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好了王爷,王妃又不见了(七十五)

章节字数:3047  更新时间:19-12-31 06: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钟离颜的话落,那李师傅手中的菜刀就掉在了地上,甚至砸到了他的脚背,他都没做反应,只是眼中面部的狰狞狠戾不见了,抱着头蹲在地上放声大哭“我对不起你们,是我对不起你们,是我太自私了,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啊,她是神仙,我不能反抗,不然她会杀了我,杀了我全家几十口老小,我也不想害人,可是我不能不管我家里人的死活啊”

    掌柜的也忍不住掉下眼泪,想要上前去扶李师傅,又被千里拦住了“别装了,起来吧,你根本就不是人,哪来的妻儿老小”

    几人又是一阵怔愣,不是人?他们遇到的事情还真是越来越稀奇古怪了。

    “呵呵…呵呵呵…哈哈…你一只鹿蜀竟然做了人,你都能做人,我为什么不能?那个风旭,她明明答应我,只要我杀了你们,她就给我药让我变成人,可是你?!”李师傅指着钟离颜“你居然跟我说她死了?!!啊…她竟然死了?!她还没给我仙药,她怎么能死,她不能死,你骗我,你骗我是不是?!”

    钟离颜见李师傅朝着她走过来,刚要躲闪,又怕他伤到身后没有内力修为的掌柜和小伙计,抬手就给了李师傅一掌,李师傅被打飞出去后撞到墙上掉到靠墙放着的一个大腌菜缸里,腌菜缸似乎很脆弱般,竟然就那么裂开了。

    当在场的人看到从腌菜缸里流出来的血和泡了不知道多久,不知道是人还是什么动物的肝脏时,险些吐在当场。钟离颜捂着鼻子往后退“那些是…呕?!”

    花忆寒大手在钟离颜腰间一勾,将她揽在怀里带离了厨房“你们处理吧”

    钟离颜趴在花忆寒给她拿来的木桶上猛吐不止,苦胆都要吐出来了。

    “我说王妃啊,下次再有这种情况,直接走好吗,看你这样,我都要心疼死了”花忆寒轻轻拍着钟离颜的后背,见钟离颜吐的差不多了,就给她倒水漱口,又打了一盆干净的水给钟离颜洗脸,钟离颜洗脸的时候,花忆寒就蹲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等钟离颜洗完后又拿了一条干净的帕子给钟离颜擦脸。然后利落的左手端着盆,右手拎着桶风一样撤了出去,就怕钟离颜看见桶里的东西再恶心。

    花忆寒倒完桶和盆,用清水冲干净后放回了原位,移步到厨房,想要看看那李师傅怎么样了,却发现厨房里一个人都没有,而且那个裂开的腌菜缸和污秽物也都不见了,正觉的奇怪,就听见顾北在身后的门口叫他“花忆寒,那些东西连同李师傅都被白哥和千里处理了,颜颜呢?”

    花忆寒指了指楼上“在房间里,刚吐完,估计今天吃不了东西了”

    “这么严重?那我也不吃了,我陪着颜颜一起挨饿”顾北一跃跳上二楼,踩着二楼的围栏跳上三楼,跑到钟离颜的房间里“颜颜,你没事吧?”

    钟离颜听见顾北的声音,放下手中的包袱“我没事,怎么处理的?”

    “一把火烧了,以绝后患,颜颜放心吧,我们和掌柜的说了,换一家酒楼,或者客栈,掌柜的挺理解的,还一直道歉,我看你包袱都收拾好了,那咱现在就走吧”顾北将钟离颜的包袱背在自己的身上“你要是不让我背它,我就背你”

    钟离颜拗不过顾北,只好由着他了,二人下楼时,掌柜盛开正和庄衡聊着搬家的事。“掌柜的,你这地儿不干净了,关了换个地儿吧,兄弟们给你凑钱”庄衡说着就要伸手去怀里掏银子。

    “唉,不换了,这酒楼我也不开了,谁爱开谁开,我差点就成为亡灵之都的罪人”盛开按住庄衡的手。

    “那你以后作何打算啊,你就一个人守着这里过吗?”庄衡满脸的担忧,眼睛扫视了一圈,不久前还觉得像家一样的地方,此刻再看却让人背脊发凉。

    “梁公子和千公子说了,那缸里的都是人身上的东西,我可不敢再在这里住了,庄兄弟,要是你不嫌弃我,让我去你家跟你搭个伙行吗?”盛开想着,要是庄衡不同意,他就离开亡灵之都,一个人去外面飘荡去。

    “行啊,正好我一个人也怪没意思的,你去我家,咱俩没事还能喝两口”庄衡乐了,他是一个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的人,盛开见庄衡那么高兴也就放心了,他还怕庄衡是不好意思拒绝才勉强答应的呢。

    庄衡一把年纪了,像个孩子一样拉着盛开,好像怕他跑了似的,另一只手拉着顾北“钟离姑娘还有哥儿几个,都跟我回家,先去我家认认门”

    钟离颜七人盛情难却,只好跟着庄衡来到了他家。“庄大哥,你这小院可是不比酒楼差啊,我瞧着可比酒楼舒服自在多了”方昆看见庄衡的小四合院,有些触景生情。

    “哈哈,方兄弟要是喜欢就在我这住下,都住下,也别去再找什么酒楼客栈了,我老庄除了有点腿脚功夫以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厨艺了,今儿个让我老庄给你们露一手”庄衡听方昆夸他的小院,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顾北和方昆都看向钟离颜,等着钟离颜做最后的决定,钟离颜从顾北的肩上拿下自己的包袱,在二人要失望的时候,笑看着庄衡“庄大哥,我们怎么住,你安排吧,你做菜,我们去买些好酒”

    庄衡开始也以为钟离颜不愿意住他这,毕竟人家是姑娘,想要住的舒服点也没什么毛病,但听完钟离颜的话后,竟一时不知作何反应,于拾推了庄衡一把“庄大哥傻啦”

    庄衡照着于拾的手拍了一巴掌“臭小子,你才傻了”再看向钟离颜的时候神情中更亲切了一些,就连称呼都变了“钟离妹子,你相中哪间就住哪间,嘿嘿,除了那间最脏最乱的屋子是我睡的,其他的你们随便挑”

    “好”钟离颜也觉得庄衡挺亲切的,真的像个大哥一样,七人各自选了自己要住的房间,基本都是相邻的,许是习惯了,几人都不愿意离的太远,房间选好后,七人除了庄衡家,打算再去买些什么和好酒。

    顾北手里拎着一兜螃蟹,方昆拎了一兜大虾,郝枫拎着两只烤鸭,千里拎着两只烧鸡,花忆寒拎着十斤牛肉,梁丘白的手里拎着猪头肉,猪耳朵等杂七杂八的。只有钟离颜空着手,真不是她懒,实在是拗不过六个固执的认为让女人拿东西丢人的男人。

    七人向着酒坊走去,路过一间破败的客栈门口,两个人在争吵,一个穿着灰衣服的中年男人指着另一个穿着紫檀色衣服的中年男人的鼻子骂的唾沫横飞“北祈,你今天要是不还钱,老子就叫人先把你这客栈拆了,再把你拆了……”

    “王巴,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根本就没欠你钱,你少在这讹人”北祈一甩袖子就要走,偏偏那王巴抓着他的胳膊不放他走“北祈,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撒手,就算你把金满楼拆了,把我打死了,我也没钱给你这种骗子,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北祈更用力的去甩王巴的手,奈何王巴的手就像铁钳子一样牢牢抓着他不放。

    钟离颜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向着争吵中的两个人走了过去,看着灰衣人王巴“他欠你多少银子,怎么欠下的?”

    王巴以为钟离颜是站在他这边的,就开始诉苦“姑娘啊,是不知道啊,北祈这个无耻小人,我在他的酒楼的客房里摔伤了腿,他不但不赔钱,还赖账”

    “姑娘,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根本就没受伤,我都看过了,那床是他用锤子砸塌的,他就是来讹我钱财的,自从他上个月在我这金满楼闹过之后,这一个月我这金满楼都生意惨淡,几天才开一次张,现在他还好意思来管我要钱”北祈倒是不认为钟离颜一个一看就知书达礼的女子会因为王巴的一面之词就妄下决论帮着王巴。

    “哦,那么王巴,你伤了一条腿是吗?你想让掌柜的赔给你多少钱呢?”钟离颜对着北祈点点头和颜悦色的再一次看向王巴。

    “我这人讲理,只要他赔给我二十两银子的医药费就行了,我拿了钱就走,绝对不会再纠缠他”王巴一副他很好说话很宽容大度的样子摇头晃尾的。

    “呵呵,行啊,我替他赔给你,一条腿二十两银子是吗?我算算,两条腿加上两只胳膊是八十两,对了王巴,头是不是要贵一点,要不这样,我大方点给你一百五十两纹银,你把你的双腿双手和头留下,你看……哎?你别走啊,要是价钱不合适咱们可以再商量!”钟离颜笑着回过头“掌柜的我想盘下你这个金满楼,不知你可愿意?”

    那金满楼掌柜的北祈想着把客栈转让了也好,不然那王巴迟早还会来闹事“愿意,多少钱都行,你们几位看着给”

    钟离颜回身看向花忆寒时,花忆寒已经从包袱里拿出两锭金子,见钟离颜看他立刻把金子放到钟离颜的手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