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一)

章节字数:3072  更新时间:19-12-06 05: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家高档奢华的茶楼上坐着一位翩翩公子,五官如刀刻般俊美,光洁白皙的脸庞,一头暗红色长发肆意披散,深邃的眼眸中透着神秘和凉薄,仿佛谁也看不清他在想什么,将要做什么,而且就算是他要做什么也会让人毫不怀疑的认为那一定是件极其优雅的事,然而事实恰恰相反。“停”男子朝着楼下拿着粗木棍正在殴打一个女子的一群穿着王府侍卫衣服的人挥了挥手。待那群人退开一些后男子足尖轻点飞身到此时已经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的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狼狈女子面前“怎样,舒服了么?”男子嘴角噙着一丝带有报复快感的笑意,垂眸嫌弃的看着地上的女子,用脚狠狠的碾着女子的手,直到周围的人都听到了那骨头碎裂的声音,男子才缓缓抬起脚,并且在那只脚落地之前还不忘在女子的脸上蹭了蹭鞋,若是平常时候一定会有人认为这个男人丧心病狂,欺凌那女子,可如今谁人不知那女子便是凌月国第一恶霸韩三的女儿韩素娅。

    就在前一天晚上,韩素娅杀了另一个女子的全家还将其毁容打断双腿,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男子请了不知多少个大夫都没人敢保证能治好那女子的腿,而那女子的脸是彻底毁了再也无法恢复曾经的国色天姿,那个女子便是此时行凶男子的未婚妻钟离颜,男子是当朝皇帝唯一的亲哥哥幕梓弋,越王幕辰的儿子越王府的世子,之所以一个王爷的儿子当上了皇帝,这其中自然有些曲折,暂且不提。

    幕梓弋与钟离颜在一次诗词歌会上相遇。

    “魂萧萧兮,风欲转

    梦凄凄兮,心不止

    我欲追兮,君未还

    君归来兮,吾已逝……”一阵悠扬悦耳的歌声飘进被他父亲老越王幕辰以结交年轻朋友有机会觅得佳人给他做儿媳为理由逼迫才漫不经心姗姗来迟的幕梓弋耳中。原本只是想着应付了事的幕梓弋在听到这凄美婉转的歌声时不禁驻足望向声音的主人,这一眼看过去更是让他惊艳,想他幕梓弋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眸子这般清澈一尘不染又貌若天仙的女子,一时间他的心也随着女子的发丝在微风中飘扬了起来,当钟离颜一曲轻歌结束芊芊玉手离开琴抬起头的一刹那正好与目不转睛一脸痴迷的盯着她看的幕梓弋四目相对,倾世佳人对上绝世公子,二人看在别人眼里大有一见钟情之意。

    钟离颜含羞带怯的低下头,幕梓弋则是直勾勾的盯着她向她走了过去,好似少看了一眼她就会消失不见似的“哈哈,看来父亲大人让我来真乃明智之举,不然怎能叫我遇到如此佳人!”幕梓弋豪放不羁的言辞非但没有引起钟离颜的反感,反倒令她方才的羞赧转为轻松,她看懂了他的潇洒随性,看懂了他眼中的真诚,看懂了他只是不拘小节但并不是随便之人。

    “公子言笑,小女子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并不是什么佳人,公子实在是谬赞了”钟离颜粉唇轻启,嫣然浅笑,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天女般超凡脱俗又高贵典雅的气质。哪里是她说的小户人家的女儿,分明就是足以与皇室中培养调教出来的公主相媲美,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把在场众男子迷的神魂颠倒。就连很多女子也对她称赞有加,羡慕不已。

    “啧啧,堪称极品,此女只应天上有,如今却坠落凡尘不知是为谁而来,又将乱了谁的心”顾北双目微眯,毫不掩饰对钟离颜的垂涎之色。

    “瞧你那点出息,没见过女人啊!”韩素娅极其嫌弃与不甘的瞪了顾北一眼,险些咬碎一口银牙,更多的是对钟离颜的嫉妒,是的,她非常嫉妒,非常憎恶钟离颜。从小父亲母亲哥哥就经常拿她与钟离颜做比较,事事都有钟离颜做榜样为标杆。“你瞧瞧人家颜丫头,你再看看你,哪里还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还不如人家颜丫头知书达礼,你啊,活脱脱就一个泼妇”尖锐刺耳的话在韩素娅心里慢慢生根发芽转化为怨毒之气,使她无时无刻不想把钟离颜挫骨扬灰,如今又见她最为仰慕的凌月国第一德才兼备风流倜傥的公子竟然也对钟离颜另眼相待,更是恨得她咬牙切齿,凭什么?凭什么都喜欢她钟离颜,她不过就是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的女儿,无权无势怎么能和自己比,钟离颜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搔首弄姿狐媚惑人“呸,不要脸的狐狸精”

    “我见没见过女人不重要,但我知道你韩素娅,不是个女人,是泼妇,哈哈哈……”顾北朝着韩素娅撇了撇嘴,他本来是不想用这么难听的话来说韩素娅的,可是不知为何,听到韩素娅言辞中都是对钟离颜的鄙夷,他心里就不舒服,好像韩素娅真的欺负了钟离颜一样,韩素娅气的小脸通红,她很想揍顾北一个半身不遂,奈何顾北是她武功再高也不敢碰的人,顾北有个牛掰的亲爹,对,是亲爹,不是后的……兵部侍郎,而且顾北还有一个公主姐姐,她讨好顾北都来不及,怎么还敢得罪他,得罪了他就是等于得罪了公主,公主是这凌月国唯一的公主是皇帝最疼爱的表妹,能力排众议把表妹封为公主可见皇帝对他这位表妹的宠爱程度已经到了多么令人发指的地步。除非韩素娅的脑袋不想要了,但毕竟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还是忍不住逞口舌之争“那你娶她呀!你敢么?”韩素娅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便故意用激将法,心里盘算着,若是顾北娶了钟离颜不就没人再跟她抢幕梓弋了吗?除了她这个礼部尚书的女儿,谁还配得上给未来的王爷当王妃呢?不禁心里窃喜,好似她已经当上了王妃似的。

    “敢啊,为什么不敢,知我者素娅也,我亦正有此意”顾北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远处正相谈甚欢的幕梓弋与钟离颜二人,他看着那二人有说有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种无法形容的憋闷与不爽,同刚才的韩素娅心情颇为相似。此时的顾北十分想让幕梓弋消失,然后站在钟离颜身边的是自己。其实顾北与韩素娅还真是有些相似的地方,不然他们也不会“要好”了这么多年,只不过顾北对韩素娅没有半点男女之情的成分,他也只是把韩素娅当成一直跟屁狗逗着玩而已。出身官宦世家的顾北如何能不知道韩素娅接近他的意图呢,他之所以会允许韩素娅跟在他身边也是因为他看得出来韩素娅虽然总是讨好他巴结他,但根本就看不上他,她也只是把他当成跳板,想要嫁入王室一飞冲天乌鸦变凤凰。笑话,他岂能让韩素娅如愿以偿,这些年只要韩素娅想要勾搭谁,顾北就暗地里告诉对方,所以最后导致皇室里的男性成员一个个都对韩素娅避之唯恐不及。同时也有很多人都以为顾北和韩素娅是一对,顾北利用韩素娅那个蠢货给自己挡了不少桃花。

    “哼,那你就娶啊,要是娶不到我可瞧不起你,别说我认识你”韩素娅在听到顾北说要娶钟离颜的时候,心莫名的一揪一揪的痛,使她有片刻的失神,为什么?为什么听见顾北说要娶别人的时候她会心痛?难道…难道她喜欢上了顾北?不,不可能,她怎么可能喜欢顾北那个不学无术无所作为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呢,她喜欢的是像幕梓弋那样大气凛然桀骜不驯的高贵男子,韩素娅坚信只有幕梓弋那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却没想过她配不配得上人家幕梓弋。

    “我一定要娶到钟离颜,她只能是我的妻子,像她那样纯洁孤傲清丽的女子不适合在王室后院,我要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点的伤害”顾北在心里暗暗下决定,此生非钟离颜不娶,如果幕梓弋这家伙敢伤害钟离颜,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幕梓弋的。想到这里顾北看着幕梓弋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更觉得恶心。

    “你一个人在这慢慢幻想吧,我回去了,不陪你疯了”韩素娅突然有点泄气,她实在不愿意再看顾北那一本正经信誓旦旦想要保护钟离颜,而且还是一副非钟离颜不娶的样子。

    好吧,韩素娅承认她是有点吃醋了,她把这个原因归结为是她和顾北认识的时间长了,对他有点依赖才见不得他喜欢别人的,自己根本就不喜欢他,韩素娅这样自欺欺人的在心里劝说自己。世人往往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很多时候自己最最深爱之人就在身边,却不曾留意,更不曾珍惜,非要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惋惜,懊恼,都于事无补。其实偶尔停下匆忙的脚步去仔细看看周围的风景,说不定就会有惊喜给自己。世人都认为自己的喜欢的是无可替代的,可是最后往往娶的或者嫁的都不是自己最最深爱的,这才是悲哀,一辈子藏在心里说不出口的悲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