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三十)

章节字数:3054  更新时间:19-12-09 07: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国王郝在来朝着那些男子挥挥手“你们下去准备吧”看着钟离颜一脸不情愿就像她的每一根头发都在抗拒当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好差事。

    期裳国的女王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在她钟离颜之前有多少女人穿的花枝招展的来他期裳国妄想做他期裳国的女王坐享这无数美男,可没想到她钟离颜竟然不愿意。

    不过在郝在来看到花忆寒和梁丘白的相貌时,心下也有一丝了解,有这等极品在侧,又怎么会对他们这些只是稍有姿色的男人动心呢“女王陛下是否也将你身边的这四位一并娶了”

    钟离颜连忙摇头“不不,他们只是我的朋友,是知己,同家人一样,不能娶”国王对于钟离颜的回答有些意外,他以为钟离颜会欣然同意,看来这个女人真的与之前那些个色胚子不一样。

    郝在来看向钟离颜的目光渐渐变得真诚欣赏起来,或许他想要的那种可以真正配做他们女王的人出现了“那么女王陛下同几位就先休息吧,晚上你会很忙的,要保持体力。苏布,带女王和四位去我的寝宫休息”花忆寒看郝在来的目光越来越危险,就在方才郝在来看钟离颜的那种眼神让他感觉到了不安。

    去往寝宫的路上钟离颜和顾北默契配合各种套话,苏布就是不吃他们那一套,始终守口如瓶什么都不透漏。本来钟离颜还想和花忆寒四人好好商量商量对策,没想到那苏布是个人精,似乎是看出来了钟离颜所想,将钟离颜单独安排到一个房间,也就是期裳国国王的正寝宫,而其他四个人被安排在偏室。

    四个男人在房间里急的来回踱步,可就是无计可施,而钟离颜的境况就更不好了,她不但被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还被一个小毛孩子眼睛都不眨的盯着“你叫什么名字,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是皇子还是……”无论钟离颜多么苦口婆心磨破嘴皮,那小孩就是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玩着一块小石头。

    钟离颜气急的抢过石头看了看没什么特别,刚要将石头还给那小孩,就瞥见石头上的一角刻了一个小符号,很不起眼,但钟离颜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在梁丘白头上戴着的发簪上看到过这个符号。

    钟离颜立刻就重视起来,这一定是好东西,搞不好这就是那个士兵说的期裳国的镇国之宝,反手又将石头牢牢握在手里。那小孩也不急着往回要,而是用着不符合他年纪的老成的深邃的目光看着钟离颜“女人,你想离开么?”

    钟离颜听到那孩子的话有瞬间的错愕,她看着眼前大约十二三岁的小少年,再三确认他没有一个地方长的像花忆寒,这才放下心“你有办法让我离开?”

    “嗯”那孩子轻嗯了一声,盯着钟离颜握着石头的那只手,钟离颜举起石头在眼前“这…就是那个镇国之宝?”

    “嗯,别高兴的太早,那个只有我能开启”小少年看钟离颜刚由得意变为沮丧,满意的浅浅一笑,钟离颜就觉得这破孩子的性格很像花忆寒“你认识花忆寒吗?你知道北丘国吗?”

    那孩子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深深的看了一眼钟离颜“女人,听好了,我叫郝枫,郝在来是我哥,我娘叫张小漠,被他们关在密室的笼子里当成母猪一样养着,让她除了吃就是睡然后就是生孩子,那里还有很多女人,都是像你这样被骗来了,我也问过别的女人想不想走,她们以为我是疯子把我赶了出去”

    钟离颜没有表现的太过惊讶,许是因为她经历了太多的离奇诡异的事有了免疫力,所以此时她的心情很平静“那你爹呢?”

    “死了”郝枫淡淡的语气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怎么死的?”钟离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但她就是问了。

    “被我哥杀了,因为他要打死我,我哥用花瓶砸烂了他的头”郝枫站起身像是想要离开。

    “你去哪?”钟离颜着急了,他走了谁帮她逃出去。

    “你又没回答我想不想离开,我自然以为你不想离开,那还废什么话”郝枫眼看着就要走到门口了,钟离颜突然冲过去抱起郝枫就往屋里跑。

    郝枫的嘴角微微勾起,他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女人和那些个不一样,就是这留人的方法实在是特别,她是真把他当成小孩了啊。

    “说吧,怎么你才肯救我出去”钟离颜有些草木皆兵,见郝枫又往门口走刚要去抓他,却见他坐下了也就没在动作。

    郝枫不急不缓的坐在门槛上“我救你,作为交换条件,你带我和我娘走”

    钟离颜的目光瞬间变得柔和,原来这也是个善良孝顺的好孩子啊“成交”

    郝枫笑了,此时他的笑才像一个孩子,郝枫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女人,你在这等着我,哪也别去,我安排好了一定会过来找你”

    钟离颜点头不语,她心里有些摇摆不定,她到底要不要相信一个素昧蒙面的孩子的话,该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身上,她坐在窗前看着那颗小石头,想起郝枫一脸不符合年纪的严肃淡漠表情,不如就相信他吧,反正自己也没有别的办法,不知道那四个男人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想到什么好点子。

    花忆寒、顾北、梁丘白、方昆四个人正坐在一张桌前大眼瞪小眼,办法是想出来不少,大多是顾北和方昆想出来的不靠谱的馊主意,实在是难以启齿,不提也罢。

    钟离颜看着窗外望呀望,望眼欲穿,盼呀盼,盼到天黑,还有半个时辰就要举行婚礼了,钟离颜是再也坐不住了,她看着桌上摆着的下人刚送来的凤冠霞帔,心里骂郝枫破孩子骗人,刚要抬脚踹门冲出去,就被身后一个声音叫住了,她听出来了,是郝枫。

    钟离颜猛地回头,看见郝枫身边还站着一位面容清丽却骨瘦如柴还大着肚子的女人,刚想骂出口的话也咽了回去“我以为你不来了”

    “哼…没少在心里骂我吧,你以为从密室里带出来一个人是那么容易的事吗,还是一个大着肚子的笨女人”郝枫嫌弃的斜了一眼他身边的女人张小漠。

    “现在怎么办?”钟离颜也没心情在这个关头跟郝枫斗嘴。

    “去找你那几个朋友,他们就在偏室里,出门左转第一间,外面的看守都不在了,放心吧”郝枫推开门大步向门外走,完全没顾及身后还有个孕妇,钟离颜只好去搀扶张小漠,却被张小漠拒绝了“不用扶,我自己可以的,谢谢姑娘”

    片刻后左边那扇门打开了,花忆寒等人从里面走出来,都对张小漠的存在没有反应,看来郝枫已经和他们说了大概情况。

    “魂石给我”郝枫朝钟离颜伸出手,钟离颜刚想问魂石是什么,突然想起来被她藏在袖口里从郝枫那抢来的石头,赶忙拿出来放在郝枫的手里。郝枫看着几人“咱们是杀出去还是怎样?”

    梁丘白也不管会不会吓到郝枫和张小漠,直接幻化为九尾黑狐的形态“上来坐好”

    郝枫惊讶也只是一瞬,张小漠可就吓傻了,不过时间不允许她再傻下去,郝枫咬破自己的舌尖,吐了一口血在魂石上,几个人立刻感觉到全身充满了力量,梁丘白试了试他的力量可以用了,一跃跳到空中,踏着风向着城外而去。

    直到彻底远离期裳国两个城后才落地,梁丘白却没有立刻幻化为人形“前方不远就有城镇了,你们先过去,我去把千里接出来”

    “等等,帮我把这石头送回去,随便扔在他寝宫的哪里都行”郝枫将石头放在了九尾黑狐的嘴里。

    梁丘白纵身一跃便消失在几人的眼前,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九尾黑狐驼着千里,重新回到几人的视线中,发现那个大着肚子的女人不见了,其他人包括郝枫都在,也没多问,本来无关紧要的人他就从不关心,幻化为人形后的梁丘白依然走在钟离颜的右边,而钟离颜的左边是顾北。

    花忆寒朝着顾北的屁股踹去想要抢地方,奈何顾北学聪明了,每次感觉到身后有不明脚风时就用钟离颜做挡箭牌,害的花忆寒几次因为怕踢到钟离颜收力收猛了反倒伤了自己,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让顾北和方昆好一顿笑话。

    花忆寒突然觉得有点委屈,那是他的王妃,却被别的男人霸占着,要说梁丘白也就算了,可是那顾北那么丑。在花忆寒的眼里只要没他长得好看的或者和他不相上下的都是丑的。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见钟离颜第一面的时候要叫钟离颜丑女人。

    “幼稚”郝枫看着几个人那么大岁数了还疯闹很是鄙视,当然在他眼里比他年纪大的都是老家伙,但其实他的心里还是挺羡慕几个人的。

    钟离颜突然停下来看向花忆寒,那深情款款的样子,差点没把花忆寒感动哭了,可是当他听到钟离颜接下来的话时气的想咬舌自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