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再见,若安(二十)

章节字数:3036  更新时间:19-11-02 07: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好,我们不走了,不管前方有什么,咱们一家人一起面对”唐景年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般。

    “最好不是骗我的缓兵之计,不然,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们的”居若安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楚袁“墙上的画我也会撕得粉碎,并且永远不再画你们二人”

    唐景年和楚袁听懂了居若安那句“永远不再画你们二人”的深一层含义,二人静静的看着居若安上楼,消失在走廊中。“景年,我觉得咱们要是真的走了,若安很可能永远都不会再理咱们了”唐景年颓然的坐在沙发上,他的心里很矛盾,最终唐景年经过了一个小时的深思熟虑和内心不停的纠结斗争,决定先和楚袁去找岳童弄清楚情况。然而当他们二人来到岳童的房间时,发现岳童房间的门大敞四开的,岳童已不知去向。

    “遭了!”楚袁赶紧跑出去敲居若安的房门,唐景年见楚袁的动作也立刻警觉起来,果不其然,楚袁敲了半天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景年,你先走开”楚袁推了一把唐景年,在双手的手心各聚起一缕紫气,然后猛地打向房门,只听轰的一声,房门应声落地。接下来二人便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地面上、墙上、沙发上、床上、桌椅上到处都是血,而居若安就倒在血泊中。

    “若安!”二人一声惊呼跑过去抱起居若安,这时古月鑫也赶了过来,当他看到满屋的血迹时只是用手指捂住鼻子皱了皱眉头心里却是暗自松了口气“你们照看着安安,我去抓岳童那狗东西”

    经过唐景年和楚袁的一番检查后,确认居若安没有受伤,这才放下一直提着的心,楚袁将居若安抱到一个干净的房间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二人紧张的守在居若安身边一步也没敢离开。天知道当门倒下时他们看到了那一幕有多么的肝肠寸断,痛不欲生,还有由内而外蔓延在全身每一个细胞中的恐惧,那一刻他们真的怕了,那一刻他们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内心,他们根本想象不到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失去居若安更可怕的事了。过了许久,居若安终于悠悠转醒,但是却表情木讷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长长的头发凌乱的几乎挡住居若安的整张脸。楚袁看着这样的居若安有些不知所措,唐景年亦是如此,他们见过乖巧的若安,可爱的若安,温柔的若安,调皮的若安,狡猾的若安,腹黑的若安,霸气的若安,冷傲的若安……可是他们从没见过这样如同没有了灵魂只剩下一具躯壳的若安。

    楚袁拨开居若安的长发替她掖到耳后小心翼翼的叫着她的名字“若安?”

    “我没事,只是没想到会是他,我恨我自己,明明和胡鑫相处了一万八千年了,我却在发生事后没有第一时间选择相信他,没有好好问他,而去相信一个只认识了十年的人,我是不是很可笑?”居若安话中的他指的是谁唐景年和楚袁都心知肚明,虽然居若安从没给他们讲过和岳童相处的过往,但他们知道,居若安将岳童当作是非常非常重要并且值得信任的亲人,她从没将岳童当成过外人,她对岳童更像是对亲弟弟般好,捡他回家,给他治病,供他上学,又让他来自己的公司上班做居若安的副手,同时他们也注意到居若安对古月鑫称呼的变化,她叫古月鑫为胡鑫,那说明什么,说明曾经那个对胡鑫情深意重的居若安又回来了。

    世间的事就是这样,你若不在乎这个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影响到你的内心,反之,哪怕是小小的一点背叛都会扎根在你的心里越长越大,让你痛心,却无法将其拔除,或许那就叫做伤心吧。此时的居若安很痛苦,原来胡鑫从来就没有真正伤过她的心,都是她偏听偏信,而胡鑫却从不解释什么,他是傻的吗?为什么任由别人诬陷诟病,他不但不解释还都承认了。伤心的是胡鑫才对吧,自己竟然这样不信任他,当居若安想起那天在车库里她打胡鑫的那一掌,就觉得犹如万箭穿心那般痛苦难当,无穷的悔恨犹如熊熊烈火在居若安的心底燃烧,使得居若安的双眸赤红,脸色越来越难看。

    “若安?若安!若安你不要乱想,你醒醒!”唐景年发现居若安似乎隐隐有走火入魔的迹象,赶紧抓着居若安的双肩轻轻地摇晃,可接下来唐景年和楚袁就发慌了,因为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居若安急火攻心,猛吐了一大口血。居若安捂着胸口,她感觉自己的心肺如火烧一般灼痛,但眼神明显比刚才清明了不少“我没事,不吐出这一口,我一定会走火入魔的”居若安艰难的将这句话说完,因为她发现她的嗓子也如同火烧撕裂那样疼痛难忍,楚袁见居若安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立刻跑出去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居若安接过水一口喝尽“谢谢阿袁”

    “你好些了吗,若安”楚袁见居若安点头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坐在床边看着居若安“刚才你的样子可真是吓死我了,还有,还有我和景年破门而入看到你的房间里到处都是血,然后你就躺在血泊里,你知道吗若安,当时……当时,真的吓死我了”楚袁越说声音就越哽咽,眼圈通红,眼中蓄满了泪水,居若安一把抱住楚袁,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阿袁不哭,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哪有那么脆弱”楚袁偷偷在居若安看不见的地方擦了擦眼泪。

    唐景年看着楚袁二次落泪也是为了居若安,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涩,但他却无法判断这酸究竟是因为居若安还是楚袁。察觉到唐景年看着楚袁出神,居若安立刻如同碰到烫手的山芋般将楚袁推开,推的楚袁一脸错愕,而当他听到居若安的话后更是哭笑不得的想撞墙,居若安对唐景年说:“对不起,对不起啊景年,我不是故意抱你媳妇儿的”

    “哦,啊?”唐景年先是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却又立马反应过来不对,此时他也有了想撞墙的心,可见他和楚袁平时“玩的”有多过火才能让居若安这丫头把他们当成一对的这种思想根深蒂固到无法动摇。唐景年倒是也不解释什么,只是平静的问“那若安和阿袁这么亲近,是因为把阿袁当成姐妹了吗?”楚袁面带微笑咬牙切齿的看着居若安等着她回答。

    “啊,不是,我把阿袁当哥哥,阿袁总是像哥哥一样照顾我”居若安刚想说是啊,在看到楚袁那近乎于“狰狞扭曲”的面部表情时机智的话锋一转。这时的居若安无比庆幸她有两万多年为人的经历,察言观色的本事不说登峰造极也是如火纯情。楚袁满意的笑了,笑得那叫一个灿若桃花惊为天人,接着楚袁为居若安拿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极其温柔的对着居若安说:“若安呐,你先把脏衣服换了吧,我和景年先出去,等你换好了叫我们就行,不用着急,慢慢换”

    “好”居若安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楚袁笑的那么美,那么帅气迷人,可她就是觉得冷飕飕的。

    “景年,咱们先出去吧”楚袁态度极其温和得轻轻拉着唐景年的手腕向外走。

    房门关上后,居若安在心里默数“1…2…3”然后就听到房门外唐景年的一声极其压抑隐忍的闷哼。居若安打了一个寒颤,她只听声音都觉得疼,于是乖乖的换好衣服“阿袁,景年,你们进来吧,我换好了”不出所料,居若安话落瞬间门就被推开了,推门的正是唐景年,唐景年面不改色,显得十分的淡定从容,但他走路时隐约有些踉跄的步伐却出卖了他,尤其是他还特意保持了与楚袁之间的距离。居若安假装没看到唐景年的异样“胡鑫出去多久了?”

    “有两个多小时了吧”楚袁脱口而出,却看到居若安的神色渐渐凝重,她看了看自己右手空空如也的食指“我得去找他”

    “我们陪你去”唐景年对于居若安改口叫古月鑫为胡鑫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忍着心中的酸涩说道。

    居若安知道这个时候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让她单独行动的,只得点头,接着三个人影如暗夜中的精灵般穿梭于夜幕中,居若安一路屏气凝神,凭借她强大的精神力用神识感受着胡鑫所在的方向。很快这一行三人就看到了正站在一片废墟中浑身是伤的胡鑫“胡鑫?”居若安踏着诡异如闪电的步伐闪到了胡鑫的面前,然后她也像胡鑫那样如同石化般站定了。唐景年和楚袁对视一眼走了过去,然后他们也愣住了。胡鑫竟然在流泪,而让人感到惊悚的是他流的泪是血红色的,接着就发生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胡鑫不知从哪弄来一柄短匕首藏在袖口中,就在三人愣神的时候突然刺向居若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