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二十五)

章节字数:3076  更新时间:19-12-06 07: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周围不明真相的过路人还点评上两句“你看看那两人,真是郎才女貌”“是啊是啊,在大街上就搂搂抱抱的感情真是太好了”“再好也不能在外面就这样啊,不知羞耻”“成何体统”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褒贬不一,但有一个共同处,那就是路人都把花忆寒和那掌柜的当成了一对。

    钟离颜此时心里越生气面上就越平静,当她看见那掌柜成功的扑到花忆寒的怀里后,花忆寒就不躲也不闪了,反而任由那掌柜的抱着他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的。钟离颜什么都没说,一手拉着梁丘白的手,一手挎着顾北的胳膊,头也不回的往酒楼走。

    花忆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些什么,他目光阴寒的瞪着掌柜“还不起来?!”掌柜知道自己可能玩过火了,掩嘴偷笑“嗨呀,瞧你,急什么,回去再跟她解释嘛”

    花忆寒干脆将手里提着的东西都给了掌柜的“回去送到顾北的房里,就是我娘子身边长得最丑的那个”

    掌柜的撇撇嘴“那顾公子虽然及不上你和那位,但也算得上天人之姿,你竟然说他长得丑,良心不会痛吗?”

    “闭嘴”花忆寒一记眼刀杀过去,掌柜的立马住嘴,不过没安静一会儿又开始叨叨“你说你一大老爷们儿不拿东西,全让我一个柔弱的小女子拿,你也不怕别人看见了笑话你背地里说你不行?”

    花忆寒横眉立目的瞥了一眼掌柜的“你要是想知道我行不行,我不介意晚上去你那拿你开开荤,让你知道知道我行不行”很明显花忆寒这话是现学现用顾北的。

    “呵…呵…咳…咳…不用了,我对你没兴趣,我对那个小丫头倒是挺有兴趣的”掌柜的提起钟离颜的时候那一脸憧憬的样子彻底激怒了花忆寒,花忆寒立刻转到掌柜身前抓住她的衣领,头慢慢朝她靠近,花忆寒的唇几乎贴在了掌柜的耳朵上“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为什么男扮女装,但你休想打她的主意,不然别说你,连同你的酒楼,我都给你掀了”

    掌柜的赶紧拍花忆寒抓着她衣领的手“快松手,一会儿馒头被你晃掉就露馅了”花忆寒这才松开手,这时他也看到了从周围投递过来的那些饱含深意的目光,懒得理他们“快走”朝着掌柜一声低吼,掌柜麻溜的跟了上去。

    在他们的身后不知有多少人暗暗惋惜,多美的人儿怎么嫁了这么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可惜啊,可惜了。

    掌柜和花忆寒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酒楼,恰巧被坐在顾北房间里靠着窗边位置的钟离颜看到,钟离颜先是一愣,后是无声的苦笑,这掌柜的还真是卖力气,竟然把原本花忆寒提着的那堆东西全都扛在了自己的肩上,为了讨好花忆寒也是够辛苦了,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就算自己已经知道了自己对花忆寒的心又怎么样呢,他始终不是她的良人啊。或许那掌柜的说的也对,哪个当王爷的一辈子只娶一个的,钟离颜啊,想开一些吧,花忆寒并非你的良人,钟离颜这边在心里自我安慰自我宽解。

    那边花忆寒和掌柜的已经推门而入,当钟离颜看到花忆寒身边站着的那穿着一身男装的掌柜时有些反应不过来,顾北的反应最大,当他看到掌柜胸前由原来的浑圆变成了一马平川时,惊得差点拿不住手里的酒杯“你是男子?”

    掌柜的讪笑,带着一点歉意的看向钟离颜,只是那笑意中藏着狼性,而那歉意也不达眼底,他一向心思通透,看出来花忆寒一直在追求钟离颜,而钟离颜虽然对花忆寒有好感却不知道是因为有什么顾虑而迟迟不答应。

    “颜妹妹,我跟你开了个小玩笑,你别太介意啊,我叫方昆,你可以叫我阿昆,这样既显得亲切,又朗朗上口”方昆想要故技重施向钟离颜靠过去,却忘了站在他身边的花忆寒和坐在钟离颜一左一右的顾北与梁丘白可都不是吃素的,脚刚迈出去一步,就被花忆寒拎起来扔到门外,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

    “所以你早就知道他是男的?”顾北见花忆寒点头不禁撇嘴“那你不早说,连我都把你当成了一个水性杨花的男人了”

    花忆寒气的眼角直抽搐“顾北你要是没读过书不懂什么词什么意思就不要乱用,说出去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顾北无所谓的耸耸肩“我不在乎,别人爱怎么看就怎么看,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

    花忆寒不理会顾北,直接搬了椅子坐在钟离颜的旁边低声下气的给钟离颜倒了一杯茶“王妃,酒喝多了伤神,喝点茶解解酒”

    钟离颜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眼前的人是谁,他还是自己当初遇到的那个霸气狂傲自信张扬,随便站在哪里气场一开不怒自威,自带上位者气质的花忆寒吗?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卑微这样的小心翼翼了?钟离颜不禁在心里谴责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不要仗着人家喜欢自己就为所欲为。

    钟离颜接过花忆寒给她倒的茶喝了一口,算是将这事翻篇了。花忆寒见钟离颜终于消气了,也就放心了,几人各自都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钟离颜站在床边拧眉看着窗台上趴着的那只肥兔子,摸摸自己阵阵绞痛的腹部,想念着乌仙那温暖柔软的小身子,但又不好意跟梁丘白说,她总不能找梁丘白说自己肚子疼想抱着他睡吧。无奈只好上床蜷缩在被子里捂着肚子,费了好大劲才勉强睡着。

    半夜梁丘白似有所感似的化成黑猫溜进钟离颜的房间,正好看到钟离颜即使睡着也疼得满头是汗的样子,轻叹了一声,钻进她的被窝里给她输入魔气暖肚子。钟离颜难受的表情这才得以缓解方能安心的睡去。

    可惜好梦不长,她刚睡熟没一会就被门外的喧哗声吵醒了,睁开眼睛没看到乌仙,看来果然是她做的梦。其实梁丘白只是怕在钟离颜的房间里幻化成人形走出去会给她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听见门外的声音时直接穿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化为人形才走出去。

    钟离颜、顾北和花忆寒也都与梁丘白并排站到了一起,看到楼下涌进来的一大批身穿黑衣黑甲的人。“这是要闹那一出?”顾北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趴在围栏上兴致勃勃的看着楼下的全武行。

    钟离颜已经无力吐槽顾北的恶趣味了,不消片刻后,一个看似那群黑衣人的领头人的人物不知是从哪里走出来的,身后跟着几个人正押着酒楼掌柜方昆,虽然是押着但却没绑手束脚,方昆看见几个人赶忙暗暗摇头摆手,似乎是在告诉几个人不要多管闲事。

    顾北不屑的撇嘴一笑,那意思就像是在说,大哥你可别自恋了,我们只是看看热闹可没打算管你的破事。方昆像是看懂了顾北所要表达出来的意思气得一跺脚,却让押着他的黑衣人以为他要跑或者有什么动作推了他一把“老实点”

    方昆瞪了推他的那人一眼却没说什么。顾北一脸戏谑的拉着花忆寒的手臂“花忆寒,你的人让人抓了,你不管吗?”

    下一刻顾北就傻眼了,他没想到他只是开个玩笑,花忆寒这一向除了钟离颜的事否则他一概漠不关心的行事风格竟然就破了例了。

    钟离颜、顾北、梁丘白皆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花忆寒一跃跳到了那个领头人的面前“为何抓他?”声音冰冷不带任何表情,眼神冷冽,语气中透着不容进犯不容置疑的威武霸气。

    钟离颜看到这样的花忆寒心里竟有些说不出来的欣喜,原来他没有变,他只是对她钟离颜和她钟离颜的朋友不同而已。钟离颜在乎的,他花忆寒就在乎。也许是钟离颜的目光太过炙热,花忆寒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钟离颜,并且前一刻还冰寒无比的脸上在看到钟离颜的那一刻就立刻转换为温柔的化不开的笑意,只一眼钟离颜就红了脸庞,赶紧收回目光看向别处。

    花忆寒好笑的转过头,脸上的笑意也在转头的那一刹那消失,心里却是高兴的不得了,刚才如果他没看错,他的王妃是害羞了,而一直从他出现就盯着他的领头人,见他那张俊脸上变幻莫测收放自如的神情,对他佩服的更是五体投地了“王爷,你怎么会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花忆寒似乎已经习惯了领头人看起来仪表堂堂,说起话来却如同糙汉一样的反差“我不在这怎么会遇见你这北丘国皇帝最忠诚的部下大将军井楼呢,说吧,你跑这么远来是为了什么,还是连我也不能说”

    “王爷切莫取笑属下,你是北丘太子,北丘早晚都是你的,有什么是你不能知道的,我只是奉皇帝的之意抓方昆回去给他一份新差事,让他常伴皇帝左右,以后等太子做了皇帝,他还能继续陪着太子,岂不是一举两得”井楼的立场表达的很明确,那就是不放人,想让他放人等花忆寒做了皇帝再说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