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3890  更新时间:19-11-02 23: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庐州的夏天比加州的凉爽。

    这是王晚到庐州的第一天的感受。

    王晚本在加州和父母相安无事的生活在一起。但是几天前,在庐州求学的哥哥王早突然回家,说要带她来庐州书院一起听学,王家二老不同意。但没想到王早先是与二老大吵一架,当天晚上便带着王晚连夜收拾东西跑路,理由是怕第二天被他们的娘给打死。

    进了庐州城,王早没有停留,直接带着王晚来到庐州书院。

    站在书院外,书院里学生们读书的声音隐隐传出,王晚挠挠鼻子,问:“哥,书院应该都开学个把月了吧。”

    “是的。”王早笑着点头。

    王早个子挺高,眉清目秀的。虽不是一眼可以抓住旁人的眼球,却是让人看了觉得清秀而想多看几眼的类型。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他剑眉下的双眼随时都带着笑意,嘴角也都是随时上扬。

    这在外人看来是一个很好看的人,很好看的脸,和很好看的笑。但在王晚看来,却不知为何的,很想一巴掌呼上去。

    挑挑眉,把想呼巴掌的冲动压回去,王晚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角,道:“爹娘不让我去私塾念书,我懂,浪费钱嘛。但是你直接带我来书院干嘛?我什么都不会啊。而且,花销还比在家那边大,你是想让爹娘追到庐州来砍死我吗?”

    “怎么会!爹娘来了,哥哥给你挡着。再说了,不会又怎么样,不会就学呗,谁不是从不会慢慢学才到会的。”王早一把抱住王晚的肩,拍两下,“妹妹,相信哥哥,哥哥什么时候不靠谱过?”

    然而王晚的眼神无声地在说“你什么时候都不靠谱”。

    王早心虚地咽了口口水,理不直气也壮的说:“就这样!听我的!反驳无效!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先生!”说着,就拉着王晚进了书院大门,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小木门里。

    院子里有一个小荷塘,荷塘里开了一小片的荷花,鱼儿在水里到处游,最后游到荷叶底下,似乎是要躲避阳光的灼晒。荷塘旁有一棵枝繁叶茂的梧桐树。

    树荫下,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躺在躺椅上乘凉,旁边的小桌上摆着一壶茶,三个茶杯和两盘糕点。

    正当老者快要睡着的时候,“砰”的一声,老者被吓醒了。还没缓过来,就听见那熟悉的大嗓门儿。

    “先生,我回来了!”

    老者躺在躺椅上,生无可恋地看着远方的天空,心里发出直击灵魂的疑问:“我当年为什么要收这么个学生!”

    王早拉着王晚小跑到老者面前,行了个礼,王晚也学着王早的模样僵硬的行了礼。

    王早直接跳到老者身侧,蹲下来给老者捏手,说:“先生,这是我妹妹,王晚。”然后又对王晚说:“这是罗先生。”

    王晚再次僵硬的行礼,“罗先生好。”

    罗先生没有说话,眯着眼睛打量王晚片刻后,才开口问话:“几岁了?”

    王晚看看王早,王早点头示意王晚回答,王晚微微摇头,王早却转头不看王晚,专心给罗先生按摩。

    “怎么,连自己几岁都不知道吗?”罗先生看着王晚的一举一动,再次开口。

    罗先生的语气很平淡,但是王晚却觉得,太严肃了。一方面是生人,一方面王晚觉得这位罗先生应该很严厉,便不敢开口,咬着下嘴唇,双手不知何时转到身后死死地绞在一起。

    “莫慌,”罗先生笑了笑,语气不似刚才那般冷淡,“你哥应当跟你说过,老头儿我不凶的。”

    王晚摇头。

    王早眉头一皱,完了,要挨老头儿打了。

    果然,罗先生一下敲在王早头上,通得王早抱着头却不敢叫出声儿。罗先生看都不看王早一眼,笑着对王晚说:“老头儿我真的不凶,只是这小子该打,你说是不是。”

    王晚轻轻地点点头。王早抱着头对王晚呲了一下牙。

    罗先生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问:“几岁了?”

    “十八。”

    “识字吗?”

    “认得几个简单的。”

    “会功夫吗?”

    摇头。

    罗先生沉默了一会儿,便让王早起来倒茶,伸手将王晚招了过来,递给她一杯茶。

    王晚双手接过茶杯,轻声道了句谢,便喝了一大口茶。

    “为何你这般放心大胆地喝这杯茶?你不怕老头儿我在茶里做了什么手脚吗?”罗先生再次发问。

    王晚有些惊讶,喝茶只是单纯的因为她渴了,为什么放心大胆,这要她怎么回答?端着茶杯沉默了一下,王晚决定实话实说:“太渴了。”

    “没了?”

    “没了。”

    罗先生震惊了。两个原因,首先,别人接过茶杯都不会直接喝,而是等他发话了才喝。其次,他问的两个问题,王晚只回答了一个就算了,还不给过多解释。讲真,这么多年了,他罗老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学生。

    “想来我们学院听学吗?”罗先生再问。

    王晚张张嘴,又闭上,咬着嘴唇不肯说。

    “想不想来,你且直说便是。”

    “不想。”王晚开口。

    罗先生沉默了。然而此刻他的内心正在各种问候王早,大爷的,这是两兄妹吗!一个整天鬼话多得要命,没话也要给你找话来说;一个惜字如命,一句话就给你把天聊死。这确定是两兄妹!?

    在罗先生沉默的过程中,王早面无表情地走到王晚面前,在罗先生疑问的目光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王晚一个手刀,顺势接住昏倒的王晚,转头对罗先生一本正经道:“她想。”



    王晚是被吓醒的。

    是的,她做噩梦了。

    她梦到她正在书院里和同学们一起读书,突然她娘拿着扁担冲进学堂,迅速而凶狠地一把把她给揪住,然后拖出学堂将她摔在地上,不由分说地举起扁担就是一顿打。

    然后王晚就醒了。

    王晚扶着额头,闭着眼深呼吸几次,这才缓过来。

    缓过来的王晚打量着四周,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房间里没床,她躺在地上。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以及四周零零散散堆放着锁住的箱子。王晚的正对面和正后面有两扇门,不知道能不能打开。

    王晚坐在地上,看见桌上好像有东西,呆了一下才起身,这才看清楚桌上有一些吃食。于是,王晚便直接走过去,坐下,吃东西。

    待王晚吃饱喝足之后,才慢慢悠悠地起身查看两扇门是否能打开。答案是,都不能。

    不过透过门缝,王晚看到,一边的门外似乎有很多人垂头丧气地站着;另一边的门外,没有人。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王晚却研究起桌上的空盘子来了,因为吃的都被她吃完了。

    桌上有三个盘子,一个茶壶和一个茶杯。虽然看起来都是成套的,但是,王晚却觉得哪里怪怪的。

    刚才光顾着吃了,没注意到,茶壶与茶杯的触感好像不太一样。王晚一手茶壶一手茶杯地抚摸着,微微皱了皱眉,是她想多了?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啊。再摸摸三个盘子,没有不一样。好吧,猜测错误,试试其他的去。

    地上的箱子大小不一,摆放杂乱无章,王晚是真的不能从这些箱子的摆放顺序看出什么规律来。于是王晚走近最大的一个箱子,发现箱子的顶上有个圆环型的凹槽,凹槽不大,王晚伸手粗略估计一下,大概有她一个拳头左右大,然后砰的一下把拳头砸向箱子。不出意外的,王晚抱着手咬牙忍痛。

    王晚甩甩发痛的手,突然想起来之前发现的是哪儿不一样了。王晚走到桌边拿起茶壶,另一只手抚上壶盖,果然触感不一样,壶盖比较粗糙,壶身比较光滑,茶杯与茶壶触感相同,壶盖的大小与箱子上圆环的大小似乎差不多。

    将壶盖放入圆环,完美契合,不过箱子没反应,想想镇上那些说书先生经常说的开密室门的方法,王晚抱着试试的心态去转动壶盖,转了半圈之后,转不动了,箱子上依然没什么大动静,倒是从箱子底传出一声细微的声音。王晚上手把箱子抬起一个角,发现没多重,就直接整个把箱子给抬起来放到旁边,箱子原先放的位置正中央躺着一把钥匙。

    王晚把钥匙捡起来,就去开刚刚被她给挪了位的箱子。打开箱子一看,里面有一大串钥匙,一张写满字的纸,和一把斧子。

    王晚眼角抽了抽,不用说,绝对是王早干的,知道她不会拿钥匙去开箱子找线索,也不会动脑子解纸上的线索,于是给她准备了把斧子,让她直接把门劈开。

    “王早啊王早,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一定会把门劈开呢。”看着箱子里的东西,王晚忍不住嫌弃她这个处处为她着想的哥哥,“若我铁了心的不想来这书院,你又要如何。”

    在地上坐了会儿,王晚开始自言自语:“我真不想来庐州书院的。对,我不想来的,我只是为了看看我哥那个傻子到底是要干嘛。对,我只是要找他问问清楚。”

    心中打定主意,王晚起身拿起斧头,“诶,刚刚哪边有人来着?这边?”透过门缝看看外面,确实是有人一边,王晚转身走向另一边,“这边人太多了,来没人的这边吧,反正劈门会有动静引来人的,对,劈这边。”

    王晚劈了十多年的柴,区区一扇门,不过几下的功夫,便被王晚给劈出几个半人高的交叉裂缝,王晚撒开斧子,后退一步,蓄力,一脚踢上去,门板应声而飞出去,成功。王晚一弯腰就钻了出去。

    头出去了,上半身还没出完呢,王晚却发现,原本空荡荡的院子里,似乎多了,好几双脚。

    王晚迟疑地抬头,却看见,此刻,大概有十来个人诧异地看着她。

    沉默,沉默,沉默。在沉默中,王晚迅速地退回去,消失在众人眼中。

    王晚背靠门站着,听着外面有人开锁的声音,心里懊悔不已,“完了完了完了,怎么办,门坏了,我没钱陪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要不先躲一下?”

    王晚还没找到藏身的地方,门锁已经打开了,然后进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看着王晚,王晚也看着他,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半天,男子先别开视线,看看屋里的东西之后,开口说话了:“王晚是吧?”王晚点头。

    “你哥哥是王早?”    点头。

    “糕点都吃完了?”    点头。

    “听说你并不想来我们庐州书院?”    点头。

    “那可惜了。”男子哈哈一笑,“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庐州学院在下书斋的学生了。我是你的先生,李为止,你可以称呼我为,李先生,当然,私底下,你也可以和大家一起,叫我止哥。”

    王晚摇头,表示不懂李为止什么意思。

    李为止背着手扬扬下巴示意门外,说:“出去再解释。”

    王晚还是摇头。

    “不必担忧那个门,反正你在书院里弄坏什么东西都是你哥陪。快出来吧,大家都等着你呢。”说完,就不管王晚的直接出去了。王晚磨蹭了两下,也跟着出去了。

    出去了之后,王晚发现在场的这些人里,除了她之外还有两个姑娘。没想到的是,她还看见同村的李岁杪了。李岁杪是去年来的庐州书院,但是为什么现在在这儿遇到他了。

    李岁杪也看到王晚了,便招手叫王晚过去同他站在一起,在场的实在没有其他认识的人了,没办法,尽管王晚再怎么无奈李岁杪,也只能站过去了,因为她实在是不想和不认识的人站在一起。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