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十二)

章节字数:3044  更新时间:19-11-30 07: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钟离颜足尖轻点一跃落到花船甲板上和老板商谈着什么,顾北趁这个空当问花忆寒“你怎么知道她这是在跟你要银子?”花忆寒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迷之自信“我若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如何能讨得王妃的欢心,谁像你那么傻,不懂就直接表现出来,也不装一下”花忆寒将方才顾北对他的鄙视都还给了他,顾北心中憋闷,花忆寒太狡猾了。这时钟离颜站在船头上朝着二人招手“你们可以上来了”花忆寒和顾北对视一眼飞身跳上花船,花船里已经换了另一副模样,就像一只普通的游船,老板让船上玩乐之人都上了岸,又留了几个将这里打扫干净。

    这回整个船都留给了三个人,结果船刚开了没多远顾北就捧着一个木桶狂吐不止,无奈三人只得下船,老板看到三人这么快就下了船赶忙眉开眼笑的送三人,心里乐开了花,这么一会儿功夫赚了一定金子,比他一个月累死累活赚的还多呢。

    “真没想到啊,你这小子还晕船,哈哈,有意思”花忆寒不厚道的笑了,顾北本来就难受,看见花忆寒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将刚喝进嘴里去的花船老板好心拿给他的水袋里的水吐了花忆寒一身,还好钟离颜闪得快才没被殃及到,花忆寒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不可思议的看着顾北“你报复心这么强?是不是太不男人了?”顾北拽过花忆寒的衣袖直接抹了一把嘴,花忆寒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又看看顾北,见顾北一脸得意嘚瑟,颇为无奈的摇摇头“果然丑女人的朋友和丑女人一样不可理喻”钟离颜不乐意了,她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一边,关她什么事。这么一来三人也不能再逛了,回到春暖花开后就各回各屋,一夜无话。

    翌日,天刚刚放亮,花忆寒就换了一身北丘国太子穿的正装,带着几个随从向皇宫赶去,此时的廖青竹不在他的身边,因为廖青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控制大臣调兵遣将随时准备对抗突发情况。尤殚先花忆寒一步见到皇帝幕梓弋“皇上交给老奴的事,老奴已经办妥了,请皇上将锦妃和小皇子交给老奴吧”

    “尤爱卿啊,你说这杀害北丘国太子会被定个什么样的罪名呢?”幕梓弋毫不掩饰眼中的凶光,他这是挑明了告诉尤殚,他要将尤殚推给北丘,而他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尤殚这一刻彻底死心了,在他心里一直对幕梓弋抱有一丝幻想,因为幕梓弋是那位仁厚的皇帝幕天的哥哥,他以为他们是兄弟就算性格有所差异,就算幕梓弋杀弟夺位,但幕梓弋应该还能保留一点人性不去害弟弟的遗孤,可是尤殚错了,这一刻尤殚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皇上,您就半点愧疚都没有吗?对于先皇。先皇待你如何,你比谁都清楚,可你不但对他下手,连他的妻儿都不打算给留条活路,你就不会良心不安吗?幕梓弋你还是人吗?”

    “大胆尤殚谁给你胆子竟然敢质疑辱骂孤王,来人,将尤殚绑了送去北丘,告诉北丘皇帝,尤殚杀了他的太子”幕梓弋恶毒的瞥了一眼尤殚,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不必麻烦,送给本王就可以了”花忆寒闲庭信步的缓缓走来。

    幕梓弋看到花忆寒没死目眦俱裂“尤殚,你这个老东西竟然骗孤王”

    尤殚没在看一眼幕梓弋,他为幕天有这样的哥哥为老越王有这样的儿子而感到悲恸,都说皇家无情,可先皇幕天的重情仁义是他尤殚看在眼里的,尤殚低着头走到花忆寒身后站定。幕梓弋一一看向花忆寒带来的几个人,不屑的冷笑“怎么,太子打算用这么两个人搅乱孤王的皇宫?”

    花忆寒但笑不语,就在幕梓弋话落之后便有一宫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给幕梓弋报信“皇上,皇宫已经被御林军包围了,大将军和众大臣已齐聚殿外,一致要求皇上退位将皇位还给小皇子”幕梓弋瞬间就傻眼了“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孤王还有多少人?”那个来报信的人脸上立刻显露出哀伤之色“回皇上,只有属下一人了,他们只留了属下一命,为的是让属下来给皇上报信”报信之人俯首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幕梓弋突然拔出挂在墙上刻着龙纹的佩剑一剑刺向报信人“要你何用”之后便将剑扔在地上,他知道如今大局已定,幕天的儿子当皇帝是必然了,那是民心所向,索性放弃了抵抗“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这时锦妃抱着咿呀学语的小皇子,明日就是小皇帝了,缓缓走了出来“太子殿下,我有个不情之请”

    “请讲”花忆寒没有看锦妃,而是看了一眼她怀里抱着的粉面娃娃,和幕天长得真像啊。

    “先皇在世时常与我说,他就只有这一个兄弟,他要把最好的都给他的哥哥,而且他还曾许诺我,若是有一天解决了凌月国所有的外忧内患,他就将皇位让给他的哥哥幕梓弋,先皇总是念着幕梓弋以前对他的好,所以我想求太子这次饶他一命,当有一日我见到了先皇也有能有个交代,我知太子与先皇感情颇为深厚,定是报仇心切,可是先皇一定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锦妃泪眼婆娑的看着幕梓弋,她有多恨幕梓弋,攥着裹着孩子的被角的手收的就有多紧,她好想亲手杀了这个害死她夫君的人,可是她爱幕天,她知道幕天想要的和想守护的,幕天不在,她便替他守着“幕梓弋,这一次我护了你,只是为了先皇对你的那份心,你如何想我不在乎,但若再次相见,我就算拼死也定要手刃你为幕天报仇”锦妃抱着小皇子朝着花忆寒施了一礼“多谢太子”随后转身默默离开大殿,在走出大殿之后她已经泪流满面,听着外面跪着的一众文武百官齐喊“太后千岁千千岁”,仰头看向万里无云的天空,幕天,我为你保了他一命,你可还满意,你真正的好兄弟是花忆寒你看到了吗,只有他一直在守护你帮助你,在那些个臣子的眼中谁当皇帝都一样,谁有实力谁就去抢,只有花忆寒想着替你报仇,只有他愿意帮你的儿子夺回本应属于他的东西,幕天,愿你来生不再生于帝王家,做个普通人,你太善良,真的不适合生活在这宫闱之中“阿天,等着我,等我将咱们的孩子养大成人就去找你”

    花忆寒没有杀幕梓弋,但也没有就此放了他,他花忆寒从来就不是个仁慈的会以德报怨之人,他只是答应让幕梓弋活着,而怎么活着,用什么方式活着,他花忆寒说了算。幕梓弋直到多年后死的那天都不明白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花忆寒这样的恶鬼,让他从这一天起之后的每一天都过的万念俱灰生不如死。至于花忆寒将幕梓弋送去了哪里,又用着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他,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

    花忆寒心里惦念着他的小王妃,见皇宫里有尤殚和锦妃安排一切,没他一个异国太子什么事了,急匆匆的赶回春暖花开见他的小王妃。结果当他推开钟离颜房间的门时,却看到被绑着手脚,布塞在嘴里倒在地上的顾北,赶紧过去给顾北解绑“怎么回事,钟离颜呢?”

    顾北拿出塞在嘴里的抹布咳了两声清清嗓子“颜颜跑了,她听你手下说你那边没什么危险,就骗我说只要我能打过你留在她身边保护她的那几个暗卫,就带着我远走高飞,结果我将那几个人制服了正要跟她走,她却趁我不备将我打晕了,然后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花忆寒无可奈何的坐在顾北旁边“你说我怎样才能留住她呢?”顾北一只手搭在花忆寒的肩上,两人如同一对难兄难弟一样一起摇头苦笑。

    而此时钟离颜正抱着乌仙,骑着千里再一次走在那条隐蔽的通往凌月国主城外的小路上“千里,你说上一次他们猜到咱们会走妖仙寺这一边,这一次会不会也猜到呢,呵呵”千里叫了一声,乌仙喵了一声,钟离颜摸着乌仙身上柔软顺滑的绒毛,看着远方,花忆寒很好,对她也很好,但她现在还是更想要自由,他总觉得有什么在等着她去追寻探索。重活一次的钟离颜对儿女情长看淡了许多,她想出去看看走走,不想被困在某个男子家的后院里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她觉得应该会有更有意义的事在等着她去做。钟离颜看着前方的广阔天地觉得心中豁然开朗。

    而另一边的两个难兄难弟却憋闷郁结。“顾北,我要离开凌月了,你有何打算?”花忆寒与顾北对桌而饮。

    “我自然是跟着你,不然我吃什么住什么去哪里找颜颜,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颜颜的”顾北倒是爽快不拘泥,也没想过花忆寒会不会吃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