一次是他还是他手下我也忘记了,叫我过去帮他开车。我去了,然后去参加一个酒局。

    乙;找你当司机去了。

    甲;对,那时候我记的见不少明星,第一次看到了老毕。

    乙;毕福剑。

    甲;还有挺多的反正,后来我把他送回家之后我自己也回老家了。

    乙;不挺好的吗?怎么回老家了。

    甲;那时候我写不出来啊,整天问我写的怎么样了?我再一想他那纹身我害怕啊!

    乙;是啊。

    甲;多年以后我回想这个事情,我才知道原来这家公司也是皮包公司。

    乙;皮包公司啊搞了半天。

    甲;是,这个老板叫“老黄”不能说人家名字。后来我在北京呆了几年,我刚好路过老黄公司,想着上去看看吧,再怎么说也是人家把我干到北京去的。

    乙;是,也算有知遇之恩。

    甲;一上去,公司都已经不在了。

    乙;搬迁了。

    甲;什么叫搬迁了那么难听。

    乙;那应该是。

    甲;倒闭了。

    乙;嗨,也是,皮包公司这几年全死了。

    甲;后来的剧情更是狗血,我把我这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般的纯洁心灵在北京这个大都市被撞的可以说是车毁人亡。

    乙;是啊!

    甲;全部遇到骗子,都是想用我这个剧本去谈演员再去融资。

    乙;顺序错了。

    甲;有一个整天跟我吹牛,哎呀,黄渤看上我这个剧本了,我还信了,免费给你审批,“啪”签字授权,广电局公示下来,后来再问他事情进展怎么样了?

    乙;黄渤谈的如何了。

    甲;说谈黄渤啊,遇到点困难,还差点钱,叫我先给他二千块钱。

    乙;啊,这个套路又来一次。

    甲;你猜我怎么干的。

    乙;大骂一顿他。

    甲;我给钱了。

    乙;嗨、、你这智商的确太欠费了。

    甲;我就是拼一把吗?太天真的了。后来我一个朋友看不下去了,千方百计帮我找到黄渤本人电话,我一打一问,晴天霹雳啊各位。

    乙;都猜到了。

    甲;我心都拔凉拔凉的啊!去他公司找他去,到了公司一看,门口一个大海报,就是我那个电影,然后是黄渤跟汤唯主演,这个制片人还算有点良心。

    乙;这还有良心啊!

    甲;编剧写的是我的名字。

    乙;这有什么用啊!

    甲;我就是跟他解释,你这样用黄渤的名义骗我,然后没有经过黄渤的同意就把海报印出来了,你就不怕人家告你吗?

    乙;怕不怕!

    甲;不怕,说要是黄渤告他给他看剧本,我们就发财了。

    乙;是啊!就等着被告是吗?

    甲;后来我说我不跟你玩了,把剧本还给我。

    乙;还给你了吗?

    甲;不给,要还就给钱。给他十万就还给我。

    乙;还有这样的人。

    甲;对啊,他这个人不慌不忙,你拿他没有办法,打官司我又没有钱,我哪有时间跟他搞这些。

    乙;是,耗不起时间。

    甲;后来碰到了一个算是比较有钱的,看完我这个剧本都感动的要哭了。还算有点钱。

    乙;然后了。

    甲;经过讨价还价赔了六万块钱给人家,把剧本要回来了。

    乙;那就开始运作吧!

    甲;是啊,做电影太难了。现在想想真是死的心都有。那时候就是一直跟着这个老板运作我这个电影,运作了四年,啥事没有干出来。

    乙;那时间真是够久的了。

    甲;后来我遇到一个人,这个人现在火着了,粉丝最少四千万起步。以后肯定是个大人物。他跟我说了一些话,我算是彻底惊醒了。惊吓出一身冷汗。

    乙;怎么了。

    甲;原来这些人都是想利用我这个剧本去套演员然后再用演员的影响力再去融资。这个演艺圈这个套路太深了,我这个脑子肯定不够用啊!

    乙;一环又一环是吗?

    甲;你说我能接受的了这个沉重的打击。我想算了,老子不玩了,我也到了玩不起的年纪了。

    乙;是,这个所谓的演艺圈百分之八十是忽悠的。

    甲;你这话说的,告诉你,百分之九十九是忽悠的。靠谱的只有百分之一。

    乙;是啊,难怪你老是被耍。

    甲;那次是我真的心灰意冷,打算回老家挖煤去了。这几年为了追求理想外面一屁股外债,是时候该为自己的妻子孩子家人着想一下了。

    乙;是,孩子都长大了,要为孩子们想想。

    甲;不能再这样自私为了自己的理想而辜负了家人的期望。

    乙;对,家人是最重要的。

    甲;但是你说这个老天爷就是很奇怪你知道吗?

    乙;怎么了。

    甲;就在我打算放弃回家挖煤的时候,一个老爷子知道了我的际遇,看了一些我的剧本跟文风。因为之前在北京通过一个编剧戴杰老师,认识了这个老爷子。

    乙;这个老爷子又燃去你的熊熊烈火了是吗?

    甲;没错,这个老爷子叫廉春明廉老师,是相声界里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乙;是,然后了。

    甲;他说,孩子,我当年就是因为马季欣赏我,我才坚持下来的。相声这一行需要传承,我觉的你可以试一试相声,你的创作思维包袱非常多,这个可以试一试。

    乙;那时候就开始写了。

    甲;没错,那时候一天一篇相声,写完给老爷子发过去,老爷子看完给我意见,相声要如何如何修改,要怎么样砸挂。

    乙;算是你相声的启蒙老师了。

    甲;对,因为我之前听了六七年郭得纲的相声,就是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必听,有时候听的自己在那哈哈傻笑,你嫂子还以为见鬼了。

    乙;的确是。

    甲;那时候我又充满信心,跟打了鸡血一样,最高峰时期一天五个相声剧本写出来,我想为了我的理想我再拼一把。

    乙;是。

    甲;写着写着就越写越多,然后有一次我写的差点把我电脑砸了。

    乙;啊,怎么回事。

    甲;写一个相声专场写了大概二万字,停电了,一打开剧本不见了。

    乙;嗨,你没有保存住啊。

    甲;我对电脑不太理解吗?

    乙;是,墨哥对这个高科技确实一窍不通。

    甲;现在我再看我大前年写的那些相声,我简直看不下去。

    乙;写的太烂了。

    甲;对,还有我之前那个电影剧本我现在自己看看都觉的可笑。

    乙;有什么可笑的。

    甲;写成那样,他们还把他当宝贝一样,至于吗?真是的。我现在看着以前那个电影剧本我都感觉不是他们在忽悠我,而是我感觉我自己对不起他们,花了那么些钱买了我一堆废纸。

    乙;是,小学文化写出来的东西能变成钱已经算是个神话故事了。

    甲;后来写相声写着写着,越写越喜欢,其实我觉的啊,不管是电影还是相声,你只要能把欢乐送给大家,那就是好东西。

    乙;是。

    甲;这个廉春明老师,现在还经常指点我要怎么写,然后叫我不要放弃,让我打心底里很感动。

    乙;是。

    甲;你说我跟他老人家非亲带故,他这样帮助我,只是他觉的当年马季帮过他一样,谁都有为理想坚持不住的时候,都应该拉一把。

    乙;这个老爷子确实好。

    甲;是,好几次要给我钱,说是先拿着花,都不容易。你说这样的人打着灯笼你也找不到啊是不是。

    乙;那肯定。

    甲;有很多人经常问我,包括我身边那些朋友,你这个当年不读书了,然后选择这一条不归路想拍什么破电影,你后不后悔。

    乙;肯定后悔。

    甲;后悔个毛线后悔。

    乙;不后悔。

    甲;我跟您说,其他就不讲了,就我能遇到老爷子这样的人我值得我一辈子骄傲了。

    乙;是。

    甲;这个社会有时候想想真的很奇葩。

    乙;是。

    甲;就比如我,十五岁被学校开除了,我去我们城里打工,那时候喜欢上周星驰跟金庸。

    乙;是,喜欢看金庸小说。

    甲;对,天天通宵看金庸。然后自己开始尝试写,那时候就是乱写。

    乙;梦想的育苗刚刚发芽。

    甲;最后迷上周星驰。然后才有了我后来一系列事情,最后才遇到这个老爷子。

    乙;也对,你要是继续读书,你就不可能有这些经历。

    甲;没错,后来我还说了,我要感谢当年那个把我开除的校长,没有他我能有这样的经历。

    乙;是。

    甲;后来写相声,写着写着太多了字数。因为现如今这个社会可乐的事情的确太多太多了。

    乙;是,要发现到处都是。

    甲;是,就是要配合这个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乙;你想象力就是够可怕的,动不动就脱裤子。

    甲;然后有一天我们正在拍摄相声,我一个朋友看了,就问我,你这个还有多少期相声剧本。

    乙;还有多少?

    甲;我说不知道,大概一百多期。就是我写相声其实就是瞎写,从来不打草稿还有想结局什么的,就是瞎写。

    乙;其实相声也就是聊天说白了。

    甲;我那个朋友就建议我了,你那么多文字为什么不发表网络,你可以给读者看啊!

    乙;对啊。

    甲;后来我觉的我试一试吧,反正稿子太多不知道放哪里,就当保存在哪里就行了。

    乙;是,最起码不会丢。

    甲;问了好几个网站的编辑,有起点有咪咕还有纵横等等一系列小说门户网站。

    乙;找了那么多家。

    甲;没有一家是让发的,就是免费给他们有的都不要。

    乙;是,当你是垃圾。

    甲;其实也不是垃圾,就是你给钱也可以上。

    乙;就是找你要钱了估计。

    甲;然后就阴差阳错了到了这个连城小说,一上传,后来还通过了各个签约的条件,我想那也行啊!

    乙;那太行了。

    甲;对,我是这样想的。做喜剧吗?能让大家乐,我写这个所谓的相声文集,要是大家伙看了乐了,那也算是间接性的实现了我的理想,虽然我的主业是想拍电影。

    乙;是,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做文化。

    甲;还有一个就是我奋斗了这么多年,我的孩子都不知道他爸爸是干什么?我现在跟他说我写剧本他们连什么是剧本都不知道。就是等他们长大了,把这个书给孩子看看,你爸爸常年不在家很少陪在你们身边不是在外面偷鸡摸狗、、、、

    乙;嗨,你家孩子以外你在外面干什么了。

    甲;让孩子知道爸爸为了理想去奋斗了,虽然最后不能在电影院看到爸爸写的剧本上演的电影,但是我得留下一个证据,你爸爸没有什么可以留给你的,就是这本书。等他们长大了懂事了,一看这本书就明白了,哦,爸爸在我们小时候经常不在家,不是在外面偷鸡摸狗、、、、

    乙;嗨,你能不能换个字眼。

    甲;阿德,你想一下,过了几十年,我们都老了,我们都走不动,为了理想我们再也拼搏不起的时候,我再回头看看我这本书,你不觉的那也是挺好的吗?

    乙;是啊,最起码能给人乐一乐。

    甲;是啊,所以我就觉的这个书还是很有必要学并且坚持下去,然后传给我的孩子,告诉他,做人一定要有梦想,趁年轻的时候一定要去追寻,哪怕最后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也无怨无悔,毕竟你尽力了。只有这样等到有一天赴黄泉你也可以抬头挺胸大无畏的向前走。

    乙;是。

    甲;不枉费辛辛苦苦来世上走一回。

    乙;那是必须的。

    甲;所以也是希望各位读者,还有观众朋友们。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理想。

    乙;坚持到底。

    甲;你看其实刚刚我一开始是想写另外一个事情,刚刚开好头,然后不知不觉一时感慨写到自己身上来了。

    乙;没事,就是瞎聊。

    甲;对,朋友们,虽然这个社会有时候的确很现实很艰难,但是你只要尽力了,努力了。问心无愧勇敢向前走,上帝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说不定到时候会以一种你意想不到的好事等着你。

    乙;是,这个世界还是有奇迹的。

    甲;就好像我崇拜迷恋周星驰,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一辈子都不可能。但是老天爷给我送来了廉春明老师来安慰支持我这个受伤的心灵,我觉的这已经够了。

    乙;是,你想找星爷这个理想确实太荒诞了。

    甲;是,所以我现在不想了。白天去打打零时工,闲时写一写相声,然后发表到这个连城小说,让各位朋友一起分享我的喜怒哀乐,我觉的这个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乙;是。

    甲;好了,不能再多写了,我要去玻璃厂抬老玻璃了。

    乙;嗨,你这词用的。

    甲;对了,忘了一个事,现在这个廉春明老爷子,是我干爹。

    乙;嚯,你这可以啊!

    甲;那肯定可以啊,上辈子积德了属于。好了,朋友们,明天继续更新,今天要干活就到此为止。

    乙;去吧。

    完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