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二)

章节字数:3182  更新时间:19-11-25 06: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幕梓弋与钟离颜越聊越投机,大有心心相惜情投意合之意。“在下有些冒昧,让姑娘见笑了”幕梓弋眼中星光闪闪,看着钟离颜的时候抑制不住嘴边的笑意。“怎么会,公子言谈不俗,不拘小节,眉宇之间流露出的尽是王者的霸气,着实让人看了心生些许畏惧”钟离颜谈吐自然不卑不亢,更让幕梓弋喜欢的紧“哈哈,是吗?那颜儿怕我么,呃,不知在下可否这样称呼钟离姑娘”幕梓弋试探的伸出手拂去了挡在钟离颜脸上的一撮头发,见钟离颜没有丝毫躲闪畏惧之色,甚至眼睛都不眨一下,对她更是满意。“不怕,公子喜欢叫我颜儿便叫颜儿就是了,一个称谓而已,我并不会太过在意”钟离颜说话之时无意间显露出的让人无法忽视的英气和江湖儿女的豪气让幕梓弋不得不重新审视她“好好好,想不到颜儿竟也如此豪爽,只怕表面的柔弱是假,骨子里也藏着侠肝义胆天下豪情,若是有机会,在下倒是希望能与颜儿一起游历江湖,看遍这世间的繁荣与萧索,看尽世间美景,尽赏人生百态,行侠仗义做一对平凡鸳鸯,哈哈,还望颜儿不要介怀在下的唐突,我这个人直言快语惯了”幕梓弋眼角眉梢尽是笑意,他很久没这么好心情过了。

    “我原本也不在意这些,既是江湖儿女,何必在意这些小事”钟离颜轻摇头。

    “若是能早些认识颜儿该有多好,我幕梓弋之前的二十年也就不会过的那么寂寞了”幕梓弋随手摘下腰间玉牌放在了钟离颜的手中。

    “现在也不晚”钟离颜也不推辞,她本就不是扭捏之人。

    “说得好,天色不早了,我送颜儿回府吧,一来我不放心你一个人,二来你我二人还可以畅聊片刻”幕梓弋笑着做出请的手势。

    “恭敬不如从命”钟离颜欣然走在前面,幕梓弋随后跟了上来与她并肩而行,两个人临别前便已经约定好了下一次的相见时间与地点。

    幕梓弋和钟离颜二人均未想到他们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另外两个人的耳中,一个是身着夜行衣的韩素娅,由于天色已黑,她轻功又好,所以并不容易被发现,而另一个就是顾北,他是尾随韩素娅而来的。当韩素娅说要走的时候,顾北就觉得哪里不对,韩素娅一向爱凑热闹而且在有皇室未婚或尚未娶正妃的男性成员在的时候她是断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怎得今日就转了性要回家了,再想起她那匆忙的神色,便料想她没算计什么好事,而事实也恰巧证明了顾北的猜测。

    顾北藏于暗处,待韩素娅离开后悄悄潜入钟离颜的住处。

    “出来吧,阁下跟了一路了,还不打算露面么”钟离颜本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但她感觉到这个人对她并无恶意,而像是有话要与她说却在为是否要出来相见而犹豫不决。不出钟离颜所料,顾北确实是在纠结该不该出来与她相见,他怕他这一出来,他和钟离颜之间就在没可能了,毕竟哪有深更半夜跑到人家女儿闺房的,不是登徒浪子又是什么,一想到他的一世英名即将毁于一旦,他这心啊,哇凉哇凉的,但是为了他家颜颜,他也就豁出去了,反正颜颜也发现他了。

    “颜颜,你别误会,我不是……”顾北战战兢兢的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孩低着头红着脸,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我知道,你跟了一路是因为那个女子吧”钟离颜毫不隐藏的说出了她所感觉到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她面对眼前这个人的时候她很放心,也不怕暴露自己的实力,好似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那种绝对信任,这一点让钟离颜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很可怕,她很久都没相信过谁了,今日怎么会如此失控。

    “啊?你知道啊,那我就放心了,她可能是要做对你不利的事,你一定要小心,韩素娅这个女人我太了解了,心思缜密做事毒辣,她想做的事如果做不完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顾北很担心,并把他的担心都写在了脸上,就算他现在知道了这钟离颜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毫无戒备的弱女子,但是那韩素娅真不是吃素的,她的轻功造诣在江湖上少有人能超越,而且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可如何是好,更何况那韩素娅简直就是一个疯子,记得有一次走路的时候有个人不小心撞了韩素娅,弄脏了她新买的衣服,她就在三九严冬里叫人把撞他的那个人衣服扒光了吊在树上活活冻死,如今她对钟离颜恨之入骨,真不知道她又会耍什么阴谋诡计用什么样的卑鄙手段来对付钟离颜。

    “嗯,谢谢你”钟离颜对着顾北浅浅一笑,她对顾北的话没有半点怀疑,这太过令她费解,但她却没有多问什么。

    “哪里哪里,颜颜客气了,我就是怕那个死女人伤害你,如今见你也是个有武功傍身的个中高手我便放心了,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也会尽力保护你的,既然你刻意隐瞒实力,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如此,但我顾北也不是那多嘴之人,你且放心,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还有,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我无条件为你做任何事”顾北一脸认真的看着钟离颜。

    “为何?你我并不相识,素昧蒙面,公子何故对我至此”钟离颜有一瞬间的错愕,为什么这种感觉……这些话,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真的是错觉吗,还是她遗忘了什么?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嘿嘿,诗词会上见到颜颜的风采后就将颜颜放在了心上再也挥之不去了,此刻我顾北连人带心都是你的了”顾北定睛看着钟离颜,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担心,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即将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十分忐忑不安。

    “呵呵,公子说笑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要休息了,公子还请回吧”钟离颜对顾北倒是讨厌不起来,她听的出来顾北虽然话说的不正经但无半点轻佻之意。

    “颜颜,你好生休息,在下告辞了”顾北走的干净利落,不带一点迟疑,这让钟离颜对他又添了几分好感,试问天下间见到她这般绝色倾世容颜,有几人能在单独与她共处一室时把持得住,并且如此的尊重她,就是那幕梓弋也未必会比他做的更好吧。

    这晚钟离颜做了一个很特别的梦,梦中没有幕梓弋,却有顾北,没有花前月下,只有血淋淋的战场,她与顾北穿梭在敌军中,畅快淋漓纵横拼杀。钟离颜的梦没有做完,她被院子里的嘈杂声和下人们鬼哭狼嚎的叫喊声吵醒。钟离颜快速披上衣服,刚出门就被府里的一个小丫鬟拉住“小姐,不好了,老爷和夫人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暴毙了,您快去看看吧”

    钟离颜如遭受晴天霹雳的重击,她跌跌撞撞的向着爹娘的房间跑去,房间里围了一众下人,见到钟离颜赶来纷纷给她让路。钟离颜走到庄边扑通跪了下去,她看着像是睡着了般的爹娘流着泪仔仔细细反复检查了二老的身上,没发现任何异常,这才亲自带着人将二老安坟入葬。下人们都对钟离颜不正常的平静感到惶恐不安,自从钟离颜进了房间后就变得异常冷静,虽然一直在流泪,但是她的处变不惊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不是钟离颜冷漠无情不孝顺,而是在她进到爹娘房间的那一刻就闻到了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气味,而且那气味她在一样东西上闻到过,那就是幕梓弋送给她的那块玉牌。而且她还在她爹娘的床边发现一块像是急着离开慌不择路被窗幔上的吊坠挂掉的一块衣角。但钟离颜仍然保持着最后的理智,她换上夜行衣,拿着幕梓弋给她的玉牌一路飞檐走壁来到越王府找到了幕梓弋的住处,直接推门而入。

    “颜儿,你怎么来了”正伏案看书的幕梓弋看到突然到访的钟离颜有些意外,更多的是惊喜。

    “有人冒充你杀了我的爹娘”钟离颜看到幕梓弋见到她时的兴奋惊喜不是装出来的,就大概猜到是有人栽赃陷害,于是便将那块一脚连同玉佩都还给了幕梓弋。

    “什么?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幕梓弋腾的站了起来,他立刻去查看自己的衣摆,果然不知何时刮掉了很小的一块,大小刚好与钟离颜拿来的那块吻合。

    “我一进爹娘的房间就闻到了和你送我的玉牌上一样的气味”钟离颜瞥了一眼幕梓弋的书桌上,只有一本翻开页的书和一把好看的香木扇。

    “我倒是不知这凌月国竟然还有如此胆大之人竟然敢冒充我行凶作恶”幕梓弋看着刚刚死去双亲的钟离颜如同死灰一样黯然无光的双眸中有着骇人的杀气,他不禁好奇起来,这钟离颜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历此大变竟然还能面不改色的理智分析,他分明看到她眼中被她极力压抑着的哀伤和眼角的湿润“颜儿,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开口,我帮你”

    钟离颜摇头“不用了,我来就是想确认此事是否真与你有关,既然不是你,我大概也猜到是谁了,只是我想不通我爹娘待她不薄,她为何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