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再见,若安(九)

章节字数:3042  更新时间:19-10-22 08: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突然一声很小声的咕噜声传进少年的耳朵,少女的脸红了,那是她的肚子在向她抗议,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少年看着少女害羞的样子笑了,少年笑起来带着那么一点点邪魅十分的好看,他拉起少女的手就往外走“走,我带你去吃东西,你想吃什么就和我说,我就告诉他们是我想吃,然后他们拿来我就都给你”少女笑了,眉眼弯弯,眼神也不像刚才那样黯然了,有了星星点点的的微光。

    之后人们能看到少女的身边总是有少年的陪伴,多年后的某一天少女的家族和少年的家族突然起了冲突,甚至达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危机时刻少年救下了少女,但是二人都受了重伤,少年带着少女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远走他乡,两个人幸福的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却在某一天突然走散了,等到再次相见时,少女还是当初的那个少女,少年却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

    居若安只是简单含糊的说了说,其中有很多是她不能说的,无法解释的,就好比她已经活了两万多岁。楚袁意犹未尽的想叫居若安再多说一些,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了。唐景年在听到居若安说起她和胡鑫最初相识的场景时就沉默了,他表面平静内心却是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等到居若安说完后,唐景年额头已经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不动声色的用衣袖擦了擦汗。

    回到房间后的唐景年也是一直默不作声,只是静静的坐在地上想事情,一只手搭在膝盖上,这可是吓到了楚袁,楚袁很久都没看到过这样的唐景年了“景年,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就是觉得刚才若安说的那些很熟悉,就好像当时我就在场看着一样,好像我也经历过一样,脑海中总是隐隐约约想要浮现出什么,可我就是想不起来”唐景年晃了晃有些发疼的头。

    楚袁瞳孔骤然一缩,兴奋的拉着唐景年的手臂“景年,你是不是?是不是快要恢复记忆了?”

    “我不知道,有可能吧”唐景年感觉头越来越疼,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面拼命往外钻一样又胀又疼,干脆头靠着墙闭上眼睛。而楚袁就像就是与唐景年心有灵犀知道他头疼一样,伸手为唐景年揉起了太阳穴。

    命运有时候真的很神奇,注定会相遇的人或早或晚都会遇到。

    一夜无话,早上居若安是被唐景年的敲门声吵醒的“若安,你醒了吗?”唐景年等了一会儿刚要下楼便听见居若安的声音“景年我醒了,怎么了?”

    “没什么,该吃早饭了,我和楚袁见你迟迟不下来就来问问你”唐景年顿住脚步对着门里的居若安说。

    “哦,好,我马上就下去”居若安看了一眼桌上的电子表这才发现已经八点了,她竟然睡过头了,慌忙起来换衣服,却在衣服穿了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今天她休息,于是随便拽了件休闲服套在身上下了楼。

    “若安啊,想不到你这么兢兢业业的人竟然也会睡懒觉”楚袁见居若安气色比昨天好放心了一些忍不住打趣道。

    “嘿嘿,昨天晚上想着今天休息可以多睡一会儿,结果就真的一觉睡到现在”居若安一边喝粥一边口齿不清的说着,惹得楚袁一阵发笑。

    “你今天有什么安排么,若安”唐景年将楚袁喝剩下的牛奶拿过来就开喝,从楚袁那无动于衷习以为常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来这不是第一次了。

    “若安,我和楚袁今天打算去郊外散散心,你要不和我们一起去吧,看看风景,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正好放松放松你这多日以来紧绷的神经”唐景年状似突然想到要邀请居若安一同散心的提议并没有引起居若安的怀疑。

    “好啊,既然是去郊外,多带点好吃的,我去看看咱家还有什么零食”居若安说完就放下筷子兴致勃勃的向厨房走去,楚袁只感觉莫名的一阵阴风打在他的头上让他瞬间清醒,赶忙拦住居若安“不用你,我去拿,我保证能拿走的都带上,还有你最爱的糯米酒,你可千万不能进厨房啊,咱家的破坏王若安小祖宗”

    居若安讪讪一笑转身换了个方向“那我去换衣服”对于楚袁的反应有些无奈,这家伙是真的杯弓蛇影了。

    三人驱车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到达一个山谷的脚下,入口很窄导致车无法继续行进,只能下车徒步前行,三个人每人一个背包,居若安的背的包最小也是最轻的,里面放的都是薯条薯片之类几乎可以忽略重量的,其次是楚袁的背包里面装的是面包香肠牛肉干鸡腿之类,最重的饮用水和糯米酒则是由唐景年背着,当然不是居若安和楚袁欺负他,这是他自己毛催自荐非要背的,还美名其曰能力大责任大,最后可想而知他得到的是两人的白眼和揶揄。

    三人向着山谷深处走去,走了将近三个来小时一直走到最深处的一个简易凉亭处才停下来歇脚。居若安一边惊叹于这里如画的风景,一边吐槽着简陋的凉亭“这个小亭子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太简陋了”

    “呵呵,若安你可别小瞧了这凉亭,你知道它是谁建的吗?”楚袁瞥了一眼坐在一旁有些不自在的看着别处的唐景年。

    “不会吧?”居若安瞪大双眼看了一眼唐景年,又与楚袁对视求证“是景年?”

    “呵呵,你自己问景年吧”楚袁一边将一块一次性桌布铺在石桌上,所谓石桌其实就是一块比较平坦的大石头。

    “景年,说说你是怎么会有这样的突发奇想的?”居若安蹲在唐景年身边盯着唐景年,手拿着一根香肠当话筒做采访状。

    “咳咳…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当时就是一时贪玩”唐景年眼神飘忽不定言辞闪烁,给居若安一种感觉,那就是唐景年说的很多年前是几百年几千年那样的很多年前。

    “若安,景年过来吃点东西吧,若安你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楚袁笑着招呼居若安和唐景年过去,又神秘的将一个大号的保温饭盒放到了居若安的面前。居若安打开保温饭盒的盒盖,立刻从里面飘出来麻辣水煮牛肉的香味,居若安欣喜的看着楚袁,她都恨不得抱着楚袁亲一口,奈何他家唐景年在呢,她不敢啊“楚袁,你简直了,怎么会有你这么贴心的人呢,我都要嫉妒死唐景年身边有你了”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你这丫头也太好打发了,一碗麻辣水煮牛肉你就满足了?”楚袁好笑的看着开心的像个二百斤孩子的居若安。

    “嗯嗯,主要咱就好这一口不是,就这就够了”居若安拿起已经被楚袁开好瓶盖的糯米酒瓶猛喝了一口后便开始捧着保温饭盒吃了起来,那架势颇有护食生怕别人抢的意味。

    就在三人有说有笑吃得正欢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了过来,三人同时看过去,只见依旧是一袭黑衣的古月鑫正缓缓的向着他们走过来,唐景年和楚袁不约而同的下意识看了居若安一眼,却发现居若安只是在片刻的怔愣之后继续低头吃着她的麻辣水煮牛肉。

    “安安呐,我现在真的好羡慕你手里的那个盒子,你竟然情愿看它也不肯多看我一眼,咱们相识了一…”古月鑫刚要说出一万八千年那个在普通人听来纯属无稽之谈的数字时被居若安打断“你闭嘴,不要影响我吃饭”古月鑫像是后知后觉一般,意识到自己差点说错话,也就转移了话题“安安,你至于为了两个凡人的命如此生我的气吗,凡人本来就命短,再说了他们三个的身体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健康隐患,就算不是我他们也活不了几年,你何必这么斤斤计较呢”

    “你大老远跟踪我们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说废话吗?有事快说,没事滚蛋”居若安眼皮都不抬一下,仿佛她手中食盒里装的是这世间最难得的美食,哪怕是配菜都放进嘴里细细的品尝不曾浪费。

    “我会跟你们来这里自然是因为这里是解决事情的好地方,就算是做了什么也不会有人发现,就算是发现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古月鑫邪魅一笑,笑里藏利刃,只是不知他的刀尖指向谁,但总逃不过三人中的一个。

    “胡鑫!你想干什么?!”居若安警惕起来,更是直接喊出了胡鑫而不是古月鑫。

    “我想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将碍我事的人除了,然后带你走”古月鑫轻飘飘说出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三人皆不寒而栗。

    “呵,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吗?”居若安将最后的一片牛肉放到嘴里,然后放下保温饭盒,从纸抽里抽出一张擦了擦嘴,起身回望古月鑫与古月鑫对峙。

    “哈哈哈,笑话,我的安安,你是不是忘了这些年是谁在保护你,你以为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奈我何”古月鑫狂妄的大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