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七十一)

章节字数:3067  更新时间:19-12-29 06: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几人都没说话,也没抬头看王显,待王显走后,顾北才啐了一口“呸,有妻儿老小要养活还干坏事,也不怕报应到他妻儿老小的头上”

    “恶人总是比善良的人理直气壮,你又何必跟他生气”钟离颜看了一眼暗室内的摆设“咱们是现在出去,还是晚上出去?”

    “晚点在出去,那老板得了咱们这样的尤物,怎么忍得住不让咱们见人,到时候咱们假意配合,出去看看她玩什么花样”方昆一副过来人经验十足的样子,让几人纷纷投去质疑的目光。

    “方昆,你以前是不是做过像这老板做的这样的事?”郝枫见缝插针的本领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哎呀,你们想什么呢,我可不干这种毁女子一生的卑劣龌龊之事,不是早就给你们解释过吗,我当初只是觉得花忆寒眼熟”果然不出方昆所料,那良辰美景的老板彩凤还没等到晚上就来了,本来想说一些狠话吓唬几个人,却没想到几人格外的配合,没有一点反抗,多疑的彩凤在细问之下才知道是王显提点过几人,心里对王显是更满意了“既然你们都愿意配合,咱们今天晚上就拍你们几个人的初夜”

    七人跟着彩凤来到换衣室,钟离颜选了一件红色露的最少的裙子套在身上,花忆寒看了一眼钟离颜的衣服后也选了一件红色的,本想着和自家小王妃穿一样的,显得两个人更搭,还有些像新婚的小两口似的,谁成想顾北也穿了一件红色的。

    其他几人见状干脆也都穿了红色的,当七个人都穿一身红出现在彩凤面前时,可是彻底惊艳了彩凤“哎呀,真是太美了”

    彩凤见郝枫抱着剑,花忆寒和顾北也都拿着剑也不甚在意,王显不是说了那是装模作样的吗,这样倒是也别有一番风韵,没准更能吸引一些有钱的金主。

    七人跟着彩凤来到大厅里,彩凤一眼就看见在一张桌子后蹲着的若梦“若梦!你个小懒蹄子,看我一会儿打不死你的”

    若梦身体剧烈的颤抖,吓得赶紧站起来,小跑着站在彩凤面前等着那一巴掌落下,彩凤也的确抬起手,准备狠狠扇若梦几巴掌,却被钟离颜握住了手腕“来了那么多人,你该上台说两句话了”

    彩凤看向那些正朝着他们吹口哨起哄的人狠狠瞪了一眼若梦“你给我等着”转身向着台上走去,若梦朝着钟离颜行了一礼“谢谢姑娘”

    这时彩凤向几人招手“你们快上来”钟离颜只好回以若梦浅浅一笑,便向着台上走去,梁丘白等人紧随其后,当七人一身红衣站在台上后,台下响起了剧烈的口哨声和尖叫声“嗷…!哇…!啊…!”

    尖叫声和口哨声此起彼伏,当一个身穿华服的人走进来后,全场所有人的声音戛然而止,整个大厅里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偷眼瞄着走进来的一主一仆两个人,只有台上钟离颜七人对来人的身份毫不在意。

    另外一个与众不同的就是若梦了,她看到那个华服男子身后跟着的人就是徐冲,激动的手和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他来了,他真的来了,若梦抹着眼泪,只盯着那个一袭黑衣的身影,徐冲似有所感的朝着若梦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若梦在那抹眼泪时朝她眨了一下眼睛,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若梦的心扑通扑通的都快要跳出来了,她才发现那个说要带她走,要娶她的男人竟然长得那么英俊,不禁红了脸。

    身着紫色华服走在前面的男人朝着台上七人扫了一眼,只是平淡的看了一眼,没有多余的表情“彩老板,这几个人我要了”

    “啊?可是徐少爷,他们是今天刚来的啊,我还一个钱都没挣着呢”彩凤装委屈跟那人讨价还价,可以看出来这一幕不是第一次上演了。

    “哦?那你是不打算交人了?”那紫衣男子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他身后的徐冲也坐了下来,这时两人看起来又不像是主仆的关系,彩凤又看了一眼钟离颜七个人的盛世美颜,终是一咬牙“是,徐少爷若是想要人,大可以花钱买了去,让我白白把人交出去不行”

    “好,那你继续,我看看热闹,不妨碍你们”紫衣男子与身边的徐冲相视一笑,既然这彩凤如此不知好歹,就让她吃些苦头也好,她害了那么多姑娘,也到了该还债的时候了。

    彩凤见这次两人这么好说话,心里窃喜的同时也多了一些疑虑,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看着那些人手里拿着那大把大把的金子、银子、银票,她就什么都不想想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现在开始拍卖这位姑娘的初夜,当然,如果您出价够高,将人直接带走也是有可能的,这么貌美的黄花大闺女,买回去当媳妇也不吃亏是不”

    彩凤没有回头看钟离颜身边站着的那六个男人啊,不然她很可能会直接被那六人的眼神吓尿了。

    “我出一千两纹银!”一个长得贼眉鼠眼表情猥琐的男人高举银票,郝枫盯着他,眼神不再离开。

    “我出五千两纹银!”一个矮胖圆擦了擦嘴边的口水,方昆的眼神锁定在矮胖圆的身上。

    “我出一万两纹银!”一个搂着美姬的中年半秃男人看着钟离颜的时候,手还不老实的在怀里的美姬身上游走,似在暗示着钟离颜,顾北瞪着半秃男人。

    “我出一百两,黄金”一个身材高大满脸胡茬的男人一脸淫笑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上的胡茬,千里的目光定在了胡茬男的身上。

    “我出二百两黄金”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却目光中透着阴毒的年轻男子将一个箱子放在桌子上,打开盒盖,里面的金钉子闪闪发亮,昭示着它主人的财大气粗,花忆寒眯起眼睛,看着斯文男子。

    “二百两黄金了,还有没有加价的?没有这为姑娘可就是这位公子的了!”彩凤乐的脸都变了形。

    “我出一个铜板”一个身穿黑色劲衣,衣领处绣着荼蘼花的蒙面男子,走进大厅,彩凤刚要骂街,那男子的下一句话就让她遍体生寒“买这良辰美景老板的人头”

    彩凤见那男子气势汹汹赶紧朝着后台大喊“快来人啊,有人砸场子,来人!王显?!”

    黑衣男子摘下面纱“别喊了,他们都死了”彩凤不信黑衣男子的话还在喊,黑衣男子终于忍受不了彩凤那比杀猪还要难听的声音,手中凝聚出一只荼蘼花朝着彩凤掷去,荼蘼花穿进彩凤的喉咙。

    下方刚还起哄叫好的看客,拍客纷纷四散而逃,但被顾北几个男人盯上的那几位都没能活着走出良辰美景。那杀了彩凤的黑衣人走到钟离颜的面前“好久不见,钟离颜”

    钟离颜笑了“好久不见,紫兮”这一刻起,钟离颜发现自己不那么讨厌紫兮了。

    “原来你们都认识,早知道我就不看戏,直接掀了这良辰美景”坐在下方的紫衣男子站起身与徐冲一起走向了正站在一起的钟离颜和紫兮二人。

    梁丘白一直默不作声警惕的注视着钟离颜和紫兮三人。紫兮拍拍紫衣男子的肩膀“徐信,你们兄弟俩都这么多年了,还喜欢玩这种主仆游戏呢”

    徐信也不解释,只是看了一眼钟离颜和她身边刚刚回来的顾北几人以及一直戒备的看着他的梁丘白,又看向紫兮“不介绍介绍么,看这位姑娘身边的这位公子的眼神可是不太友善”

    紫兮笑了,恭敬的指着钟离颜“这位是我妹妹紫盼的救命恩人钟离颜,这几位是她的朋友”

    徐信以为钟离颜也不过就是紫兮有些交情的普通朋友,却没想到他们之间竟还有这种关系,再看向钟离颜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敬畏“既然都不是外人,一起都去我家歇脚吧”

    “不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们自在惯了,更愿意找个酒楼客栈休息”钟离颜的回答让她身后的六个男人都很满意,徐信看向紫兮,紫兮无奈的笑着点点头,徐信也就不再坚持“那好吧,我就不强人所难了,几位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钟离颜七人离开。他们先是找了一间缝衣铺,买了几套衣服,然后找了一间名字儒雅人少的酒楼落脚,钟离颜看着那牌匾上的几个字“春江花月夜”就这里吧。

    七人回到各自的房间里,先是洗去了一身的脂粉味,然后换上新买来的衣服,钟离颜的是浅黄色衣裙,外加一件白色披风,那披风是花忆寒为她选的,她本来不想要,因为觉得白色披风与梁丘白为她做的黑色围巾有些不搭,结果试了一下发现效果意想不到的好。

    花忆寒依旧是一身黑,梁丘白一袭青衣,说起来,自从年苏云死后,梁丘白就只穿原来年苏云最喜欢的青衣。千里一袭白衣,方昆的比较扎眼,他选的红色,顾北选的浅蓝色,因为钟离颜曾经无意间提起过说顾北穿浅蓝色的衣服很好看,郝枫因为觉得徐信穿的紫衣挺好看,故而选了件紫色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