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巅峰对决 勇士喋血(六)

章节字数:7341  更新时间:19-11-14 21: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六十一章巅峰对决勇士喋血(六)

    6断肠毒液致命绝杀

    经典时刻即将来临!

    常江念动心力,按照师父所传授的射箭神技,用尽平生力气将套有断肠草毒液的琉璃蛟龙箭,向下方猛掷,然后一个鹞子翻身,掉转方向,抬头一见螺形箭。他伸手一拨,箭头反转朝上,引领着常江向上冲去!

    救援队伍和保障人员在继续撤离,只有飞机上的人员还在坚守着。尽管黄禾一再下令,一再请求他们撤离,但他们还是选择陪伴和支援。希望在常江需要他们助力的时候,能够有所作为,所以不忍离开。

    无人驾驶拯灾机还在盘旋护卫,但即使象刚才魔藤坍塌那样的危急时刻,它也是投鼠忌器,只能干着急。

    媒体用的无人机还在忠实地工作着,向全世界直播着现场的一分一秒。

    姚顺禹盟主、谌昆仑主任,还有黎老、莫院长等各方面的领导,纷纷发来语音信息,向黄禾表达自己的关怀,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当然更多的是前者。

    当常江发射出琉璃蛟龙箭之后,随着一声震破苍穹的龙吟之声响起,那支琉璃蛟龙箭化身为一条晶莹剔透的蛟龙,而毒液就在它的龙口之内,那丝丝缕缕流淌,继而向藤壁猛烈喷射的龙涎,就是与神箭合二为一的断肠草毒液。这是来自宇宙开创之初的强大穿透力,摧枯拉朽地自上而下向魔藤根部澎湃而行。要知道,这琉璃蛟龙箭,是射日九箭中最后一箭化身而成,它所受到的损伤和考验是最大的。所以,它的能量和神功也是最强悍的。究其最根本的来源,这一支就是帮助大羿射杀“年”兽的那支箭,它就是历劫于“盘古开辟”、“女娲造人”、“老君炼丹”到眷恋红尘而坠杀“年”兽,再灭“第九日”!由此可见,它才是久经考验的最利害的神箭。

    如此巨大的冲击力和破坏力,真让魔藤受不了。它自成长为庞大而无敌的植物体,再到目前最坚固最伟岸的身躯之际,还从来没有感到如此难受过,还没有受到如此强有力的挑战。

    这又激起了它魔性与神性的扩张,它调动所剩不多的中枢系统,搜罗集聚株体中所有的坚硬材质及相关营养,在周围的魔藤枝条上,迅速生长出长达数十米的针刺。每一颗长刺,都是铜筋铁骨。只见长有长刺的魔藤枝条,也顾不得自身的疼痛,反转过来,面目狰狞地挥舞着刺向自己的身体!

    这个场面简直太令人感到震撼!随着每一针的穿刺,又因为穿刺落空再拔出来再刺的反复动作,魔藤那庞大丰腴的身躯被刺得千疮百孔、汁液喷涌,同时魔藤的身躯似乎是因为刺痛而不停地扭动。看来,不可一世的魔藤,在它们的世界里,那也不过是“血肉”之躯,也有痛苦不堪的感受与体验!

    这可怎么得了!黄禾戴维及所有留守的人员,也包括关注着事态持续发展的世界“观众”,无一不被眼前所发生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魔与道之间,反复斗智斗勇的情节所感染!无不生出“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之感慨!大有“一睹此景,今生无憾”之慨叹!

    “开火!”黄禾号令众人,利用手中的重武器,射向魔藤枝条。而无人机在幕后控制人员的指挥下,依靠白斗精准定位系统和自动识别系统,将特种消防炮火直接射向钢铁般坚硬的藤刺。霎时,天空中,无数条喷涌的火舌,涌向魔藤,子弹和炮火向钢针狂泻。

    在这一刻,蜀都市的上空,又混响起了一种特别的音乐,那是子弹与钢针的碰击;同时,又播放着别样的火花飞溅,如同年夜焰火般美丽璀璨,那是人与魔的角力。

    但是,这些常规性的武器,在之前的战斗中,它们可以斩断枝条,焚毁藤叶,面对如此体量和高密度的首脑中枢区的魔藤,这些武器如同给魔藤挠痒痒一般,哪里伤得了它!

    有人不经意提议用重武器。话才一出口,便迎来了众人的白眼,那人便不好意思地低垂了头。

    还是那句话:在常江没有出来之前,没有人会那么做!

    层层剥离的魔藤,现在显得精干年轻了许多,哪怕此时此刻的魔藤,因为自动剥落了外层而遍体鳞伤,碧血满身,流淌不止,好像黄果树大瀑布般地直往下倾泻,形成壮丽无比的景观!

    单薄一些的魔藤,为了消灭入侵内部的对手,采取了自残的方式剥离外层,这样长长的藤刺钢针,从两边同时刺入,就可以刺杀敌人。常江的危险陡然剧增!只见一排排比手臂还粗大的藤刺,齐刷刷地向他刺来,幸好有避水丹的光罩抵挡,但是更多的钢刺无休无止地穿透进来,光罩也渐渐失去了它的灵光。

    常江本能地用手推挡那些穿透进来的钢针,竟然徒手也能将钢针的针头打得东倒西歪。常江就这样左推右挡,将他周围大部分的钢针打成了钓鱼钩,然后这些碧玉般的钓鱼钩又被魔藤枝条从体内拔出去,每拔一次,魔藤体就被拉掉一块肉质,给魔藤本身带来了更大的痛苦与折磨。

    但魔藤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它本身就是一堆着了魔的躯体,它现在不与任何外在的力量做较量,只与侵入自己躯体的敌人较劲,纵是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何惧身上少了几块藤肉。所以,刺杀行动仍然持续。

    纵然是常江从师父那里学得了超强功夫,但是面对的敌人,是空前绝后的强劲。他能够抵挡大部分的藤针的刺杀,却不能抵挡所有的钢针。

    他是敌人进攻的焦点,他在中心,外围所有方向都是敌人。他纵有三头六臂,也还是难免被刺中。

    哎哟!常江本能地大叫了一声,他被一根藤刺刺中。这根刺从后背猛插进来,穿透了右胸。他不用低头就可以看见滴着自己鲜血的钢针。

    说时迟,那时快!常江一个反手抓住藤刺,用力一折,硬生生地将它折断。如果他不把它折断,这根刺中它的藤刺就会被外面的枝条抽出去,那样,自己的躯体外就会留下一个大窟窿,鲜血将喷涌而出,自己没有被刺死,也必将因失血过多而亡!

    幸好常江身上穿有涂了毒液的防化服,当魔藤藤针刺入常江身体的时候,藤针外层便被衣服上的毒液封住了向外散发毒气的通道。再加上藤针外壳坚硬如钢,毒液不易散发,所以常江虽然被刺中,只有极少的毒素浸入体内。否则,以其毒死神农的毒性,常江岂有不死之理!

    就在常江被藤针从后背刺入的一瞬间,黄禾的右背不觉一阵跳痛!难道我受伤了?黄禾有些迷惑。她让队友帮她看一下后背,队友说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常江受伤了?这是极有可能的。魔藤体外那么多的钢针刺向体内,很明显就是在刺杀常江。可是我们的外力又帮不上太大的忙呀!

    “常江,挺住!”黄禾命令飞机降低高度,她要去帮助常江,不能让他一人单斗妖魔,独对生死。就是死亡,也要和他在一起!

    黄禾的情绪感染了同机的队员,大家一致同意,把飞机降到一定的高度,然后跳下去,用手中的武器与魔藤搏斗,分散魔藤的注意力,干扰魔藤对常江的刺杀,就算牺牲自己,也要换得常教授出来,用他的本领,才能最终解决这个魔头!

    飞机从两千米开始急速下降!黄禾与队员们的心,都快要崩出来了!他们恨不得立即飞身降落在魔藤区内,与魔藤大干一场。

    魔藤体因为之前的坍塌,降低了二百米左右,常江在离出口大约六十米的地方渐觉体力不支,有些晕厥的感觉。而黄禾的飞机已经下降到离魔藤口只有不到一百米的位置了。同时,所有的人齐声大喊:“常江,我们来了!”手机没有信号,而黄禾一直在启动神草耳机,想与常江通话,了解他目前的处境,以及自己应该怎么帮助他。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位置,随时都有可能被魔藤枝条打落下来,机毁人亡!

    不知是飞机的轰鸣声还是大家的叫喊声,将常江唤得清醒了些:怎么飞机的声音如此之近,这应该是他们双方靠得更近一些的原因,手机里似乎有了一点动静,对,好像还有人的呼叫声,哦,黄禾的声音!莫非黄禾救自己来了?

    常江的笑上绽出了些微惨淡的笑容:这个小傻瓜,不要白白做那些无谓的牺牲!

    常江强忍着剧痛,开始手脚并用,抓住藤刺,脚踏钢针,上下跳跃斗折上升前行。但是这样给他带来的痛苦太大,而且消耗的体力太多,他的眩晕感觉更加强烈了。因为长时间的高强度对抗,它有些虚脱了。

    他努力地想尽可能地上升一些高度,以便对黄禾喊话,叫他们不要来,这里极度危险!

    为什么神草耳机也无法联通!哦,大概是因为自己进入魔藤至深之处,而魔藤壁又是空前的坚固厚实,极弱的手机信号也无法传递完整的信息!而此时,又因为自己的内力散失,心力不济而无法连接,要不然怎么会连说话的声音都能听见,而如此神奇的东西却无法联通。算了,不管它了,我要大声呼唤,大声嚷嚷:黄禾,你们不要来,不要来,不要,不……

    常江迷糊着,快要失去知觉了。看来魔藤钢针不仅仅是刺空了他的前胸后背,它那些微的毒素,还是能够轻易地让敌人麻醉!常江一个手滑,右手从藤刺的尖端滑落下来,手指鲜血长流。

    他不由自主地向下坠落,周身的光罩似乎一点也没有了。它想吐出避水丹来看一下,可是怎么也吐不出来。

    朦胧的意识里,它好像见到了师父。师父还是那么风流潇洒、仪表堂堂,站在坠箭崖的悬崖前,微笑着对他说:“常江,仁心不动,万物何以伤及!乾坤元气,无所不用其极!”

    常江也笑了。他收缩腿脚,开始盘坐,眼观鼻,鼻观心。这样的场景,又让常江回到了蜀境竹海的坠箭崖的练功场,师父慈爱而威严地传授着胎息大法:

    学道以清静为宗,内观为本者也,于是深根固蒂,使纯气坚守,神不外驰,至于坎离交际而大药可成矣!

    坐忘者长生之基也,故招真以炼形,形清则合于气;合道火炼气,气清则合于神。体与道冥,其谓之得道者矣!

    从常江的形体上看来,此刻他并没有缩小身躯。但此时,那些凶残的藤刺却刺不中它了,或者刺在他的身上,柔软得没有一丝毫的抵抗。

    常江就是没有什么感觉了。他微微闭着的眼睛,慢慢地睁开,可是他什么也看不到。

    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莫非我的眼睛瞎了?可它们也没有受伤呀?莫非中了奇毒,毒瞎了双眼?不会吧!

    常江想站起来,用手摸一摸四周再行确定是不是自己的眼瞎了?

    他竟然感到体力有所恢复,便伸直双腿,再伸出双手向周围摸去。咦,奇怪,我怎么在一个圆形的容器里!

    这时的常江,好像恢复了活力,他用力敲打,里面只听到“咚咚”的回声。

    不对,外面好像有声音,是那种钢枪刺在了铜墙铁壁上的声音。而每一次声音的响起,包着自己的容器就有轻微的震荡。

    难道是避水丹光球变成了珠贝的盾壳,将自己包裹在里面不再受伤害!

    常江的推测往往是凭其先天睿智的直觉做出的。是的,这一回,他又猜对了!只不过,这不是个什么钢球,而是避水神丹在觉察到主人阳力不足之时,激发起自己的龙鳞天智。其表现形式就是在丹芒边缘,生长出蛟龙的鳞片,组成一个坚硬无隙的保护壳,保护自己的主人。

    我的天,这简直就是绝处逢生之神来之笔!

    原来,避水丹是海中龙族特有的宝贝,它是龙族与生俱来的东西。就如果一条鱼,生来就有一个鱼鳔一样。没有这个东西,那鱼怎么生存。在水中,鱼必须启动鱼鳔的空气调节功能,来达到自由生活的目的。那么,在鱼感到欲上不能上、欲下不能下的时候,这时就启动鱼鳔来调节鳔中的空气,达到帮助鱼类自由生活的目的。

    当然,龙就是龙,它绝不是鱼,切不可鱼龙混杂。鱼有鱼的调节,龙有龙的护佑。

    这一层意思,此时的常江搞不明白,但是有一点他是明白的,那就是他现在很安全。

    可是,自己虽然已经安全了,但身上的伤也不允许他做出其他的举动来。他要想到办法,阻止黄禾带领队员傻傻地来拯救自己。

    魔藤顶上的直升飞机里面的队员,个个跃跃欲试、视死如归,争相抢到飞机舱门。黄禾要站在第一个,但众人以她要指挥救援为由,不允许她先跳下去,要去也只能等到最后。

    这个意见,除了黄禾不同意,其他队员都同意。黄禾感动的泪水充盈了双眸。多好的队员,多好的兄弟,多好的战友呀!在生与死的考验前,才能真正体现一个人的气节和对人生的态度!他们都无愧于大爱之人,大勇之士,大悲之家!

    可是,队员们一个也没法下去。魔藤似乎很久没有与外部的力量较量了,这时好不容易又来了个大蜻蜓。它哪管那么多,此时正是内部战斗最为激烈的时刻,外界的任何干扰,都会成为魔藤枝条的众矢之敌,必将群起而攻之。

    于是乎,几十根藤条围了过来,挺着长长的钢针般的藤刺,象包饺子似的围了过来。

    这样的形势,已经不容许他们去拯救常江了,恐怕自己还没有降落到魔藤的藤口上,就已经被刺成了筛子,漏着血液和肠子,然后成为魔藤塞牙缝的食物。

    飞机只好在藤条间蜿蜒蛇行地逃跑出来,一根细长的藤条缠住了飞机的脚架,飞机试图摆脱藤条的纠缠,喷着浓黑的烟雾,发出绝望一样的吼声,藤与机相持着,黄禾与队员们皆命悬一线……

    轰隆一声闷响,从CAMCO的地下水道传出来!

    常江感觉到了,那股反冲的气流,他是十分敏感的。爆炸了!但不知是否成功将毒液引入魔藤体内,现在还不能确定拯灾成功。必须要看到魔藤全面坍塌瓦解、腐烂成泥,才算最后的成功!

    这股反冲的力很大,直接将常江乘坐的龙鳞壳向上加速推动。应该快出去了吧,常江心里在这样想。他想自己早一秒出去,黄禾他们便早一秒取消行动,这样才不至于枉送性命,令自己悔恨终生!

    黄禾与队员们乘坐的飞机被藤条缠住,正在这生死攸关之际,琉璃蛟龙箭的推动力已经达到了极限,被魔藤一口吞下,准确的说,连常江都在魔藤的肚子里,箭与瓶也早就存在于魔藤的腹内。只不过之前是主动送货上门,而此时是琉璃蛟龙箭的强弩之末才被魔藤收拾了去。

    以魔藤超强的消化系统,来腐化一个雪莲花啤酒瓶,真的用不上魔藤的太多的功力。酒瓶软化破裂,断肠草毒液飞溅而出,魔藤从来没有品尝过如此特别味道的饮品。它才不管你是什么特别的饮品,照样一口就吞。这时藏在里面的塑胶炸弹被挤压爆炸,那爆炸的声音,在魔藤铜墙铁壁的内部,只响起了一个闷雷的声音。

    经典时刻诞生了!

    就是这个闷雷的声音,就已经宣告了魔藤的灭亡!也是这声闷雷所产生的强大推动力,最终将保护着常江的龙鳞壳喷射出魔藤体。

    黄禾和队员们为了避开魔藤枝条的袭击,将飞机悬停得较远一些。但是,从魔藤顶口飞出的龙鳞壳,还是被他们发现了。这时的魔藤枝条还在做最后的疯狂,使他们的飞机仍然无法近身。

    冲天而出的龙鳞壳被弹射了数十米高,然后呈抛物线坠落下来。好在地面上到处都是厚厚的藤浆,龙鳞壳在下落的过程中,又多次被魔藤的枝条鞭打、抛掷、袭击,常江在里面被反复地颠簸折腾,弄得头晕脑胀,几欲呕吐。

    漫长的几分钟有如几个世纪一样长!

    连神农先祖都能被它毒死的断肠草毒汁,在内部爆破撕裂的魔藤体内,被其消化系统当作美味佳肴而疯狂吸收。

    仅仅几分钟的光景,直径还余六七十米左右、高还有六七百米的魔藤,就开始痛苦万分地扭动起来,继而全身癫狂,一会儿红,一会儿黑,又一会儿紫,一会儿蓝,变幻着不同的色彩。周身的粗壮枝条开始疯狂地挥舞,同时,在魔藤顶部的气口处,还发出了惨痛的悲鸣。

    魔藤最后的疯狂来了……

    由地下水道开始涌流出潮水般带着强烈腥臭味的墨绿色藤浆,向周围的街道流淌,所到之处,都铺成墨绿色的地毯。

    由底部倒灌向上喷涌藤浆,从之前刺杀常江留在周身的洞孔中喷射而出,又从顶部的藤口中向天空爆发式地喷射,那根墨绿色的藤浆之柱,竟然达到了三四百米高!这样,魔藤主干百米范围内的CAMCO财盛中心,一幅绿毯原野上喷灌的独特景观,令人叹为观止,永生难忘!

    没有地面人员的帮忙,掉在藤浆里的龙鳞壳还在漂泊游荡着,这时,从上而下倾泻而来的汁液掀起了巨大的波浪,将它推向外围。

    终于不再颠簸,不再折腾了,平静的藤浆静静地向周围扩散着。

    龙鳞壳亦是自行打开,常江就象一个逃难的婴儿,躺在龙鳞壳的小船里,悠悠荡荡,别有情致。

    好久不见的阳光,还有白云蓝天,怎么看起来那么亲切美好!这个可爱的世界,原来并不是那么一直在喧嚣!

    人呢?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哦,他们都撤离了。不是自己做出的命令吗,怎么就忘记了!

    哦,人来了!我听到了飞机的轰鸣声,应该是……应该是西边。它不再是那么单调,那么难听,因为熟悉,更因为从里面飞出来熟悉的声音,常江站起向来,伸开臂膀,想要去拥抱这明亮美好可爱的一切……

    直升机飞临龙鳞壳的头顶,黄禾垂下一根绳子,常江抓住垂下的一头,黄禾拽着另一头。

    怪了!她怎么不放下绳梯,让我爬上去,好带我离开这里,这里的味道着实不是那么清香!

    常江朝天上的飞机用力喊了几声:“为什么不接我上去?”

    “我们带着你冲浪去!”黄禾的声音清脆悦耳,就是再大的轰鸣声也无法将它完全压制下去。

    只听得机上传来众人“哈哈哈哈”爽朗的大笑声,螺旋桨加速转动,飞机向天抚广场方向飞去。

    常江也不是太笨,他知道他们在把他当猴耍。黄禾心里当然知道,直升飞机怎么可能把他当猴耍,但她就是知道常江这个时候,不会展示自己的特别功力,只会配合大家的耍弄乐一乐!

    “其实偶而被当一次猴耍,也是不错的享受!”他自嘲道。

    常江紧紧地抓住绳子,天上的飞机牵引着他向西北的市中心移动,如同假期里,他们在广阔的北海之滨,用飞机牵引着踏着滑板冲浪的自己,在碧波翻滚的大海里搏击、飞驰……

    “常江,飞机雷达警报显示,天抚广场上还有一根魔藤残枝在撒野,那里有伟人的塑像,不能让魔藤把它损坏了。你看怎么处理?”距离天抚广场不到三百米之处,黄禾在耳机里对常江说道。

    “它们都已经中毒无用了,可能是远离爆炸中心区的缘故,吸入毒液较少,腐化较慢而已。但是不能留,斩草要除根。”

    “还是你来处理吧,接箭!”飞机扔了绳索,自行飞离。

    常江从龙鳞壳里腾步而起,飞身直上,右手凌空接住黄禾掷来的箭,然后在空中画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将这支螺形箭如同回形镖一样旋转着甩了出去。

    最后一支螺形箭,以直升飞机螺旋桨转动的方式,朝天抚广场飘飞过去。

    就在这根直径足有三米粗的藤条凭借最后的魔力,意欲一掌掴碎伟人塑像的一瞬间,高速旋转的神箭回形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和精准的切削角度,把这根魔藤残枝两次斩断,萎坠于地,腐化为水。

    在众人举着“OK”手势,嘴里不停地发出胜利的喜悦声的同时,常江轻轻地飘飞到机舱旁,心灵想通的黄禾推开舱门,一把把常江拽进舱内,引得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很快,飞机便降落于天抚广场的伟人塑像面前,那飞速旋转飘飞的螺形箭,也被常江收回,还是送还给黄禾!

    “常江,常江,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常江突然昏厥过去,众人忙不迭声惊呼。

    常江的身上,插着一根魔藤钢刺,虽然在藤体内用胎息之法进行了处理,但那毕竟只是暂时的手段。

    魔藤那坚硬的针刺,外表光滑,象牛角一般,吸在里面的毒一下子是渗透不出来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常江失血过多,又疲惫不堪,且已有少量的毒气浸入身体。

    他突然昏厥过去了!只要魔藤没有被消灭,他那紧绷着的神经,是不允许他睡下的。现在不同了,魔藤已经被制服,他太累了,他需要好好休息。

    《八声甘州》

    叹嚣嚣宇内涌风雷,黎庶作冤囚。

    更满天迷雾,盈池汤水,世道堪忧。

    自古听天由命,飞泪又添羞。

    转瞬桃源去,何处清修。

    神箭裂空连九发,兆民何幸,尔欲何求?

    藐三生悲苦,幸皓月当楼。

    坠金乌,佳人长守,误几场,乱世转回眸!

    江河水,滔滔长颂,无限风流。

    《魔藤》第一部完

    作者闲话: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感谢对《魔藤》第一部的支持!虽然人数不多,但我的第一部作品,能得到你们的垂读,已是十分欣慰。本人将努力进行第二部的创作。

    我相信,阅读拙作的朋友,都有一颗民族心、华夏情。在朋友们的关注下,我希望在以后的写作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