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夜半梦醒人不知  第6章 漂浮(改后)

章节字数:2349  更新时间:08-11-04 23: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爱我吗?你给我的拥抱是习惯吗?

    ——from《你爱我吗》范逸臣(《信仰爱情》)

    醒来的时候人在派出所里。

    不算换新身份证拍照片那次,这是我第一次进警察局。而且,是被抬着进来的。

    以极不舒服的姿势蜷缩在双人沙发上,身上盖着唐糖的外套,她人却不在。

    撑着身子半坐起来,眼睛扫过着室内陈设:房间不大,除了相对的两排沙发,便只有一张玻璃矮几,似乎是会客室一类的地方。

    在我四下打量的时候,一个目光如炬,身材健硕的警服男子走了进来。见我醒来了,鹰眼浮起若有似无的笑意,“醒了啊。”他道,边递了纸杯过来。“喝点水吧。”

    “谢谢。”低着头淡淡的道。眼尾扫过他的手,手指修长,指甲修的很整齐,很漂亮。

    “你朋友被她家人接走了,这是她留给你的字条。”他从制服口袋里拿出一张折成心形的便签,一看便知是唐糖的杰作。

    道了谢,接过来打开看。

    便条上简单交代了后来发生的事,如凌柯他们怎么与对方交的手,战况如何;还有,我们何以会到了警察局。唐糖的叙事能力极强,让人即使不是亲见,也如身临其境般。

    唐糖还说,她爸妈正在替她办手续,老头老太太已经气得脸色发青了,她实在没胆留下等我醒来。再三谄媚之后,她让我平安到家后一定给她打电话。

    笑笑。将纸条折好平放在桌面上。

    打量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停留不去,片刻不曾移开。我确信鹰眼中除了犀利,并不包含叫做礼貌的成分。撇开心底涌起的不快,摊摊手,坦然面对他打量的目光,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很快!”他说,“我们已经联络了你的家人。”

    家人?

    我一怔,下意识看了看腕上手表:9点10分。

    先不说我的电话早已躺在PrincessJune的抽水马桶里,也撇开杜睿添的电话关机与否;之前他说过,今天一早他要搭飞机去香港。

    至于父亲,我连他的手机号都没有。

    家人?

    我哪里有什么家人!

    挑了挑眉,脸上现出些微浮动的神情。这样的变化自然也被鹰眼收在眼里,并且自动归类为无知的叛逆少女一类。

    果然,对方的神情不自觉露出鄙夷,语气更是见怪不怪的稀松平常。“尚传海头上的伤是你打的吧,下手不轻啊!”他说道。

    愣愣的看着他,过了好几秒才恍然大悟他指的是被我打伤的横肉男。

    “我不是故意的。”鹰眼像豹子一样,锐利,森冷。明明是在笑着,眼睛却是不笑的。被这眼光锁住,舔了舔嘴唇,颇不自在地换了个坐姿,我说,“当时就是下意识的自救——也不知道居然是酒瓶。”

    “所以还是被吓昏了吧!”他笑,带着嘲弄和轻视。“现在的女孩子就是胆子大——自以为长得有些姿色就狂妄的无法无天,自以为什么都能玩,什么都敢玩!”

    “惹事可以,一旦出了事又有几个能抗住的——你可以两腿一软晕了了事,你想过你的同伴吗?他们差点没上社会版头条呢!聚众械斗!”指着门外,他言语锋利如刀,口中不留半点余地。

    “才不是吓晕的,”我咕哝着。“我晕血。”

    他凑近一步,没有听清我刚才的话。

    “我说我晕血!才不是吓晕的!”嚯的站起来,直视着他,我气鼓鼓的道,“我不是不三不四的女孩,从来没有自以为天姿国色,更没惹事生非!而且,也不绝不是有胆子闯祸没胆子认。”捏皱了手中的空纸杯,我扁着唇,由牙缝里挤出剩下的句子:“所以,请收回你那种自以为什么都了解的轻蔑眼光。”

    他笑,似乎没料到我的反应会如此激烈,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深沉。“好样的!脾气挺倔!怪不得连尚传海都不怕呢!”

    瞥过眼不出声,场面变得有些紧绷。

    正在这时,一个苹果脸的女警探身而入,“江队,叶蓂子的家人来了。”

    “好,让他进——来吧。”他顿了一下,门里门外的两个人都有一瞬间的失神。

    门口出现的,竟是此刻应该在飞机上准备前往香港公干的杜睿添。

    尽管平素无波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惊慌,他全身上下仍是精致的如同直接从财经杂志里跳出来的封面模特,不容你挑出纤毫瑕疵。

    垂下眼,脸部线条自然而然变得僵硬,想到昨天一直不通的电话,我侧过头,留了大半侧脸给他。

    疾步走到跟前,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炯炯的眼光定格在我肿胀的左脸上。

    细长的眼睛里有着我不熟悉的嗜血,唇齿间含着噬人的冷意,他一字一字问道,“谁干的?”

    唇角扯动冷笑,目光迎上他的,我的不声不响之于他,是种无声的控诉。

    本来被无视在一旁的鹰眼警官突然开口,“杜先生,好久不见了!”他笑,却让人觉得脊背发凉。“认识这么久,还从没听说杜先生有妹妹。”

    薄唇微微抿着,我能感到杜睿添周身所流露出的不快,然而他却一反常态的笑了,避重就轻的道,“江队真会说笑,上个星期江队不是还带人去过逐日吗!”

    食指轻弹着玻璃几面,鹰眼话中有话,“这位小妹妹好像是姓叶,对吧?”他扬着头问道,“叶蓂子?”

    “是。我是叶蓂子”挑眉,我答道。

    “呵呵。叶蓂子?叶蓂子!”反复念着我的名字,鹰眼里闪动着让人摸不清的光芒。不知为何,我竟隐隐觉得头皮发麻,这位刑侦队长,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江队,今天的事多有麻烦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带舍妹先走了!”杜睿添笑得礼貌生疏,“一群小孩打架还要劳烦刑侦大队出马,真是大材小用了啊。”

    “客气了不是!”鹰眼打着哈哈。

    脸上泛着冷笑,杜睿添话里藏刀,“如果江队在破获大案要案上也能如此神勇,那么天下太平,国泰民安就指日可待了。”

    “好说好说!维护社会治安义不容辞不是!”鹰眼也是亦步亦趋,“不过,令妹的事还真不是我们能办得了的,”半眯的鹰眼现出冷光,话题果然又转了回来,“杜先生怕是还有所不知,令妹脸上这伤——”他顿住,两人的目光一齐转到我脸上,杜睿添的脸色又深沉了一分。“可是尚传海的杰作呢!”

    他的眼光一直在杜睿添身上,因此当后者以眼神向我确认属实之后,霎那所流露出的僵硬,同样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尚传海,应该是父亲手下的人吧。

    所以杜睿添才会那样不自在。

    而这个江若凯,我打量着他,看他那如偷腥得逞的野猫一样得意的笑容,恐怕已经猜到了我是谁。

    突然间觉得无比的厌烦。

    厌烦透顶。

    冷着脸,眼尾扫过那位刑警队长,我说,“哥哥,我累了,快走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