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虐

章节字数:2296  更新时间:19-11-08 01: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次要准备什么?”一个女声询问道。

    青柚平静地说,“药箱。”

    “什么时候回来?”

    “你先等着先,到时候再说。”青柚有点不耐烦的说,一说时间,老是会想到落渠听那家伙催眠了自己,想到那段时间的记忆销毁了,心里就很不爽这个阁主的位置。

    原先预计着快点回来,现在,不玩到开心都不回来。

    反正有茶朵朵顶着,我浪够了再回来,如果不回来了……青柚邪笑,估计得辛苦一辈子了。

    于是再出声:“好好干!辛苦还是值得的!”

    电话另一边的人,瞳孔放大,不会不回来了吧!

    茶朵朵小心翼翼地问:“那你还回来不?”

    青柚听到后,立马挂了电话,犹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愿让别人看见是她的做,赶紧躲起来不让人发现一样。

    一种心虚爬进了青柚的心上,不到三秒,青柚便自言自语:“我为什么要心虚?为什么要害怕?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说完,停了几秒后又笑了笑,给她挖坑,她真往里面跳,既然这样,我就愉快地决定了!我要和你换身份!

    ”落幼阁”有两个阁主,一个为明阁主,一个为暗阁主,明阁主则是一个操劳命,什么事情用得到阁主的,都会出席。

    而暗阁主算是个大小姐命,只要不是明阁主说要出去,她的生活要怎么样都可以。

    因此,为了不暴露明暗阁主的制度,阁主凡是要出席什么宴会或者拍卖,都会带着一张口罩。

    而阁主必须是身材相似,样貌也有七八分相似才可以成为明暗阁主,如果没有,那只能一个操劳一辈子。

    茶朵朵的手机在青柚挂掉电话的那一刻,手松掉,却让它不受力的掉了,然并没有什么损坏,唯一损坏的是,她这颗脆弱的心啊!

    茶朵朵囧,想想马上要结束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想到不会再有的生活,霎时间有一种身体要被掏空的感觉……

    抽了抽鼻子,“不行!得想一个计策!”微微地眯起眼睛,想一想把这个活丢给谁好。

    脑海飘来飘去,只有落渠听的身影,茶朵朵的眉头皱了又皱,这样真的好吗?

    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看着手机,打?还是不打?

    正在纠结时刻,落渠听的电话打了进来,茶朵朵立马接听,嘴角不经意地弯了一个弧度,既然你要入坑,那就随你愿吧!

    落渠听接通后,说道:“好好干!”

    茶朵朵吐血……

    这两个人都叫自己好好干,是串通好的吗!

    “最近身体不是很舒服,咳咳咳,落主,青柚让你替代一下位置……。”

    “我要陪媳妇,没时间。”

    茶朵朵不由地放大瞳孔,“确定没有说错?”据她所知,沐没名义上还是归凌的妻子,现在据为己有是不是……青柚要和归凌。。。。。。。

    茶朵朵笑了笑,接着说:“祝她好运。”话音刚落下,落渠听飞速地挂了电话,眼睛很老实地与沐没四目相对。

    有一种习惯是:不是言语,而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你我的心思,尽可明白。

    其实,还有一种习惯是,我知道是你,但是我就喜欢虐你。

    青柚让归凌三天后在a市鲜为人知的岛屿——幽谷见面。

    这天,归凌穿着一身银色的西装,左手的无名指上戴上了一个刻着”青柚”二字的戒指,他看见戒指上的名字,温柔地笑了笑,归柒看自己的哥哥一个人笑,她觉得瘆的慌。

    上前去询问归凌笑什么,归凌笑意淡淡地摸着归柒的短发说:“哥哥在笑你太丑了。”

    归柒连忙用力推归凌,眼神凌厉地看着归凌,大声地吼:“就你好看!全世界就你最丑!”最讨厌哥哥了。。。。。。。

    她最讨厌被人说丑了。。。。。。

    其实,归柒长的一张娃娃脸,而归凌看不惯妹妹25岁的人还长的一张娃娃脸,几次三番地说她丑,对此,归柒保持的态度是,哥哥就是嫉妒自己长的小,然而久而久之,归柒居然会有一个意识,认为自己丑。。。

    她自己安慰自己,丑不要紧,没有人说,就不会丑了。

    归柒至此后,她潜意识里绝不容许归凌说她丑,一说,她都会生气地吼:“就你好看!全世界就你最丑!”

    归凌柔声地说:“还记仇呢!小气!”

    归柒赌气般地转过头去,不理归凌!

    归凌又伸手去摸归柒的头发,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后,他看了一眼归柒,看她没有什么反应,于是转过身迈开脚下的步子走了。

    而归凌不知道的是,在归柒的耳朵里,却一直回响着他走路的声音,许久,许久。。。。

    久到她转过头来,看到的只是开着的大门。

    突然间,归柒的心,有一种被针扎了的痛。。。。

    幽谷:

    青柚手里玩弄着一把水果刀,在一堆草丛里她隐藏着茶朵朵为她准备的药箱。

    眼睛一直看着远方,直到看到有一个人影朝自己靠了过来,她冷冷地笑了笑,“所有的都交代好了?”

    归凌的眼睛,看向青柚,回答:“嗯。”

    青柚听他回答自己的话,很是嫌弃。

    但是,归凌的穿着引起了她的注意。

    看着他额头上零碎着几撮碎发,再配上这银色的西装,青柚忍不住嫌弃,三十岁的人了,打扮的这么嫩,我能说,我心里接受不了吗?

    在她的心里,能够被接受的还是那个成熟风格的归凌。

    青柚用手捅了一下归凌,也结束自己的想法,问:“要痛快一点的还是受尽折磨的。”

    归凌直言:“痛快一点的。”

    话音刚落,青柚一刀快准狠地对他的肩膀刺过去,再拔出来,血染上了他的衣服。

    归凌吃痛地皱了一下眉,呓语:“不是说要痛快的嘛!堂堂”落幼阁”阁主居然说谎。。。。。”到后面说谎二字时,声音弱了下来,眼睛不敢看向青柚,她并没有说给自己痛快一点的还是折磨一点的,只是给了自己一个选择而已。

    好像是他多话了。

    青柚又一刀刺向了过去,这次是归凌的大腿,归凌因为腿被刺伤的缘故,单脚跪在地上,而口中依旧没有一个“痛”字吐出。

    青柚讥笑,“我还不会让你这么快死。”说着,拿出藏在草丛里的药箱,取出消炎药为他清理伤口,在伤口上撒上药粉,拿出绷带包扎。

    归凌看她为自己这样,心想:是不是记起自己了?

    但是,他不确定。

    然青柚做完这些事情,推了归凌一把,命令他躺在地上,归凌不之所以然地躺下了,眼睛是一直在观察青柚下一步的举动。

    见青柚收拾好药箱,双手插在脑袋后面,也躺了下来,归凌安静地笑了。

    两个人,躺在一片宽阔的大地上,谁也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天空。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