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二十三)

章节字数:3079  更新时间:19-12-05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要不是你们,我们也不可能知道那件红袄的用途,那个畜生为了能长期糟蹋红玲,竟然用这种不让红玲长大的下三滥手段,这半年来我们试过很多次,想要逃离魔掌但都失败了,每次我们快要成功逃走的时候,都有城里的百姓为了拿赏银去告发我们,他们不帮我们也就算了,竟然为了点蝇头小利就出卖我们,甚至在事后我们去找他们理论的时候还口出恶言辱骂红玲,这样的事有过几次后我们也就不再想着跑了,我们表面上看起来已经向城主妥协了,过上了他希望我们过上的忍气吞声,哑巴吃黄连的生活,实际上我们在偷偷的练武,我们底子不好,练得慢,但好在报仇心切我们肯吃苦,半年下来也颇有成就,又正巧赶上你们来处置了那城主,我们知道机会来了,我们知道你们不是这里的人,不想枉杀无辜,就偷着把你们的马引出城外,让那些灵兽带上山等着你们去接它”沈茹像是看懂了钟离颜几人眼中的疑问“我娘家祖传的本事就是御兽,但现在若是有人敢在外面说他会御兽一定会被当成妖女活活烧死的,所以这事只有我们一家三口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引灵兽来救你们或者为你们报仇,非要自己动手,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而且还不安全”顾北用一种钟离颜和花忆寒经常用来看他的如同看傻子的眼神看了眼沈茹。

    “这殇落城很早以前就有高人布下的结界,应该就是为了专门防止各方妖兽进犯的”梁丘白见沈茹不知道怎么说,便好心的替她回答了顾北。

    顾北一脸诧异的看向梁丘白那张美到让他各种羡慕嫉妒恨的脸“你怎么知道的?”问完不等梁丘白回答就自圆其说“哦,对了,你不是人”

    梁丘白好看的眉毛一挑,看着顾北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探究,他总觉得顾北这句话是在骂他,虽然他确实不是人。

    似乎对于花忆寒、顾北和梁丘白而言死几十个人根本不算什么,他们就像是见惯了杀戮的士兵将军那般,即使面对成山的尸体依然可以谈笑风生,但钟离颜这一刻却陷入了沉思,沈茹有错吗?肯定是有的,可是她是因为女儿受到伤害才会如此,城中百姓们有错吗?肯定也是有的,如果那天在发生悲剧之前那些人能够不那么冷眼旁观能够齐心上前为扈红玲说上两句话,也许城主都不敢那么猖狂到当街行恶,至少在那一天扈红玲或许就不会出事,或许他们一家人就有机会逃走,哪怕是逃到丰谷城重新来过。

    可是那些人没有,就像钟离颜自己的前身死的时候,她看到在她周围不远处围满了人,没有一个人的眼中有一丝,哪怕一丝的不忍,他们都在看热闹,他们的生活无聊至极需要这种新鲜的事情来刺激他们平淡无奇的生活,让他们兴奋。

    不过钟离颜也明白,她自己死的时候顶着的是人们眼中的恶女韩素娅的脸,没有人同情她实在也属正常,而扈红玲则不同,她那么小,一个六岁的小女孩,活泼可爱灵动美丽,他们怎么忍心,那个该死的城主怎么下得去手。

    钟离颜神情极为复杂的看着沈茹扈力和扈红玲一家三口,又看了看那满地的尸体,她意外的发现那些尸体中一个孩子都没有,甚至少年少女都没有,钟离颜的心开始纠结了起来,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对夫妻,要杀了他们吗?可是她下不去手,把他们交给官府?如今这殇落城城主刚死一切都还没稳定下来,把他们交出去结果会有多惨可想而知。

    钟离颜就那么怔怔的看着那三口人,还有在他们不远处被他们抓来捆绑在一起的还没来得及杀掉的那些人,那些人此时都低眉顺眼的不敢抬头光明正大的与钟离颜看过去的目光对视,也不敢求饶,他们似乎很心虚。

    花忆寒轻轻揽过钟离颜的肩膀“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钟离颜无奈的挤出一丝苦笑给花忆寒,她要是知道怎么办就不会这么苦恼了。

    “喂,你们干什么?!”顾北的惊呼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目瞪口呆的顾北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那沈茹正拿着她那把生锈的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沈茹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扈红玲“玲儿,记住娘跟你说的话了吗?”

    扈红玲小身板站的溜直,明明是一张稚嫩的脸上此刻却无比的郑重“红玲记住了,娘亲,红玲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沈茹满意的笑了,眼泪也在那一刻夺眶而出,她慢慢闭上眼睛。

    “沈茹你不能……”钟离颜还没说出那个死字,沈茹已经倒在了血泊中,面带着微笑,就像那时的年苏云,他们都是心甘情愿的去死的,他们都是为了想要用心守护一生的人而死的。

    众人还没从沈茹的突然自缢中反应过来,紧接着沈茹的那个少言寡语性情憨厚的丈夫扈力也倒下了,他死在自己的大刀下,与他的妻子死法一样,直到死他的那双没来得及闭上的眼睛都一直在看着他的妻子沈茹。

    钟离颜的整颗心都在颤抖,她不明白,本来一切都可以好好的,每个人都可以幸福平安的活着,为什么总要有人去打破平静让本不该发生的悲剧不但发生了,而且愈演愈烈。该去怪谁?似乎每个人都有错。

    钟离颜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走到扈红玲的面前蹲了下去,直视着扈红玲那双干净清透坚毅灵动的双眸,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个雨夜中的自己。但无疑扈红玲要比她坚强的多“红玲跟姐姐走好吗?以后姐姐做你的家人,姐姐带你离开这里”

    “我哪也不去,这里有爹和娘,我要永远留在这里陪着他们”扈红玲坚定的摇头向后退了一步。

    看到扈红玲的表态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是不是活的太久了连最基本的人性都忘记了,每个人的心里都升起一种叫做羞愧的情绪,在那一刻他们觉得自己竟然都不如一个六岁半的孩子活的通透。

    “你不会是想等长大了接着报仇吧?”顾北突然冒出来的一句没经深究的话使得在场之人的眼神和脸色皆为之一变,钟离颜怒瞪着顾北“闭嘴”顾北立刻委屈的禁声不再多说一个字。

    钟离颜自然也看到了那些人的变化,但她相信沈茹,她相信沈茹对扈红玲的母爱,沈茹一定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活在仇恨中,她用看似轻声,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见的声音问扈红玲“红玲,你能告诉姐姐,你的娘亲最后问你记住了么,是让你记住什么吗?”

    扈红玲一提起沈茹那张小脸上就洋溢着藏不住的骄傲,仿佛沈茹不只是她的娘亲还是她的大英雄“我娘亲告诉我一定要记住一句话,永远都不可以忘记,娘亲说只要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认为我是好人,那我就要为了不让那个人失望而继续做一个好人”

    稚嫩的声音自豪的语气,说出来的话让在场之人都为刚才自己心里因为顾北的话对小女孩扈红玲产生的怀疑、不安而赶到更深的羞愧。钟离颜满意的笑了,沈茹果然没有让她失望,母亲真的是在任何时候都知道该怎么样做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

    可是现在又有了新的事情让钟离颜感到纠结,那就是扈红玲住在哪里的问题,就算她再懂事也不过就是一个六岁半的女娃娃,钟离颜实在不放心把扈红玲交给这里的百姓,难保不会有哪个过后想报仇的出来伤害扈红玲。

    又是在钟离颜纠结的时候一个声音适时响起“把这孩子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对她如同亲孙女那般对待,归根究底这一切悲剧的根源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一手造成的,我愿意尽我所能去补偿这个孩子”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妇人在下人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过来。

    钟离颜看那老妇人似乎比上一次在城主府见她的时候苍老了许多,她记得这老妇人就是已死殇落城城主的母亲,是那个让他们把她儿子交给城里百姓活活打死的母亲,钟离颜没来由的觉得她很可信,而且看起来扈红玲对这位慈祥正气的老妇人也颇有好感,因为钟离颜清楚的看见老妇人去牵扈红玲的手时,扈红玲没有躲。

    老妇人将扈红玲领回了城主府,并派人清扫了现场,那老妇人专门找了一块好地方埋葬了扈红玲的爹娘,为的是让她每年都可以去祭拜,自此殇落城的事便告一段落。

    后来的某一天钟离颜无意中听说殇落城出了一位仁义的女城主,在那女城主的治理下城里的百姓安居乐业几乎到了夜不闭户的程度。那时钟离颜对那位老妇人的敬佩中升起了一丝崇拜之情。

    钟离颜、花忆寒、顾北、梁丘白、千里以及城主府那位老妇人送给他们的三匹宝马良驹迎着余晖向着下一个城丰谷城而去,这一次站在城墙上目送他们的人中多了两位老人和一个小女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