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章节字数:4047  更新时间:19-10-26 2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杨先生是一个瘦瘦高高的小老头儿,头发胡子没有花白,但他的速度却很快,非常快,王晚需要小跑才能勉强跟上他。

    偶尔经过几个学生,杨先生都视而不见,直接略过。王晚不敢分心,怕跟丢了,便也是轻飘飘地略过。

    可是在被略过的学生们看来,却是有两个什么东西从自己身边飘过还带起了一阵风。

    “刚刚那是两个人吗?”

    “应该是。不过速度这么快的,杨先生?”

    “那后面那个呢?没听说斋里有谁能跟上杨先生的啊。”

    “不知道啊。新来的?”

    “这年头新人都这么厉害了?”

    “啧啧,当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知秋阁门口,杨先生负手而立。王晚才停下脚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听见杨先生说:“进去吧,为止在里面呢。”

    “多谢先生。”王晚道了声谢便想走过去敲门。

    经过杨先生的时候,杨先生拍拍王晚的肩,说:“小丫头不错。”

    王晚没说话,微微欠身,表示谢意。

    “你且记住,不管做什么事,做什么决定,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没人能替你决定,也没人能替你做事,好好想想,遵从自己的内心。”杨先生说完便一甩袖子离开。

    王晚将杨先生刚刚讲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看着杨先生离开的方向,轻轻开口:“说的倒是简单。”声音很小,小到王晚以为自己刚刚只是嘴巴一张一合,没有说话。

    敲敲门,听到李为止的“进来”,王晚便推开门进去。

    见来人是王晚,李为止放下手里的书,笑道:“不错嘛,能跟着老杨到这儿来。刚刚我还和他们打赌来着,看你到底能不能来。”

    “何意?”

    “我提前跟老杨打过招呼,老杨安排好学生住宿的事以后,会从你的宿舍前路过。”李为止坐在椅子上,招手让王晚也坐下来,顺手倒了两杯茶,一杯递给王晚,一杯自己抬着喝,接着说:“其实也是为了措措你。若你跟不上老杨呢,就乖乖地待着,别想着退出啊这些,因为你要退出,只能找我,别人管不了这事儿。而之后你再见到我,我也会有各种借口来堵你。当然,最常用的就是,都分好组了,你别让你的搭档一个人干活儿是不。”说着,李为止又喝了一口茶。

    “可我到这儿了。”王晚将茶放回桌上。

    “对啊,这样的话,就得靠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来说服你了。”

    “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我留下。”

    “为什么你就这么想走?你跟着王早来到庐州,他甚至带你去见了罗先生,而你都没有拒绝,为什么最后你就是不肯留下?”李为止不答反问。

    “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我留下。”

    “你为什么一定要走?”

    “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我留下。”一句话,王晚冷静地问了三遍。王晚情绪没有什么起伏变化,她就这么直直地盯着李为止。

    李为止没有回答,反而笑了。

    王晚有些疑惑,但没有表现在脸上。

    李为止笑了两声之后,说:“其实你不是不想留下,你是不敢留下,对吗?”

    王晚眼角跳了跳,不回答。

    “你在害怕什么?”李为止盯着王晚的眼睛说,“让我来猜猜。”

    他说猜,可是他的语气不像猜,反倒胸有成竹的样子。

    “你怕你爹娘。”

    王晚衣袖挡住的手指抖了抖。

    “准确来说,你是怕你娘。”

    颤抖的手迅速握拳,王晚扭过头看门外。

    李为止没有停下,继续说:“你爹娘在你们镇子里,是出了名的重男轻女。从小你和你哥的待遇就是天差地别。他在镇上的私塾念书,你在家里干各种活,砍柴做饭推磨洗衣洗碗。用你哥的话来说就是,除了做豆腐你不会所以是你娘来做,家里其他的所有事都是你做。你哥曾偷偷地教你念书识字,但是被你娘发现了,她笑眯眯地让你哥回房间睡觉,然后第二天,等你哥去学堂了,便狠狠地打你。”李为止顿了顿,接着说,“怎么,你是害怕,你娘再找到这儿来打你吗?”

    王晚脸色有些发白,脸上也沁出细汗来,握拳的手越来越用力。过了一会儿,王晚缓慢的松开拳头,转头看着李为止,开口道:“其实你们也不是单纯的想让我来书院念书吧。”

    李为止点点头,右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说:“喝点茶,缓缓再继续说。”

    王晚也不喝茶,接着说:“我哥应该是去做什么任务了吧,出于安全起见,他不能用平常的方法给你们传递消息。所以你们要找一个与他熟悉的人来猜,他送来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线索。这个人要和他够熟悉,要是你们设的这个局的不相干人物,而最后你们思来想去,这个人就是我?”

    “是,也不是。”李为止点点头又摇摇头。

    “何意?”

    “让你来解开你哥传递回来的线索不错,但是,首先,不是我们找的你,是你哥向我们推荐的你;其次,不是我们设的局。”

    看着王晚不相信的眼神,李为止不紧不慢地说:“不管你信不信,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有设局。”

    “为何?”

    李为止竖起食指放在嘴边笑道:“秘密。”

    王晚无奈地看着李为止,整张脸上的表情都在表示:这人看起来有点像个智障。

    “还想走吗。”李为止抬起茶来喝了一口,问。

    王晚点头:“嗯。”

    李为止刚刚喝进去的一口茶喷了出来。“你怎么还是要走?”

    王晚用手指推玩着茶杯,说:“怕我娘冲到这儿来扒了我的皮。”

    “那不成问题,你娘来了书院她也进不了咱们这儿的!”

    王晚转头,真挚地看着李为止,问:“我为什么要留下来呢?”

    “因为我们需要你。”

    “为什么需要我?”

    “因为你哥给我们的线索只有你能解。”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解?要是我解不了怎么办?”

    “你哥说你能解你就一定能解。”

    “凭什么我哥说能你们就信能,我说不能你们就不信不能?”

    “凭我们相信你哥。”

    “我哥到底去哪儿了?为什么还要向你们传递消息?为什么他传递出来的消息你们都不知道要怎么解?为什么只有我能解?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你哥~~~”李为止张嘴又赶紧转调,“看外面有好多鸽子飞过!”

    这个人绝对是个智障。这是王晚此刻心中所想。

    “哼,小样儿,还想套我的话。”李为止笑了笑,“还太嫩了。”

    王晚翻个白眼,转头不看李为止了。

    “生气了?”李为止戳戳王晚的胳膊。

    王晚甩甩手,不理他。

    “好了,别生气了。看我这儿有什么。”李为止伸手进衣袖里翻翻找找,同时还在碎碎念:“诶?在哪儿呢?这个?不对,手感不对,这个?摸起来有点像。嘶~~这个摸起来也有点像。”

    王晚始终不理他,只听见他窸窸窣窣的拿了好多东西摆在桌上。

    “啊!找到了!”

    王晚转头,只见李为止手里拿着几块糖。

    李为止笑道:“你哥让我备着的,说你生气的时候好哄你。”

    王晚不接,也不说话。

    李为止将糖放到王晚面前,说:“王晚,说实话,于公,我想你能来斋里学习,可以解读你哥给的线索。于私,我觉得你真的是个好苗子。早晨你拿斧子把门劈开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做事出人意料。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在陌生环境下先吃饱喝足,再动手拆房的。而且,刚才跟随老杨来的路上你应该发现了,老杨的速度很快,很少有人能跟上老杨,你哥也跟不上。但是你跟上了,这就说明,你的底子确实不错。”

    王晚拿起一颗糖,剥开来塞进嘴里,心里默默地说:让你从小到大都躲人试试。

    “还有,你刚刚在门外小声地说的那一句’你什么都不懂’是什么意思?”

    王晚看李为止一眼,含着糖说:“秘密。”

    “好吧,秘密就秘密吧。王晚,答应我,先别走,先留下来一段时间,等到时机成熟,我自会告诉你。在那之前,你不要想着去打听到什么消息,现在你能力还不够,知道了,只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而我们答应过你哥,要保护好你。”

    王晚没有立马回答。待嘴里的糖化完了才开口说:“三个月。三个月之内,你不告诉我,三个月以后,不必再找我。”说完,便直接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倒回来,将桌上的几块糖都拿起揣进荷包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王晚离开的背影,李为止无奈地笑了,果然和王早说的一样,生气了几颗糖就能哄好的小丫头。不过,得好好调教啊。



    收拾完房间已差不多是饭点,而王晚还没有回来。肖易阳提议去饭堂把饭买来,等王晚回来再一起吃,省的一会儿王晚要是回来的晚了饭堂关了没饭吃,叶知千和李岁杪觉得提议不错,三人便去饭堂买足了饭菜,结果在房间里等了好半天都不见王晚回来。

    “啧,多久了还不回来?”李岁杪伸长脖子看看屋外,还是没有王晚的身影。

    “难不成她当真要离开?”叶知千看肖易阳一眼。

    “不会,她会留下来的。”肖易阳倒是信心十足。

    “那她怎么还不回来?”李岁杪问了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什么来,“啊!我忘了,王晚在陌生环境分不清东南西北!”

    肖易阳和叶知千震惊地看着李岁杪。半晌肖易阳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怎么不早说”,话没说完肖易阳就赶紧向知秋阁的方向跑去。

    “老肖你等等我!我也去!”李岁杪一脚跨出门,又转头对叶知千说:“老叶你在这儿等我们,我和老肖去找找王晚!”

    叶知千不紧不慢的走到门边,一把把李岁杪推出去,说:“别废话,一起去找。”

    李岁杪应了声好便赶紧把门关上,跟上前面两人的脚步。

    最后,肖易阳三人是在书斋的水池边找到左顾右盼的王晚的。水池在东边,肖易阳他们的宿舍在西边,知秋阁差不多在中间,王晚就这么走了反方向,还一直没发现啥不对劲的。

    对此,王晚的解释是:“我来的时候光顾着跟紧杨先生了,哪儿还有心思注意是哪条路来的。”

    无奈之下,肖易阳三人只能领着这只走丢了的傻孩子回宿舍,一路上还指标志性的东西让王晚好好记住。

    一行人回到宿舍门口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推开门,叶知千进屋去点蜡烛。

    李岁杪随后进去打开食盒盖,说:“我们收拾完房间以后想着你回来的时候可能饭堂已经关了,就去买了点吃的回来,等你回来咱们一起吃。”

    “行了,快吃饭吧。肉菜是吃不成了,都凉了。”肖易阳拍拍王晚的肩,然后推着王晚到桌边坐下。

    “肉菜还能吃。”李岁杪开心的说,“我刚刚摸了下,盘子都还是温的,肉应该也是热的,能吃。”

    “要我说,还是夏天好。”叶知千取了碗筷出来摆在桌上,说,“冬天太冷了,饭菜放一小会儿就凉透了。夏天就不一样了。”说着,把刚刚盛的饭递给王晚,“来,王晚,吃饭。”

    王晚接过:“谢谢。”

    王晚没怎么夹菜,因为菜都是旁边的肖易阳和叶知千夹到她碗里的,王晚很不习惯,就这么煎熬地吃完了这顿饭。

    吃完饭,王晚正要起身收拾桌面,却被肖易阳一把摁住,李岁杪就起身收拾盘子装进食盒里,边干活边说:“王晚,日后咱们就是同窗了。有什么问题你就直接说出来,有我们呢。”

    “你们不要对我这么好。”王晚低着头小声的说。

    肖易阳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你刚刚说什么?”

    王晚抬起头来,开口说了一句话,这一次声音大了些。

    这句话,让肖易阳、叶知千没来由的心疼。李岁杪知道其中一点原因,更心疼。

    王晚说:你们不要对我好,我不习惯。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