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十一)

章节字数:3051  更新时间:19-11-29 08: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北,你怎么这副模样,是遭遇山贼强盗了还是……?”钟离颜在衣袖里翻了翻,没带手帕,转头看着花忆寒,在花忆寒由不明所以到无奈的表情变化中从他的怀里摸出一块干净纯白绣着暗花的手帕递给了顾北“擦擦脸吧”顾北对手帕的主人有些嫌弃,但还是接过来听话的抹了两把脸,刚想把那烦人的手帕扔了,在看到钟离颜正看着他时想了想才将它塞进自己的怀里,看到这一幕的花忆寒眼角轻轻抽动,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他只是感觉有点别扭,身为一个男人看着另一个男人将他的贴身帕子揣在自己的怀里,这感觉着实有些怪异。

    “我无家可归了,被我爹赶出来了,以后只能跟你们混了,颜颜,你不会也赶我走吧”顾北将装无辜可怜进行到底,极委屈的看着钟离颜,钟离颜摊了摊手撸了一把乌仙的小脑袋“别看我,我没钱,现在吃他的住他的,你得问花忆寒肯不肯收留你”

    顾北更卖力的装可怜转头又看向花忆寒,花忆寒被顾北看的浑身不自在,感觉如果他不答应就是做了多么伤天害理的事,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他想起了小皇帝幕天,不知是不是他太过想念幕天,竟然会觉得顾北和幕天挺像的,他倒是不讨厌这个顾北“你武功如何?”

    顾北自信的笑了笑“虽及不上你,但比起颜颜要好之二三倍”

    “那就好,你与我的王妃既是旧识,又是朋友,不如以后就由你来负责保护王妃的安全吧,当然我同时也会在暗中派人协助于你”花忆寒表现出的大方让钟离颜和顾北都为之一怔,但他们却不知道花忆寒将顾北留在钟离颜身边还有着另一层的算计,可惜当顾北知道的时候再想逃已经晚了。三人正聊着时太监尤殚的马车已经停在了春暖花开的门前。“这不是有蛋公公么,不知有蛋公公今日来所为何事啊?”花忆寒慵懒的倚着门,斜睨了一眼尤殚,宫变时尤殚第一个下跪称幕梓弋为皇帝已经不是秘密了,花忆寒还能在这跟他说话而不是立刻出手了结了他已经实属难得了。

    “王爷,老奴有一事想告知王爷,是关于先皇之死的,老奴明白王爷怨老奴背主求荣,但老奴其实也是另有苦衷,老奴确实怕死,但老奴不想死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锦妃和小皇子,若是没了老奴的照应,她们这对已经被剥夺了所有权利的孤儿寡母如何在这人情寡淡的皇宫中生存呢”尤殚字字诛心句句肺腑,花忆寒不禁有些动容,负手向前走了几步到尤殚的面前“尤公公请讲”尤殚附在花忆寒的耳边用极轻的声音说“先皇没死,被当今皇帝关在地牢里”

    花忆寒面露疑色“此话当真?”尤殚深沉的重重点了点头。

    “快带我去”花忆寒一只脚刚登上马车,回头看着钟离颜“王妃等我,回来带你去夜市买好吃的”

    “好,路上小心”钟离颜抓起乌仙的一只前爪朝花忆寒挥挥手。花忆寒笑得一脸无奈“走吧,尤公公”

    钟离颜吃饭的时候悄悄问顾北“顾北,你能打过隐在暗处的那几位吗?”顾北点点头,学着钟离颜的样子压低声音“应该没问题,怎么了,颜颜想做什么?”钟离颜刚想说他们逃吧,可是一想到花忆寒离开之前看她那一眼,她就说不出口了,她觉得应该等花忆寒安全回来,不然她就是走也走的不安心“嗯,没事,我只是好奇,随口一问”

    花忆寒一路上看着尤殚似乎都在纠结着一件不知道该不该做的事,终于在马车行驶到深山中时叹了口气“唉,看来尤公公最后的选择是幕梓弋”尤殚的身体猛然一震“你,你知道”

    “笑话,我虽然不是凌月人,但好歹托了你们先朝小皇帝幕天的福,每年都要往皇宫跑上几回,怎会不知皇宫地牢在何处,尤公公这是要带我去焰烈山为皇帝除了我这个情敌吧”花忆寒好看的眉毛轻挑,欣赏着尤殚脸上精彩的表情变幻。

    “我,我也是逼不得已,王爷,你怪我我也认了,那幕梓弋跟我说你要不死他就杀了锦妃母子,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啊,小皇子可是先皇留下的唯一血脉,先皇待老奴不薄,我不能看着先皇无后啊”尤殚说完就哭了起来,亏得他一把年纪哭成那副样子,让花忆寒都不忍直视“尤公公,你被幕梓弋骗了”

    “啊?王爷这话是何意啊?”尤殚说完拿出手帕先是擦鼻涕后是擦眼泪,看的花忆寒一阵恶心,胃里直翻腾“一箭双雕,除了后患又除了劲敌,你若还不懂……”

    “我懂,我懂,王爷是说此时锦妃和小皇子可能已遭遇不测,而老奴若是杀了王爷,那幕梓弋便将一切推倒老奴身上对吗?”尤殚只觉脊背一阵发凉。

    “看来尤公公还不是无药可救,放心吧,在你的马车停在春暖花开门口的那一刻,我的人就已经去皇宫把那母子二人保护起来了”花忆寒看到尤殚的神情在听到锦妃母子已安全后就像是终于松了口气,知道他没有骗自己“皇宫你暂时不能回了,先回春暖花开,待明日我准备好一切之时,你就可以回去复命了,届时我自会护你性命”

    “多谢王爷大恩大德”尤殚双膝下跪在马车中,对花忆寒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起来吧,还不叫车夫调头,你莫非还要杀本王不成”花忆寒邪魅一笑,单手搀起尤殚,不为别的,就为尤殚对幕天妻儿相护的这颗真心,他配得上自己这一扶。

    “哦哦,瞧老奴这记性,老赵,调头回春暖花开”车夫立刻调头“好咧”

    花忆寒回到春暖花开第一件事就是找钟离颜,当看到钟离颜和顾北坐在厅里正聊着什么才放心,还好她没走“王妃,我回来了”

    “一切都顺利吗?”钟离颜站起身看着和出门时没两样的花忆寒也是松了口气,这一刻她才发现她竟然如此担心花忆寒的安危。

    “都顺利,王妃可有心情逛夜市”花忆寒看懂了钟离颜眼中对他的担忧,心里划过一阵暖流,看来他的小王妃心里也不是一点都没有他,心情一好人也更豁达了“顾北,一起去吧,想来你也很少出门”

    被看穿心事的顾北脸一红点点头“好”

    钟离颜各看了两个男子一眼,勾唇浅笑,看来花忆寒不讨厌顾北。三人一起开始还有些拘谨,但毕竟都是年轻人,很快就熟络起来,三个人有说有笑吃吃喝喝玩的很是尽兴。可惜有尽兴,就有扫兴之人,他们在夜市里遇见了最不可能出现在这种民间地方,也是他们三个都最不想见的人,那人便是当今凌月国皇帝幕梓弋。“看来孤王与三位还真是缘分不浅,第一次来这里就能同时与三位相遇。

    “皇帝客气了,我们也未曾想堂堂一国之君,竟然也会来这种只有我们这些市井小民才会来的地方”花忆寒是丝毫不给幕梓弋面子,幕梓弋倒是也不气,更不做纠缠“那三位慢慢逛,孤王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顾北朝着已走远的幕梓弋的背影啐了一口“什么玩意儿,表面一副翩翩公子,背地里阴险毒辣,连亲弟弟都不放过,真枉费了幕天对他的一番用心,幕天除了没把操劳的国事交给他,其他什么好处少了他的,忘恩负义,狼心狗肺”花忆寒看着顾北的目光中有了一丝变化,这顾北的性子很合他的心意。

    “回去吧,看见他好心情都没有了”钟离颜突然兴致缺缺。

    “不如咱们去泛舟吧,你们看那边的花船,多好看,咱们也坐坐去”顾北见不得钟离颜不开心的样子,又正巧看到前方拱桥下正往这边来的一艘点着花灯的船便提议。

    钟离颜和花忆寒对视一眼,然后一同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顾北“顾北,你真不知道那个船是做什么用的吗?”钟离颜伸手在顾北的眼前晃了晃。顾北拿开钟离颜的手“做什么用的,不是给游客用的吗?”

    “走,带你看看那到底是干什么用的”结果刚靠近那花船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淫靡之音,臊的顾北一脸尴尬的停在那不敢往前一步。钟离颜好笑的拍拍顾北的肩膀,又带有揶揄之意的看了一眼花忆寒,意思像是在说你看看人家多纯洁,花忆寒回给钟离颜同样的眼神,意味更明显,你一个女子竟然都知道那种地方,二人这一次的眼神对弈打成平手。不过出于对小王妃的绝对忠诚,怀着不能让他的小王妃吃醋的心情,花忆寒还是解释了一句“我只是在书上看到过,其实这也是头一次见”

    顾北极其鄙视的瞪了花忆寒一眼,在心里暗骂,都是菜鸡,你跟我装什么大尾巴狼。

    钟离颜一摊手,花忆寒立刻识相的从袖口里掏出两锭金子放在她的手上,钟离颜满意的一笑“你们先在这等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