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第四十三章 别时折柳送挚友 途中救人变行程

章节字数:5420  更新时间:19-11-13 13: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闺房里,柳丝。窗户外,柳丝。两两无言头暗垂,正伤悲,柳丝。

    挚友离,柳丝。恶风欺,柳丝。今后孤单互作陪,有谁知,柳丝。

    (——调寄《添声杨柳枝》)

    “兰哥哥,青衣姐姐,你们不要走,你们若走了,这里就只剩下丝儿一个人了……”快天亮时,柳丝儿在梦里大声地哭喊道。

    兰心鱼和李青衣在梦中被柳丝儿的哭喊声惊醒了过来,他们连忙跑到了柳丝儿的房间,借着晨曦的微光,只见柳丝儿整个身子露出了被衾之外,蜷缩着,眼角满是泪痕,不过还陷于昏迷之中。兰心鱼将掉了一大半在地上的被衾拾了起来,并轻轻地拍了拍,然后盖在了柳丝儿身上,最后就和李青衣轻轻地退了出去。

    “青衣姑娘,我们先去做点吃的吧。若丝儿妹妹醒了,也好给她送来一些。”出了柳丝儿的房间,兰心鱼对着李青衣说道。

    “好吧!”李青衣应道。她忽然觉得兰心鱼待人是那样的情真意切和细致入微,她对兰心鱼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

    之后,两人便去了厨房。厨房里有些粟米和其他的五谷杂粮等,但他们不会做。不过他们还看到了一根生的大羊腿,这根羊腿还是柳风之前令柳二娃专门留着的,还被抹上了一些矿盐。原来,柳风想留着自己后面煮来吃的。他们看上了这根羊腿,决定煮它来吃。

    然后,他们找到了打火石,点燃了柴火,向釜中倒入了水,将羊腿折断并丢了进去,便煮了起来。

    ……

    时间悄悄地走,天也亮了,肉也熟了,柳丝儿也醒了……

    “兰哥哥,青衣姐姐,你们还在吗……”柳丝儿在房间里大声地喊道。

    “丝儿妹妹醒了,我先去看看她。”兰心鱼对着李青衣说道。

    “嗯,你去吧。我装些肉,马上过来。”李青衣说道。

    “丝儿妹妹,你终于醒了。好些了吗?”兰心鱼走过去,轻声地问道。

    “呜——呜——”柳丝儿起身后就扑进了兰心鱼怀里,并哭泣道:“兰哥哥,丝儿梦见你和青衣姐姐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只留下丝儿一个人在这里哭,丝儿以为你们真的走了……”

    “丝儿妹妹,那是梦,你不要太在意。即便我们要走,我们怎么狠心头也不回呢。”兰心鱼安慰着说道。

    “是啊,丝儿妹妹,即便要走,我们也会告诉你的。先不说这个了,来,快吃点东西。”李青衣端着羊腿肉走了进来,一旁说道。

    “嗯。”柳丝儿应道,然后慢慢地离开了兰心鱼的怀里,并说道:“兰哥哥,青衣姐姐,你们也吃。”

    “丝儿妹妹,你先吃着。还有呢,青衣姐姐再去装。”李青衣说道。

    “是啊,丝儿妹妹,你先吃着。我们煮了一大根羊腿,足够吃的。”兰心鱼说道。

    “好的。那多去装些来。我们就在这里吃。”柳丝儿说道。她也不想讲究那么多了。

    ……

    用餐完毕,兰心鱼突然提出要离开。

    瞬间,柳丝儿又哭了起来……

    兰心鱼、李青衣又是一阵安慰……

    最后,兰心鱼、李青衣还是离开了这里,因为李青衣的腿伤不能耽搁得太久了。

    柳丝儿还是理解了他们。离开时,她到外面的大柳树下折断了一枝柳条送给了兰心鱼,希望对方不要忘了自己。待兰心鱼、李青衣离开后,她就回自己的房间里暗自伤心去了。

    ……

    出了门,兰心鱼他们便朝着北面遥远的玉垒山而去了。

    “兰公子,我们是不是狠心了些?丝儿妹妹她刚刚那似乎要哭了的样子,实在让人生怜。”在路上,在马背的后面,李青衣说道。

    “没办法,人总得学会照顾自己。不过丝儿妹妹如此小的年纪就要承受这些,这对她有些不公平。”兰心鱼说道。他决定等帮李青衣治好腿伤,并送她安全地回到河府后,就来这里,陪柳丝儿一两年,等她长大了些,然后再去真正的人类世界里闯荡闯荡。

    ……

    大约向北行走了两个小时,兰心鱼和李青衣进入了一处红层低山地带。这里:

    高桑绿,小草青。山路马徐行。悠悠牛羊躺,澄澄野色明。牧者正歌声,一首首、相关不停。

    (——调寄《梧叶儿》)

    “兰公子,之前柳太翁对我说过,要去玉垒山须得向北走,可是我们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前面有人,我们不如过去问问?”李青衣说道。

    “正有此意。不过他们现在正在唱歌,我们这样过去,会不会有些不妥?”兰心鱼说道。

    “那我们先下马,在这里等一下吧。顺便让白马吃些青草。”李青衣说道。

    “好!”兰心鱼应道。

    接着,兰心鱼就停住了马,并和李青衣下到了地上,并将马拴在了一棵大桑树下。桑树下面是一片草地,马儿大口地吃着这些青草。

    “兰公子,他们怎么唱个没完呢?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李青衣说道。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过去看看。”兰心鱼说道。

    说完后,兰心鱼就走向了正在唱歌的一群牧民。

    这群牧民,是百濮人。百濮人,现在大多臣服于蜀国,一小部分臣服于楚国和巴国,当然也有一部分相对独立着。他们长期被楚国打压,不得不被迫西迁。西迁中,他们合力击败了僰国,并占领了僰国的土地。然而,他们却各自为政,没有建立起属于他们自己的国家。他们依然以部落的形态存在着,每一个部落都由一个都老掌控着,都老下面是武士,武士下面是平民,平民下面是奴隶。眼下的这些人,看样子像是某一个部落的平民。

    “对不起,打扰各位了,在下兰心鱼,想请问大家:玉垒山,该往何处而去?”兰心鱼走过去,对着牧民们大声地说道。

    “这位小兄弟,你去往玉垒山作甚?那里可是蜀国管辖的核心区域之一。”其中一个穿兽皮衣服的老者说道。

    “阿爸,这人打断了我们唱歌,他如此无礼,我们何必如此客气!”一个同样穿兽皮衣服的年轻男子说道。

    “在下只是去那边寻些草药,别无他意。”兰心鱼说道。

    “你是从南面来的,又不是我族之人,谁知道你是不是去见蜀王,欲对我们做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年轻男子继续说道。

    “这位兄台,你误会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去见蜀王作甚?兄台若是知道线路,还请告知一二,在下不胜感激!”兰心鱼说道。

    “这位小兄弟,既然你说你是一个普通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去那边了,那边一直不太平,不仅洪水泛滥,妖魔精怪更是肆虐,蜀王好几次派出五丁,甚至派出了五大力士,最后都无功而返。”老者说道。

    “阿爸,何须给他说这些。”年轻男子对着老者说道,然后又对着兰心鱼说道:“翻过这片山,朝西行,有一条大道,顺着大道朝北行可到蜀国,到了蜀国,找人问一下,自然可达玉垒山。”

    “多谢兄台告知!”兰心鱼说道。

    说完后,兰心鱼就转身朝着李青衣那边而去了。

    “熊儿,你怎么直接告诉给了他,你这样做会害死他的。你不知道蜀国的军政大权已经落在了王世子杜傲的手里了吗?这杜傲可不喜欢两手空空之人,更何况他还是个没有身份的人。”待兰心鱼走开后,老者对着年轻男子说道。

    其实,这个老者并不是什么平民,而是一个都老,他的名字叫濮实。而之前说话的那个年轻男子是他的大儿子,名叫濮熊。他们掌控着一个千余人的部落,自从故土被楚国侵占后,就西逃于此,一直臣服于蜀国。本来他们与蜀国的关系一直相处得融洽,可就在两年前,蜀国的军政大权旁落于杜傲手里后,他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因为杜傲对他们每年要多加收五倍的贡品。这就导致了他们负担过重,以至于连都老都要出来牧牛放羊了。负担重,压力便大,好在他们找到了放松自己的方法,那就是唱歌。

    “阿爸,休要仁慈。我们就是要让杜傲杀了他,然后好拿这件事做文章,就说他们滥杀平民,我们也好团结其他部落以及联合其他国家消灭蜀国,再也不受这沉重的纳贡之苦了。”濮熊说道。

    “熊儿,这样做会不会有些……”

    濮实的话还没说完,就在此时,只听得一个女孩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阿爸,阿妈,阿哥,二叔、三叔……狼来了,狼来了……”

    只见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从山头朝着这里跑了过来,且一边跑着,一边大声地喊道。

    不多久,果然有一群白色的狼跟了过来,不过这群狼并没有去追那小女孩,而是跑向了躺在地上的牛羊群。

    “不好!快,快,快吹响号角!”濮实急忙说道。

    “嘟——嘟——”响亮的号角声吹响了,可是武士们一时却难以赶过来。

    “青衣姑娘,我问到去往玉垒山的线路了。”兰心鱼走过来,对着李青衣兴奋地说道。

    “兰公子,不好,白马突然挣扎了起来,似乎有什么猛兽来了。”李青衣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一群白色的狼朝着牛羊群而去了。

    “大哥,狼王让我们多抓些活羊回去,可是这里却有几个碍眼的人类,他们还在吹唤同伴,我们该怎么办啊?”一只短尾的绿眼白狼说道。

    “你带着几个兄弟先去解决掉吹牛角的人,其他人跟着我去抓羊。”一只长尾的蓝眼白狼说道,它正是短尾的绿眼白狼所叫的大哥。

    他们是筰都白狼族的低阶妖修,而白狼族的狼王却早已修成了人身,目前依附于筰侯。他们之所以要来这里抓羊,是因为筰侯也被杜傲逼着每年要向蜀国多上交五倍的贡品,他们的负担一下子也重了起来,只好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

    “糟了,是狼群。”兰心鱼说道。他顿感不妙,又对着李青衣说道:“青衣姑娘,你先看着白马,我过去帮助那些人,他们肯定对付不了狼群。”

    “嗯。兰公子,多多小心!”李青衣说道。

    短尾的绿眼白狼带着三只强壮的雄狼冲向了正在吹号角的人,并将他们咬死了。

    “不,二叔、三叔……”刚刚那个小女孩哭喊道,她叫濮小嫀。

    “二弟,三弟……”濮实喊道。

    “不,二叔、三叔……”濮熊喊道。

    ……

    接着,短尾的绿眼白狼带着三只强壮的雄狼又准备扑向濮小嫀。

    “阿爸、阿妈、阿哥,救我……”濮小嫀喊道。

    “嫀儿,小妹……”濮实他们喊道。

    就在这四只狼扑向濮小嫀时,兰心鱼突然赶了过来,并朝着它们打出了一道“龙行龘龘”。

    四只狼直接被打翻在地,它们爬了起来,死死地、目露凶光地盯着兰心鱼看,且一边看着,一边咆哮着。

    “神雷电涌,去!”兰心鱼又对着它们释放了一道神通。这道神通直接击中了一只尖耳的白狼,尖耳白狼直接抽搐了一下,就倒地不起了。

    “不好,快逃,他是一个人形妖修!”短尾的绿眼白狼喊道,因为它从兰心鱼的攻击手段,看出了对方的身份。

    然后,它们就跑到了长尾的蓝眼白狼那边去,并嚎叫了几句。

    最后,长尾的蓝眼白狼就带着它们还有已经抓住的几只活羊朝着西南面逃走了,且一边逃着,一边骂道:“妈的,碰到这么一个妖人,害得我们不单完不成任务,还白白牺牲了一个兄弟。”

    “谢谢你,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濮小嫀。请问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我要让阿爸好好地谢谢你!”濮小嫀说道。

    “小妹妹,大哥哥叫兰心鱼,不过,你不用放在心上的。”兰心鱼说道。

    “不,兰哥哥,你救了我的命。我会将你永远记在心里的。”濮小嫀说道。

    “多谢小兄弟救了小女的命,请受我一拜!”濮实谢道,且一边谢道,一边准备跪下去了。

    “前辈,使不得。晚辈承受不起。”兰心鱼说道,且一边说着,一边将正欲跪下的濮实扶住了,并没有让他跪下去。

    “多谢小兄弟救了我家嫀儿!”一个穿丝织品衣裳的妇女走过来,对着兰心鱼谢道。

    此时,一群武士也从其他地方赶过来了,他们手持长矛,个个斗志昂扬,恶狠狠地盯着兰心鱼。还有人跑向了李青衣那边,并将她围了起来。其中一个脸上涂满彩绘的壮年男子说道:“都老,发生了什么事吗?是不是这两人袭击了您们?”

    “兰公子……”李青衣在那边喊道。

    “叫他们休要伤害我的朋友!”兰心鱼对着这些人说道。

    “阿彪,叫他们住手!”濮实对着眼前的脸上涂满彩绘的壮年男子说道。

    “住手!”脸上涂满彩绘的壮年男子转过身朝着李青衣那边大声地喊道。他叫濮彪,是这群武士的统领。

    “彪大哥,刚刚有一群狼袭击了我们,是这位兰哥哥救了我们。”濮小嫀说道。

    “多谢兄台!”濮彪对着兰心鱼拱手谢道。

    “好了,没事了,你们散去吧!不要再惊扰到这些牛羊了。不过要加强防范!还有好好将两位长老安葬了吧!”濮实说道。

    “是,都老!”濮彪说道。说完后,他就带着武士们并抬着两位长老的尸体散去了。

    “对了,小兄弟,你说你们要去玉垒山寻药,请问你们要寻些什么药,为什么一定要去玉垒山呢?”濮实问道。

    “这位大叔,实不相瞒,小女子不小心将膝盖摔伤了,想寻些活血化瘀、通络止痛、强筋健骨之类的草药。”李青衣忽然走了过来,一旁说道。

    “哇,好美的少女!”濮熊一旁看到了,眼睛直直的,有些唇干舌燥地想入非非。

    “既然是些外伤,你们何须舍近而求远,翻过这座山,朝北偏东走,不出两个小时,就能到达一处仙山,仙山名叫彭祖仙山,仙山里就长着各种草药。不过,仙山里也存在一个宗门,名叫长寿门,长寿门的掌门人自号彭山老祖,这个人阴晴不定,很难捉摸,你们千万小心!”濮实说道。

    “是啊,兰哥哥,我阿爸说的句句属实。上次我就是贪玩骑马,摔断了一条腿,也是去那里治好的。不过,陪同我们一起前去的阿姐却留在了那里。兰哥哥,你若去了那边,倘若见到了我的阿姐,请你一定转告她,我已经完全好了,让她放心。对了,我的阿姐名叫濮小姝。”濮小嫀天真无邪地说道。

    “是啊,小兄弟,倘若看到了我家姝儿,烦请将这块玉环交给她……”妇女有些酸楚又有些犹豫地说道,且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取出了一块洁白无瑕、晶莹剔透的玉环,并抖动着将它递给了兰心鱼。

    “阿爸、阿妈、小妹,我看不如这样,就由我带他们去,就当是回报他们的救命之恩。”濮熊说道。

    “好吧,你只须带他们到彭祖仙山山脚下就速速回来,切不可进山,否则让彭山老祖知道了,你二妹的命就不保了,甚至连我们的命也难保住。”濮实说道。之后,他又去不远处的草地上的一个大羊皮包袱里取来了一些干粮,并送给了兰心鱼他们。

    “熊儿知道了。”濮熊说道。之后,他又去另一处坡地牵来了一匹黑色大马,接着便骑上马并引着兰心鱼他们远去了。

    “孩子他妈,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自私了?虽然不让他们去玉垒山,可以救他们一命;但是他们若去了彭祖仙山,反而会害了那个姑娘。”濮实说道。

    “我们这样做,还不是为了救姝儿。那彭山老祖不是说过吗,想要让他放了姝儿须得找到一名同样貌美甚至更美的少女,并献上一块玉环。”妇女说道。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

    “别可是了,他们都走了。只希望那彭山老祖遵守承诺,放了姝儿。”

    濮实还没将话说完,妇女就打断说道。

    远处,濮熊正引着兰心鱼他们朝着彭祖仙山快速地驶去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