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三十五)

章节字数:3021  更新时间:19-12-11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郝枫终于因为体力不支倒下了,身上已经被那些蝙蝠啃咬的体无完肤,方昆将郝枫的身子拖了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郝枫的身前,继续砍杀那些看似永远杀不尽的蝙蝠。

    半个时辰后,方昆手中的两把短刀已经断了一把,顾北移到方昆身边与他一同护在郝枫身前。郝枫几次试图爬起来继续战斗,他不想拖累大家,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身体都像是灌了铅似的再也支撑不起来,只能躺在地上干着急,随着伤口处流出的越来越多的血,郝枫的视线已经开始有些模糊。

    顾北到底是有灵力的修行中人,虽然累,但没有方昆那么吃力,方昆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透支了,举刀的手已经开始颤抖,刀快握不住了,终于在几只蝙蝠的又一次围攻下被那蝙蝠的大翅膀拍掉了手中的短刀,在那只蝙蝠就要去啄方昆的眼睛时,顾北飞起一脚踹在那蝙蝠的头上,那蝙蝠当即毙命。

    钟离颜、梁丘白和花忆寒看到顾北方昆这边的情况不乐观也都边打边向他们靠近。又过了半个时辰,空中的蝙蝠才终于减少了一些,而钟离颜这一方又倒下了一个,那就是她自己,钟离颜只觉得自己的灵力也好内力也罢,似乎全部都被抽空了一样,动作越来越慢,反应越来越迟钝,但她没方昆那么好运,只是被几只蝙蝠同时攻击,在钟离颜体力不支就要腿一软跪下去的时候,一只超大个的蝙蝠领着几十只比别的蝙蝠大一些的蝙蝠直冲向钟离颜。

    钟离颜艰难的抬起手中的白玉剑,一个横扫,扫掉几只,但却来不及再去顾及其它的,顾北在钟离颜被群攻的千钧一发之际挡在了她的身前,硬生生挨了十几只蝙蝠不要命的俯冲“噗…”顾北一口血全都喷在了钟离颜的脸上,钟离颜赶忙接住正缓缓倒下的顾北“顾北!”顾北你可不能有事啊,我还没给你讲第一次见你后我做的那个梦呢,在那个梦里我们就像今天这样并肩而战共同对敌。

    梁丘白单手举法杖,不断向周围发射着光镖,另一只手放在顾北的头顶给他输入了一股黑色的气流“他暂时没事了,花忆寒你为我护法,我试试……”

    花忆寒深深看了一眼梁丘白“好”他明白梁丘白说的试试是什么意思,他大概也能猜到梁丘白这试试万一不成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不禁多看了几眼钟离颜,花忆寒的身影上下翻动左右劈砍,保护正紧闭双眼将法杖立于胸前的梁丘白,和抱着顾北已经虚脱的钟离颜与方昆还有已经晕过去的郝枫。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久到花忆寒也开始渐渐体力不支,就在花忆寒险些被一只蝙蝠拍中后脑时,梁丘白猛然睁开双眼,身体一跃跳至半空中,然后将黑玉法杖掷于空中,黑玉法杖开始快速旋转,每次旋转它的周身都会发出无数扇形光镖,只见那些蝙蝠一片一片的往下掉。

    黑玉法杖转了足足有半个时辰之久,直到将所有的蝙蝠都打落,才向着最后那只一直藏于众蝙蝠大军背后的,那只最大个的颜色都要比别的更深的蝙蝠敲去,出乎梁丘白的意料,这只个头最大的反而最好对付,直接被他一法杖打碎头颅。

    在那最后一只最大蝙蝠被黑玉法杖打落的同一时间,梁丘白的身子也掉落了下去,花忆寒赶紧咬牙强撑着一口气接住梁丘白,见他双目紧闭面无血色,心中一凛“梁丘白,梁丘白你撑住啊”

    梁丘白嘴唇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花忆寒看懂了,梁丘白想说的是他没事,便放了一半心下来,瘫坐在地上与抱着顾北靠着城墙的钟离颜对视一眼,会心一苦笑,他们成功了,只是代价有点大。

    城主万亮和那些跟他一起躲在屋子里时刻听着外面动静的人,见外面安静了下来,才打开一道门缝向外看去,发现外面天空中又恢复了那个湛蓝,没有怪鸟盘旋的天空。这才小心谨慎的向着钟离颜所在的地方跑过去,当他们看到那六个遍体鳞伤,皆闭着双眼不知是死是活的人和那遍地的蝙蝠尸骸时,所有人都哭了,万亮带人将六个人抬回了城主府,钟离颜、花忆寒、方昆和郝枫体力透支,受的都是皮外伤,六人中伤的最重的是顾北和梁丘白。

    城里的老大夫给顾北包扎伤口的时候连连称顾北命大,说有几处伤口都只差那么一点就穿透心脏,最后还不禁感慨“真是好人有好报啊”

    而当老大夫给梁丘白看伤的时候,就开始愁眉苦脸起来,大夫称自己对梁丘白的伤势根本束手无策“这位公子的伤,我看不了,赶快找找城里还有没有行医的”结果问遍城里剩下的所有人,再没找出来一个大夫,于是城主万亮就不吃不喝的守在梁丘白的床前,一把一把的抹着眼泪,他万亮何德何能啊,能有手底下兵和城民的生死相随,甚至还有这六位素不相识的侠士高手以命相护。

    万亮感觉自己就是个罪人,再过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不知道这位少侠能不能挺过去。最先醒过来的是花忆寒,他先是去看了钟离颜,正巧钟离颜也醒了,二人听说梁丘白一直昏迷不醒就一起先去看了郝枫、方昆和顾北,顾北伤的比较重,也没醒。方昆正守在顾北的床前,郝枫有一只腿伤的较重,一瘸一拐的跟着钟离颜去看梁丘白。

    钟离颜将自己头上插着的一黑一白两根发簪中的黑色那根拔出来插到梁丘白的头上“梁丘白,上一次是你对我说,我若不醒来你就不再让我看到乌仙,还说你们要走,现在反过来了,我该说什么呢,你好像并不怕再也见不到我们,那你和年苏云的约定呢,你说你要等他,那你是不是不能食言,年苏云回来的时候若是看不到你,他会不会伤心欲绝做出什么傻事来,你不怕吗?你还说要一直跟着我保护我,你说我太傻容易死,你看这次要不是你,我就真的会死……”

    梁丘白的手指动了动,钟离颜立刻看到了希望,她握住梁丘白的手,却发现梁丘白的手凉的不似活人的温度“梁丘白?你醒醒”钟离颜试着用梁丘白给她渡气的方法给梁丘白渡气,见梁丘白的手似乎有了点温度,就不停的将自己体内带着魔气不多的灵力全都打进了梁丘白的体内。郝枫在一旁看着干着急,却没阻止,他也不希望梁丘白有事,但又担心钟离颜。

    梁丘白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钟离颜因为刚恢复了一点的灵力再次透支而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大手轻抚上钟离颜的头“真是个傻姑娘,我若再晚一些醒过来,你就没命了”

    花忆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温馨的一幕,他觉得有些刺眼,如果他不知道梁丘白心有所属,如果他不知道梁丘白是一只狐狸,几乎已经沦为钟离颜的专属仙宠加保镖,他就算拼了命也要把钟离颜抢过来“顾北还没醒过来,忘意国的大军还在城外没动,不知是不是又在计划什么阴谋诡计”

    梁丘白不以为意的笑笑“他们那里至少有两个驭兽师,而且应该伤的比咱们几个重的多,估计他们的中军大帐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怎么驭兽还有反噬?”花忆寒来了兴致,却看着钟离颜皱了皱眉“她没事吧?”

    “嗯,没事,只是消耗太多灵力,休息休息就好了,驭兽之所以后来会被人们不耻,主要是因为凡驭兽者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控制的兽死的越多,他伤的就越重,所以可想而知”梁丘白将钟离颜放到床上自己下来坐在了桌边。

    “你没事吗?”花忆寒见梁丘白的脸色很不好,有些担心。

    “没事了,只不过我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了”梁丘白苦笑着拿下头上的黑玉发簪握在手心里,为自己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它而感到后怕。花忆寒有片刻的错愕,他没想到梁丘白会伤的这么重。

    而忘意国那边大军主帅营帐里的确如梁丘白预料的那般乱成一窝蜂。“将军,咱们撤还是攻?”副将吴彬看着坐在主位的忘意国镇国大将军容吉。

    “两位军师伤势如何了?”大将军容吉打开手下刚交上来的一封密信看完就随手夹在了一本书里。

    “将军,那两个可能要不行了,似乎久恩城里也有高人相助,他俩引过去攻城的上万只妖狼和几十万只蝠妖全被对方收拾了,现在正躺在床上抱着盆吐血呢,军医刚去看过,说是很难挺到明天早上”副将吴彬凑到大将军容吉的耳旁低语。

    “嗯…你去通知他们,撤军,回去见到皇帝老子再做商议”容吉开始收拾他无论到哪都不离身的几本最爱的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