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三十七)

章节字数:3100  更新时间:19-12-12 07: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帝看着方昆的眼神都变了,他觉得方昆抱起顾北的时候的样子简直太迷人了。方昆见皇帝不说话而是一脸色相的盯着他看,赶紧跑了出去。这回饭桌上只剩下皇帝奚君,久恩城城主万亮,钟离颜,花忆寒和郝枫以及钟离颜手里抱着的乌仙了。

    气氛一度很尴尬,许是皇帝奚君也意识到他似乎太过激动而言语有些不当,收敛了一些痴汉的表情,但还是忍不住偷看花忆寒,花忆寒无所顾忌的释放冷气,语气也更加冰冷“辞沧皇帝,我们只是路过此地,遇见久恩城有难才管上一管,如今既然已经解决了,我们也就不做过多停留,吃过饭我们就收拾好上路了”

    皇帝奚君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几人要走上面了,完全没留意花忆寒言语中的冷冽,万亮眸光闪动,他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来钟离颜与花忆寒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他们的皇帝再闹下去可能就要为辞沧国惹来大麻烦了。

    万亮伸手想要在桌下拍拍皇帝的大腿,示意他注意控制着点自己,这些人可都是帮他们消灭了几十万只妖兽的高人,可不是能随便让他拿捏觊觎的普通人。谁成想万亮这一拍不但用力过猛,还拍错了地方,引得皇帝发出一声不正常的低吟“嗯…”

    皇帝看向万亮,眼中尽是惊喜,他的万爱卿终于开窍了,一定是吃醋了,真是没有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皇帝立即抓住万亮就要收回去的手,抓在自己的手里搓来搓去。

    万亮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却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结果他的不反抗更是鼓舞了皇帝奚君,奚君一只手握着万亮的手,另一只手朝着万亮的大腿根摸去,竟然还肆无忌惮的捏了几下。

    不知道皇帝奚君和城主万亮之间正发生着什么的花忆寒和钟离颜还有郝枫对视一眼,不明所以“酒也喝了,菜也吃了,我们就告辞了”花忆寒拉着钟离颜,钟离颜拉着郝枫,三人出了房门。

    皇帝不舍的看着花忆寒的背影,但他现在两只手都在忙着,也没时间跟出去相送。“嗯……皇上,他们走了,你不去送送吗?…嗯…皇上,你能把你的手拿开吗?”万亮已经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里钻进去,这算怎么回事啊,他惊恐的发现他竟然被那个色胚皇帝弄出感觉来了。

    “咱们办正事要紧,他们一看就不是凡物,我若想把他们困在我这个小国里太难了,弄不好惹急了他们怒发冲冠亡了我的国,到时候肉没吃着还惹得一身腥,就得不偿失了”皇帝奚君的手是越来越放肆。

    “皇…嗯…原来皇上都明白…嗯…早知道我就不提醒你了…你…你能放开我吗?你答应过我不会…嗯…勉强我的”万亮推拒着奚君,奚君尝到甜头哪里还能浅尝辄止“万亮啊,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啊…皇上,你要干什么?”万亮在自己的身子腾空的一瞬间就慌了,他可不想当断袖啊,他还没娶媳妇,没生孩子呢。

    “万爱卿深得我心,我看得出来万爱卿心里也是有我的,自然是要做些让万爱卿能够常伴我左右的事了”皇帝奚君将城主万亮抱到床上。

    “不……”万亮的一滴眼泪滑落,皇帝惦记他几年了,他都没让皇帝得手,没想到今天,唉。。。。。。

    而钟离颜几个伤弱病残趁着皇帝和城主在一起做不可描述的事的时候,逃也是的离开了久恩城,继续向东前行。只是队形不再似之前那么整齐了,顾北由方昆背着走到马厩,方昆先将顾北放到马背上,侧身坐着,起初顾北还不同意,方昆捏了一下他唯一没受伤的脸“你是不是傻啊,我这是怕碰着你伤口,你想疼死吗?”

    顾北这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全身都疼的那些个伤口,便不再纠结于女人坐姿的问题了,而郝枫自然是跟花忆寒同骑一匹马,没办法谁让他伤的是腿不能骑马呢。而梁丘白继续保持着黑猫乌仙的形态窝在钟离颜的怀里与钟离颜同坐在千里的背上。

    钟离颜和乌仙都看得出来千里似乎心情很好,特别好,因为它很久没扭的小屁股又开始扭了起来,但却不知道它为什么高兴,这一次几人走的路有点长,他们已经半个月没看到城镇了。当几个人看到眼前那漫无天际的荒漠时,都有些灰心丧气,这怎么走,不是饿死就是渴死,再不就是白天热死晚上冻死。

    “我看要不换个方向吧顾北愁眉苦脸的学着钟离颜的样子撸了一把他和方昆共乘的那匹马的耳朵。

    “换个方向?你看看南边和北边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漠,你要换哪个方向?”方昆刚想要拍顾北的头,在看到他额头上还没完全结痂的伤口时,还是转而狠劲捏了一把他的脸。从顾北那惨绝人寰的嚎叫声就可以听出来有多疼。

    “现在咱们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朝前走,但很可能会因为各种不利条件而丧命,第二个就是往回走,原路返回,你们怎么看?”钟离颜看向几人因为连日来风餐露宿而明显比之前更消瘦一些的俊脸,有些心疼,没等几人回答“咱们回去吧”

    “我不回,咱们当初决定走这一条路的时候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只要咱们几个在一起死又何妨,到了那边,咱还一起走”顾北拍掉方昆那只正玩着他头发的爪子。

    “我同意顾北的说法”方昆轻笑一声“呵呵,跟你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是我方昆这辈子活的最尽兴潇洒自在的日子,我觉得我够本了,死了也值了”

    “我随你们,反正我也没地方可去”郝枫如此明显的谎话,几个人却都没拆穿他,一个极受皇帝哥哥宠爱的弟弟怎么可能会没地方去。

    花忆寒眯起眼睛看向前方连天大漠“只要和王妃在一起,去哪都一样”

    乌仙叹了口气幻化为九尾黑狐的形态“我实在看不下去你们在这伤春悲秋了,上来吧”

    “梁丘白,你的伤…”钟离颜摸了一把九尾黑狐脖子上的软毛,不禁在心里感慨,手感真好,这要是做成围巾戴在脖子上,一定会很舒服。

    “我有伤也比那短腿马要快上几倍”九尾黑狐的大脑袋晃晃被钟离颜弄痒的脖子“等到下个地方,我给你做一条围巾”钟离颜有点红了脸,纳闷的看着变成九尾黑狐的梁丘白,他怎么会知道她在想什么。

    顾北坐在方昆的前面,像个大爷似的往方昆的怀里一靠“方昆,你别乱动啊,我伤还没好呢”

    方昆无奈的看着顾北的后脑勺“等哪天我受伤,你要不好好伺候我,我就宰了你给颜妹做麻辣水煮人肉吃”

    “呸呸呸,别说不吉利的话,咱才刚开始新的旅程,你说点好听的”顾北听到方昆说如果他受伤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慌,但愿是他多想了吧。

    梁丘白因为在久恩城受到的重创,速度大不如前,就像他说的那样,比马快几倍,尤其是他的背上,此时有五个人三匹马,这就更加影响了他的速度,脚不沾的的跑了两个时辰,才停下来休息。

    几人放眼望去,前后左右都是望不到尽头的沙漠,周围刮起了阵阵刺骨的寒风。“天要黑了,得找个地方落脚”梁丘白举目四望,突然眼前一亮“我看见一块绿洲,走”

    随着里那绿洲越来越近,梁丘白的脚步也越来越慢,几个人从九尾黑狐的背上下来,梁丘白幻化为人形“那里好像有人”郝枫的腿上已经好了,但马匹有限,他只能继续跟花忆寒共骑一匹马,此时花忆寒等着郝枫先上马,自己在翻身上马。方昆嫌弃的抱起顾北,发现他轻的有点过分“瘦的跟一只小鸡子似的,以后哥给你多做点好吃的补补”

    顾北张了张嘴,没想出来什么反驳的话,也就难得的老实了一回,钟离颜发现千里自从进了沙漠后,这一路一直都很亢奋“千里,你为什么这么激动,这里是你的家乡吗?”千里晃了晃它的大脑袋,又叫了三声,这一回钟离颜不懂千里到底是啥意思了“梁丘白,你知道千里是怎么回事吗?”

    梁丘白回头看了一眼千里,也是摇摇头“不知道,如果不是你猜的那样,那么千里可能在这里会有奇遇”这回千里叫了一声,看来梁丘白猜对了,几人刚走到绿洲的入口处,就冲出来几个骑着蛮牛的人,两男两女,两个女子骑得是蓝灰色的个子小一些的蛮牛,两个男子骑得是个子大一些的红黑色的蛮牛。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长得清秀一些的女子用手里的长矛指向钟离颜几人。

    “我们只是路过此地,见天要黑了,不好赶路,便想在此借宿一宿,还望几位行个方便”钟离颜朝着那清秀女子一拱手行了一个江湖礼。清秀女子转头与身边的男子说了几句钟离颜几人听不懂的类似于方言的话,男子点点头,而另一个女子似乎是对清秀女子所说的有些不赞同“伽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