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再见,若安(十九)

章节字数:3020  更新时间:19-11-01 08: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房间的居若安躺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那一刻才后知后觉明白了古月鑫的用意,她确实累了,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心累,心里有些苦涩,她还是想不通,究竟岳童跟古月鑫说了什么,使得古月鑫对他下毒手。她问古月鑫,古月鑫叫她去问岳童,她问岳童,岳童就装作没听见,要不就是低着头。

    岳童回到房间后打开窗户坐在窗台上喝饮料,吹冷风,他没开灯,现在是下午五点多,由于外面阴天的缘故,房间里也显得格外的阴暗,视线所及的一切都像是被一层看不见的灰纱笼罩着。

    而唐景年和楚袁的房间里却是另一番“温馨”景象,唐景年进屋的时候竟然看到楚袁坐在地上…好像还…哭了?唐景年随手关上门,走过去蹲在楚袁的身边轻声叫他“阿袁?”

    “别理我,心烦着呢!”楚袁干脆将头埋在两腿间,唐景年看见楚袁这小子一米八五的大男人竟然偷偷用衣袖擦眼泪,剑眉微蹙薄唇轻抿脸色有些不好看“阿袁你哭了?是为了若安对吗?”

    “你走开,别烦老子!”楚袁的声音有些暗哑,很明显他就是哭了,这小子竟然会哭?想当年面对生死他都是一副玩世不恭无所畏惧的吊儿郎当的样子,现在竟然就因为古月鑫的一句话就气哭了?!是不可忍他唐景年绝不能忍,于是一幅会让无数少男少女喷鼻血的一幕上演了。冷着俊脸的唐景年直接一个公主抱将比他高了三厘米的楚袁轻松抱了起来,并且还一转身就将楚袁扔到了床上,楚袁先是错愕,待反应过来后对着唐景年就是大骂“唐景年,你疯了!老子又不是女人,你居然这么抱老子,你是不是有病?!”

    “不是我有病,是你病了,不过我能治好你的病”唐景年做出一副饿虎扑食状直接将刚坐起来的楚袁重新按躺回去,欺身而上。

    “唐景年,你他X的给老子下去,大白天的你干什么?!”楚袁怒不可遏的瞪着唐景年。

    “楚袁我劝你最好别乱动,不然疼了可别怪我”唐景年无视楚袁的愤怒,将头低了下去。

    岳童在听见唐景年和楚袁房间传出异常声音的时候就出门径自去了厨房,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后挨个敲门对着他们做出吃饭的动作。居若安看到岳童比前几日更加忧郁的神情很是不解,唐景年开门时看见岳童只是礼貌的淡淡一笑,楚袁则是一副刚打完架而且还打输了的样子,怒气冲冲推开唐景年快步追上走在前面不远处的居若安,一手搭在居若安的肩膀上,男友力爆棚的感觉,居若安看了一眼楚袁的样子在心中感叹,真是一个可以雌雄随意变换的奇美人。唐景年体贴的揽下了去叫古月鑫的活,岳童感激的对着唐景年笑笑便去了餐厅。

    岳童做的菜可以说是色香味俱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若安就是觉得没食欲,她以为是自己不饿的原因,但是出于对岳童辛苦做饭的尊重,还是少吃了一点。除了古月鑫其他人也都吃的很少,古月鑫是压根就一口没动,只是喝了杯红酒就走了。

    饭后居若安似有所感回到房间后便打开衣柜在衣柜下方的小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盒,打开盒盖拿出里面黑紫相间看似很普通的戒指,用手指擦了擦戒指上本就不存在的灰,将其戴在了右手食指上。

    岳童见唐景年和楚袁一起收拾碗筷就没过去凑热闹自己走开了。厨房里一副大爷般坐在椅子上看着唐景年洗碗的楚袁本来不想搭理唐景年,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唐景年,你感觉出来没,今儿晚上的气氛有点怪”

    “嗯,可能是敌人快来了,大家都警惕了起来”唐景年不以为然的将洗好的盘碗放进碗柜。

    “不是那么回事,我总觉得哪不对劲,又一时想不起来”楚原皱着眉头冥思苦想。

    注意到楚袁不是开玩笑,唐景年也严肃起来,他沉思了一会儿,回想着刚才吃饭时每个人的表情,突然他和楚袁同时说出了一个名字“岳童!”

    “对,是岳童,岳童不对劲,下午若安和古月鑫说起他们以前的事时,岳童一直默不作声,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该有的反应,咱们是因为自己本就不是正常人,所以才会对若安的事没那么惊讶,可是普通人若是听见别人说活了两万多岁怎么也不该是无动于衷的表情”楚袁接过唐景年递给他的一瓶梨汁手指轻轻一弹瓶盖就飞向了垃圾桶。

    “除非他早就知道,可是又不像,除非岳童这个人深不可测演技精湛,竟然瞒过所有人,还瞒过若安那么多年,听若安说他们很多年前就认识了,当时的岳童还是一个流浪的小乞丐,被车撞了没人管险些死了,是若安救了他供他上学。”唐景年拿过楚袁喝剩一半的梨汁一口喝完后将瓶子扔进了垃圾桶。

    “唐景年!你说会不会是?!”楚袁惊异的看向唐景年。

    “如果是那样可真就不妙了,听古月鑫说要对付他和若安的那些人已经实力不容小觑,如果再加上想要咱们命的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可就真的不好办了,阿袁,上一次你受的伤至今已有四千多年了,仍没有痊愈…”唐景年的心渐渐沉了下去,照这么看他和楚袁非但不能保护居若安,很可能还会给居若安引来更多的麻烦,唐景年凝眉“阿袁…”

    “咱们走吧!”楚袁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二人对视一眼一拍即合,说走便走。

    唐景年和楚袁刚走到楼下就看到妖冶如鬼魅一样的黑影站在门口,唐景年拦住楚袁对着黑影说“古月鑫,你是专门在这等我们的?”

    “不然呢?你们可想过,若是你们就这样一走了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安安很可能会因为找你们而身处险境,你们不是帮她而是在害她,既然你们能发现问题,我又怎会没有察觉到岳童的异样。你们最好回去该吃吃该喝喝,我不介意为了安安帮你们清理一些小麻烦”古月鑫的唇色不知是被他白皙的皮肤衬托的,还是喝了红酒的原因,显得格外红润,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暗夜魔王,自信,邪魅,神秘,张扬。

    “你不是说要来对付你和若安的那些人你都没把握全胜吗?那你要是分心帮我们不是至若安于危险的境地吗,万一若安因此而受伤怎么办?!我们可不想帮不上忙还添乱!”楚袁说出了他和唐景年的心声。古月鑫听了楚袁的话眼神微微闪烁,心里对这两个人的厌恶排斥无形中减少了一些,尤其是对楚袁,随即语气也缓和了一些“我说他们棘手,是因为他们是一群疯子,为了杀我们不惜同归于尽的疯子,并不是说我不能对付他们。再说七百年前那一次之所以我和安安会受伤完全是我的过错,那次他们的带头人是我的亲叔叔,就是因为我对他手下留情,才造成我与安安分别了七百年的苦果,这一次我自然不会再手软。还有一点,你们不要小瞧了安安,她可不是只能当摆设的花瓶,在她实力全盛的时候能与我打平,就算现在的她实力也有我的七八成”古月鑫提到居若安的能力时言辞神情中都情不自禁的带着骄傲之色。

    “不行,来对付我们的那些根本就不是人,阿袁被他们伤一次四千多年都没痊愈,我们不能让若安跟着我们冒险”唐景年在楚袁和古月鑫对话时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离开“阿袁,我们走”

    “唐景年?楚袁?你们要去哪里?”居若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二楼的栏杆处面色沉静肃穆。

    “若安?你怎么…?”楚袁的话还没说完,就惊恐的看着居若安如鬼魅般瞬间来到了他和唐景年的面前。

    “既然是一家人,那么你们的敌人也就是我居若安的敌人,唐景年既然你都说了楚袁的伤还没痊愈,那么你就这么带着他走,是打算去找死吗?”居若安言辞犀利面冷如霜,整个人的气质和气场与平时他们眼中的邻家小妹完全不同,这时的居若安如同女王般霸道冷冽,就像是变成了外人眼中的那个女将军。唐景年和楚袁明白,居若安这是生气了,而且气的还不轻。

    “唉,让你们不早点听我的,非要惹安安生气,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安安轻易不生气,但生气了就很难消气,你们自求多福吧,还有,我再说一遍,就那点小威胁虽然能伤了你么,可还不够我放在眼里的。”古月鑫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上了楼,安安呐,我可是帮你拦住了他们,至于能不能留下他们就看你自己的了。

    居若安瞥了一眼古月鑫的背影,在那一刻心中划过一丝感激,看着唐景年和楚袁二人,一字一顿的说“不——许——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