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后一章他的选择

章节字数:3739  更新时间:21-08-24 20: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真人说我经络的淤堵已经全部打通,阴毒也排干净了。”我欢喜的去找宋青书,很是潇洒的一个梯云纵飞到他身前:“怎么样?是不是身轻如燕。”

    他点头:“确实,身轻如燕。”

    我见他没什么表情不满道:“你不为我高兴吗?”

    他扯出一个笑脸:“高兴,恭喜了。”

    :“什么恭喜,恭喜什么?你最近一直古里古怪的,怎么说话也古怪起来了。”我走过他身边,在树下的石凳上坐下,抬头看看树枝上的枝丫,已经冒出青翠的嫩叶,不远处的桃花也含苞欲放,挂了一树的粉嫩花苞,时间过的可真快。

    他亦坐了过来:“药喝过了吗?是不是又忘记了?”

    :“张真人说了,那药我可以不用喝了,我现在一闻到药味就恶心,你快别和我说药了。”我看向他,他的目光沉沉,我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明白。

    :“对了,你不是说过,等我的伤养好了后有话和我说嘛!我现在好了,你说吧。”我盯着他看,很是好奇他到底要和我说什么,我的直觉是,他一定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告诉我,不过会是什么呢?我思来想去也没想到,想着有可能是峨眉出事了?或者周芷若的亲戚去世了?

    他听了良久又是不言语,我也没有催促,杵着手肘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每每我这么看他的时候,这个玉面郎君总会红了耳朵不敢看我,可是今儿却是个例外,他亦抬眼冷然的看向我。

    他开口道:“芷若,我要继承武当的掌门之位,我们之间的婚事取消吧。”

    :“宋青书,你是不是有病啊?”这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我先是一愣,随后有些生气道:“别闹了好不好,你这样有意思吗?”

    :“芷若,我是认真的。”他看着我坚定的说着。

    我跌坐在凳子上,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是的,我能看出他是认真的,他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可是那里面还有依恋和不舍,我也看得到啊。

    :“给我个原因!”

    宋青书点点头:“原因,武当掌门修习真一心法,需要断情绝爱不能婚娶,这个算是理由吗?“

    我笑:“宋青书,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那这么个破理由骗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和我在一起?若是你想当掌门,我陪你啊,我不介意做掌门的老婆。”

    宋远山这时从院子外头走了进来,面色沉沉的看向宋青书:“青书,你。。。。你可是想好了?你。。。。。”

    :“爹,我已经下定决定心,所以不能再耽误周姑娘,今日便把话和她说清楚。”宋青书冷冷接到。

    宋远山叹了口气,看看我又看看宋青书,一甩袖子转身走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站到他身前,不退让半步的盯着他看:“宋青书,这个理由我不接受,如果你给不了我让人信服的原因,那么我是不会走的,就赖在你身边。”

    宋青书别过脸去,轻叹一声:“好吧,芷若,反正你迟早也会知道的,我便说了吧,我从小就被寄语重任,武当掌门也一直是我的夙愿,现在师公年事已高,我爹又无心掌门之事,我只能担起此任。”

    我点头:“可以啊,我说了,我不介意做掌门的老婆。”

    宋青书继续道:“我。。。。。上次少林寺我受的伤,伤及五脏和脉络,你不知道吧,我。。。。。我。。。。。现在脉络受损不能运功,就是个废人。”

    我错愕不已:“怎么会,你。。。。。你怎么一直都不告诉我?”

    :“告诉你何用,徒添烦恼罢了。”

    :“张真人那么厉害,他没有办法治好吗?”

    :“芷若,师公他也只是个人,不是神仙,不过,还是有一线希望的,我武当有真一一派,真一派有一门特有心法许能修复我断掉的脉络。”

    :“真一?特有心法?”我呆呆的重复着,心下一沉。

    宋青书点头:“真一派的内功心法需要修身养性,门下弟子不可娶妻生子,我已经下定决心入真一派,此生修真悟道,光大武当。”

    他说完看向我,缓缓道:“芷若,我这样说你可是懂了?”

    :“不,我不懂,你。。。。你非要入真一教吗?不入不行吗?”我嘴上问着,其实心下早就知道答案了,武当最优秀的第三代弟子,大概出生后就一直被寄予厚望,现在却成了一个不会武功的废人,换作谁也接受不了吧。

    果然他站起身来,俊美的侧颜望着身侧的桃花枝头,话亦说得斩钉截铁:“我已经做了决定,芷若,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害你这样的,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喃喃着,失魂落魄的走回居住的小院,脑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回想着:宋青书他不要我了。

    好,好,你去做你的掌门吧,做你无情无爱的冷血动物,我不会再来纠缠你了,宋青书。

    为什么每次当我以为幸福即将降临的时候,它就会突然的离我而去呢,命运对于我为何总是那么残忍?

    我踉跄的往山下走,我不想在面对那个人,他胸怀天下,心系武当,却再容不下我了。

    山间春花烂漫,阳光灿烂,我心中却一片寒冷,那冷似乎阵阵的散发开来,让我的四肢都打起颤来。我的寒毒不是解了吗?为什么又这般的冷呢,我蜷缩在一棵树下任由那片片花瓣一点点的将我覆盖,都说悲伤莫大过于心死,原来,这就是心死的感觉啊。

    死掉吧,死掉了那该多好,如果有下一世我不要再做人,就做一颗树吧,春天里开花,夏日灿烂,秋季凋零,冬季休眠,想想还挺美的。

    可是我的身心早就磨成了打不死的小强,身上的冰冷还是慢慢散了,我没有死。我还要继续活下去。

    我苦笑继续往山下走,到了山脚,我回头凝望,宋青书的身影依稀还在身前,正与我凝望。

    我心下一痛,此刻的我才发现我对他的在乎已经超过了自己的认知,我以为我不过是习惯了他在身边,我以为我只是对他心怀愧疚,我以为我只是喜欢在他身边无拘无束的感觉,原来不是,我早已经不知不觉的爱上了他,可是他要做武当的掌门,他不要我了。

    :“周丫头,你忍心就这般走了吗?”仙风道骨的张三丰不知怎么也出现在山脚,他一甩拂尘拦住了我的去路。

    :”张真人,宋青书他一心只想着他的修真悟道,我不走留下何意?”我悲道。

    :“世人对情这一字总是无法参透,自以为是为了对方,却只是彼此伤害,周丫头,我青书孩儿对你用情至深,你难道感觉不到吗?”

    :”和他身上的责任比起来,情爱总归是不值一提的吧。”我的心又在抽痛着。

    张三丰叹了一口气:“青书孩儿他自那次替你受了一掌,虽外伤以愈合活了性命,可是全身经脉尽段,此生无法再习武了。”

    我点头:“张真人,这些我已经知道了。”

    张真人疑惑道:“那这般你为何还要弃他而去?”

    我道:“他为了能恢复经脉运行不是要修真一的狗屁心法嘛,还断情绝爱不能娶亲生子,我。。。。。我成全他。”

    张真人听后苦笑着摇摇头:“这孩子,哎,芷若,他骗了你了,他。。。。。他的静脉尽断,大罗神仙也是救不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我一时无法言语,心中恼怒,这家伙竟然骗我,可是却眼睛一酸落下泪来。

    :”这傻孩子,他怕误了你的幸福,我原本也以为你衷心我那无忌孩儿,情爱一事总不该强求,可见你被青书孩儿赶走后竟然悲痛得寒毒复发,可见你心中有他,看来我那青书孩儿也不算是深情空付,他此刻该在观内后山之中,你去寻他吧。”

    我急着见那个骗我的王八蛋,临走尽忘了和张真人告别。

    后山的竹林里隐着一座小竹屋,我在武当闲逛的时候来过,我一口气提着跑到这,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宋青书此刻站在竹屋外已经不知站了多久,只见他肩头上堆着厚厚的落花,眼睛脸上空洞的犹如一具空壳。

    我缓缓走到他身前,他清秀的脸庞那般的消瘦,他的眼中空无一物依旧如蜡像一般。

    我突然产生了极度的惶恐,他会不会死了,他是不是死了,我上前抱住他僵硬冰冷的身体,去听他的心跳,那心跳声咚咚咚的跳动着,我的眼泪复又流了下来:“宋青书,你个王八蛋,王八蛋,你吓死我了。”

    搂着的身子终于动了动,他的眼睛茫然的看向我:”芷若,你怎么在这,你。。。。没走?”

    :“我不走,不走,再怎么说我我也不走了,再也不离开你,宋青书,我不要再离开你。”我抱着他,满是心疼。

    宋青书突然慌张的推开我,眼中满是慌乱:“你知道了是不是,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不需要你的内疚。。。。。”他又似失去力气般跌坐地上:“芷若,你知道我就是个废人,根本恢复不了了,是不是?”

    :“所以呢?你就赶我走吗?你认为这样是为我好吗?还是觉得我会嫌弃你?”我质问。

    宋青书看着我眼中掩藏不住的脆弱无助:“芷若,当我知道你被关在大都,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芷若,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恨我自己吗?我既然什么也无法给你,又凭什么留你在身边呢?”

    我坐在他身前,让他也看向我的眼:“宋青书,你认为我除了你的感情外,还需要什么?宋青书,你现在给我听好,我不走,决不会走,不会走也不想走,因为我爱你,我爱上你这个傻瓜了,你知不知道,我离开你才发觉,原来这世上除了你没有任何事值得我留恋,这世间只有你能让我留下,你知道吗?没有你的世界,我和孤魂野鬼没有区别!”

    宋青书的眼睛突然注入了光彩,他不敢置信的望着我哑然道:“芷若,你不要骗我,不要因为内疚才说这样的话。。。。我,我。。。。。。”

    这个傻瓜,我探过身去深深地吻向他的唇,他的身子突然僵住,可薄凉的唇很快便炙热起来,他很快回吻着我似贪婪的怪兽,凶猛而热烈,温润的舌在我的口腔中来回探索着,我瘫软的倒在他的怀里,而这个疯狂吻直到我无法呼吸,直到他浑身滚烫才终于停了下来,下一秒便被他腾空抱起走向竹屋内的木床边。

    :“芷若,你要是后悔现在还来得及。”我嘴上这般说着,可是眼中的炽热却似要将我湮没。

    我亦动情的望着他,一双手环上他的脖颈,他的呼吸更加的沉重几下除掉身上的冬衣,我没出息的咽了口吐沫,主动的脱掉外面的披风迎向他,我的爱人宋青书。

    :“芷若,我爱你,疯狂的爱你。”辗转反侧起起伏伏间,他的情话在我耳边不停的呢喃。

    作者闲话:

    简单写写,完结的有点仓促,具体情节大家脑补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