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五)

章节字数:3191  更新时间:19-11-26 08: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钟离颜坐在城楼上吹着冷风,她是真的无法在面对幕梓弋了,或许在她内心深处还是怪着幕梓弋的,怪幕梓弋没有像顾北那样认出她来,而且她就死在他的手里,死的那么惨烈,她对此恐怕永远都无法释怀,她也不愿意去找顾北,顾北虽然认出了她,但那又有什么用,顾北根本就无法保护她,回钟离府天天与那几百个游魂作伴吗?还是去杀光了韩府的人,又或者是去寻找那已经不知去向的韩素娅报仇,可是有什么用,那些死去的人就能活过来了吗?不能。天大地大她钟离颜该何去何从,她所在的城楼此刻可是不会上演幕梓弋追她跳的戏码,这根本就是一座荒废了几十年的旧城楼,谁也不会有那个闲情雅致来这里赏风弄月。钟离颜仰头喝了一口她走的时候顺出来的一壶酒,入口香醇,堪称佳酿,不愧是皇帝最爱喝的。钟离颜看着城楼下那一片荒芜的几乎寸草不生的土地,她到底要不要从这里跳下去一了百了。钟离颜在想她连灭门的深仇大恨都不想报了,她是不是对不起她的爹娘,可是要她像韩素娅那样把从小就对她喜爱有加百般照顾的韩伯伯一家人都杀了吗?她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那她还能做些什么?

    钟离颜喝完酒将瓶子留在了城楼上,她来到埋葬她全家的那片坟地,却看到一块空地上插着她的那把清尚剑。钟离颜拔出清尚剑,去马贩子那用手上的玉镯换了匹白马,翻身上马朝着一条只有资历深的商贾之家才知道的可以通向城外的隐秘小道而去。钟离颜骑着马不停歇的一直跑,直到人困马乏再也走不动一步才停下来休息,此时她正身处在一片密林中,倒是不怕这里会有人发现她了,钟离颜没精打采的坐在一棵树下,她有点饿了,以她的武功去抓只兔子还是轻而易举的,但她就是懒得动,她曲起双膝趴在自己的腿上,想着她死去的家人,眼泪成串的往下掉。钟离颜不在乎别人说她冷漠,她只是不想在他们面前显露自己真实的情感,有多难过她自己知道就可以了,为何要让他人看见。

    “喂,女人,你是凌月国人吗?”钟离颜抹了把眼泪抬头看见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站在她面前,心里不由得一紧,以她的武功竟然对少年的靠近毫无察觉,那只能说明这个少年的实力在她之上,而且武功比她高了不知多少倍,不过紧张也就是一瞬间,钟离颜想反正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不是,你要去凌月国?我不知道路,你问别人去吧小孩”

    少年听到钟离颜叫他小孩,觉得有些好笑“你才多大就叫我小孩,信不信我这个小孩拎你比拎只小鸡还容易”

    “我十七了,你呢小孩?”钟离颜觉得少年挺有意思,他也就身高长的高一些,还跟她装老成。少年弯腰轻轻抬起钟离颜的下巴,呼出的气都打在她的脸上“女人你记住了,我叫花忆寒,十六岁,只比你小一岁,不要再叫我小孩,你若再叫我小孩我不介意让你知道知道我究竟是不是小孩”

    钟离颜赶忙向后躲,可她后背靠着树哪还有地方躲,花忆寒看着钟离颜不屑的松开她的下巴站直了身子“笨蛋,蠢女人”

    钟离颜感觉这个少年可能和她五行相克,她从来没有跟谁说话时每听对方说一个字就想揍他一拳的冲动,但是眼前这个少年就是有那样的魅力“小孩,你不说话的时候看着模样挺俊俏的”

    花忆寒盯着钟离颜的脸看了一会儿,嫌弃的斜了一眼钟离颜“真丑”

    就在钟离颜以为花忆寒要走了的时候,花忆寒突然靠近,将钟离颜抵在他与树之间丝毫不给钟离颜反应的机会,直接封上了她的唇。钟离颜惊得瞪大双眼,抬手就要出掌打花忆寒,却不料花忆寒比她还要快,直接扣住她的手腕,为了防止她再有什么不老实的动作将她另一只手和双腿都控制住了。钟离颜的功夫在花忆寒的眼里等同于花拳绣腿,此时的她除了发出呜呜的声音别的什么都做不了。花忆寒故意用力咬了一下钟离颜的唇,钟离颜吃痛刚要张嘴叫出声,花忆寒的灵舌便趁机滑入她的口中,直到钟离颜快要窒息晕倒,花忆寒才放开她,却看到她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喂,女人,我不就是亲了你一下么,你哭什么,还叫我小孩,你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岂不是比我还小孩,再说我亲了你这么丑的女人,要哭也应该是我哭啊”花忆寒嘴上说的轻松,心里却慌了,他从来没见过女人哭,以前只是在书上看到过,书上说男子不可以让女子流泪。钟离颜愣住了,她深深看了花忆寒一眼,如同见了鬼似的转身拔腿就跑,跑了几步才想起来她的轻功,正要跃至半空的时候突然撞到一堵人墙,撞的她功力尽散,眼看着就要向后仰头摔下去,被人墙花忆寒拦腰抱起轻轻落地“女人,你跑什么?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你不觉得这样很无礼吗?”

    钟离颜觉得她没法跟花忆寒正常沟通,一把推开他“你这个小孩好生奇怪,难不成你轻薄了我,我还要礼尚往来把你按倒再轻薄回去吗?”

    花忆寒眸光微动,揽过钟离颜,将她按倒在地,自己则压在钟离颜的身上再一次朝着方才就不舍得放开的朱唇吻了下去,同时按住了钟离颜的两只手,又是在钟离颜快要窒息的时候才放开她的唇,却没有立刻起来,他等着钟离颜的那句话“你这个小孩莫不是疯了不成”就是这句,花忆寒继续埋头与钟离颜的两瓣红唇纠缠,当他再一次放开钟离颜的时候,见钟离颜不说话了,才起身顺带着也将钟离颜扶起来“还叫我小孩吗?”钟离颜连生气都懒得生了,干脆不说话,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过,她终于认清现实了。花忆寒看着身高只到他肩膀的钟离颜似乎终于老实不打算再跑了,勾唇一笑“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钟离颜还是不说话,她现在很生气,花忆寒见状就将头慢慢靠近钟离颜,同时一只手已经固定在她的腰间,钟离颜立刻报上大名“钟离颜”

    “嗯,这才乖”花忆寒满意的抬起头。

    “钟离颜,我想你应该知道只要我不放你走,你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所以我劝你还是乖一点,不然下一次的惩罚,我可就不敢保证同今天这样点到为止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钟离颜没说话,但是不再想着逃跑是不可能的,她在心里想她为什么之前不从城楼上跳下去,或者不跑那么快,也许就不会遇到这个妖孽般的破孩子了。

    “所以现在你能告诉我凌月国怎么走了吗?”花忆寒见钟离颜一听到他提凌月国就有些不自然,这才开始打量起她的穿着,见她一身大红嫁衣,玩味的一笑“钟离颜,你是从凌月国逃婚出来的,还真是让我感到意外,竟然会有人愿意娶你这么丑的女人”

    “花忆寒,你在家里一定很不受待见吧,不然怎么会没有人教你说话,你这么说话就从来没挨过打吗?居然能长这么大没被打死,还真是难得”钟离颜感觉遇到花忆寒之后她根本就无法再维持她的优雅矜持。

    花忆寒挑眉看着气鼓鼓的钟离颜觉得她很有趣,不像之前他看到的那些个女人,要么就是害羞胆怯不敢说话,要不就是一副想要将他生吞入腹似的毫无廉耻之心,那些个他连正眼都懒得瞧,他以为这世界上的女人不外乎就那两种,都不是他喜欢的,他避她们如避洪水猛兽,这才选择了走这条渺无人烟的山路,却不想竟让他有意外收获碰到钟离颜这么个有意思的女人,牵起钟离颜的手就往前走“陪我去趟凌月国”

    钟离颜一听要去凌月国立刻甩开花忆寒的手“你要是怕我跑了,就把我绑这树上,我不回凌月国,我会被他们抓走的”

    “哈哈,无妨,你不必怕,我既然敢带你去就自然有能力护你周全,我倒要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跟我花忆寒抢人”花忆寒放声大笑,重新拉起钟离颜的手向着凌月国的方向走去。隐匿在暗处的影卫皆默默的对着钟离颜竖起大拇指,这钟离姑娘真乃神人也,居然能让他们的王爷如此开怀大笑,这是值得被他们铭记的一天,也许他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他是皇帝的哥哥”钟离颜不得不说出她的逃婚对象,万一花忆寒只是说大话那她岂不是惨了。

    “幕梓弋?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就连他弟弟那个皇帝宝座都是我帮他坐稳的,他们要是敢对你不利,我就搅浑了这潭水给凌月国换一个君主”花忆寒面色轻松没有一丝一毫畏惧或担忧忌讳之色。钟离颜不再说话了,她看了一眼花忆寒的侧颜,他是那么自信,那么狂傲,就好像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他会怕的。渐渐地钟离颜那颗不安的心放了下来,花忆寒感觉到了钟离颜的变化,满意的笑了“丑女人,我会保护你的”

    钟离颜也笑了“嗯”

    钟离颜没想到花忆寒竟然直接将她带进了皇宫,而且还在第一时间见到了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幕梓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