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夜半梦醒人不知  第14章 流沙(改后)

章节字数:2547  更新时间:08-11-12 20: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的眼是一颗小小尘埃,却又将我全身都覆盖

    ——from《多希望你在》萧敬腾(《同名专辑》)

    蹑手蹑脚推开门,沿着楼梯下去,男子憨声憨气的声音越来越大。

    轻轻掀了珠帘一角,斜对面的肥胖男子毫无坐相地瘫在沙发上,脸上一道伤疤从左耳耳根处贯穿半边脸颊。伤疤虽然已经结痂,看着仍有些面目狰狞。

    这人我认得,正是那日在酒吧里被我打破了头的横肉男尚传海。

    手指在鼻孔里搅动,好一会儿才心满意足的挤挤眼睛,手指随意的在沙发边缘一揩,尚传海嗓门极大地叫嚷开了。

    “我兄弟两腿一磴,躺进棺材板里享福去了。但咱可不是不讲道义之人!我兄弟的仇不能不报!鸿叔这才走了几天啊,那群小瘪三就不把咱放在眼里了!以为逐日没人啦?有人不敢出头,咱阿海敢!咱这就找鸿叔评评理,看到底该不该去讨这个公道!”

    挑眉,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杜睿添:两手交叠着放在膝上,他唇边的微笑不曾湮灭半分。然而,以我对他的了解,这时候的他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危险万分。

    旁边的马脸男子也是脸色一变,然而尚传海却只顾晃着肥大的刀疤脑袋,一脸皮笑肉不笑。“咱这人粗,比不得添哥学问大,一肚子墨水。话说得轻了重了的,还请添哥多担待点。”

    “无妨。”杜睿添笑着道,“都是自己人,谈什么轻重。伤感情了。”

    “有添哥这句话咱就放心了。”尚传海呵呵笑着。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的功夫一流。

    “咱说话添哥也别不乐意听。咱逐日好歹也是北三省五大帮派之一,总不能这么平白让人欺负了去。忍不是不可以啦,可就算是个屁,忍多了还伤身呢!”

    “当大哥的不给兄弟出头,外人不笑话咱是个龟蛋,咱自己还有啥脸面面对兄弟!”

    “海哥这话说的严重了!”马脸男子赶紧出来打圆场,“添哥的意思是等事情查清楚了再作决定也不迟!海哥你太心急了!”

    “放你奶奶的狗臭屁!”尚传海炸开了锅,啪的一掌拍在茶几上,震得瓷白花瓶里紫色的鸢尾花瓣片片飘落。“被砍的是老子,你当然有心情放闲屁!外面黑道白道都摩拳擦掌等着老子露头——老子怎么知道出了这个门口是不是还有命等到你们调查清楚!”

    “海哥说的是,”马脸男子忙不迭地道,“可是干着急也没用,还是先听听添哥的意见吧!”

    杜睿添脸上仍是一付波澜不惊的面容,眼中神色被银色金属镜框遮住了一半——像个藏镜人一般:莫测,高深,而且极其陌生。

    只见他身体后倾,舒服的靠在沙发背上,由裤袋里拿出一只刻着鹰纹的银色打火机,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弄着。

    笑笑,他说,“我还是那句话:事情没有弄清楚前,任何人不准轻举妄动。”

    镜片反射着淡蓝的火苗:窜出,熄灭,熄灭,窜出。

    “至于阿海,不要一味抱怨别人找你麻烦,你该反省一下,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浑事,才惹祸上身。”

    听得他的话,我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珠帘撞在一起,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刚想躲,一个黑影冲了过来,捉住我的衣领,只一个趔趄,便被拖进屋内。

    是尚传海。他的动作倒是挺麻利。

    “咳,咳!放开我!”一面轻咳着,一面拍开他的手。抚着皱巴巴的领口,慢慢平复有些紊乱的呼吸。

    “说!谁让你偷听的?”眯着眼睛上下打量,尚传海扬起一只拳头,“快说!老子可不会怜香惜玉那套,别软的不吃非要啃钢条。嘿嘿!老子有的是招数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挑眉。发觉他的视线锁定在我起伏的胸口上,暗骂了一句不要脸,高高的扬起头,不去看他。

    “脾气挺倔,嘿嘿,老子喜欢!”混浊的眼睛闪着不怀好意。他忽然有些迟疑的看着我,“咱们以前是不是在哪见过?”

    然而只是略一失神,尚传海已拍手叫道,“拿酒瓶砸老子的那个!就是你!老子正想找你,你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这位是大小姐。”啪的掀开打火机盖子,银色的光华映着蓝色的火苗。吞吐间,层层弥散的烟雾遮盖了面目,让人看不出虚实。杜睿添像高高在上的判官,他说,“这位是鸿叔的女儿,蓂子小姐。”

    尚传海与马脸男子二人相视一阵错愕。

    “大小姐一向不在公司里走动,大家认不出她也是情有可原。”杜睿添淡淡的,语气神态皆不为我所熟悉。“但是,如果有人以认不出做借口,冲撞了大小姐,也是绝对不能被原谅的。”

    似乎无法立时消化眼前急转直下的情势,尚传海尴尬的笑了起来,“哈哈!原来是大小姐!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双手抱拳一鞠躬,他姿态放低,“我阿海就是再色胆包天,也不敢打大小姐的主意啊。还请大小姐大人有大量,原谅哥哥这一个回!”

    皱着眉,走到杜睿添身侧,刺鼻的烟草味让我忍不住轻咳起来。

    尚传海的脸上闪过明显的不快,然而,他终是忍住了,脸上继续堆着笑。“大小姐不会是还为了上次的事耿耿于怀吧?咱一粗人,灌多了马尿就分不清东南西北,见着漂亮美眉就想把一下,一时改不了。”

    不动声色的看着杜睿添,我知道,今天的这出戏不会轻易收场。

    果然,掐灭了香烟,他淡淡的道,“磊四,你先带阿海回去。大小姐才刚刚出院,经不起折腾。”

    “添哥,我……”方才的气焰嚣张萎顿成满脸的青青紫紫。冷汗顺着额角划过半边脸,尚传海求助的看着杜睿添,然而后者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大小姐!”他结结巴巴的。

    冷眼看他,看杜睿添,看马脸男子。事情与我有关,却也与我毫无关联。

    脚下像粘了磁石,尚传海脸色铁青,立着不动。杜睿添也是,俊美的侧脸冷然到底。

    马脸磊四左看看右看看,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尚传海突然飞起一脚踹翻了茶几,“姓杜的,你这不是把老子往死路上逼么!老子这么多年为逐日帮出生入死,你这厮忒不要脸,说卸磨杀驴就卸磨杀驴——连点旧情都不念!老子今天要是出了逐日帮大门被人砍死了,就是做了鬼也不能让你安生!”

    微微一笑,杜睿添踱到我身边。抚了抚我前额微乱的碎发,宠溺的朝我微笑,那眼光,竟似含着千言万语。我心里一颤,听得他道,“不是我不念旧情。只是,我连命都可以不顾也想要保护的人,如果有人伤害了她,你说我会怎么做?”

    听得这话,尚传海彻底安静了下来,挣开马脸磊四的钳制,哼的冷笑一声。“添哥是想要大小姐公道吗?”他看着我,眼睛涨得通红。由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他面带讽刺的看着我,“大小姐,今天算老子给你赔礼道歉了!”

    语毕,刀落。

    地上滚落一件物事,定睛一看,竟是半截手指。

    快速地侧过头,全身止不住的颤抖。杜睿添一手揽住我的肩膀,由他指尖传过来的坚定的力量让我不至于萎顿瘫倒在地。然而那力量只停留在肩上,却并未到达内心深处:最后一瞥,尚传海眼中若无其事的神色反而令我又内而外,冷到彻骨。

    “磊四,马上找吴医生给阿海包扎!然后你们去南山别苑暂住。”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