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章节字数:4019  更新时间:19-11-02 2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出了王晚的房间,肖易阳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推着李岁杪进了四号宿舍的一个房间,关门时还转身对身后的叶知千说:“借你搭档用会儿,等下还你。”然后就准备关门

    门没关上。被叶知千挡住了。

    “干嘛,都说了是借你搭档用会儿,等下就把他还你。”肖易阳用力想把门关上。

    叶知千也用力把门推开,“第一,你俩一个我发小,一个我搭档,王晚是我搭档的发小,是我发小的搭档,所以我有必要和你一起了解一下王晚。第二,这是我房间。”

    “啊?哦。”肖易阳撒开手,叶知千翻了个白眼的摇摇头进了门。为什么别人的发小都那么优秀,就他叶知千的发小是个智障。

    王晚和李岁杪住在加州镇。李岁杪家住在镇上北边,王晚家在南边。南贫北富,西妓东商。越南越穷,越北越富;东街的大商人都将铺子开在靠近镇子中央,西街平日里安静得可怕,傍晚才开始有人在西街上走动。

    李岁杪说,他从来没想到过会认识南街的人。认识王晚,其实当时场面挺丢人的。

    十来岁的北街少年们,总觉得自己是武功盖世的大侠,总想着做点什么别人不敢做的事让旁人觉得自己很厉害很了不起。

    然而李岁杪是个例外。李家有两位公子,大公子李予知是人们口中的别人家孩子,学业好,听话,还是个商业小能手。

    李家父母得子如此,开心得不得了。后来有了小儿子李岁杪才发现,这种优秀的孩子可能一家只能有一个吧。

    李家父母用李予知的标准来衡量李岁杪,众人都觉得没什么问题。可李岁杪却有苦难言,李予知比他大五岁,照理说,亲生兄弟就算有年龄差,但应该脑子也差不多一样的。可是,李予知十岁上学堂就是学堂里众学子的楷模,是先生每日必夸的学子。李岁杪十岁上学堂,却被先生骂了个狗血淋头,不是一天,是每一天。

    李岁杪从不好好读书,一篇文章他会读就停,从不深究。字也不好好写,先生常说:你哥李予知写得一手好字,谁看了不夸赞;你是他弟弟怎么就能把字写成这样?简直是在折磨看字的人!

    李岁杪不以为然,每日该被骂被骂,该干嘛干嘛。读读书,伙同小伙伴上山抓鸟斗蛐蛐儿,小日子过得再舒坦不过了。李家父母曾为此头疼过一两年,后来只道:算了,随他去吧,只要不惹出什么大乱子来就没什么问题。

    于是,李小公子便过上了他潇洒肆意的生活。但是他胆子小。

    大人们常说,下学了便赶紧回家,不要到处乱跑。某一天上学之时,先生临时通知,由于有事,今明两日停课,学生们休息两日。

    于是小公子们便商量着去南街玩一趟。听说南街有个鬼屋,白日里安静得很,夜晚却时不时地听到有打骂声和哭声。南街的人从不去那儿,若要经过那儿,也是要想着法子绕开。这种鬼屋,应该晚上去才刺激,可是晚上小孩子们都出不了门,便只能白日里去了。

    众小伙伴拍手同意,便往着南街去。李岁杪不想去,因为害怕。但是被小伙伴们强行拖着去了。

    早晨的南街很热闹。

    北街的富家小公子们没来过南街,只听大人们说,南街是一个很脏很乱的地方。可是到了,小公子们发现,南街好像没有那么脏,相反,还挺干净的。一条街上有卖好多东西的,包子馒头窝窝头,炊饼豆浆豆腐脑。还有好多家里做饭用的菜,看起来都好新鲜。还有摊贩们的吆喝叫卖声,感觉热闹得很。

    鬼屋离镇中央不远,但是有些偏僻,在一个七拐八拐的小巷道里。李岁杪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听说的这个鬼屋,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能找得到这个鬼屋,此刻李岁杪只想赶紧回家。却再次被小伙伴们死死抓住拖到鬼屋门前。

    鬼屋和南街的其他房子没什么不同,同样的屋顶,同样的门房,门的两边贴着陈旧的对联,门上贴着一个福字。

    死拽着李岁杪的小公子问:“这当真是鬼屋?看着与平常的屋子似乎没什么区别呀。”

    “你懂什么,”提议来鬼屋的小公子说,“正是因为差不多,这才能迷惑常人,你难道不知道吗,鬼屋里的鬼,肯定会使什么障眼法才使得这房子看起来与平常的没区别的。”

    一听这话,李岁杪害怕得有些发抖:“那,现在要怎么办?进去吗?”

    “进什么去!”为首的小公子给了李岁杪一个白眼,心里暗自唾了口唾沫,还真是个白痴,“先听听里面有什么动静先。”

    几个小公子点头说是,便一个接一个地贴在门上听门里的动静。

    一开始挺安静的,后来,渐渐的,好像有脚步声,窸窸窣窣的。然后有一声开门的声音,小公子们有些激动又有些害怕,当然,激动居多。开门的声音过了没多久,便听到有砍柴的声音。等等,砍柴?小公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鬼屋里,砍柴的声音?鬼也生火做饭?砍柴的声音持续了一会儿便停下来了,然后是,不知道是什么声音,吱呀吱呀的。

    小公子们凑近脑袋:“这都什么声音啊,吱呀吱呀的?”“要不要进去看看鬼在做什么?为什么会有砍柴的声音?鬼也生活做饭吗?”

    “喂,你们,你们别说了。”李岁杪脸色开始发白了,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没人注意到他的腿颤抖不停。

    “别吵,我们正讨论着呢。”一个小公子轻声呵斥了李岁杪一句。

    “别,别讨论了,脚步声,好像,好像靠近门边了。”李岁杪的汗已经滴下来了。

    “什么?”

    来不及听清李岁杪说什么,小公子们便看到,鬼屋的门,好像开了一个缝。大家伙儿害怕地咽了口口水,然后,鬼屋的门打开了。

    “啊!!!鬼出来了!!!!鬼啊!!”各位小公子鬼哭狼嚎地跑了。

    李岁杪已经浑身无力了,门从里面打开,李岁杪便顺着门滑倒进鬼屋里。李岁杪不敢抬头看开门的是什么东西,便一直低着头,浑身颤抖,头上的汗珠一滴接一滴地滴落下来。李岁杪心里想:完了完了,我被鬼抓到了,怎么办怎么办?我今天还没吃饭呢。早饭都还没吃的就出门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难道我要死了吗?

    “你是谁?在我家门口作甚?”

    正当李岁杪抱着死就死的心理准备抬头的时候,一个女声从头顶传来。李岁杪木讷地抬头,只见一个年龄与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小姑娘站在自己面前,再低头看看地上,有影子啊。

    李岁杪抬头,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咽了口口水,问:“你是鬼吗?”

    小姑娘用一种这人莫不是个傻子的眼神看着李岁杪,说:“你是猪吗?”

    李岁杪无言。

    小姑娘接着问:“你谁啊,为什么在我家门口?”

    “我……”李岁杪还是紧张,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

    小姑娘举起手,做出要打人的举动:“快说!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门口!”

    李岁杪抱头大叫:“别打我别打我!我说我说!我是北街的李岁杪,今日被同学们硬拖着来的南街,他们说这儿有个鬼屋,要来看一看!”

    “鬼屋?”小姑娘收了手,环顾下四周,喃喃道:“确实挺像个鬼屋的。”

    “刚刚那些鬼喊鬼叫跑掉的事你同学?”

    “嗯。”李岁杪点点头。

    “行了,回去吧,以后别到处乱跑。”王晚冲门外扬扬下巴,示意李岁杪出去,

    李岁杪没动静,小姑娘有些不耐烦,在小姑娘开口之前,李岁杪痛苦地带着哭腔开口了:“我刚刚害怕得厉害,脚便没力了,然后倒下来压着腿了,腿麻。”

    小姑娘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李岁杪扶起,扶进小院子里,找了个小凳子给李岁杪坐下。李岁杪还没来得及道谢,肚子便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李岁杪尴尬的抬头看着小姑娘。

    “还没吃饭?”小姑娘问。

    李岁杪尴尬地点点头。

    小姑娘转身进屋,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碗和一个馒头,递给李岁杪:“没其他东西了,不知道你们北街的吃不吃得惯我们南街的东西。”

    李岁杪惊喜地看看小姑娘,道谢着接过碗和馒头,这才看清碗里是豆腐脑,李岁杪狼吞虎咽地啃着馒头喝着豆腐脑。

    看着李岁杪的吃相,小姑娘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你是多久没吃饭了。”

    “就今早。”李岁杪咽下最后一口馒头,喝了一口豆腐脑,尴尬地笑了两下,“嘿嘿,不过刚刚被吓得有点严重了,不知怎的就这么饿了。”

    小姑娘把李岁杪手中地空碗抽走,指指门外,“回去吧。”

    “啊?”李岁杪呆了,他才吃完就撵他走了?

    小姑娘没给李岁杪说话地时间,便拿着碗进屋关门了。

    “呃,谢谢啊。”李岁杪朝着屋里道了一声谢,没回应,李岁杪便识相地出去了,还顺道把门给带上。



    “打住打住打住。”肖易阳抬手打断沉浸在回忆里傻笑的李岁杪,“我是要听我搭档的事,你说的这差不多都是你的事,我没兴趣好吧。”

    李岁杪看了肖易阳一眼,叹了口气说:“没办法,王晚的事我知道的真不多。我与她的接触也少,更多的的我都是从旁人那儿听的。”

    “那你就说呀。旁人怎么说的你一字不漏地说出来。”

    “旁人说的,可都不是什么好话。”李岁杪摇摇头,“你确定要听?”

    肖易阳感觉不太好,“说,我听着呢。”

    “那日我离开后,在街上打听到她叫王晚,这才开始留意她的消息。王晚家不是加州本地人,算起来,他家到加州定居,可能是王晚刚出生没多久的样子。南街的人都说,她家刚住下来的时候,可造孽了。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听到婴儿哭的声音,照理来说小孩儿每天都哭是正常的,可是王家的这哭声太不正常了,一整天都在哭,也不知道孩子是饿着了还是怎么了,就没怎么听到孩子没哭的时候。每天都听到孩子她娘的咒骂声,骂得特别过分,街坊领居都听不下去了。有人劝过,可她娘就说”好的好的,我改我改”,可是每天该骂还骂。时间长了,街坊领居也就都懒得劝了。”

    肖易阳皱起了眉,叶知千喝了口茶,开口问:“她爹呢?”

    “她爹?唉,她爹每天都出去找活儿干,不干活儿怎么养她们。要么早出晚归,要么就是出去干活儿好几天才回家,回家也不管孩子遭了什么罪挨了什么骂,该睡睡该吃吃。”

    “那王晚她哥呢?”肖易阳开口问。

    “你怎么知道王晚有个哥哥的?”李岁杪问。

    “你别管,接着说。”

    “哦,王晚她哥才比她大两岁,那会儿也最多不过三岁的样子。”李岁杪顿了顿,两三岁,那么小,怎么有能力照顾妹妹。

    “后来呢?”肖易阳没说话,叶知千问。

    “后来?后来等王晚她哥王早再大点,差不多五六岁的样子,能照顾妹妹了,王家父母便在南街找了个摊位卖起了豆腐。一开始干活儿啊什么的是王家父母自己动手,王早带着王晚给父母打打下手啊这些的。街坊领居都说,这家人,只有在他们干活的时候是最像一家人的时候。只不过,只听得见王家父母夸王早,让王早休息的声音,却听不见对王晚的一声关怀。再后来,东街有个小老头儿,年轻的时候做过几年秀才,老了便开了个私塾,王家父母就把王早送去私塾念书去了。至于王晚嘛,你们想想也能明白,她是被留在家里干活儿的那个。我以前,一直就是觉得,这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直到后来,我听到一些,更可怕的传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