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十)

章节字数:3078  更新时间:19-11-29 06: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尤总管,你这火急火燎的是要赶着去给锦妃报信好让她两岁的儿子当皇帝吗?尤殚啊尤殚,枉你精明了这些年,怎么这个道理都不懂呢,你说是她一个寡妇有权,还是一个两岁的孩子能坐稳这皇位,还是我这个皇帝唯一的哥哥更适合主持大局呢,你就不怕朝堂不稳被前朝余孽钻了空子夺了江山,到时候你这个前朝皇帝身边最红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你可想过?”幕梓弋说完也不急着做什么,就那么看着尤殚,等着他自己想明白。

    尤殚沉默了,他不得不承认就算他能把两岁的小皇子推上皇位却无法保证这江山能稳固,他只是一个有些权利和手段的太监,根本无法与那些拥有军政大权的大佬们对抗,终于是叹了口气俯身下跪“皇上,老奴知罪,请皇上责罚”

    幕梓弋笑了,他就喜欢这样识时务的不像那个不知好歹的钟离颜“爱卿身为一个宦官却能忧国忧民实乃我凌月之幸,何罪之有啊?”

    要说那锦妃也是个聪明人,自从听下人说幕梓弋出现在皇宫后,她就抱着小皇子躲在自己的寝宫里一步也不踏出房门,宫人们给送什么吃食她就先自己尝了没事再给儿子吃,她也不想想若是她有事她两岁的儿子还活得成不。不给她送吃食,她就饿着,用自己不多的奶水喂儿子。幕梓弋见锦妃如此懂事,倒是没太为难她们母子,在后宫中选了一处僻静的小院给她们母子住,还给她派了几个下人,名为照顾她们娘俩的生活起居实为监视,因为大多数活都是锦妃自己干的。锦妃为了感谢幕梓弋的不杀之恩也是为了让幕梓弋放心,对外宣称她的儿子,也就是前皇子,是个傻子,还特意恳请幕梓弋收了她的妃印将她贬为庶民,将她儿子从皇家族谱里除名,并且如果幕梓弋同意她愿意带着儿子离开皇宫永不踏入凌月国主城的大门。幕梓弋思虑再三没同意让锦妃出宫,他觉得还是把人放到眼皮子底下安全。凌月国皇宫主位易主之事似乎进行的异乎寻常的顺利。

    “丑女人,你还真是能跑啊”花忆寒的声音传入正蹲在一条清澈小溪边给乌仙洗澡的钟离颜耳中,钟离颜瞬间就僵住了身子,她此时只感觉遍体生寒,这个花忆寒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头也不回的继续给乌仙洗澡假装没听见。

    “看来是我离得远,王妃听不清,那我就走近些说与王妃听”花忆寒一步一步的向着钟离颜靠近,钟离颜的心跳越来越快,突然她急中生智抹了一把泥在脸上,还故意咧着一半嘴,闭着一只眼回头“公子是在找人吗?”

    花忆寒看着钟离颜跟抽风了似的脏脸,听着她故意装的粗旷的声音,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没立刻回答她,而是直接揽过钟离颜的纤细腰身将她拉倒自己面前,低头直接吻上那让他日思夜想的带着春泥的红唇,这一次比之前几次都要久。

    “花忆寒,你疯了,这你也能下的去口!?”钟离颜报复似的拽过花忆寒的手臂,在他的衣服上蹭了蹭自己脏兮兮的脸,花忆寒也不甚在意,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家的小王妃,越看越喜欢,隐在暗中的影卫纷纷为自己抹了一把汗,太好了,王妃找到了,他们终于不会再被他们王爷周身的冷气冻的心肝乱颤了。

    钟离颜一百个不情一万个不愿的跟着花忆寒回到了春暖花开。这次花忆寒学乖了,干脆赖在钟离颜的房间里不走了。“你在这我怎么睡觉”钟离颜怒瞪着离她的床不远的地方的窗前明显是后搬来的软榻上斜卧着的一脸惬意看着她的花忆寒。

    “我又不跟王妃在一个床上睡,王妃何故睡不着啊,难道是需要我睡在王妃身侧与王妃同榻而眠王妃才睡得着吗?我倒是乐意之至,只是怕自己意志力不够坚定忍不住对王妃做出什么……”钟离颜气的将清尚剑用力的摔在桌子上“够了,你想在哪便在哪”钟离颜烦闷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换做是谁被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应该也很难入睡,花忆寒这回是立志要看住自己的小王妃防止她再逃跑。

    在钟离颜和花忆寒回到春暖花开后幕梓弋和顾北也听到了消息,顾北立刻跑到春暖花开找钟离颜却被花忆寒的手下拦在了门外“顾公子,王爷和王妃一路舟车劳顿现已歇下,您有什么事不妨明日再来”顾北登时就傻眼了“王…王妃?你说钟离颜是你们北丘国太子的太子妃?”

    “是,王爷向来无意于太子之位,所以便让我等称他为王爷”廖青竹对顾北可以说是非常客气有问必答了,原因自然是因为顾北是钟离颜的朋友,而钟离颜是谁,那可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压制住他们王爷魔性的人,而且还是他们未来的王妃,不讨好自家王妃讨好谁,王妃开心了,王爷就开心了,王爷心情好了他们的日子才会好过。

    廖青竹对当今皇帝幕梓弋派来的人就没那么客气了“王爷王妃在休息概不见客,有事明日再来”

    当幕梓弋知道他派出去的人被花忆寒的手下赶回来时气的大袖一扫将一桌子的奏折和茶水全扫到地上,茶水洒在散开的奏折上湿了墨迹,立马有几个太监小心的捡起地上的奏折擦干上面的水渍。

    “好你个花忆寒,当初我让你帮我你不帮,却要帮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幕天争皇位,如今孤王做了皇帝,你竟然如此不把孤王放在眼里”幕梓弋叫来了大太监尤殚,在他耳边嘱咐了几句,尤殚连忙点头退了出去。幕梓弋坐回龙案前阴险的笑了起来。

    顾北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嘴里不停的念叨两个字“王妃…王妃……”

    春暖花开一间上房里花忆寒看着已经睡着的钟离颜,脸上的宠溺渐渐变为憎恨,当然这憎恨不是对钟离颜,而是对幕梓弋的恨。花忆寒不在乎幕梓弋夺皇位,于他而言这凌月国谁当皇帝都一样,只要他花忆寒想,随时都可以再给凌月国换一个皇帝,但幕梓弋千不该万不该害死了幕天。他花忆寒自认不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但若是谁入了他的心,那便会被他视为自己人,他对自己人可是极其护短的。花忆寒与幕天多年来一直互坑,他们之间算是坑出来的感情。花忆寒对幕天一直都很有好感,这才会破例助幕天登上皇位,自从幕天登基以后花忆寒便隔三差五的来凌月国看看幕天,顺便坑幕天的银子,花忆寒挺喜欢看到幕天那明明气的抓狂却极力隐忍的小模样,觉得他选出来的小皇帝可是比那些女人可爱多了,如今他的小可爱却被自己的亲哥哥害死了,花忆寒用自己的一只手臂遮在了眼睛上,同时也盖住了眼角的那滴清泪,小皇帝,我花忆寒一定会为你连同我的王妃的仇一起报了。呵呵,韩素娅,杀了人就想藏起来过安生的日子吗,哪有那么好的事。没错,花忆寒已经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彻底调查的清清楚楚,他的小王妃心善,他花忆寒可是有仇必报之人,尤其是欺负了他王妃的人。

    乌仙在看到花忆寒和钟离颜之间的亲密举动后就一直发蔫,肉也不吃了,就安静的趴在钟离颜的肩上,神色黯然,想他九尾黑狐为了一个凡人不惜委身化为一只猫留在她身边,却没想到她身边已经有了更适合她的人陪伴,那他呢,他是不是该安静的离开了。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一只全身通黑的小黑猫在无人看见的时候穿墙越出到春暖花开外,乌仙站在屋檐上回头看了看房内的钟离颜,见钟离颜闭着眼睛眉头紧皱,一只手在床上一顿乱摸,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嘀咕着什么,乌仙听懂了,钟离颜在叫乌仙,而她的手之所以不老实的乱摸也是在找乌仙,乌仙见钟离颜有要醒过来的迹象泄气似的垂着头又重新回到钟离颜的怀里,这时钟离颜紧皱的眉才渐渐松开,嘴角带着笑意,满意的将乌仙抱得更紧,乌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当以后有一天钟离颜知道她每天抱着一只九尾黑狐,并且就是人们口中传诵了万万年的妖仙睡觉的时候会作何感想呢。当然如果现在的乌仙能预测到他以后会被压榨当坐骑当苦力当奶爹看孩子当管家看家,那他现在一定会趁着一切都没发生之前远离这对魔鬼夫妻,奈何这世间有时候最不可能发生的就是这如果二字。

    如游魂般在黑夜里走了一夜也想了一夜的顾北,终于在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看着那冉冉升起的旭日,心中突然悟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他顾北认准的事决不放弃,就算钟离颜嫁给花忆寒又能怎样,万一花忆寒没他顾北活得久,那他岂不是就有机会陪在钟离颜的身边了。所以当钟离颜抱着乌仙和花忆寒出门时就看到春暖花开门口坐着哈切连天蓬头垢面的顾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