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六十六)

章节字数:3024  更新时间:19-12-27 06: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既然他死了,咱们也知道幕后主使是谁了,那就回去睡觉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色不早了,早点上床养精蓄锐”顾北搂着千里的脖子,一副随时都能睡着的样子,千里抓住顾北的胳膊将他向上一甩,顾北的身子飞起再落下时已经被化为鹿蜀的千里稳稳接住。

    “唔!太刺激了,千里你真会玩”顾北继续搂着千里的脖子,一脸享受的眯起眼睛,几人回到酒楼的时候,一楼已经没有客人了,只有一个小伙计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手里拎着的抹布也掉到了地上,嘴角还留着可疑液体,几人相视一笑飞身回到二楼,谁也没去叫醒那小伙计,但他们不想打扰小伙计睡觉,不代表别人也会这么想。

    一个衣袂翩翩头戴斗笠的白衣人在几人刚回到各自的房间关上门后,出现在酒楼的门口“小二,还有空房么?”

    那小伙计半梦半醒含糊的回答“有,别说五斤一只的大龙虾,就是五十斤一只的都有,只要你付得起钱”

    白衣人从袖口里掏出一锭金子,在小伙计睡觉的桌子上敲了几下,小伙计终于是被叫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本来还有些迷离的眼神,在看到桌上那明晃晃的金锭子时,噌的亮了起来“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呐,正好还有一间上房”

    “嗯,带我去吧”白衣男子走到那间上方门前时斜睨了一眼旁边的那间,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他旁边那间房里住的就是钟离颜。

    小伙计乐呵呵的拿着银子去找掌柜的邀功去了,白衣男子进房关上门,向着一面墙走了过去,没受到任何阻碍的来到了钟离颜的房间,看到床上的人已经睡着了,睡相就跟一只猫似的蜷缩着。

    白衣男子走到钟离颜的床边,看着钟离颜的睡颜,意味不明的笑了,坐在钟离颜的身边,伸手抚上钟离颜的脸颊“小东西还挺有趣”

    白衣男子慢慢俯下身,眼看着他的唇就要贴上钟离颜的小脸,一只黑猫突然从墙里飞跃出来扑向他,虽然被他躲开了,但也阻止了他的动作。

    “你是谁?”白衣男子打量着黑猫,黑猫一跃跳到地上化为人形“风战,她不是你能碰的人,你大半夜跑来轻薄别的女子,就不怕你的凝韵伤心么?”

    风战不屑的坐在椅子上“我当是谁呢,这不是九尾妖仙吗?怎么,你也看上了这个发育不全的小东西了?”

    “她是天地共主的女人,不是你一个小小仙帝可以觊觎的人”梁丘白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若真动起手来不是风战的对手,只好将花忆寒搬了出来。

    而风战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也不怕把钟离颜吵醒,竟然大笑起来“哈哈,天地共主,亏你想得出来,天地共主在凡界历练多世也从未有过女人,你为了保护这个小东西,竟然跟我说她是天地共主的女人,梁丘白,你这万万年可真是白活了,越来越天真了”

    “天真的是你才对”花忆寒面色阴寒的推门而入,风战初看花忆寒的时候没看出来什么,刚要讽刺他不知天高地厚,就瞥见了花忆寒眉心处因为愤怒一闪而逝的金色符号,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双目圆瞪“你竟然真的是天地共主,呵呵,莫非你也堕落了不成?竟然爱上人类女子,你这天地共主之位是不是不想要了?”

    花忆寒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但好在他气势十足“为了她区区一个天地共主之位,不要又何妨?我并不觉得天地共主的位置有与她作比较的资格”

    不得不说花忆寒的气质气势都无法让人不相信他说道便会做到,梁丘白眸光微动,有那么一刻他还以为花忆寒也恢复了记忆。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既然这小东西是天地共主的女人,那我也就不夺人所爱了,告辞”风战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出了酒楼,满脸笑意的消失于夜幕中,嘴里还喃喃自语“有意思,天地共主爱上了一只小黑狐转世,这回怕是要有好戏看了,我倒是想看看他花忆寒没了天地共主的身份以后用什么来保护那个小东西,好饭不怕晚,我等的起,等他花忆寒陨落时,我想要那个小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呵呵…呵”

    风战离开后花忆寒和梁丘白对视一眼,一起去看床边的钟离颜。“她怎么还不醒,按理说那人弄出这么大动静,她应该早就醒了”花忆寒轻轻拍拍钟离颜的脸,发现她的脸热的烫手“不好,她可能是病了,梁丘白你看看她”

    梁丘白赶紧将手放在钟离颜的头上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睛“小离确实病了,是风寒,我去药房给她抓药”

    “等等,你在这守着她,我去抓药,有你在她身边,我比较放心”花忆寒也不等梁丘白的回答,也不去看梁丘白错愕的表情,转身大步向门外走,却在刚迈出两步时拐了一个弯,推开窗户纵身跳入夜幕中。

    梁丘白下楼找小伙计要了针线和剪子,然后重新回到钟离颜的房间,化为九尾黑狐的形态,对着镜子剪自己脖子上最软的绒毛,当花忆寒从药房出来时,就看到等在药房外的千里“你也醒了”

    千里点头“我不放心你,走吧,我带着你回去快一些”千里和花忆寒在厨房里一通忙活,半个时辰后,千里捧着蜜饯,花忆寒捧着一碗药出现在钟离颜的房内时,都看着梁丘白手里快要缝制完的围巾愣住了,他们都认得那毛,那是梁丘白化成九尾黑狐时脖子上的毛。

    梁丘白不甚在意的笑笑“早就答应要给小离做一条,正好现在天气转凉了”

    钟离颜睡的晕乎乎挺香的,梦里还有她的外祖父捏她的小脸,说她又胖了,结果被苦醒了,又或者是被一种怪异的感觉给弄醒了,花忆寒借着喂药之名,明目张胆的轻薄钟离颜,他先是喝一口药,然后覆在钟离颜的唇上,轻轻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的小脸微扬。一边将药往她的嘴里送,一边伸出舌头在钟离颜的口中搅动吸允。

    钟离颜睁开眼睛时,花忆寒已经一本正经的端着药拿着勺子舀了一勺药作势就要往钟离颜的嘴边送,钟离颜腾的从床上跳起来,见花忆寒端着难闻的药碗,一旁的千里也端着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药的罐子,跳到梁丘白的身后躲了起来“花忆寒,你要是再给我喝那难喝的药汤,我就跟你绝交”

    花忆寒好笑的走到桌边,将药碗放在桌上“好,不给你喝了”反正他喂她的也够多了,而且还占了不少便宜,知足者常乐。

    钟离颜看着花忆寒有些得意的样子,感觉莫名其妙,看向千里,千里又不说话,蹲在梁丘白的身后拽了拽梁丘白的衣袖“梁丘白,他俩怎么有点不正常”

    梁丘白收针,将最后的一段线在里侧打了个结,回身宠溺的将一条黑色柔软漂亮的狐狸围巾戴在了钟离颜的脖子上,钟离颜的注意力已经彻底被脖子上的围巾吸引了,她睁大眼睛又惊又喜又心疼的摸着那狐狸毛,熟悉的触感让她鼻子发酸,眼眶发热“谢谢你,梁丘白,我太喜欢了,不过我还是更喜欢抱活的”

    梁丘白大手覆在钟离颜的头上轻抚“剪了还会长,不要哭,我送你这个可不是为了让你哭的”

    钟离颜见千里手里的罐子挺好看的,就走过去打开看了一眼“原来是蜜饯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这里也是药呢”拿出一颗放在嘴里砸吧砸吧还挺好吃,又拿出一颗塞进了千里的嘴里。

    “好了,离天亮还早,都回去再睡会吧,我也再睡会儿,美梦都被你们的药汤打断了”钟离颜摘下脖子上的围巾,抱在怀里,躺到床上。

    梁丘白、花忆寒和千里对钟离颜这大大咧咧的举动弄得很无奈,她对他们是真放心啊。

    第二天清晨顾北第一个跑去敲钟离颜的房门“颜颜醒了吗?颜颜醒醒,颜颜,太阳晒屁股啦,颜颜你再不醒我要进来啦”

    “你要进哪去?”方昆照着顾北的头就是一记爆栗。

    “哎呦,疼啊,我在叫颜颜起床,敲了半天,喊了半天,也不见她起床开门”顾北揉着脑袋瞪着方昆。

    这时候梁丘白也来了,听到顾北的话后心里咯噔一下,但愿小离别出事,他直接推开钟离颜的房门,门打开后当几人看到屋内已经没有钟离颜的身影,而她的床边那双她穿的鞋还在时,都变了脸色。

    “快去叫花忆寒他们,小离被人掳走了”梁丘白走到床边仔细检查了周围,又掀开被子看了看,什么都没发现。

    “是风战?”花忆寒进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对他的王妃有非分之想的男人。

    “应该不是风战,他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梁丘白突然想到他昨天看见风战想要偷亲钟离颜“也说不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